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软腰 > 第43章 归来遇刺
  许清菡在府中等了几个月,从春天等到了夏天,烈日高高悬在天上,正是流金铄石的时节,许清菡的心里,无端酝酿着一天比一天更蓬勃的思念。

  临出发前,江飞白细细对她说了岭南的布置,并保证道:“你放心,我把令尊和令堂护得跟铁桶一般,他们不会再出事。”

  她当时便含笑,等到他离去,许清菡在府中无所事事,脑海中时不时闪过他的身影。

  他站着的模样,他打斗的模样,他淋雨而来的模样……每一个模样,都仔细刻在她的回忆里。

  许清菡的心绪起伏不止,时而还要为他的战况担心。因此,待到这天传令兵跪在她跟前,说将军大胜而归,已经到了城外时,许清菡不顾天气炎热,戴上幕篱,乘着马车出了门。

  她要亲自去城外接他。

  烈日灼灼,热浪排空,许清菡坐在马车里,一个婢女给她端来冰盆,另一个婢女给她打着扇子。

  马车辘辘驶出城外,不知过了多久,车夫拉住缰绳,禀告道:“姑娘,到了。”

  许清菡撩开车帘,看见马车似是停在一棵柏树之下,不远处大军密密麻麻,有步兵,有骑兵,步兵居多,每个士兵的脸上都露出疲惫而放松的神情。

  她的视线在长长的队伍中逡巡了一会儿,很快找到江飞白。

  他坐在高头大马上,身姿挺直如剑,劲腰精壮,修长双腿夹住马腹。

  许清菡的目光,隔着重重人群,长久地停在他的身上。

  江飞白似乎有所察觉,他的眸色冷淡,直直朝许清菡的方向射来。很快,他似是认了出来,眼神柔和下来,招来一个将领,说了几句什么,便一夹马腹,往许清菡的方向来。

  许清菡脸一红,收回手,车帘晃晃悠悠地落下来。

  过了一会儿,她听见骏马的嘶声,还有人翻身下马的声音,车夫请安的声音。江飞白的声音在车外响起来,仍然如过去一般谦和有礼,“许姑娘,我可以进来吗?”

  许清菡红着脸,轻声说:“将军请进。”

  婢女上前掀起帘子,江飞白俯身入了马车。

  他似是吃了很多苦,瘦了一些,也黑了一些。如果说原来的他是一柄出鞘的长剑,那么现在,他这柄剑,比之原来更具锋芒。

  江飞白坐到一旁的榻上,和许清菡寒暄了几句,说道:“我打下了鞑虏的国都,活捉了他们的王。”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眉目疏朗,蕴含骄傲的光芒。

  鞑虏骚扰中原边境,长达两百年之久,而且他们的骑兵很强,极难歼灭,江飞白这次的战绩,足以载入丹青史册。

  许清菡由衷地称赞几句,又问:“你受伤了吗?”

  江飞白摇头,“我没有受伤,但很多将士都受伤了。我打算带他们先回金武河谷,休养一阵,再班师回朝。”

  金武河谷是嘉良城外的一片河谷,它连接着几座翠绿青山。江飞白的军中士兵太多,嘉良城中驻扎不下,一直以来,士兵们都是以金武河谷作为驻扎和训练场地的。

  许清菡点点头。

  江飞白看向她,喉结微微滚动,半晌方道:“你还好吗?”

  他的声音低沉又温雅,仿佛碾磨在人的心上。

  许清菡的睫毛飞快地眨了两下,低低垂下去,唇角却忍不住翘了起来。

  “我过得很好。”她听见自己这样说。

  江飞白见她害羞,也跟着微笑,他只觉得前程这样好,大胜而归,创立不世功绩,之后求陛下放许沉夫妻归家,他再去求亲……

  江飞白的脸也热了起来。

  ……

  到了金武河谷,江飞白让马车停在一个阴凉处,对许清菡说道:“我先下去安顿他们,你在这里等我,待会我和你一起回城。”

  他的语气很温柔,说这话的意味,有点像“待会我们一起回家”。

  许清菡害羞地点了点头,目送他下去。

  江飞白一下马车,便收起了脸上的柔和笑意,周身散发出凛冽的气场。

  军中每个将士都见过他以一挡百、浴血奋战的模样,他们见江飞白走过来,纷纷恭敬而畏惧地行礼。

  江飞白效率极高地把人员都安顿好,正要回去找许清菡时,忽然一个亲信走过来,焦急地说道:“将军,后山上好像有老虎。”

  江飞白的脚步顿了一下,“此处,我于去年破嘉良城时,已经清理过了,怎么还会有老虎?”

  亲信露出烦恼神情,“属下也不知道,或许之前老虎在冬眠,现在天气热了,那老虎又不知从哪里跑回来了。”

  江飞白想,也有这个可能。军中之人,虽不应畏惧老虎,但这些士兵随他征战鞑虏国都,大多非伤即残,如果老虎来袭,怕是要有损伤。

  江飞白不愿让自己的兵死在战场之外,便对亲信道:“你多叫几个人,我们去把这老虎打死。”

  亲信应是,转身去叫人。江飞白的手搭在身侧长剑上,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又叫来一个小兵,吩咐道:“你去金武河谷入口处,找一辆停留的马车,对车里的人说,我去后山上打老虎,要稍晚赴约。”

  小兵应是,领命而去。

  过了一会儿,亲信带着几个人回来,都是深受江飞白信重的属下。

  江飞白暗暗点头,带着这些人,随亲信去了后山。

  已经到了下午,夏山如碧,火伞高张,江飞白随着亲信,越走越深,渐渐疑惑道:“还没到吗?”

  他连虎啸都没听到。

  亲信抹了抹额上热出来的汗,说道:“老虎不会跑了吧?方才就是在这一片看见的啊……”

  江飞白心中渐渐生疑,正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后心一凉,他下意识地往旁边侧身,转头一看,见是一个下属手持匕首,打算刺他后背!

  江飞白惊疑不定,右手下意识按在身侧长剑上。

  几个下属和亲信对视一眼,二话不说,齐齐掏出武器,朝江飞白刺去。

  江飞白拔剑出鞘,和他们缠斗了一会儿,几人都死在了他的剑下。

  他知道,他的亲信和这些下属,怕是被人收买了。

  一个身躯肥胖的人踱步出来,站在距离江飞白极远的地方,拍手笑道:“不愧是大将军,放箭。”

  埋伏的弓箭手,嗖嗖地射出箭雨。

  江飞白一面用剑阻挡箭雨,一面冷声道:“是你收买了我的人?”

  身躯肥胖的监军傲慢地点了点头。

  箭雨密集地射来,江飞白渐渐不敌,他想去抓住监军,可是又跳出了几个武艺高强之人,和他缠斗。

  最终,他被一箭射到胸口,手中长剑滑落在地。

  他倒在了地上。

  监军高毕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见江飞白迟迟没有动静,才敢对周围人说:“你们上去看看。”

  监军的下属依言上前查看,很快回来禀报道:“大人,他死了。”

  高毕满意地颔首,这才负手,慢吞吞踱了过去。

  高毕仔细打量了一眼江飞白,见他仰躺在草地上,双眸紧闭,胸口蔓延出血迹。

  高毕蹲下来,将手指伸到江飞白的鼻子底下,去探他的气息,然后又放到江飞白的手腕上,去探他的脉搏。

  高毕提着胆子,生怕江飞白突然睁开眼睛,挟住他的脖子。

  这不怪他胆小,只能怪江飞白在战场上给他的阴影太大了。

  江飞白是个凶神。

  停了一会儿,高毕缩回手指,心情放松下来。他环顾左右的下属,说道:“生机全无,他死得透透的了。”

  周围的人连连说着恭喜。

  高毕露出笑容,站起身,对下属们道:“走吧,回去吧。”

  下属迟疑地道:“大人,就把将军的尸首扔在这里吗?”

  高毕扬眉,“不然呢,难道还要本大人给他收尸?”

  “不是。”下属连连摆手,解释道,“属下担心被人发现。”

  高毕感觉全身上下都是汗,他不耐烦地说:“怕什么,他在朝中无权无势,等发现他死了,所有人都急着抢他的功劳,谁有空管他死在哪里?”

  “是是是。”下属谄笑道,“还是大人高明。”

  高毕挥了挥袖子,快步往外走。他身胖,在这大夏天里,尤其易热。他一边走,一边擦着身上的汗,嘟囔道:“这鬼天气,若不是……吩咐,我才懒得来做这档子事。”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身后的江飞白,渐渐恢复了微弱的呼吸。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