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清平纪事[孤城闭] > 第 76 章 第 76 章
  因上一次过来只在留山堂外头的正厅,这一次还是容槿第一次进去,到里头梢间去给姚老夫人请安。容槿自觉来得不早不晚,但见卢氏已在里头立着,陪姚老夫人说话了。

  容槿疾步上前,端正向姚老夫人行礼,“儿媳晏氏,给婆母请安。”

  姚老夫人忙道,“都说新婚三日无大小,你这孩子倒是规矩得很。只是咱们都是一家人,不兴那些规矩,倒也不必日日来请安的,快起来快起来。”

  容槿一边起身,一边面上颇有几分惶恐道,“给婆母请安,原是儿媳分内之事。”

  卢氏见了她,则微微屈膝,“二嫂。”容槿亦含笑回礼。

  姚老夫人道,“老二如今是江氏之子,我算是继母,本也不是你的正头婆婆,不必日日过来,你若有心,三五日偶尔过来瞧瞧我这老婆子便是了。”

  容槿面上端庄,心里吐出两个字:呵呵。

  且不说别的,姚老夫人是老侯爷的正头夫人,若要真按她说的来,这个不孝的罪名就背稳妥了。

  于是容槿急忙道,“婆母此言差矣。孝道是人之大伦,儿媳虽刚刚嫁进来,但也不敢不孝,违逆侯爷心意。”

  “这么说……是老二叫你来的?”

  容槿有点儿犹豫。林子骁巴不得跟他们少有来往,要不是一个侯爵身份阻拦着,早就搬出去单过了。若是现下应下这话,叫他知道了,岂不是不高兴么?

  快速头脑风暴了一下,容槿诚恳道,“瞧您说的,给婆母请安尽孝本是我们夫妇该做的,若是这种事还要侯爷提点儿媳,那儿媳岂不是太不懂规矩了?如今是侯爷公务繁忙,所以只能让儿媳一人过来请安,还望婆母恕罪才是。”

  姚老夫人打量了容槿两眼方才笑呵呵道,“真真是个好孩子,这小嘴儿甜的……老二得了你,那是他的福气。”

  容槿红着脸道,“婆母谬赞了。”

  姚老夫人又叫容槿走上前去,攥着她的手,含笑道,“你年纪虽小,却是咱们侯府的当家主母,今后少不得劳烦你了……我老了,如今什么事总不该是我来管了。这几日我想着,你先好好熟悉侯府,待你明儿回门之后,再上手也不迟。再说……有什么事,还有你弟妹呢,她总能替你料理些的。”

  容槿细细品着这句话,估计回门之后,日子就没今天这么清静了。

  这头容槿正要说话,外头打帘子进来一个婆子,向姚老夫人道,“老夫人,二老爷回府了,正往这边儿来呢。”

  姚老夫人看向容槿,“那我便不留你了,叫你弟妹送你出去罢。”

  姚老夫人看着面容颇为委屈,像是知道林子骁不愿见她一般。不过容槿总不能在这儿等着,非要叫林子骁进来,估计那尊大佛也不乐意,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打发个婆子进来,暗示容槿赶快出去。

  再说,容槿在这里也实在很累,只想赶紧逃离,于是不想客套,礼数周全地跟着卢氏出去了。

  容槿正在想,姚老夫人何必打发卢氏亲自送自己出来,就听卢氏道,“二嫂,这侯府动荡了这一两年,好容易清静了,又忙着操办二哥的婚事。可算盼着你来了,正好把侯府的账目好生算算。先前一应账目、钥匙、对牌的,都还在我这儿,待二嫂回了门,我再给你送来。”

  啊?这是要叫自己全部接手管家的事儿?

  容槿觉得有坑,于是很谨慎道,“这样大的事,哪里好交给我一个新妇来办呀?弟妹真是高看我了。”

  “可……二嫂如今是侯府的当家主母,管家的事总不好叫我越俎代庖的,更不敢劳烦母亲,二嫂说是不是?”卢氏有些忐忑。

  容槿暗自冷笑。你当我是傻子么?一个新来的,板凳还没坐热呢,一来就查账,得罪一揽子人,这可太得不偿失了。况且光听卢氏这样说,就知道侯府这一两年的账肯定是很混乱的。

  幸好转过去就看见林子骁的身影,容槿当即溜号,“弟妹说的事,叫我想想罢,我先同侯爷回去,也不急在这一两日的。”

  待卢氏进去了,林子骁才看向她,“你一个人进那狼窝,可把我担心死了,不过……瞧你还不错,看来是夫人聪敏。”

  容槿没好气道,“我进宫在皇后娘娘面前说话都没这么多心眼儿,可把我累死了……幸好你回来早,不然还不知道要陪她们说多久的话呢。”

  容槿觉得自己的脑细胞死了好多。

  林子骁得意一笑,“那是,为夫想到某只可怜的小兔子还在狼窝里头,下了朝快马加鞭就回来了。”

  容槿打量了一下他,身上还穿着朝服,暗自点点头,这人还算有良心。

  “今后都叫江嬷嬷陪你去,她若是说什么过分的,或是叫你做什么,就让江嬷嬷出来替你挡着。江嬷嬷德高望重,连我爹也敬她的,便是老夫人也得给三分薄面。”林子骁一边牵着她的手一边快步往东边去,生怕在这边待久了,“就说不必天天去请安罢?现下你可要辛苦了。”

  “有得必有失,你若不袭爵,咱俩搬出去单过,那就不辛苦了。”容槿随口一说,但又觉得说错了话,说得好像林子骁很稀罕这个爵位似的。

  果不其然,林子骁面色一沉,“当初可是他们求着我认祖归宗,回来袭爵的。如今风平浪静,又嫌我碍眼,想把这爵位夺回去……没那么容易,当我还是从前么?”

  容槿松了口气,还好他没觉得自己说错话。

  “相公说得是,断没有过河拆桥的道理,所以咱们不仅要爵位,还要坐稳了。”林子骁看容槿一脸同仇敌忾,心情大好,果然神队友的助益是无穷的呀。

  眼瞧着哄了林子骁高兴,容槿顺势开口,“刚刚弟妹同我说,等回了门,就把内宅管事的一应东西送来,听意思是要我先把前两年侯府的账清一清,再来管家。我想了想,还没应下这事儿,但又拖不得。”

  容槿深刻吸取容菡的教训,千万别逞强。

  林子骁皱眉,“……他们这算盘打得倒是好,一边瞧瞧你的能力,一边叫你得罪人,侯府那些世代伺候的刁奴,你一个小丫头哪里对付得了?最后管家管不下来,又只得把权柄交还回去。”

  容槿见他如此一针见血,忍不住赞同地摇摇头,“相公英明。”

  身侧之人道,“……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在侯府站稳脚跟,这不也是为相公分忧嘛……”容槿露出一副狗腿子的笑容。

  林子骁漫不经心道,“夫人的意思是,到时候有刁奴欺主,为夫便全捆了来打一顿,给夫人立威?”

  容槿讪笑两声,“那倒也不必了……我想的是,从前的账其实都是西边儿的事情,这东边刚建好,下人也多半是新来的,没什么账可算。我一个住东边儿的,做什么要去算他们西边儿的账呀?”

  林子骁点了点头,“有理。”

  容槿趁热打铁,“所以呀……不如便叫三弟妹来管以前西边儿的旧账,我来管以前东边儿的旧账,今后西边儿也由三弟妹来管事,我就负责瞧瞧总账,过一遍对得上就是了。相公觉着可好?”

  林子骁眯着眼睛一想,以前东边儿哪来什么旧账?这小丫头,倒是狡黠得很。

  “好是好,那你专门同我说这些做什么?你直接这样同三弟妹讲不就成了?”

  容槿迎着林子骁的目光,微微垂头,“三弟妹这样说,那必定有婆母的意思。那婆母第一回开口,我就给推了,总是不好嘛……多得罪人呐……”

  “噢……”林子骁缓缓点头,饶有兴致地看着容槿,“原来是想叫我去开这个口,反正我也得罪他们多回了?”

  容槿面上端庄严肃,“我这也是为相公考虑嘛。”

  林子骁轻笑道,“夫人说说,这又是为何?”

  “今后都分了东西两园了,我总不好再管着那头的事,到时候他们不是有无穷无尽的理由跑到东边儿来,打扰咱们的清静么?”

  林子骁很喜欢容槿语中的“咱们”,不觉微笑,“继续说。”

  “所以呀,干脆借此机会,由相公来说个清楚,将来各管各的账,有些公中的便两边都一起记录下来,这样也不会混淆。三弟妹当西边儿的主,我管咱们东边儿的事,她们日常没个由头,也不会过来。相公觉得怎么样?”

  林子骁听了,倒是觉着不错,又问容槿,“说着你是这侯府主母,但若如此,其实只管得着半个家,你心里愿意?”

  容槿目光灼灼,“相公此言差矣。我与相公就是一整个家,他们是外人。”

  林子骁听罢心情大好,一拍大腿,“成,等回门之后,我亲自去说。便说……是我要这么办的,到时候你就负责躲在我身后装无辜就行,是这个意思不是?”

  容槿很上道地拍着马屁,“相公不愧是人中龙凤,果然一点就透。”

  林子骁一把揽过容槿,“……你这个狡猾的小东西。”

  容槿作害羞状,“相公谬赞了。”

  林子骁敏锐地捕捉到容槿眼中一点俏皮的光亮,看来日子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