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清平纪事[孤城闭] > 第 77 章 第 77 章
    《清平纪事[孤城闭]》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回门那一日早起,容槿很难得没有起床气。一想到能见到曹氏,容槿一大早起来便开始梳妆打扮,还特意打扮得娇艳贵气,首饰尽挑好的戴,如此风格让林子骁颇为诧异,“……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进宫做娘娘呢。”

  容槿摇摇头,“打扮好些,别叫我母亲担心呀。打扮太素净了,叫她瞧了,肯定担心我在这儿过得不好。”

  林子骁想了想,又传话出去,叫人用那辆华盖大马车,给容槿撑撑场面。容槿急忙拦住了,“别呀,西边儿瞧见你这个阵势,必定觉得你待我太好了,这样不好。”

  “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待你好怎么了?”林子骁颇为不解。

  容槿叹了口气,“说不上来,只不过这世上鲜有看见他人好而不眼红的。我庶女出身,家世不显,能承蒙皇后赐婚,年纪轻轻当上诰命夫人,这已经太招人嫉妒了。若是你再待我好,那我可要活不下去了。我已经打扮得够光鲜了,别的就低调些罢,最好让别人觉得你待我不过如此,也算有个发泄口嘛。”

  林子骁瘪瘪嘴,“你担心这些做什么?外头有我呢。”

  不过说归说,林子骁还是听了容槿的,叫人换了一辆小些的马车。

  不过三天,再回晏府,容槿只觉眼眶发热,见到出来迎接的曹氏,更是心中苦涩。林子骁很识趣,知道母女俩有话要说,便给曹氏和晏守行过礼后,便请晏守一道去书房喝茶了。待他出去,岑氏和谢媛也说去厨房看着席面,一道也下去了。

  曹氏拉着容槿到宜兰苑里头次间去,端正打量了她一圈,又微微皱眉道,“槿儿快让母亲瞧瞧……怎么瞧着你瘦了些呀?”

  容槿扭到曹氏身边去,笑道,“这几天吃得可好了,定是母亲太想我,都把您自己饿瘦了,所以才一并觉着我瘦了。”

  关妈妈亦笑,“太太这些天,姑奶奶不在身边,总是念着呢。”

  曹氏打量了一圈带回来的女使们,瞧着个个端庄精神,倒也放心,想来在林家没受什么委屈;再看林子骁带来的礼极是厚重,想来夫妻两个感情不错。曹氏大致安心了,又立即叫玉绡领着下人出去,只留下母女两个又进了里屋。

  曹氏这才板起脸,“那林家的事,你清楚多少?林家人,你又见过哪些?”

  容槿掰着指头想,“第一日都见过礼了,不过也只见到他们,府里管事的女使婆子便不甚清楚了。只一个江嬷嬷,是原江氏老夫人的陪房,侯爷信重极了的,如今在我身边管事,许多林家旧事,也是她告诉我的。”

  容槿把江嬷嬷说的林家旧事大致给曹氏说了一遍,曹氏听罢缓缓点头,“原来如此……往事如此繁杂纠缠,想必你这婆母并不好相处了。”

  “是呀……跟她说话可累人了……现在想想,侯爷非要东西分隔而居,真是有道理极了。以后我也就日常请安过去一趟,其余时候能不去西边就不去……”

  曹氏想了想,“东西分隔的事,你婆母如何同意的?没什么意见么?”

  容槿摇摇头,“应当不会。侯爷说东边儿是东宫赏的,皇恩浩荡,跟侯府寻常宅地不同,要分隔开来以示尊敬,此举乃是忠君。另一方面,原来的主屋继续留给婆母住,免得搬家换地方折腾人,也怕婆母住不惯,这是尽孝。”

  曹氏微微一笑,“……姑爷倒是忠孝两全。”

  “是呀,这样一来,就算他们有意见也说不出口了。”

  “姑爷倒是想得清楚,这个说辞确是不错的。”曹氏心中对林子骁略多了一分好感。

  “可惜东边儿园子光秃秃的,除了屋子修好了能住人之外,园林池子什么都没弄呢,还等着我回去打理,这两天我逛园子,都记下了无数件等着办的事儿……”容槿垂头叹气。

  曹氏戳一戳容槿的脑门,“傻丫头,姑爷想的是对的,先把屋子弄好能住人就成了。要不然,你们俩还要先住在西边儿,那事儿可就多了。想来……那时过定的时候,姚老夫人想早些办婚事,为的就是这个罢。可惜姑爷行动快些,别的一应不管,只把屋子修了,没叫你去西边住。”

  容槿闷闷地“哦”了一声,林子骁这人,也没听他说起过啊……

  只听曹氏又问,“那……今后分东西两园,这管家理事,如何分派呀?”

  容槿迟疑着摇了摇头,“我那弟妹似是想叫我一起管,不过我的意思……就各管各的,我管东边儿,西边儿仍旧交给三弟妹当家,有什么账目涉及两边的,只消每月对账就是了。母亲觉着可好?”

  “那自然好了。你若两边儿一起管,日子能清静么?你若是出来拿主意,姑爷和你婆母,总要得罪一头。只不过……这得罪人的话,你怎么好开口?”曹氏有些忧心忡忡。

  容槿眨着眼笑道,“那个……我已经跟侯爷说好了,叫他去说……”

  “他也愿意?”曹氏微微惊讶,“不过姑爷去说倒是极好的……”

  曹氏心里想了一圈,又似是隐有怒气,“他们打的是什么算盘?不敢直接打姑爷的主意,便想从你这新妇这儿下手。东西分居的说辞已经这么体面,他们还不满足,还想把两边儿捆在一块儿膈应你们夫妻两个。老夫人有亲子赡养,还留着原先侯府的主屋住着,手还伸这么长,真当咱们晏家好欺负么?”

  容槿想了想道,“其实……我还挺能理解我婆母的……我那公爹似是不喜欢婆母所出的三叔,加上四叔夭折,这些年婆母心中也是有怨气的。只不过,不该朝着咱们来就是了。”

  曹氏冷笑一声,“她便是不清醒,要说怨气,姑爷对林家没有怨气?归根结底,那是老侯爷拎不清。说着对先夫人情深意重,续弦和妾室通房也没少纳。教养孩子,也不一碗水端平,闹得两个儿子和续弦夫人心中都有怨气……”

  在感情方面,曹氏在皇后老乡的深刻影响下,还是十分清醒的。

  引用曹氏的一句话:女人之间的悲剧大多是男人之错。

  容槿十分赞成,“侯爷总觉着公爹把他当作夭折的大哥,跟公爹一直有隔阂,到死也未曾说清;至于三叔,只怕是觉得公爹只喜欢侯爷,即便那时侯爷名声不好,叛逆不孝,也还是只喜欢侯爷,瞧不见自己……”

  “但不管怎么说,你婆母对你们俩,心里必定是有算盘的。你要记得,你跟姑爷才是一家人,不能拼着得罪他去圆别人的场面。”

  容槿细细想着这句话,“……那就是说,宁愿得罪婆母和妯娌,也别得罪侯爷?”

  曹氏无奈地摇摇头,“……有时候能两全其美最好,就算不能,你也要看情势,夫妻之间只要说清楚了,没什么过不去的。”

  曹氏不知想起什么,突然又道,“记住了,别一味体贴别人,也要叫姑爷设身处地地为你考虑。说话做事刚柔并济,夫妻之间也不能一根心肠通到底,该有的委婉和盘算也要有。你别学我,看得清,却净做傻事……”

  听到最后几个字,容槿鼻子一酸,伏在曹氏膝上,“母亲,我会的……”

  曹氏轻轻点头,摸着容槿的脸颊,柔声道,“小槿儿长大了,今后万事靠你自己,可千万要好好的。”

  容槿很不争气地流着泪,把头埋在曹氏怀里点头。

  曹氏又一一嘱咐着,“凡事要分轻重,要拿捏得清,要跟姑爷好好过日子。他现今珍视你,你更要好好管着你们那园子,别给他留下后顾之忧。夫妻情好的时候,早些生下嫡子来……他们西边儿的事,你尽量别去掺和,免得被他们算计……你是高嫁,平素不打紧的事,能让便让了就是,只需把一些要紧之处把握住就是了……我想着,姑爷跟老侯爷隔阂多年,也能看出他是个不受委屈的性子,所以你千万别哄骗他,有什么事坦诚相待,好好商量……”

  听到这儿,容槿插了句嘴,“母亲,其实……我同他在一块儿的时候,说话倒是很自在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跟他就是因为吵架认识的……在他面前露了凶相,现在反倒扮不起来贤惠……”

  曹氏听得噗嗤一笑,“这很好,不过你想故意扮贤惠做什么?”

  容槿扭捏着道,“那人家现在不好歹是个二品诰命夫人嘛,不得端庄大方些么……我也不想给侯爷和晏家丢人呀……”

  曹氏笑道,“你是我教出来的,怎么会丢人?平日里就已经很好了,在外头别失礼就是。侯府那是你自个儿的家,在家里还要端着,日子就没意思了。”

  外头关妈妈打帘子进来道,“太太,大奶奶说席面好了,请太太和姑奶奶过去呢。”

  曹氏点点头,拉着容槿起身往外头去,一边走一边说道,“用了饭你去给老太太请安,顺道见见你两个嫂子。你大嫂嫂又有身子了,希望这回是个嫡子才好……媛儿倒是没消息,不过他们年轻,都不急……对了,昨儿容薇过来还说起你呢,你走了她可想你了……昀哥儿也要说亲事了,你爹叫我看了几家,我还没想定呢,待会儿你从老太太那儿回来,你也帮着瞧瞧……”

  前头花厅分了男席和女席,用一扇青玉大插屏隔开。岑氏初有孕,怀相不显,只瘦了些,行动更小心些,相比之下,谢媛就明显行动更随性舒展。

  容槿OS:当年的微胖美女谢媛儿,生了文嫣之后,整个人变得更圆润一些,真的有点儿像当初晏明送她那对福娃娃了。不过看她娇艳欲滴的气色,估计晏明很喜欢。

  九岁的容薇出落得越□□亮,自小在宜兰苑养着,也没有庶女常见的瑟缩卑微模样,反倒挺落落大方的。容槿看着她就想起刚来到这个世界时自己看到的容菡,也是一样的年纪,出水菡萏一般清丽。

  回娘家吃饭,没那么多规矩,人齐了也就动筷子了。

  桌上言笑晏晏,气氛和乐。按道理说,一个姑娘回门,其余的姑娘姑爷尽量都一起回来,一家人团聚热闹。但此刻却没有人提起容菡,更别说殷氏和太姨娘。

  老太太见了容槿便含笑道,“二丫头端的是有福气的,自小便聪慧沉稳,如今得了好姻缘,吴姨娘在天上也能闭眼了。”

  容槿起身向老太太屈膝,仔细一瞧,老太太比前几年身子弱了不少,说话也微微带喘,心中不觉有些难过,自己在晏家十余年,除去日常问安之外,几乎未曾在老太太膝下尽孝。想起当年容菡和殷氏联手为难自己,也是老太太暗中帮忙的,容槿一直很感激她。

  用过了饭,容槿便亲自搀扶老太太回崇安堂去,岑氏、谢媛和容薇跟着一道。不过老太太要吃药午觉,也就简单寒暄了几句,问了些在林府的婚后体验,便叫岑氏领着大家出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