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小娇娇 > 第56章 生辰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愿合宫内。

  姬嫔已经离开了,岁杪坐在贵妃榻上,脑海里都是方才姬嫔说的那些话,那个字条里的内容。

  三日后,恰恰好是严翊的生辰,岁杪仔仔细细地想了许久后方才觉得也只能这样了,不然的话她不可能再出一次宫,并且她相信元合。

  也会去猜测元合到底会告诉她什么答案,毕竟这个是关于她父亲的死因,也关乎到她与李茵叶之间的关系,而这几日偏偏又要和李茵叶一起安排严翊生辰的事情。

  岁杪只觉得头都是疼的。

  可她不能表现出来,正烦恼之际,内殿响起沉儿的声音,“娘娘,您还画吗?”

  岁杪被沉儿的声音拉回了思绪,她立刻起身往内殿走去,“画,肯定要画。”

  她说着,拿起了狼毫,看着面前摆放的白色宣纸,说是说画,可到底是难倒了她,又添了几笔之后,岁杪皱着小脸,自言自语道:“要不干脆送别的得了。”

  声音不大,可清荷却还是听见了,她笑了笑,“说不定皇上就喜欢这份礼呢。”

  “我自己都不喜欢,”岁杪呢喃道:“他怎么会喜欢?”

  这句话可说到了点子上,清荷无意的接了一句话,“皇上喜欢娘娘,便喜欢娘娘的一切,您觉得不好的东西,兴许皇上觉得喜欢呢,再者,这可是娘娘您用心制造的东西,定然与那些花银子买的不同。”

  清荷这句话让岁杪陷入了沉思,她轻声的咳了咳,没再纠结自己画的好与不好,而是乖巧的坐在凳子上,一笔一笔地继续画,旁边的窗子打开,春风钻了进来,将白色的纸轻轻的吹动。

  纸张发出酥酥的声音,掀起又落下,岁杪的碎发被风吹的飘起一些,袖口也随着风拂动,她自始至终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连殿内响起了脚步声都没发觉。

  宫人们都悄无声息的推了下去,殿门都阖上了,岁杪还是没有任何察觉,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直到身后响起男人的声音时,岁杪被吓了好大一跳。

  ——“岁岁在干什么呢?”

  声音低沉,明知故问,带着零星的几点笑意。

  这一句话可将她吓得毛笔一缩,手一抖,墨汁就将她完成了一半的画给彻底毁了。

  岁杪惊呼一声,“我的画!”

  她惊呼完之后,拿着毛笔蓦然一个转身,可身后的男人靠的太近了,毛笔一不小心沾到了他月白色的华服上,中间的那轮弯月正好多了一快黑色的点。

  是她的毛笔弄得。

  一块黑点。

  岁杪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是先弄好自己的画好些,还是先帮严翊擦干净他身上的黑点,岁杪有些手忙脚乱,可慌乱之后,她选择了保护自己的画。

  毕竟这可是花费了她不少时间和心思画出来的,衣裳没了,她拿些银子再重新买一件给他便是了,可画没了,她就又得重新开始了,可惜完了,画还是毁了。

  严翊眉眼微挑,垂眸看着了眼自己的华服,又微掀眼皮看了眼正在拯救她画的小女人,轻而又轻的叹息了声,哪里有皇上的龙威,瞧那幅画,只怕等下还得让他哄了。

  墨水已经将画沾黑了一大片,完全看不出画像,只露出了一双只画了几笔的眼眸,岁杪委屈的侧头,旋即拿起自己的手帕,眼眶包着泪,替严翊擦干净他身上的墨迹。

  可没想到,华服上的墨迹也没能擦干净,这下好了,两边都没救回来,她彻底的绷不住了,眼眶包着泪要掉不掉的,瞧上去可怜兮兮的,哪有贵妃的娇贵模样,委屈巴巴的,直戳他心尖儿。

  让他心疼的伸出手,将她揽入怀里,明明是她犯了事儿,还得他来哄,“怎么还委屈上了,朕没生气呢。”

  这话着实是哄的,轻声细语低声下气的。

  可谁知,怀中人却没有因此而消气,反倒哇地一声委屈巴巴的道:“都怪你,你干嘛突然出现在我身后啊!”

  岁杪这会儿是又委屈又生气,可她平日里软声软气惯了,哪怕骂起人来,声音也没有一点儿气势,软糯糯的倒像是在撒娇,严翊是站在理这儿的,可他哪里还敢和她说理。

  只差没有像祖宗这般供着她了,严翊低声下气的又哄了句,“是是是,是三哥的不是,我不应该在背后吓你。”

  瞧,这都宠到说我,而不是说朕了。

  岁杪委屈的埋在他的怀里,小身板一抖一抖的,显然是舍不得自己的画毁了,可严翊到底是没看清楚画的是什么,让她如此的心疼,耐心的道:“画的是什么,朕帮你画。”

  岁杪哪里好意思说她画的就是他,可临时也编不出别的东西,支支吾吾的也只能说一句,“就是兴起画的风景画.......”

  严翊哪里相信,单手抬起岁杪的下巴,迫使她抬眸看着他,嗓音温润道:“说实话。”

  岁杪垂眸,头微侧,可还没完全侧过去,就被男人转了回来,让她又一次看着他。

  “就.......”岁杪脸色有些微红,“就是一个人。”

  严翊蹙眉,眉眼间都是不悦,旋即开口问,“谁。”

  岁杪没说话。

  严翊这下彻底有些生气了,正欲脱口而出的名字,在听见她扭捏的说了一句“你”之后,及时止住了。

  像是变脸似地,男人的脸色顿时由阴转晴。

  旋即嗓音独有的温润道:“画朕啊?”

  其实严翊也有一些傲娇的性子,和许多人似地,得了便宜还会卖乖,明明她都说了你了,还偏偏要故意问一句,这幅姿态岁杪都不愿意搭理他了。

  “想画朕就同朕说,”严翊倒是见好就收,装模作样的咳了咳,旋即捏了捏岁杪不悦的小脸蛋,嗓音温润道:“朕坐着给你画便是。”

  没料到他会说这些话,岁杪有些懵的抬起眼眸啊了声。

  严翊眉眼温润,转身挑了一个凳子,姿态闲散的坐了下来,他这么一懒散,脱去了往日那种严肃的面孔,倒真的像一个潇洒的王爷,也像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公子哥。

  岁杪第一次见这样的严翊,不免觉得有些新奇,她拿起画笔,稀里糊涂的开始对着严翊的脸庞,照着画,可落笔的那瞬间,她忽然清醒了,“三哥,你、你不用忙吗?”

  严翊眉头微挑,似乎是在说她如今才想起问这个问题,“朕忙完了。”

  岁杪这会儿放下了心,旋即执着毛笔开始对着照着坐在凳子上的严翊画,这会儿很安静,外头也没有宫女太监走路的声音,午后阳光静谧,春风和煦,沿着打开的窗子缓缓吹入。

  严翊就坐在凳子上,任风将袖口吹的掀动起来,发丝也在轻晃,岁杪执着毛笔,对着严翊,一笔一画的在宣纸上画了下来,午后的阳光渐渐的变成了夕阳西下,霞光洒落一片,将愿合宫像是渡了一层金光那般,光圈都在跳跃。

  她之前觉得画画很难,特别是还得在印象里,凭空去想严翊的脸庞和神情,所以画出来的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可现在的她,画的得心应手,画着画着不免欣赏了一下严翊的五官。

  许是看的入神,一双眼眸给她画的栩栩如生。

  她不是不会画画,只是甚少有什么感兴趣的,快入夜的时候,岁杪终于画完了最后一笔,她嘴角带笑的将毛笔放下,在男人站起身来的那一刻,她立刻将他往外推。

  翻脸不认人她是做的淋漓尽致。

  严翊被她往外推,也没有生气,更没有怒斥她不懂事,而是任她闹着脾气,顺着她的小任性,往外走去,只是嘴里倒是还要笑她一两句,“画好了就不让朕看。”

  男人一顿,笑着道:“神神秘秘的,是不是画的很难看?”

  这句话可戳到了岁杪的自尊心,她立刻反驳道:“才不会,到时候你看了就知道好不好看了!”

  严翊这会儿没再逗她了。头微侧,往内殿看了眼,画好的画被窗口钻进来的风吹掀起一角,他隐隐的瞧见了一些轮廓。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岁杪急了,举着手挡住他的眼睛,一脸着急的道:“三哥,说了不许看的,你不许偷看呀!”

  “朕没看到,”严翊好脾气的莞尔笑道:“你放心。”

  终于将人给推到了偏殿,她赶紧传了晚膳。

  严翊自然而然的留在这里用膳,坐在主位上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腿,示意岁杪坐下来,可能是方才急着将他赶出去,心里头有些许的愧疚,也没有扭捏,挨着他的腿坐了下去。

  严翊顺势把玩着她的发丝,暧昧的缠绕在指尖,温润的询问道:“李茵叶是不是来找你了?”

  很少从他的口中听见皇后,而且是被连名带姓的提起,岁杪颤了颤眼眸,低声道:“嗯,来找我说是关于你生辰的事情。”

  严翊蹙眉,“无需理她,你不用管这些操劳的事情。”

  “哪里操劳了,”岁杪小嘴抿了抿,开口道:“一年也就这一次,对了,三哥,你以前的生辰都怎么过的?”

  “没怎么办过,”严翊实话实说道:“人多,烦。”

  严翊其实不怎么喜欢热闹,以前的时候他并不受宠,生辰也没有多少人记得住,唯独一个皇奶奶,每次生辰的时候都会提前准备好生辰礼给他,还会给他下一碗长寿面。

  似乎也是知道他的性子不喜欢人多,每次都没有告诉旁人,吃碗面他若是想走,她也没有强留。

  而他多数时候都会一个人出去走走,发呆,以至于到底在想什么,自己也不清楚。

  而如今,他不再是那个皇子,也不再是不受宠的三王爷,而是邑朝的景渊帝。

  生辰也由不得他,宫里头大肆操办,他哪怕再不喜,也不能完全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只是他唯一不想的就是自己的生辰让岁杪跟着劳累操办。

  “哪里人多了,”岁杪笑嘻嘻的道:“以前皇祖母生辰的时候,我可羡慕了,那么多人都送皇祖母东西,都是好宝贝,三哥若是觉得烦,那往后你的皇子公主和皇孙们都给你贺寿的时候,你总不会也觉得烦吧。”

  她就这么乖巧的坐在他的腿上,和他说着以后,严翊嘴角微扬,他还能不知道她的意思吗?

  “朕生辰的时候,应该也会有许多的宝贝,”严翊薄唇轻启,“你若是有喜欢的,同朕说便是。”

  她素来对宝贝没有任何的抵御能力,听见严翊这么说,笑容顿时挂在了嘴角上,蠢蠢欲动的心终究是没忍住,那份娇羞的心藏不住,心里头冒出了芽尖尖,她偷偷的亲了一下严翊的侧脸。

  以为他没发现,正侥幸的时候,耳边响起藏不住笑意的嗓音,“哪学的?”

  岁杪害羞了,没说话。

  许久后,男人又低声问,“嗯?”

  这会儿不等岁杪的回答,他喉结滚动,“书上学的?”

  “别说了三哥,”岁杪真的脸红了,小脑袋埋在他的肩窝,稍许的热意让他得知了她脸庞的温度,他便没有在逗她,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乖。”

  -

  皇上生辰的确是隆重的很,先帝以前过生辰的时候她只知许多人,宫里宫外的都聚在一起,可如今她才知道,原来一些后宫的事情那么的繁琐。

  可应是她应下来的,自然不能临阵脱逃,只是每日从早忙到入夜,岁杪也连着两日没有见过严翊,直到生辰这日,王福才端着严翊赏赐的宫裙来。

  “贵妃娘娘,这是皇上赏赐的宫裙,叫您今夜穿着去宫宴,”王福笑呵呵道:“等一会儿还有簪子和珠钗这些,皇上都给娘娘备好了,还说最近两日辛苦娘娘了。”

  严翊虽说不爱说甜言蜜语,可有些时候她总觉得他比她还要细心,连她宫宴上穿的衣裳和戴的珠钗簪子都备好了,她不免觉得心口有些暖,让清荷接了过来。

  等岁杪换好宫裙后,便由清荷扶着往正武殿那边走去,刚出宫门的时候,便瞧见有一个轿撵在等着。

  太监上前行礼道:“贵妃娘娘,上轿撵吧,皇上说正武殿有些远,怕娘娘走的脚酸。”

  岁杪抿唇笑了笑,紧接着坐上了轿撵,看着越来越近的正武殿,她恍惚才想起,自己的生辰礼忘带了,转念一想又觉没事,等宴席散了,她再送也是一样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