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神隐 > 第46章 十神
  若见微只来得及接住谢枕汾拼命抛出的“溯世”,再往眼前看去时,那女子已随着黑气一同消失了。

  四人皆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了个措手不及,齐齐愣在原地,过了片刻,忽见“溯世”之上泛起一道淡淡白光,而后没入了若见微眉间。

  陆珏此时才叹了口气,神色之间是一片疲惫,道:“看来若小长老方是神器的有缘人,陆某虽是个俗人,却也不愿山主之错延续,蒙蔽世人,此物便交由若小长老保管罢。”

  祝飞白道:“吾已答应谢姑娘,要将神器真相公之于众。”

  陆珏道:“…自是当然,便由祝府主处理。”

  祝飞白又道:“吾知陆掌门心中亦有不平,故而吾会先前往琅環阁确认此事,再谈公开与否。”

  “祝府主心思缜密,陆某佩服。”

  乐正岚在一旁开口问道:“可是这琅環阁究竟在何处?我从未听过在九州之上有这个地方。”

  祝飞白看向若见微:“既然琅環阁是‘琅環君’所创,或许可在神器中找到线索。”

  若见微点头,又朝陆珏道:“此处不是说话之地,可否回掌门殿中详谈。”

  “几位请吧。”

  凤止在幽都山中纠集人马,欲前往藏有神器的仙门强行夺取神器,杜衡以伤势未愈为由,被凤止留下镇守山中。

  此事正中杜衡下怀。

  杜衡在自己住处安安分分地歇了几日,待凤止离开之后,趁山中空虚,来到了后山。

  后山与他前几次来探查时无异,杜衡径直来到了山洞中。

  山洞之中空空荡荡的,阳光自洞口泻入,他站在光与暗的交界处,静静地打量了一番四周景象。

  半晌,他又退出了山洞,在洞外四处查探了一番,心中有了个模糊的猜测。

  他回忆起乐正岚同他所言,凤止在山洞前掐诀的动作以及之后洞口的变化,暗道:应是一种特殊的术法,只有凤止一人可以解开,此术法该是与他紧密相连。

  杜衡挥手化出了上次自凤止身上取得的那一滴血,而后双手掐诀。但见紫光自他手中泛起,随即摄起悬在他面前的血滴,向洞口而去。

  只见洞口处有阵阵波纹荡开,随后红光一闪,一切又恢复原貌。

  杜衡收回了那一滴血,心中有了计较:看来我的想法是对的,这术法可以破解,只是需要些时间。

  他在洞前盘腿坐下,再次起手掐诀施术。

  若见微几人随陆珏回到了殿中,众人坐定,若见微方一挥手,就见那卷轴缓缓浮在空中,随着他眉间印记一闪,“溯世”卷终于徐徐展开,呈现在了众人面前。

  展开的卷轴上最初是一片空白,随后卷上白光泛起,有墨色的文字逐渐显现出来。

  卷轴最开始是一段序言:

  “余尝与连山君归藏同游于九州,所遇景致趣闻无数,连山目不能视,故余将所见所闻及其所思所感记于卷中,留作一念。——琅環君瑶帙”

  原来后人所传,记载九州历史的神器“溯世”,原本乃是琅環君为好友写的游记。

  “…余本为凡间世家弟子,平生所求不过广结天下英豪,得三两知己,游览九州四海…幸得天道眷顾,证道成神。余尝思所证之道究竟为何,连山笑曰:‘君心胸开阔,怀抱天地,此道名洒脱。’,余不以为然,连山曰:‘君虽未修道,然心性澄然,看淡世事,此乃世间少有。’…”

  “…余与连山相识于北地,一见如故,引为知交,连山身出天枢台,余谓其‘身在红尘外,心怀天下事’,连山笑而不语。余以为有窥天道,知后事之能者大抵如此…”

  “…世传东海之上有蓬洲岛,时年八月,余与连山乘舟出海,欲寻海岛所在,途中风雨大作,海天皆暗,余望空中,竟有巨|龙身影,遮天蔽日…”

  “…小舟在海上月余,终见蓬洲岛轮廓,余笑曰:‘此番逢凶化吉,君可早有预知?’,连山曰:‘若非君执意一观龙妖全貌,吾二人本不必如此狼狈。’其语含抱怨之意,余回曰:‘君何时学会消遣吾了?’…”

  “…蓬洲岛形如小舟…岛上有一山高耸入云,余与连山前往一观,在山中见一冷峻剑者,上前问之,乃为昭明君丹曦。余二人有幸得见昭明剑全貌,剑身朴素而剑气浩然,连山叹曰:‘吾虽不能视,亦有所感,昭明剑意,如日之升。’…”

  若见微看到这里,心中豁然,原来“昭明君”丹曦出自东海之上的蓬洲岛…

  “…冬月初雪,余与连山拜访榣山,乐风君祝洵以清茗名曲相待,余贪茶香,遂欲多留几日,连山曰:‘不若君在此留下,如是可日日尝得清茗。’余赧然而笑,乐风君曰:‘君二人相处,令人欣羡。’余笑曰:‘误交损友,误交损友罢了。’…”

  祝飞白看到自己祖上与二位神者的轶事,眼中也带了些笑意。

  “…西北之地冬日极寒,然余与连山曾见一山脉,春意盎然,进入一探,此山名如春,乃以勾芒君神力护持,连山曰:‘此乃阵法,阵法中以神力维持灵气流转,自成一方天地。’余叹为奇观…”

  “…余与连山游于广野诸城,多见魔者杀人之事,余感不安,然魔祸来源尚不明,连山亦有担忧…路遇涿光山空桑君与清虚君在城中除魔,此师兄妹二人关系极好,余笑猜招拒倾慕广寒已久,连山亦笑:‘君何时这样八卦了。’…”

  乐正岚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十神也如此八卦么?

  若见微却皱眉暗道:招拒与广寒竟都出自涿光山。

  “…一日连山自梦中惊醒,面色苍白,余忧心问其何故,连山不语,在房中三天三夜研究其随身之星盘…后连山出,面带忧色,余亦担忧,连山叹曰:‘九州危矣。’…”

  “…连山问余可有随身重要器物以承载余之神力,余笑曰:‘吾同君四海为家,随身之物唯手中未完之书卷耳。’连山低头不语,半晌曰:‘若有一日,君同凡人一般身死,可会惧否?’余若有所感,回曰:‘世间万物皆有尽时,何况是吾,生死之事,不过云烟,既知终至,又有何惧?’连山笑叹:‘君乃真正看透之人。’…”

  “…连山言九州之祸有可解之法,余问之,其曰:‘□□有常,自有定法。’…余遂同连山遍寻九州之上入世神者…”

  四人看到这里,暗暗心惊,连山君居然早就预知了千年前的魔祸,他口中的破解之法究竟是……

  “…余与连山行于九州西部,路遇十数座空城,以为蹊跷,路人曰:‘数百年前,曾有修道者堕魔而杀尽城中居民,终被杳冥君代表道门判以极刑,然城中自此再无人口。’余二人遂寻至杳冥君道场…”

  “…杳冥君本名虞渊,佩刀晦昼,其以佳肴款待余二人,余观之谈吐不凡,气宇轩昂。然连山与之单独交谈,事后谓余曰:‘虞渊心性远不及君。’余笑曰:‘各人心性本因环境际遇而有所不同,君何必强求?’连山展颜而笑…”

  “…世人皆言,佛门创始者菩提尊释迦已超脱天地之外,余甚为好奇,欲寻其踪迹,连山曰:‘释迦成神之时早在几千年前,世间早已无其踪迹可循。’余不以为然,遂与连山打赌,连山笑骂:‘每次君打赌输了皆要赖账,吾不与你赌。’余甚感无奈…”

  “…余与连山一路向南,行至天竺山,上有寺庙,中有佛门修者,余二人遂上山借住几日,连山与庙中大师论道,二人见解皆是独到,余亦深有感触…”

  “…世传优昙尊迦叶乃于优昙钵罗树下悟道成神,彼时其身后树上金色优昙钵罗花尽数盛开,见者皆叹为天人降世,余与连山游于九州西南,竟在尔是山中寻得尊者与优昙钵罗树之踪迹…”

  “…连山问曰:‘世人皆言尊者成神之时炼成转轮,可引渡万千亡魂,同登轮回,不知吾二人是否有幸一观?’,迦叶答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1】君早已见过转轮,亦或世上,并无转轮。’连山曰:‘尊者劝吾勿要执着,然而尊者心中岂无执着?’…”

  “…下山之时,余谓连山:‘优昙尊真乃怪人也。’连山曰:‘迦叶虽为佛门中人,却并未如释迦一般,勘破红尘。’余笑曰:‘尊者也被红尘所累,不知困住其的究竟为何,吾又有些心痒了。’连山曰:‘吾虽看不到,但君此刻脸上表情,必定十分欠揍。’…”

  若见微眼神微敛,喃喃道:“优昙尊…迦叶…转轮…”

  乐正岚也皱起了眉:“世上并无‘转轮’?”那杜衡又是怎么回事?这个优昙尊能说人话么?

  幽都山。

  杜衡收手站起身来,在他面前,山洞洞口红光大盛,空间似有波动,他抬步迈入了山洞。

  但见原本空无一物的山洞之中,此刻竟有金色阵法在运转,有源源不断的力量随阵法汇至山洞中央。

  杜衡眼色一沉,这是神器之力。

  他看着山洞中央的巨大冰棺,向前走去。就见金色的符文在他身边散开,他竟没有任何阻碍一般直直穿过了阵法。

  冰棺之上,正悬着一把样式奇特的折扇,扇面不似平常一般的纸或绢布,而是一根根蓝绿色的翎羽。

  杜衡俯身往冰棺之中看去,但见其中躺着一个身穿银甲的青年,那人面色沉静,无知无觉,额上有一道孔雀羽毛似的印记。

  “……”杜衡抬起手,轻轻触碰那把折扇,眨眼之间,四周景象骤变,待他再回过神来时,已身在一片莲池边缘,满池青莲盛开,隐隐有香气传来。

  他抬头向天上望去,但见一轮明月当空,一人悬于月前,衣袍无风自动,正居高临下俯视着他。

  二人一者在天上,一者在地上,隔着莲池相望。半晌,杜衡低下头低低地笑了起来:“呵呵呵…这便是凤止的秘密么…”

  他忽的抬头看向天上的人,凤眼一眯,接着道:“…‘俱缘’扇,孔雀羽…我知道你,你是——”

  浮玉山中,几人继续往下看,又见一段记载:

  “…九州极南,是为九丘,乃是妖族聚居地。余与连山行于九丘,见妖族生活和美,衣食住行与凡人无异,甚为惊叹。问之何故,妖族皆言:‘吾族孔宴,一统九丘,平定叛乱,教导族人开化,族人皆将其奉为圣君。’孔宴其人,乃是世间少有以妖身渡过天劫而证道成神者,其实力强悍,当世无有匹敌者,世人称之十神之首,妖族圣君——”

  “——‘孔雀明王’!”
    长生漂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