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我也没想重生啊 > 002【进村的可以,打枪的不要!】
    镔铁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再摔一次,也许能穿越回去!

  但宋三元却不敢打这个赌!

  既来之则安之!

  差不多半小时后,宋三元已经适应了这个穷小子的身份,看看四周---

  破烂桌椅,墙壁上挂着被风吹得哗哗作响的年历画---一个扎着冲天辫,穿着红肚兜的胖小子怀里抱着一个大红鲤鱼,下面印着:“恭贺新禧1992!”

  在年历画下面,是一条长长的雕刻着“喜鹊登枝”彩绘的案几,案几黑黝黝,脏兮兮,上面摆放着印着荷花图案的铁皮大茶瓶,茶瓶旁边是印着“八一”和“五角星”图案的白色大搪瓷茶杯。

  “穷啊,实在太穷了!”宋三元躺在床上,枕着胳膊忍不住感叹,“感觉自己穿越到了那部电视剧《山海情》中,眼前的一幕全都是特困户应该具备的!”

  就在宋三元胡思乱想的时候,赵金花怀里抱着的小娃娃宋三冬却“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妈,小弟像是饿了!”宋三春说。

  “妈,咱们家的奶粉好像用光了。”宋三夏说。

  赵金花怀里抱着的孩子“哼哼唧唧”拿小脑袋使劲儿去拱赵金花的胸口,赵金花伸手去安抚他,却被他抓到手指头塞进小嘴巴使劲儿吮咂。

  见此,作为家中长子的宋三元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动了动身子,赵金花以为他要起来,就忙按着他躺下,“你身体刚好,先躺下!三春和三夏,你们也别偷懒了,赶快去写寒假作业!至于你,三秋,你去冲麦乳精!”

  宋三春和宋三夏一起仰着俏脸,模样调皮地朝着老妈吐了吐舌头,她们二人本来是想要偷点懒的,却不料被老妈看穿。

  呵斥完两个女儿,赵金花就让老四宋三秋去抽屉里找麦乳精,冲水给怀里抱着的老五喝——这个年代的麦乳精简直可以代替奶粉,味道更是一级棒。

  宋三秋人小鬼大,虽然才八九岁,平时却帮助家里干了不少活儿,按照老妈吩咐熟练地从抽屉内摸出“菊花牌”麦乳精。

  麦乳精是开了口,用木夹子夹着,打开木夹子,宋三秋抖着开口往碗里倒,倒的时候故意把麦乳精抖到碗沿上一点点,偷瞄一眼身后,然后鬼头鬼脑用指头蘸了忙塞进嘴里,用嘴巴猛嘬!

  倒好麦乳精,宋三秋又抱了茶瓶,打开木塞,对着麦乳精冲了一小碗,顿时,屋子里升腾起麦乳精沁人的清香。

  宋三秋嘴角流着哈喇子瞅着端着的麦乳精,趁赵金花不注意又伸长脖子对着碗抿了一口---他可是知道这麦乳精好喝的很,他有时候趁家里人不在偷偷喝过几次,美死了!

  只是当宋三秋吧嗒嘴巴的时候,却看见老哥宋三元正躺在床上拿眼瞅着他。

  宋三秋一阵心虚,有些后悔之前故意拿屁嘣这个好大哥了,万一宋三元告状,自己可就要屁股上挨鞋底了!

  宋三元才没工夫搭理这个小鬼头,他顺手拿起床头柜上面的小圆镜,开始“观摩”自己重生后的颜值!

  ……

  “呃,还挺帅!”

  前世的时候宋三元虽然是个商界精英成功人士,但在颜值方面却很拉跨,至少不像他积累的资产那样瓷实,但镜子里的这个却是个“美男子”,按照前世的话来说就是出了名的“小鲜肉”:唇红齿白,眉清目秀,尤其那双略带桃花的星眸更是给人一种黯然销魂的感觉。

  做人要有理想!

  没理想跟咸鱼有什么分别?

  所以宋三元看了看家徒四壁的光景,还有自己满血复活的颜值,最后心中立下宏愿---靠这颜值,至少还能吃上软饭!

  宋三元对于吃软饭没有丝毫的抗拒,也没有丝毫的不爽。

  前世他身边有那么多身材窈窕模样俊俏的网红嫩模,都在靠他吃饭!

  现在他反过来靠自己的颜值吃她们的软饭,有错吗?

  出来混,迟早要还!

  宋三元想得很开。

  不过自己愿意吃“软饭”,问题是爹妈同意吗?毕竟这个年代的父母都是很传统的,又有谁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女靠着姿色混饭吃?子女可都是父母的心肝宝贝!

  呼----!

  一阵疾风吹来。

  破旧的房门打开,一个人影夹杂着雪花闯入。

  那是个男子,四十来岁,个头很高,很帅的一张脸,穿着绿色厚实的军大衣,戴着一顶褪色的大棉帽,一进屋就开始使劲儿跺脚,扑打身上落满的积雪。

  看见男人回来,刚屁股坐下准备写作业的宋三春和宋三夏就忙不迭跑过来叽叽喳喳地围着他道:“爸,饿死了,有没有带吃的?”

  宋三秋也忙跑上去,扯着男人的裤腿,仰着小脸可怜巴巴地说:“爸,我饿!”

  男人十分抱歉地看了看这些饿得嗷嗷叫的孩子,又扭头看向抱着孩子的妻子赵金花,叹口气道:“跑了一整天,连把米都没借到!这个年关,我看是过不去了!”

  赵金花也是一声叹息,自从超生以后,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充作罚款卖掉了,连仅存的一点粮食也卖没有了,现在临近年关,一家七口人只能眼睁睁饿肚子。

  “不过没关系,这才刚天黑,我再想想办法!”作为一家之主,宋援朝在安抚完老婆和孩子之后,扭头看向宋三元道:“对了,三元醒了?身体好些没有?”

  “早醒了!我摸了他的头,已经不烧了!”赵金花说。

  “不烧就好!”宋援朝这才有空解开大衣上一整排的黑色大纽扣,脱下厚重的军大衣,随手撂在床上,扭过脸目光很是欣慰地看向儿子,随后又主动上前,伸手在宋三元的额头上摸了摸,反复确认他是否真的退烧。

  宋援朝的手比赵金花的还要冰冷,他的手掌宽厚,生了很多茧子,似乎并不像传说中那样“好吃懒做”。

  宋三元心中不由得一暖,只觉一股暖流从心底流过,慢慢抵消了之前的那些不甘和不满。

  上一辈子他是个孤儿,从未享受过家庭的温暖,更没有体会过父爱和母爱,此刻,宋援朝这般的真心关怀,不由得让宋三元感到一阵说不出的温馨。

  “果然,做父母的即使过得再苦,对孩子也是很好的。”宋三元默默念叨。

  “像这样的父母,一定会对自己关爱有加,绝不会允许自己以后吃软饭!”

  “三元,能不能走动?”宋援朝确认儿子不再发烧之后,付下身子一双眼睛更加关切地看向宋三元。

  距离很近,以至于宋三元可以感受到宋援朝眼神中充斥着的温暖。

  宋三元点点头,“嗯,还行!”

  “那就好!”宋援朝很是欣慰地说,接着话锋一变,“那你就起来去老秦家借点钱,粮食也行!这快要过年了,刚才我跑了一大圈也没借来一丁点东西!老秦家就不同了,你和他家丫头从小订了娃娃亲,他好歹也是你未来的丈人爹!你去借的话他不好意思不给!”

  宋三元眼神诧异地看着这个便宜老爸。

  宋援朝丝毫不在意儿子那诧异的眼神,“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虽然我是你爹,但我真的没了活路!上面发的‘扶贫鸡’‘救济粮’也被我换成钱赌了一把,没想到又输了个精光!原本我是想要搏一搏的,人生难得几回搏嘛!搏赢了我们今年就有肉吃,有钱花,没想到老天爷不帮忙,我们这个大冬天只能喝西北风!”

  宋援朝丝毫不觉得自己赌钱有错,只是埋怨自己运气不好。

  “现在,那些人都不愿意再借钱给我,我就算磨破嘴皮子也没用!三元,你就不同了,你好歹还是个孩子,你丈人爹老秦又是出了名的刀子嘴豆腐心,心软得很,你多求求他,大不了再跪下多磕几个头,扯着嗓子哭几声,我就不信他不掏钱!

  宋三元瞪大了眼。

  宋援朝继续:“再说了,你长这么帅,足以配得上他们家那个小丫头!你过去借钱也是给他们家面子,做父亲的没能给你留下有价值的东西,只有这张帅帅的脸啦!”

  宋三元:“……?!”

  你留给我的究竟是帅脸,还是不要脸?!

  见儿子似乎“默认”了自己的主意,宋援朝搓着冰冻的手感觉手掌温热了许多,又道:“不过那老秦家对我们家早已有了防备,我去过几次都空手而归,你去借钱的时候可要小心点,不要打草惊蛇---看过抗日片没有?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宋援朝稍微停顿了一下,说:“进村的可以,打枪的不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