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摆摊的师妹她奇奇怪怪 > 第 64 章 第六十四章
  那边的班杰玩手机的动作停了下来,看向班昭。

  刚才眼角的余光竟然捕捉到了在他看来有些不可思议的一幕,他昭姐是在擦眼泪吗?

  两眼一起聚焦正儿八经的打量过去,见昭姐垂着眉眼,挺沉默,却不像是在哭的样子,哦,错觉,又没心没肺的低下头,给名媛画了条粗粗的眉毛。

  班昭身子往后一靠,搭起一条腿,动作灵活的转着已经黑屏的手机,眼底那种漫不经心嚣张劲儿又出来了:“墨族挺牛逼啊……”

  南诣:“……尽量别说脏话!”

  “有墨族脏吗?”

  “……比他们干净。”南诣轻笑,“你不着急做决定,即便真要如此,也得等你血脉觉醒,通了灵窍,修为提升到能自保的境界才行,最快也要一两年之后了。”

  班昭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对了叔,我血脉觉醒,是觉醒南族的还是会觉醒星灵族的?”

  “两者皆存在,你应该会有两种血脉力量的显像,拥有这两种神级血脉,不管修炼星灵族的‘星灵术’还是修炼南族的‘阵符术’,都能练成,对这两族之外寻常功法的修炼辅助作用也很大。只是我不知道大嫂有没有将‘星灵术’留给你,这要看血脉觉醒后你自己的感悟,若是没有,那就只是多一个星灵族的血脉等级……”南诣顿了顿,语气突然有点激动,道,“小昭,叔想冒昧的提一句,你那个神秘空间的来历能透露一点点吗?”

  班昭神情一顿,南诣又先解释道:“星灵术不是寻常灵术,其实是一种伪神通,比神通品级低,比玄术品级高,传说你们先祖当初救过一位上界仙者,那位仙者为了报答这份恩情,便在离开前敞开神识,让你们先祖参悟他本人修炼的神通,星灵先祖也是极为聪慧之人,真接下了这份机缘,强化了原始的星灵术,实力大增,却也提升了修炼难度。其中一种叫做‘空间转移’,但极其难修,每三代若能出一位成功掌握空间转移的子弟,便能称之为是整个星灵族的天大喜事了……”

  “我母亲修炼出了空间转移?”班昭不认为自己那个金手指跟空间转移有关。

  那个仓库只是金手指的产物,是她的穿越福利,她叔想多了。

  毕竟穿过来的还有一个刘矿,带着强悍的奶妈属性。

  “这我不知道……”南诣接下来的话,让班昭差点当场分裂,“我只知道大嫂好像修出了分魂术。当年星灵族遭遇灭族之灾时,你们一位族人曾经启动分魂术,将三魂七魄各分为二,一半留在体内支撑本体修为,另一半被他送去上界,找那位仙者报信求援。至于大嫂修到什么境界我并不了解,所以我才突然想到你那个神秘空间会不会与星灵术有关,说不定大嫂真给你……”

  虽然班昭还未觉醒血脉,没有开始修炼,可小侄女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有诸多无法解释的点,他没修过星灵术,所了解的信息也有限,说不定星灵术可以绕开灵气,有别的出现方式呢!

  班昭难得有些失态,手机差点滑下去,神识内回应的语气都透着刻意压制的紧张躁动,拦住了南诣的话:“叔,分魂术只能分自己,还是也能分别人的?分出去的魂怎么存活……或者说怎么维持形态?”

  不会这么巧,应该是她想多了!

  “自己或者至亲血脉之人的都行。分出去的魂怎么维持形态我还真不清楚,有些东西属于家族秘法,很少能传到外界,怎么了?”

  “没事,就是问问。”

  班昭心底却波动的厉害。

  还有几个疑惑她没继续再问。

  怕万一不是心底的答案,让南诣察觉到什么。

  班昭倒想起在另一个世界的幼年时期,某一段时间经常做同样的梦,梦里没有太多的内容,就是感觉自己在飞,或者是飘。在梦里看不清自己是什么形态,只记得总也找不着落脚点,飘飘忽忽好像飞了很久很久,不知道怎么就落了下去,梦就断了。

  长大后在网上看到不少网友提到梦见飞的解释,说是渴望自由的一种表现。

  那时她在孤儿院,因为经常被比她年龄大的孩子欺负,不喜欢那种氛围,渴望被人领养,脱离那里,所以当时还挺认可这个解释。

  只是一直到长大也没被领走,心底的渴望淡了下来,就没再做那个梦。

  也没再关注。

  班昭揉了揉眉心,觉得她有些胡思乱想了,收回思绪,简单的带过空间的解释:“空间是我偶然遇到的一个机缘,应该跟星灵术没有关系。”

  南诣没再追问,他知道大侄女必定有所隐瞒,却也选择了尊重。

  ……

  第二日,清微宗众人集体参观云母岩洞。

  她也才知道为什么参观个旅游景点要把门槛设的这么高。

  奇云母属性为金,这云母岩洞对拥有金灵根的人来说简直是绝佳的洞天福地。

  属于金灵根的大补之物,却也不容易炼化。

  云母岩洞也是银月宗对弟子的一种奖励。

  岩洞内分好几个区域,外围和内区。

  外围就是靠近云母岩洞的区域,是修为较低、金灵根较弱的弟子的修炼宝地。

  正式进入岩洞,空气中的金属性含量就多起来了,也相对较纯,吸收跟炼化难度与外围根本不在一个等级。

  负责带他们参观的齐长老在进入岩洞之前就有交代,必须锁闭灵窍,断开心决,否则容易遭到重创。

  外围有不少银月宗弟子在打坐修炼。

  等进了岩洞,越往里修炼的人越少,等深入了两百米左右,这边就只有五六个人在修炼。

  为了保险起见,齐长老开启了防护阵,怕出现意外。

  抛开这个不提,单论景色也很壮观,跟她在另一个世界见过的溶洞内部造型有点类似,不过这里头倒垂的云母柱都散发着淡淡的金属光泽,非常漂亮。

  尤其是越往里金属光泽越盛,却非常柔和,并不会造成视觉上的不适。

  班昭一个没忍住,拿出手机悄悄拍了一张照片,有位正在打坐的银月宗弟子意外入境,她手机上就弹出了一道提示:封魔地煞诀,灵品,是否影印?

  眉心一跳,移动手指,影印了下来。

  “叔,看见坐在那根最粗的石柱下方的银月宗弟子了吗?什么修为?”

  “混元境三层,那人骨龄不低,少说也有三四百岁了,即便不是宗门长老,也是护法,怎么了?”

  混元境啊,难怪灵术品级这么高!

  “没事!”

  还能看出人家的骨龄?

  南诣:……

  光提问,问完还不给他解惑的小侄女有点不可爱了呢!

  班昭又把另外几人拍了下来,不过影印到的都是极品灵术了。

  “咳……”班昭见班杰被岩洞的景色迷了眼的样子,仰着头看的入神,拿胳膊肘拐了他一下,隐晦的小声道,“很漂亮哈?”

  班杰点点头:“贼几把漂亮。”

  班昭抽了抽嘴角,差点没忍住一脚踹上去。

  又杵了他一下,亮了亮手机。

  班杰恍然的点点头,又摇了摇头,逼音成线:“修为过高的我拍不了……”

  班昭挑了挑眉。

  “真的,这几个修为都不低,心决品阶肯定也高,我之前试过左师兄,还有老屈,都拍不到,后来我问过老屈,他修炼的是极品心决,在他九斗境七层的时候家族给的奖励……”

  像是为了验证,他拿出手机随便选了个人咔嚓捏了一张,才准备拿给班昭看,眼睛顿时瞪的滚圆:“草草草草,居然又行了?对,我九斗境了,老子九斗境了,老大,我拍到了极品心决!”

  班昭默,悄悄踢了他一脚,暗示他稳重。

  还好班杰没蠢到家,他一直密语传音,没严重失态。

  班杰压着激动的神色,看了眼周围,寻空把这边打坐修炼的人都拍了下来,再次传音,透着激动:“都是极品啊,不过拍空了一张,那人练的心决品阶不低吧?”

  班昭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明白了不是手机的问题,是他的境界问题。

  至于她,好歹是自己金手指的产物,所以权限更大一些吧。

  班杰一脸暗爽的嘚瑟,把手机收了起来。

  参观结束,出了云母岩洞,齐长老表示有金灵根的人可以在这边打坐,体验一下他们的特产金属性入体是什么感觉。

  班杰兴致勃勃的坐了下去。

  队员里最少有一半的人都有金灵根,都准备体验一把。

  班昭不能修炼,站在一旁看。

  齐长老在一旁温声叮嘱:“你们初次接触云母属性,千万要谨慎,到达极限就立即停止,回去慢慢炼化,若是强撑容易伤了灵根。”

  他话音才落下,清微宗弟子这边就响起了几道清晰的吸气声。

  班昭一直关注着班杰,发现他脸色眨眼间就变了。

  而其他银月宗弟子,虽然都表情痛苦,看起来不是很享受的样子,却比清微宗这边的龇牙咧嘴好上太多。

  人家许是习惯了。

  过了约一刻钟左右,他们这边就有人站了起来,是一个叫缪凡凯的弟子。

  其他没体验的人纷纷问道:“怎么样?这么难受吗?”

  缪凡凯抹了把头上的汗,缓了缓气,才道:“就像是一万只蚂蚁趴在身上咬,还要往你肉里钻的那种感觉……”

  班昭:“你换个形容,恶心到我了!”

  两天后,这边的挑战赛正式拉开帷幕,战况惨烈。

  是清微宗这边惨烈。

  开赛前全长老给大家开了个会,大致意思就是,经过带队领导商议,对银月宗的挑战,凭真实实力应战,禁止使用底牌。

  他们已经争取到了两个名额,这一把输的起,此时禁止,锻炼他们,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是一个原因,还有更重要的原因,给进入秘境的弟子,保留一份出其不意的效果。

  但是班昭心里觉得,长老跟护法应该是在防着那两位还没离开的墨族人……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