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完美恋人演绎计划 > 第 53 章 第五十三章
  短暂的耳鸣过后,手臂就是一阵针扎似的刺痛。

  耳边和脑海中同时传来的呼唤声让白努力睁开双眼,脑海中那熊熊的火焰还挥之不去。

  几乎在第一时间,她便理清了自己发生了什么。

  刚才身后的店铺产生了爆炸的气流,不小心将离得比较近的她卷入其中。

  因为关键的时候她侧过了身体,同时下意识往前跑了两步,受到伤害位置的只有手臂,再加上些许头晕眼花和耳鸣。

  “白!你还好吗,救护车呢?!”

  朦胧中,上方笼罩的黑影晃荡在她的视野内,用焦急的语气呼唤着她。

  同时,她的身体也被那人紧紧抱在怀中。

  是安室透!

  当时产生爆炸的一瞬间,安室透便立刻朝她的方向跑来,并将被冲击的往外倒去的她用力抱在了怀中。

  这极大程度避免了她造成二次伤害,看着蹙着眉紧张打量着她伤口的安室透,白心中十分感激。

  睁开眼睛之后还下意识朝安室透露出了笑容。

  “我没事。”

  她小声的解释道:“除了手臂有点疼,没什么问题。”

  闻言,已经将她的伤口完全检查了个遍的安室透这才倏地松了口气。

  “小臂只是擦伤,及时止血,包扎好应该就没有问题了,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他冷静的阐述着,随后又强调的再次询问了白一遍:“身体还有其他痛的地方吗?”

  “……没问题。”白眨了眨眼睛,扫了眼其他的身体部位摇了摇头。

  然而忽然间,她的脸颊呈现出些许绯红,不好意思的瞥了眼安室透的脸,断断续续的说道,“那个,可以放开我了吗,这个姿势……有点羞耻。”

  安室透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紧紧抱着少女的身体没有松手。

  这过于亲密的距离让安室透迅速露出有些尴尬的表情,但动作却始终轻柔的将白放在了地面上。

  “救护车马上就到了,这样的伤势只需要及时在现场包扎就可以处理,我们一起来忍一忍,好吗?”

  他仿佛像是哄小孩子的语气哄着白,那双温柔的眼睛里浮现出柔和的色彩。

  他都这样说了,白又怎么可能拒绝,更何况,白现在也很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引起的爆炸。

  平定了下大脑的晕眩后,她才终于有空回复了下森鸥外那边,随即抬起头看向爆炸的方向。

  碧色的眼眸中呈现出惊愕的情绪。

  只见爆炸的地方赫然就是那两个诅咒曾经前去的家庭餐厅。

  不,现在已经不能称之为家庭餐厅了,店内的一切都化了火海,火舌恐怖的蔓延着,惊的四周的行人纷纷尖叫不已。

  还好消防车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控制了局势。

  但就算是浇灭了大火,店内的人员也全部消失在火海中,化成了灰烬。

  “听说是煤气爆炸。”安室透同样站在她身边,蹙眉看着着一切,低声解释着。

  人命的逝去永远是令人悲恸的,就算安室透见识过许多人的死亡,这般残忍的被火烧死,还是让他感到一股绝望的窒息感。

  “煤气爆炸不可能将人烧的这么干净,我觉得远不止这么简单。”

  正呢喃着,身侧却自然融入进一道颇为理性的声音。

  安室透和白同时扭过头,俯下身看去,果然看见了堪堪到他们大腿位置的名侦探柯南。

  ……

  “你怎么会在这里,柯南?”白疑惑的眨了下眼睛。

  “我跟兰姐姐还有大叔刚刚在这里逛街,然后就听到了爆炸的声响。”柯南装作小孩子般天真的笑容,对上白的视线。

  然而下一秒,他的脸色迅速一变,立刻拉起白的掌心,凑近观察起手臂上的伤口:“白,你受伤了!”

  竟是一时间都没顾得上称呼对方姐姐。

  “没关系,只是擦伤而已。”白温柔的笑着,并且揉了揉柯南的发丝,用哄人的语气鼓励道,“姐姐一点都不疼,不用担心。”

  皮肤已经绽开,冒出殷红的血痕,就算不再流血,痛苦也不会减少多少。

  看着努力说着自己没问题的白,柯南忍不住内心一软,眼底闪过些许无奈。

  ……这人到底是多善良啊,就算受伤了还不忘安慰他。

  或许正是因为少女纯洁的心灵以及这善良的性格,才没有一个人会讨厌这样的白。

  怜惜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讨厌呢。

  随后而来的毛利兰也注意到了白的伤势,当即严肃的要求白进行包扎,而且这个时候救护车也来的及时,白就在她的陪送下去了救护车包扎伤口。

  听着耳边都在讨论的关于店铺煤气爆炸的流言,白的眼眸微微一暗,心中却明镜似的有着自己的想法。

  不是煤气,也不是意外……这一切肯定都是那两个诅咒的所作所为!

  诅咒刚刚进入店内就发生了爆炸,这难道还不明显吗,他们一定是进行了故意的破坏。

  想到屋内那十几条人命顷刻间就因为诅咒而消亡了,白的心情又是无奈又是悲伤,但是此时发生的一切都无法挽回,她现在能做的就是赶紧探查那个诅咒的位置,不能让他们再来破坏城市。

  当机立断,白将自己的能力转移到附近的摄像头上,一点点搜索着诅咒的身影。

  然而似乎搞出事故的诅咒也知道不好将事情闹大,早就迅速的离开了人类的视线,哪里都找不到他们的踪迹。

  白仔细搜查了一圈,果然什么都没发现。

  但是……

  白的瞳孔微微一缩,碧色的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白色细线。

  ——那位跟诅咒呆在一起的人类,却竟然大大方方的站在不远处围观着消防车救火。

  嘴角勾着笑容,一副很是愉悦的感觉。

  他静静的旁观者,眼底浮现出温和的平静,丝毫没有对这副惨状感到些许抱歉,甚至心情还相当舒畅。

  虽然外表是人类,内心远却比人类冷漠、残忍。

  白对他的厌恶一瞬涌到心头,一般来说,她对同胞不会抱有什么偏见和负面情绪。

  但是对于跟诅咒勾搭在一起的人……坚决不能一概而论!

  在包扎完伤口后,白坚持回到了安室透的身边,时刻警惕着那名青年的行动。

  怎么看他在这里大大方方的围观,都是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

  很快,警车也派人包围了这里,为了调查出到底是什么原因发生的火灾,他们寻找了各种各样的方法。

  然而监控器被烧坏,店内没有任何人存活,就好像将所有证据硬生生被消灭了一样。

  没办法,出勤的目暮警官只得向周围围观的人调查,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

  受了伤的白是最先被询问的对方,面对柔柔弱弱还负了伤的少女,警官的声音几乎降到最低,用非常温和的语气询问着案件的讯息。

  与其他目击者的待遇全然不同!

  虽然白并不想骗这些温柔的人民的公仆,但是如果真的说出诅咒的事,不仅仅她会被那些诅咒盯上,在场的人也会将她当成傻子,因此,白只是用迷茫的眼睛看着他们,摇了摇头。

  目暮警官遗憾的叹了口气,转而询问起下一个人。

  白随意往那边一瞥,下一秒,眼皮都快要跳了起来。

  好家伙,目暮警官询问的人赫然就是引发火灾的罪魁祸首,也就是那个穿着裟衣的男人。

  瞬间,白就觉得自己的嗓子被一直无形的大手掐住,产生了股难以形容的紧张的窒息感!

  嘶,向犯罪者询问犯罪情况,不愧是警察,胆子就是这样的大!

  白一边心惊肉跳,一边又不禁暗戳戳的猜测,那位青年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回答。

  出乎她的意料,青年颇为认真的摸着下颔思索了下,为难的摇了摇头:“抱歉,警官先生,我也没有这方面的印象。”

  “这样啊。”目暮警官再一次叹息一口气,“打扰你了很抱歉,如果有什么想到的请一定要联系我们。”

  “当然。”青年微笑着应道,看起来十分的有诚意,“有蛛丝马迹我一定会告知你们的,请放心。”

  ……

  看这台词,这态度!人模人样!!

  哪有半点亲手杀了同胞的狗男人的既视感!

  装,真能装,比她还能装!

  白气得在心底疯狂吐槽。

  结果待到警官离去后,青年却忽然转过身,竟是猝不及防的对上了她的视线!

  那双眼睛中似乎有清冷的光辉闪过,一瞬间让他看起来危险无比。

  白内心一惊,心脏骤然停止了一瞬。

  好在,演技超群的她强行摆正自己的表情,没有让自己心虚的第一时间移开视线。

  尔后,她用一种无辜又好奇的目光,怯怯的打量着青年的脸,半晌,才不好意思的垂下眉眼,脸颊红了几分。

  但是又仿佛是被青年整个人所吸引了一样,少女再次抬起眼眸,小心翼翼的偷窥着青年的脸庞。

  谁知青年的目光一直未曾移动,与她四目相对的瞬间,还露出了个无比温柔的笑容。

  于是白瞬间脸上涌上一股热气,连耳尖而染上淡淡的粉,猛地低下了头。

  这一次,还极为尴尬的躲到了安室透的背后,再也不敢去对上青年的视线。

  将一个被青年美貌迷住了的花季少女演技的淋漓尽致!

  她简直超棒哒!

  “白?”连安室透都被她的演技糊弄到,先是疑惑的看了眼藏在身后的少女,随后才将视线落到四周打量起来,最终又仿佛装了感应器一样直接注意到了裟衣青年的位置。

  他拧紧眉心,上下打量着这个笑盈盈的男人,眼底闪过敌视的目光。

  直到他将这个男人身上的一切都评估完毕,才缓缓收敛视线,轻拍了拍身侧少女的头顶,以示安抚。

  从这之后,白就再也未曾对上过青年的目光。

  太危险了,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能远离就远离!

  本以为靠着精湛的演技躲过一劫,结果等到警察宣布围观的人可以散去的时候,那位危险的青年却抬起脚径直走到了她的身边,对她露出温柔的笑容。

  “可以打扰下吗?”

  他在安室透以及柯南等人的注视下,柔声说道:“我想跟那位小姐谈一谈,可以给我们一些时间吗?”

  看着青年的目光一眨不眨停留在她的身上,白:“……”

  心脏骤停!

  *

  青年温柔的声线在白的耳朵里简直就如同恶魔的低语。

  心中疯狂的惊叫不已,白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副‘咦?偷窥的大帅哥竟然来找我说话了,怎么办好害羞,人家不好意思啦’的羞涩模样。

  她下意识拽住了安室透的衣摆,以便得到某种安全感,而安室透也十分上道的轻拍了拍她的手,温柔安抚着她的情绪。

  “不好意思,她是一位性格有些内向的女士。”

  除此之外,安室透都不需要白的暗示,便亲自替她挡去了青年的邀约:“陌生人的搭讪会让她感到紧张,不如先请您先自我介绍下吧。”

  被拒绝后,青年也不生气,反而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温声解释道:“说起来我确实没有先自我介绍,是我的失礼。”

  说到这里,他大大方方的讲出了自己的名字,被白暗中记了下来:“我的名字叫夏油杰,只是偶然间路过这里的行人。”

  “刚才那阵爆炸真的太过于可怕了。”自然转过头看向被烧成灰烬的家庭餐厅,他叹息的感慨出声,一副为这悲剧而深表同情的模样,“偶然间看见这一幕,便驻足静观了下。”

  别说,他穿着这身裟衣说出这种感叹时,还真有种超脱世俗的悲悯感。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跟诅咒站在一起,连白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样的人竟然如此丧心病狂。

  安室透虽然因为夏油杰的解释而些许放松了些,但是作为侦探的敏锐直觉还是让他察觉到这个青年的行为有些诡异,一时间并没有搭话。

  见没有人搭腔,夏油杰也不在意,紧接着,他用关心的视线看向白那被绷带缠绕的手臂,眼底也浮现出清晰的忧色:“这位小姐的手臂难道是因为被爆炸卷进去了吗?”

  得到安室透肯定的答案,他的眼眸更加暗淡了一些,无奈摇了摇头:“这是件多么不幸的事情。”

  深褐色的眼眸中似乎浮现出深邃的锋芒:“她一定是靠得太近了,所以才被无辜卷了进去,我为她感到悲伤。”

  “……”

  即使他全程都用温柔的声线表达着对白的担忧,白却下意识内心一紧,感到了突如其来袭过来的压力。

  难道这个人留在这里不是为了看热闹,而是在寻找着有可能暴露他们身份的目击证人?

  周围不小心被席卷进的无辜者都有这种威胁性,他在一个一个排查?

  脑海中响起了强烈的警铃声,不管白的猜测正不正确,此刻也要抱着这样的警惕,小心的应付青年的话。

  毕竟稍稍走错一步,没有一丝战斗力的她很有可能就会走向万丈深渊。

  想到这里,白就不能再眼睁睁的等着夏油杰的试探然而原地装死了。

  她立刻献上了百分之百精湛的演技,从安室透的身后腼腆的露出了笑容。

  “谢谢您的关心。”微微颔首示意之后,少女的脸颊还浮现出些许绯红,“我没有关系。”

  她就像是朵美丽干净的鲜花,那样灿烂的绽放着,在人群中显得如此的耀眼。

  夏油杰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位含羞带怯的少女,没有感知到什么危险的气息。

  不如说少女的存在更加激起了诅咒内心的破坏欲,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想将它毁灭。

  “那真是太好了。”优雅露出了笑容,夏油杰如此说道。

  两位‘人类’彼此对视着,露出虚情假意的笑容。

  一个比一个演的逼真,一个比一个演的精湛。

  硬生生把那种情投意合的感觉演绎了出来。

  但其实呢,一个恨不得暴打狗男人的狗头,另一个则布满杀意,暗自进行试探着。

  影帝影后!全是影帝影后!!

  成功接触了白后,夏油杰便开始大大方方的询问道:“不过我来这里找你也是源于心中的疑惑,因为从刚才开始就能隐隐感受到你的视线,不知道你是否是有事情找我?”

  “不、不是这样的。”闻言,少女的表情迅速慌乱起来,头颅下意识垂下,漂亮的碧色眼眸中浮现出明显的波动。

  她双手无措的搅在一起,用微小的声音,微不可闻的呢喃着:“我、只是……在发呆而已。”

  她断断续续的说着,脸蛋却与吐出的台词不一样的,呈现出艳丽的绯色。

  那双含带秋水般的眼眸朝夏油杰微微一瞥,又在下一秒移开视线,更加不知所措起来。

  谁都能看穿她虚假的谎言,但是鲜少有人看透她真实的内心。

  “白不会是喜欢这位夏油先生吧……”一旁暗戳戳观察着这一幕的毛利兰忍不住有些不好意思的感慨着,换来了柯南复杂的一瞥。

  不得不说,就连他这种直男都能看出白的感情,那么安室透先生也就更加的了然了。

  不知道安室透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当他好奇的移过视线时,在视野中的安室透果然不像往日那样游刃有余。

  他就像一位用心血浇灌着漂亮鲜花的工人,时刻警惕着会不会有外人采摘他的花朵,而一旦这种可能性真的出现,他那张完美的面容就会被破坏,紧紧拧着眉心,用一种不善的目光盯着对方。

  “发呆吗?”夏油杰轻声咀嚼着这句可爱的台词,笑了起来,“我可以理解你。”

  他用一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深情的看着白,忽然迅速的牵住了白的手掌。

  “……”白动用了好大的心神,才没有条件反射的抽回手掌,直接将脸红蔓延到了脖子,仿佛受惊的小动物般惊慌的瞪圆了眼睛。

  “因为我看见你这样可爱的女性,也会忍不住一直发呆的。”

  拉着她掌心的青年如此说道,并且俯下身,在她的手背落下柔柔一吻。

  然而那只冰冷到没有温度的手却在暗自摩挲了下她的掌心,眼底闪过了然的神色。

  白一瞬间觉得头皮发麻,身体如同过电一般忍不住的颤抖,快要爆炸了。

  啊啊她的手,快放开她的手,这真的忍不下去了!

  “够了!”这时,一旁的安室透似乎能够理解她的内心一样,立刻出声呵止着。

  他握着白的手臂将少女拉到自己的身边,充满警惕的望着眼前这个吐出甜言蜜语的男性,“第一次见面,请留意您的举止,这样突兀的行为会吓到女士,请您不要再前进了。”

  如同守护着自己地盘的狼群,他冷漠的盯着夏油杰,不肯放纵对方踏入半点属于他的领地。

  “请安心,刚才只是个见面礼而已。”

  夏油杰十分好脾气的笑了笑。

  已经确认完毕的他确实没有理由在停留在这里,不过对于白、对于这位非常想要毁掉的美丽,他在临走前还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对方一眼入唇角上扬几分弧度。

  “下次再见吧,美丽的小姐,期待我们以后的重逢。”

  放下这句话,他便真的不再留恋的离去了,安室透紧紧盯了他的背影好久,直到消失不见,才缓缓松出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夏油杰身上的气息总带给他一种十分阴冷的感觉,就宛如黑衣组织一样,或者说远比黑衣组织还要让他厌恶。

  从身份上来说,夏油杰并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但安室透的心理却仿佛扎着一根刺,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紧绷的肌肉松弛些许,安室透扭头看向白,露出担忧的目光:“白,你没事吧?”

  白:有事!特别有事!!

  她恨不得现在就跳进河里将自己的手洗个八百遍!

  天啊天知道那个人亲吻她手臂的时候她是多么想将人甩出去。

  呜呜呜……她痛苦啊!

  作为一个弱小没有战斗力的马甲,不得不隐忍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但是从最终的结果来看,这似乎是她的胜利!

  在演技互飙,看谁的演技更胜一筹的这场以生命为赌局的胜负中,她成功的躲过了夏油杰的怀疑!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想起夏油杰在不经意间摸了下她的掌心的举动,白眼眸一沉,猜测到对方应该是在检查她有没有战斗力,常年锻炼的人手掌一定比平常的人更加硬实,甚至还会磨出硬茧子。

  不过这并不在白需要担心的范围内,首先她并没有战斗力,掌心干净柔软,如同她惹人怜爱的外貌。

  其次,她的身体都是由系统自动生成,不会像正常人那样拥有瑕疵,就算是若叶奈奈,掌心也不会有半点硬实的茧子。

  反正不管怎么样,这次她没能让敌人引起怀疑,成功啦~

  “嗯,我没事。”

  白对着安室透露出个灿烂的笑容,是以往都没见过的,最开朗的表情:“我们快点回波洛吧,客人还在等我们。”

  ——成功将安室透满肚子的疑问给打了回去。

  压下心中想要询问白对夏油杰的印象的话题,安室透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

  “好,我们回去吧。”

  *

  虽然白开心的回到了波洛咖啡厅,打算精神满满的开启自己打工人的一天,但是她手臂上的伤口,却在全力以赴的拒绝着她的劳作。

  没过伤口就又开始隐隐发痛,在经过安室透紧张的检查后,决定这两日给白放个短暂的假期。

  白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

  放假=不能打工=没有钱。

  呜,痛苦!

  在这不仅受伤还没钱赚的痛苦之中,还好,中原中也那边暗戳戳搞起来的氪金计划,给她脆弱的内心里添了一枚强心剂。

  时间回到一个小时前,当虚拟AI·白的身影变得扭曲虚幻的时候。

  森鸥外和中原中也同时在呼唤着她的名字。

  ——

  “白?!发生了什么?”

  几乎等白恢复意识,就听到中原中也传来的焦急的呐喊声。

  “是不是有病毒侵入了?”森鸥外沉吟思索的声线也一并传来。

  快速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白心中一紧,顿时有些慌张了起来。

  由于本体受了伤,意识一瞬间紊乱,导致AI这边的身形也开始扭曲起来。

  太糟糕了,选择一个糟糕的时间,连续发生了两件让人胆战心惊的事情。

  毕竟森鸥外可是老早就在试探她的身份和背景了,如果她的这次意外没有办法给出合理的解释,说不定对方会顺水推舟的找出她与本体的联系。

  尽管这种概率低到几乎不可能,但白也不想冒着被黑/帮大佬追查到的风险,拼命作死。

  眼底猛地划过一道求生欲,白的脑海中迅速浮现出一个计划。

  假如她的计划设计的合理的话,不仅可以圆满的度过这次危机,还能让她不落于森鸥外的掌心里。

  比起屑,她更喜欢呆在中也小天使的身边。

  顾不上多想,白控制着屏幕亮起,并在屏幕亮起的一瞬,将自己维持在蜷缩起的睡眠状态,用机械的系统音播放道:

  【鉴于虚拟恋人与您的亲密值达到一定程度,将开启第二次版本更新】

  【v1.2版本更新内容:

  1.增加虚拟空间-家园系统,虚拟恋人可以自由的在虚拟空间中生活,享有卧室客厅等等特别空间。

  2.增加了商城系统,可以为您的恋人购买好看的服装、家具、生活用品。

  3.增加互动模式,您的虚拟恋人能够感受到您的触碰。

  4.增加任务模式,可以完成任务获得虚拟金币。

  5.增加氪金模式,如果对完成任务感到不耐烦,可以用钞能力摆平一切困难】

  【本次更新时间不定,预计为三天时间,请耐心等待】

  “……”

  听到系统的提示,森鸥外和中原中也同时一怔。

  中原中也是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心中不由得又惊又喜,一方面因为白的完好而感到庆幸,一方面又惊讶这场更新来的这样及时。

  他刚刚痛心白可能快要被森鸥外给教育坏了,结果就冒出来这么个惊喜。

  森鸥外则饶有兴趣的摸着下颔思索着:“更新版本了啊,看来刚才的异常状态是系统更新的提示。”

  仅仅这样一个感慨,便将刚才的异样略了过去,没有引起别的怀疑。

  闻言,偷听的白内心猛地松了口气。

  yeah~计划通!

  眼底闪过意味深长的精光,森鸥外轻笑了下,将手机还给了中原中也:“既然白不在,那么就不需要我替你保管了呢。”

  “……是的,很不凑巧。”

  中原中也努力将表情绷的紧紧的,没让自己唇角翘起。

  恭敬接过了手机。

  只是他接好任务打算退下的时候,森鸥外却忽然漫不经心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说起来我前两天刚刚感慨过能够增加商城系统就好了,今天她就进行了更新。这个背后的开发商到底是什么人呢,找不到地址,甚至找不到踪迹,如果汇款的话……是不是就能捕捉到一些蛛丝马迹了?”

  “……”

  中原中也的眼底迅速闪过一抹复杂,他已经明白了森鸥外的意思。

  “我明白了首领,我会注意的。”

  *

  白小姐的任务暂时轻松了起来,本体不用工作,而那些商店系统、触摸系统也都是随着她的意念而生成的,根本不用花费太多的功夫。

  其实她本来也仅仅是想开个氪金的功能,但是一上来就让人氪金总觉得有种骗氪金的嫌疑,所以又临时想到了设一些赚取金币的任务。

  不仅需要时间精力,还很麻烦羞耻,如果不想做就必须要氪金,这样对方氪金才会氪的心安理得嘛。

  她真是个小天才啊!

  这下,白又有了一笔稳定的收入来源。

  最为受益的若叶奈奈本人也十分高兴,虽然偶然遇见那个跟诅咒搞在一起的青年确实很讨厌,但是白的伤口经过系统治愈一天就能够恢复,而且也没惹出什么麻烦,这点不愉快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将白收回系统后,想要久违放纵下自己的若叶奈奈便选择了个明媚的午后,前往附近较为繁华的市中心,逛街购物。

  都说女人喜欢漂亮的首饰包包珠宝,若叶奈奈也不曾例外。

  每隔一段时间心情不错的时候,若叶奈奈就会暂时忘记工作的烦恼前去购物,不仅能够感受到拥有的喜悦,还能从一堆狗男人的压力中释放自我。

  而且这次的工作是租赁女友嘛,漂亮的服装和包包都是必备品,她可以正大光明开始挥霍。

  拎着大包小包的衣服、伴随着茜色的夕阳往家中走去时,若叶奈奈的心中一片满足。

  这个时候的若叶奈奈无疑是幸福的。

  只是没有想到,总会有一些读不懂气氛的东西前来打扰她的兴致。

  走着走着,她便猛地察觉到了一股毛骨悚然的冷意。

  一双如同毒蛇般冰冷的眼睛似乎正在暗处偷偷窥视着她,一眨不眨,集合了所有负面的情绪。

  心脏倏地快了一拍。

  这不禁让她想起了在很久前,她披上清水诗音的马甲跟伏黑惠去游乐园时,就隐隐感受过这样的眼神。

  熟悉感,顿时涌上心头。

  她停住脚步,慢慢侧过脸,朝那诡异的视线处望去。

  只见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有一位高挑的男性逆着光站在中央。

  他随意穿着一件宽大的蓝色衬衫,大大方方站在那里,乍一看上去,跟普通的人类并无不同。

  只是仔细投去视线后,才发现阳光下,他的脸色竟苍白到没有血色,原本还算清秀的脸上满是缝合的痕迹,像是将不同人脸拼凑起来的那样,连眼睛的颜色也完全不一样。

  不只是脸颊,脖子手臂身躯,全都是缝合起来的模样。

  这样诡异的人站在街道上,却没有任何人感受到异样,纷纷默然的从他的身边走过。

  而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阴冷的气息跟诅咒几乎一致,又有那么些许的不一样。

  ——很危险!

  绝对是诅咒!

  这两天是怎么了,扎堆见到诅咒在街上走吗??

  你们诅咒是不是太大胆了一些?!

  若叶奈奈猛地绷起神经,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朝对方身上拍了一个鉴定技能。

  鉴定结果很快便出来了:

  【姓名:真人】

  【身份:特级咒灵】

  【危险等级:5】

  【注释:由人类对人类的憎恶、恐惧中诞生的诅咒,学习能力极强】

  看见这一条短短的注释,若叶奈奈就倏地眼皮一跳,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虽然隐隐意识到眼前这个人形诅咒并没有两面宿傩那么强大——最起码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没有那么让人心生畏惧。

  但是学习能力极为出色也就证明着他有十足的潜力成为危险级别最高的咒灵,或许未来的棘手程度能够跟两面宿傩相提并论。

  ……为什么每次她都会偶然间遇见这种厉害的角色?

  若叶奈奈开始怀疑人生了。

  在没有得到有效对付诅咒的能力时,其实若叶奈奈并不想再与这些诅咒硬碰硬的对上。

  跟诅咒正面刚,对现在的她一点好处都没有。

  无论是白还是她还是清水诗音,遇见诅咒之后采取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当做看不见。

  因此,只是稍稍迟疑了一瞬间,若叶奈奈便继续迈起步子,目不斜视的从咒灵的身边走过,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存在一样。

  然而留着长发的咒灵却似乎不想简简单单的放过她,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的身影,并且慢悠悠的跟上了她的脚步。

  “看见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很特别了。”

  仿佛搭讪一样的语气,真人的声音温柔的如同潺潺的溪水,根本不像其他诅咒那样暴躁充满杀戮。

  如果不是他的外表过于渗人,甚至都可能无法将这个柔和的男人与可怕的诅咒联系在一起。

  他将双手背在身后,悠哉的迈着步子,稍稍前倾起身体,打量着若叶奈奈的侧脸。

  尽管若叶奈奈一直装作看不见的模样往前走着,却控制不住的竖起耳朵听他在说些什么。

  “听不见我说的话吗?”

  他故意抬高了些音量:“喂~我要说的可是很重要的话题哦。”

  说完这句话,他的话语便停顿了下来,歪着头注视着若叶奈奈。

  似乎发现若叶奈奈的脸上没有半点起伏,几秒后,他很遗憾的叹息一口气:“——真遗憾。”

  这副失望的样子倒是让若叶奈奈松了一口气,很好,只要继续装作看不见,在大庭广众之下,这只诅咒也应该不会对她做些什么。

  只要离开这里,这要离开这条街道,她就可以趁机立刻逃走,离开这只诅咒的地盘。

  前进的步伐没有一点细微的停顿,若叶奈奈仿佛一个融入在所有行人中的普通人,轻松而又有活力的走着,偶尔还会被周围的食物诱惑的投去视线,眼底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纠结。

  完美的没有一点破绽。

  “你的灵魂很独特呢,所以一眼就能在人海中看穿。”

  “不过很奇怪,在半个月前的一天,我竟然从另外的人身上发现了跟你一模一样的灵魂。”

  轻柔的声线从身后的咒灵口中吐出,令少女的脚尖微微一顿。

  仿佛没有发现她微弱的反应,咒灵接着沉吟着:“那是一个大概十五六岁,水蓝色长发的女孩。”

  用疑惑的语气说出口后,年轻的咒灵伫立在原地,缓缓勾起唇角,吐出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奈奈酱,你知道她是谁吗?”

  “……”

  若叶奈奈的动作缓缓停了下来。

  少女樱色的发丝随着微风浮动,她稍稍扬起下颔,仰望着湛蓝的天空。

  那双金色如同蜂蜜一般的眼睛里闪过几分无可奈何。

  默默叹息出一口气,她终于转过了身,用平静的视线望着身后伫立在原地的那位咒灵。

  “你是什么意思?”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