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 > 第417章 别有用心的“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第二日天一早,独孤鹜就早早地出了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都早出晚归,听风早说是因为十国赛的缘故,王爷要忙碌一阵子。

  十国赛的消息传开后,无论是民间还是世家官宦子弟们都很感兴趣。

  除了国子监和毓秀院这样的传统意义上的选拔人的地方,民间各地官府也都开始选派合适的人,不仅如此,听说还有人招募雇佣兵团来参加。

  太子和鹜王作为这一次十国赛的负责人,已经开始招募和筛选大楚各地的人才。

  虽然永业帝将石国赛交给了太子和独孤鹜一起负责,但是两人显然没有合作的意思,都是各自选拔各自的人。

  皇后死后,永业帝虽然摆脱了情蛊的困扰,可朝堂上,反而变得更乱了,就连后宫都是暗潮汹汹。

  另一边,独孤小锦有了互换身体的本领之后,没有告诉凤白泠和独孤鹜,他开始和小白闪一起秘密训练,几次锻炼下来,已经能够很熟练地进行身体互换了。

  小白闪也已经能够熟练控制自己身体里凭空多出来的强大力量,变大变小了。

  这一天顺亲王妃又在凤白泠耳边唠叨郭贵妃的事儿,凤白泠决定去皇宫一趟。

  她去了郭贵妃的玉霞宫,宫女告诉她,郭贵妃在御花园里画画。

  夏日即将过去,秋季悄然而至。

  御花园也换了一副模样,荷塘里的荷花都凋了,枫叶一日比一日红,让御花园成了火的海洋。

  凤白泠走进御花园时,遥遥就见亭子里坐着纳兰嫣儿和郭贵妃。

  “郭贵妃,还请你帮我这个忙,多多指点我的画技。”

  “太子妃,你以前就是我的学生,我能教你的都已经教你了,多余的我也教不了了。”

  两人的对话不时飘了过来。

  见郭贵妃不肯松口,纳兰湮儿有些失望。

  她已经求了郭贵妃好几次了,可是郭贵妃总是不冷不热。

  看到凤白泠走过来,纳兰嫣儿眼底露出嘲讽的意味来。

  宫里的人都知道郭贵妃不喜欢凤白泠枫,风白泠还热脸来贴冷屁股,真是自讨没趣。

  哪知今日郭贵妃见了凤白泠,脸上露出笑来,更是起身迎了上去。

  “白泠,你来了。”

  言语间,哪里有半点讨厌凤白泠的意思,这让纳兰湮儿很吃惊。

  纳兰湮儿假装没看到凤白泠,命侍女取出了一个匣子。

  “郭贵妃,这是我命楚都的能工巧匠制作出来的植物颜料,里面有几种罕见的颜色,光是调制一种,就要数百两银子。我知你平日喜欢作画,特意买来送给你的。”

  郭贵妃没有露出太欢喜的样子。

  “这礼太贵重了,你还是带回去。”

  郭贵妃婉拒了纳兰嫣儿。

  纳兰嫣儿脸色不大好,心中暗骂郭妃贵妃不识抬举。

  她一个没有子嗣的贵妃,如果不是因为能帮她提升画技,她身为太子妃又怎么会来她?

  “郭贵妃,这就是我上次跟你提到的矿物石头,用它们做颜料,不贵可颜色很持久鲜艳,民间寻常百姓也能用。”

  凤白泠拿出了几块矿物石料,这些矿物石都是她让加张大发在大楚山区搜罗来的,倒是不值几个钱,可搜集起来也不容易,重在心意。

  这时候的大楚还没有人用矿物石来制作颜料,最多也就是朱砂之流,凤白泠取出的这几块石头都只有有拳头大小,颜色却很特别。

  郭贵妃见状,好奇地接过石头。

  “用石头做颜料,凤白泠,你别不懂装懂,你是在痴人做梦吧。”

  纳兰湮儿嘲讽道。

  凤白泠根本不通画技,她在毓秀院连一堂画画课都没上过。

  郭贵妃让太监去把石头粉碎、研磨,最后制成了颜料。

  没想到石头做出来的颜料颜色,石青色、松绿色、铁砂红、黄沙色比植物做出来的颜料颜色要鲜艳得多。

  郭贵妃激动地抓着凤白泠的手不放。

  “白泠,你快跟我说说,还有哪些石头也可以颜料,我想法子让人去民间搜集。”

  郭贵妃兴奋得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拉着凤白泠的手旁若无人的聊了起来,两人滔滔不绝,一旁的纳兰湮儿被忽视得很彻底。

  她气得跺了跺脚,自己重金买来的颜料被无视,凤白泠随手弄来的破石头反倒成了宝。

  她头也不回,径直走了。

  “太子妃好像生气了。”

  凤白泠冲着纳兰湮儿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不用放在心上,我一个无权无势的贵妃,她突然来巴结我,不过是为了独孤夫人留下来的那幅画。可惜那幅画并不在我手中,他来找我也没用。”

  郭贵妃早就看透了纳兰湮儿的用意。

  郭贵妃平时是个不理世事的,纳兰湮儿之前巴结的是萧贵妃,如今太子醒了,可听说他们夫妻俩的感情大不如前。

  纳兰湮儿为了讨好太子,所以想要参加十国赛,她虽然身怀文华印,可各国也是强手如林,纳兰湮儿为了赢,就想在画画上有所突破。

  “独孤夫人的画,你说的不会是之前挂在顺亲王府那一幅吧?”

  凤白泠吃惊道。

  “你也见过那幅画?”

  郭贵妃很意外。

  那幅画,自从独孤夫人死后,就下落不明了。

  岂止是见过,她还亲手送到永业帝手里的,凤白泠心中尴尬。

  她也没有再隐瞒将自己和那幅画的事情,都告诉了郭贵妃。

  郭贵妃听后叹了一声。

  “这事儿倒也不怪你,圣上和独孤鹜两人的心结实在是太深了。”

  说罢,郭贵妃似乎就陷入了回忆中,半晌没有说话。

  “郭贵妃,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些关于独孤夫人的事?”

  凤白泠斗胆问道。

  她和独孤鹜还要相处近一年了,她以为,若是能解开独孤鹜的心结,独孤夫人是关键。

  虽然凤白泠没见过独步夫人,但她总觉得独孤夫人不是那种绝情的丢下儿子的人。

  她心中甚至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只是这个猜测还需要郭贵妃的配合才能确定。

  郭菲菲迟疑着,迟迟没有开口。

  “贵妃娘娘,这是殿下为你采摘的银杏果。”

  就在郭贵妃迟疑之时,永业帝手下的一名宫女端着一个果盘走入了凉亭内。

  盘子里是一些煮熟的白果。

  郭贵妃的脸上露出了笑来,命人赏了宫女。

  “有劳殿下了,每个月都还记挂着给我送白果。”

  待到宫女离开后,郭贵妃留意到了凤白泠诧异的眼神,她笑着解释道。

  “我娘生我的时候早产,我出生后就落了个爱咳嗽的老毛病,群医无策。我入宫后,圣上知道了这事,就每个月会命人采摘一些新鲜的白果给我止咳。”

  银杏果的果实又叫白果,煮熟后适量食用,有温肺止咳的作用。

  凤白泠熟读中医,当然也知道这个药理,可就在郭贵妃准备食用时,凤白泠一抬手,抢过了郭贵妃手中的白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