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逆流 > 第9章 第九章
  杨羽颜没有穿外套,看起来也不像是刚才醒来的样子,可能是太激动了。睡醒的太早了。他打了个哆嗦:“醒来了,醒来了,你们俩这是要干什么去?”

  政风朝里看了看,这一看就看到趴在床上练准力的莫梓漓。他哭笑不得:“一会儿你给人家把天花板戳出一个洞来,楼上的人给你骂死。”

  莫梓漓迅速的坐了起来,把枪一扔:“也不看看我们房间里都是些什么人物。估计上面的人下来见不到我就被杨羽颜骂回家去了。”

  “你很骄傲啊?”杨羽颜瞪着他。

  “不敢当,不敢当。”莫梓漓比了个手势。

  一觉梦回了冬日里的一把泪。

  杜临这么多年被寄予的厚望没有多少,但是始终都忘记不当年的杜家当家人。

  好比方说,他们要杜临爬的高,站的远。而政风只要他平安,快乐。

  早在昨天的时候,学校的学生们就已经了解到了地形。找到食堂简直是易如反掌。杜临走在前面和莫梓漓有说有笑的,后面的孟子依跟政风在闲聊。

  “咱们的训练场地就是那个林子吧?”杜临察言观色得非常厉害,继续说:“一会去看一下吧,反正今天好像也没什么事情。”

  “行么。”杨羽颜又开启了方言:“反正也没啥事情干。你们几个跟不跟着?”他好像还故意使了一个眼色给政风。

  政风会心一笑,回答他说:“当然要跟着你们。”

  莫梓漓明知故问的坏笑了下:“你为什么非要跟上啊?难道你是看上什么东西了?能不能给我们留一点?”

  “我干个什么都是我看上什么东西了,你这个逻辑有点问题啊。”政风如他所愿的跟他奉陪到底:“怕是脑子有点问题。”

  莫梓漓翻了个白眼:“你才脑子有问题,你全家都脑子有问题。”

  政风:“莫梓漓我是不是给你脸了?”

  莫梓漓拍了拍自己的脸蛋:“你爱的咋去。”

  两个人互骂了半天才消停下来。但是最后两个人的神态却各不相同。政风,和以前没有什么两样,都是笑脸迎人,微风拂面的样子。而莫梓漓是,上气不接下气,打死不从一处来。

  事实证明,他连谁都骂不过,除了那两个不爱说话的。

  食堂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免费的,因为早在报名的时候就已经把早餐费跟午餐费,还有晚上的餐费算到了学费里面。

  胡辣汤肉包子也被莫梓漓吃出了味道。杜临只是点了一杯豆浆,他喝的倒是也非常的快,好像还是第一个就结束了吃饭斗争的人。

  政风紧追其后,丝毫不跟他分开半拍。

  而他的心里,密密麻麻的,都是杜临昨晚上写的那篇回忆文章。

  夜里大概三点左右,政风起来上了个厕所,无意之间看到了桌上杜临的那个牛皮笔记本。索性翻开来看了下。这翻到最后一页,便是杜临昨晚上最新写下的一篇。

  〔他原名杜捷,后来又改成什么了我不曾记得。杜捷渡劫,他终度不过他的一劫。老先生当今若是活着,也已记得不了他多少岁了。杜先生——他的儿子说过,他年轻时长得一表人才,有许些名气。他的妻子相貌平平,却有才。二人关系如何,杜先生不曾注意。而在杜太太口中得,杜老先生与他太太并没有超过什么亲密过。无奈下,便又寻得过老先生的旧友——莫老先生与孟老先生。曾约了二老于一间茶坊同聊过。

  莫老说,他们二十多那些年里,杜老说过要等待他心爱之人永生。他们三老看着不明之人指着杜老讲,爷们儿为何等新娘寻?听这话时,我倒不觉着什么。之后孟老干笑了,说,杜老在少时便一直心爱政家的一个人。当时孟老是这样讲:“我当时惊了,要知晓当时我们这一辈政家有好几个兄弟,只有一个女子。这是个私生女,政家人开放,便接了回去。”莫老说:“当时都年轻,听了这话哪过意的去?再三问她叫什么。”说到这时,莫老便不再笑了。

  我没有再问。过了时间,孟老又开了口。“我们发现他心中那人并非女子!而是政家兄弟们的其中之一。”而显然,莫孟二老却并未有什么再度惊讶。又静默了半晌,莫老开口:“我们二人知晓之后自然是支持他的。但世俗如此。实在话,我们不觉着他们二人会有结果,但在他娶妻了之后,孟介却大病了一场。”当时人乱,我三人讲的全是真名,因此茶坊的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可之情。孟介正是孟老先生,平生倒是与政老先生交情甚多。莫老继续讲述无人可知的故事:“当时我们窜亲戚,见了他了,问他如何,他说他没能为政家某个人完成追心之愿,再三询问,原来他爱的正是已娶了妻的杜捷,杜捷等的始终都是他。哎……”

  分别之时,莫老握着我的手说:“年轻人啊,我便不诉与你杜捷究竟爱的是政家的哪个人了。论辈分,你也当喊我一句爷,爷不求别的,待你家老人回来之后,叫我们再见一面便好。”然后,孟老只是摇了摇头。

  记祖父——1.17〕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