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我与竹马混江湖 > 第 74 章 第 74 章
  陆皎皎蹑手蹑脚起来,易寒还睡得很熟,她抿着嘴偷笑,终于有一次起得比易寒早了,她要去给他准备早膳。

  一出门,便见紫玉和江洲从对面屋里出来,她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见紫玉涨红着脸,粗着嗓子吼道:“看什么看!”

  这般诡异,倒有些欲盖弥彰起来。陆皎皎似笑非笑地勾了唇,有点坏心思,她对着二人就是一副了然的模样,在紫玉冲上来之前就跑下了楼。

  选了好些吃食,她才避着紫玉回了屋,没想到易寒已经洗漱好坐在椅上等她了。

  “呀,我都未叫你起来,你就自己起来了。”她往嘴里塞了个包子,吃着甚香。

  易寒伸手拿下清粥小菜:“你这家伙在我耳旁吵了一宿,大半夜不睡还能起这么早?”

  “唔,”她咽下大包子,笑了,“太多话要同你说了,比如……”

  “贪鬼蒋顺?”

  “是呀,他把我从萧却昭那儿给带了出来,还请我吃面,不然我昨晚就见不到你了。”她装着可怜兮兮。

  易寒轻轻敲打了她的脑袋:“人家把你卖了你还帮着数钱,该打!”

  “他骗了我?”陆皎皎张大了嘴,不太相信。

  易寒叹道:“他是混迹江湖三四十年的老油条,又是五鬼之一,怎可能没有心眼?”

  “难怪你昨夜就知道我在这儿了,”陆皎皎耸耸鼻子,又问,“他可是找你要东西了?”

  毕竟是贪鬼蒋顺,怎么会做赔本的买卖,又怎能不贪?

  “他要什么了?”陆皎皎只觉得手里的包子无味了,只揪着易寒的手臂,急急询问。

  易寒按住她的手,轻声道:“死物而已,没了便没了,只要皎皎安好便好。”

  陆皎皎低着头自责不已:“他……是不是找你拿无双剑了?”

  “他可真坏!他明明说只要看一下就好的!”陆皎皎不等易寒回答,就嘭的一下起身,“我得去找他拿回来!”

  “他连夜就走了。”易寒悠哉喝着小粥,看着走到门口的陆皎皎又迈着小步子坐回他旁边。

  陆皎皎更自责了:“要不是我,无双剑就不会被他拿走了。”

  她跟蒋顺走,也是因为不想让易寒把无双剑给萧却昭,可现在他还是为了她把剑给了别人。

  “那是死物,纵有百千个,也比不上一个皎皎。”

  易寒话一落,陆皎皎便扑到他怀里:“呜呜呜易寒你怎么这么好!”

  她更加喜欢他了!

  易寒回抱住她,小心叮嘱道:“所以皎皎定要万分小心,不要着了别人的道。”

  陆皎皎连连点头,举起手来:“我定会万分小心。”

  易寒见她无心早食,遂给她递了个包子:“再吃一些,填饱肚子后我们就要去找萧却昭了。”

  “找……找他?”陆皎皎发愣。

  “只有他才知道藏宝图之秘。”

  说起来,倒有一事奇怪,陆皎皎说道:“蒋顺去了赵府偷东西,那些全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我猜想会不会是他从藏宝处搬出来的东西。”

  虽然他以城主公子的身份存世,可即便是城主也不会有那么多宝贝,萧却昭又常年待在药王谷,药王谷最珍贵的是罕见药材,哪会有那么多珍品。

  所以,陆皎皎猜,许是他早已开启了宝藏。

  “他既然得了宝藏,又何必再要无双剑……”便是易寒也想不通。

  “我也不知。”陆皎皎回道。

  易寒又笑:“还是得去他那儿一趟。”

  吃过饭后,几人便一起去了赵府。奇怪的是明明韦大虎也来了,陆皎皎从昨晚到现在竟一次未见。

  一入赵府,就有仆人上前迎着他们去了院里,远远就能瞧见有一人在临湖的亭中泡茶,正是萧却昭,他正等着他们。

  “好像鸿门宴。”陆皎皎在紫玉耳旁偷偷说。

  “用得着你说,有眼睛都看得出。”紫玉与她咬耳朵。

  “坐。”萧却昭不理会其他人,只盯着为首的易寒,微微一笑。

  易寒自然不客气,坐在了萧却昭的前面,很是惬意,没有半分危机,仿佛只是老友相聚。

  “天宸宫也想寻宝?”萧却昭举杯相邀。

  易寒风轻云淡地拿起面前的茶杯,在陆皎皎担忧的眸子里喝下了茶。

  “这茶甚好,我倒从未尝过。”易寒虽然毒茶不怎么感兴趣,可见陆明喝多了,多少也明白一些。

  萧却昭望向湖面,粼粼波光,几只鸟偶尔掠过,平静的湖面就会泛起涟漪。

  只见萧却昭突然起身,几人再看,便见湖面突然出现一顶红轿子,略显诡异。

  陆皎皎心里发憷,轻轻扯着易寒的衣裳,怕是怕,可有按捺不住好奇心,偷摸伸头去看,就见孟行芸从里面走来。

  陆皎皎见她踩在水面却不会掉下去……难道这就是凌波微步?

  “兄长。”孟行芸出来时手中还抱着一把长剑。

  “无双剑终于回来了。”萧却昭接过长剑,心满意足。

  易寒拿无双剑与蒋顺换人,蒋顺连夜带剑而逃,却在半路被布雷率人拦了下来,蒋顺毕竟是□□湖,经验充足又机敏警觉,是以布雷等人根本无法接近无双剑,反倒死了好几个弟兄。

  若不是孟行芸突然出现,暗中施药,蒋顺就不会中招。孟行芸只为夺剑,是以没有再害蒋顺。

  “把他从赵府偷来的东西都拿回去!”她吩咐布雷。

  布雷应声,上前拿下蒋顺的布袋后,随着孟行芸就回了赵府。

  他摸着上面的游龙,似是看到故人,也不知想起什么,他隐约含泪。

  他将无双剑放于石桌,又坐了回去,对易寒道:“你可知为何你我二人碰剑,剑无异动?”

  “是血。”易寒抬眸挑眉。

  萧却昭大笑:“确是。看来你与姑母非同一般。”

  “她在哪儿?”

  萧却昭想起长公主就没了笑意,似是遗憾,他摇了头:“她送我入了药王谷,便失了踪迹,算下来,我已有近二十年不曾见她了。”

  “江洲。”易寒忽而唤了江洲。

  江洲上前,打开一直捧着的长盒,里面赫然是一幅画像。

  “再见姑母之貌,竟然时隔如此之久,”萧却昭展开公主画像,叹道,“庞大人的画工最是精湛。”

  “姑母?”孟行芸在旁听不明白,“兄长,你明明是被爹娘送入药王谷……”

  父亲乃独子,姑母又从何而来?

  “行芸,日后我会与你解释,”萧却昭此刻不愿多说,看着画像,他又道,“你携画找我可为其中藏宝图?”

  ”只想知道画像之秘罢了。”易寒回复。

  萧却昭轻笑,也不怕对面几个人会有什么动作,他道:“世人皆说我与姑母一人携带一半藏宝图,却不知其实是两份。”

  真正的藏宝图,就在他背后,无人可知。长公主画像之中暗藏的不过是假地图。

  “作画之时,我藏于柜门之后,亲耳听父皇说要将藏宝图一分为二,我与姑母一人携半份,”他那时虽小,倒也不是不知事的懵懂儿童,“父皇知我藏于后,待人走后,将我唤出,含泪在我背后刺下整张藏宝图。”

  “阿昭,你是父皇唯一的皇子,哪怕江山不再,你也是真龙之身……是父对不起你,只愿阿昭莫怨父。”

  年幼的萧却昭不知为何,硬生生在皮肉上被刺了一幅图,却没喊疼,也没落泪。

  倒是伸出小手擦了他父亲脸上纵横的泪水,安慰道:“父皇,不哭。”

  “你不是想知道画像之秘?”萧却昭挽起手腕,“布雷,拿盏灯来。”

  待布雷拿灯前来,他便拿出匕首轻轻割了一刀,将鲜血溶于灯油之中。

  “兄长!”孟行芸没好气地瞪了易寒几人,手上动作不停,拿了绣帕为萧却昭包扎,“怎么能这般伤自己!”

  萧却昭没回她,只盯着易寒:“不过是假的藏宝图,无甚好瞧。”

  他虽嘴上这么说,动作却没停,点了灯,就将画像置于其上。

  几人微瞪大了眼,只见画像之中慢慢浮现出一幅地图,望山蹙眉呼道:“小隐村!”

  “小隐?”萧却昭闻言即笑,有些羡慕,“龚成是父皇最好用的刀。”

  孟行芸走近,轻声道:“只要兄长愿意,行芸亦可成刀。

  他拍了拍孟行芸的肩,对着众人叹道:“这就是公主画像之秘。”

  不是藏宝之地,而是隐世之所。

  “你可知龚成为何救你?”萧却昭看着望山又问。

  望山非蠢人,他答:“因我是薛家之后。”

  “龚成所救之人全是与前朝有瓜葛之人,哪怕你身侧的胖虎瘦猴,亦非常人,而是光禄大夫之子。”

  “……你何意?”

  萧却昭又叹:“一国灭,一国起。前朝之能人重臣留一半,散一半,叛国者当诛!”

  “难怪近日来,我听闻京都好些官员都无故而亡,朝中已有风声,是皇帝暗中欲清前朝老臣。”江洲本以为只是巧合,没有说出,如今一听,才知不对。

  易寒起身:“你想让他们与你一起复辟?”

  “叛国者怎能再用?孤要让他们为此赎罪,以命相赎!”
    阿禅大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