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我真的对五等分没兴趣 > 154 孟夏の悸动(二十二)
    咬一口苹果核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fangdao章,早上7:30改回正文

  ————

  封纸拆封开,露出近一个巴掌高度的霓虹高中教材。

  书脊印着相关出版社,书封大多数都是淡雅的线条和简洁明了的科目名称。

  中野二乃难得从封面上看到熟悉的家乡语:“我们那边的书?”

  高杉原点点头,从中抽出一本国语。

  书不厚,书页的质感也很好,不像五三那样握住就产生一种心颤感。

  高杉原翻了翻书,里面的内容配图都十分新颖。

  “国语,公民,霓虹史,地理,生物,理科文科的书都在这里了。”他缓缓说。

  “你要转学吗?”

  中野二乃猫下蛮腰,从地上拾起一本化学。

  看了看,像是本能反应,身体肌肤一颤,放回原地。

  她不是因为文字限制才看不懂课本,就算是本土教科书,她都看得云里雾里的。

  “不,这是为了辅导你们几人功课专门买的。”

  高杉原将所有的书籍放上桌面,瞬间堆起一小丘。

  听到他的话,中野二乃微微一愣。

  高杉原并没有多说什么,在早读进行到一半时,翻阅开霓虹史的教材,认真做笔记。

  今天野泽埋将在课上教五胞胎霓虹史,他相应的也得提前做准备。

  学霸有学霸的学习方法,一般学生学习知识要经过预习,学习,复习三个阶段,学霸直接三融一,一次性三线程操作。

  这是基操。

  其次,学霸学习的时间往往不长,短而精,他们的脑子很投入,效率是别人的几倍之上。

  在昨晚休息好的状态下,高杉原的脑子没有以往那么笨重,很多霓虹历史直接印进脑子里面。

  窗外白日高升,春意盎然,和风微熏,绿树摇曳。

  金黄色的光束轻柔地落在中野二乃身上,酒红色长发熠熠生辉。

  靠在椅子背上,她双手环胸,不解地看向身边的人。

  高杉原今天没有睡觉,从早上的早读开始,一直到现在,都保持着右手捉笔、左手压书的姿势,背部微弯,双眸一眨不眨地看着教材。

  中野二乃诧异地发现,这家伙的侧脸还蛮好看的。

  下颚线轮廓分明,盖在额头上的乌黑发丝微微凌乱,修长的睫毛像蒲公英的绒毛一般精细,高挺的鼻尖呼着淡淡的气息,薄薄的嘴唇合着。

  平静如湖水的侧脸仿佛将整个教室都置身于事外,眼眸子里只有眼前的书。

  阳光只落在他的脚边,陷在阴影中的他就像达芬奇画中专门勾勒的阴翳人物。

  她精致的脸颊有些困惑,明明她可以对眼前的男生说出一堆尖锐训斥的话。

  但看着他默默备课,这些话到了喉咙便上不去。

  第三节下课,赵一良梳着整齐的二八分,来到教室最后一排,长着两三个青春痘的脸有些羞红。

  在高杉原的目光下,赵一良用蹩脚得不行的杂生日语,唤中野二乃出去。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两人从教室外回来。

  中野二乃双手在身侧轻摆,脸色平静。

  她身后的赵一良脸色煞青,刚才脸上所有的血红全消失不见,像失了魂一样。

  中野二乃双眸看一眼高杉原,回到自己座位坐下。

  白丝左腿翘起,搭在白皙的右大腿上,裙摆往上微皱,露出一掌大小的圆润肌肤。

  小皮鞋在离地二十厘米的高度拨点几下,她悠闲地撑着腮帮子,眸子懊恼地瞅他。

  “破坏了一个女生对即将来到的告白的期待感。”

  “抱歉,这是一个意外。”

  高杉原轻声说一句。

  在喧吵的教室里,他的声音不算大,刚说出来就被打闹声淹没下去,但想传达到的人儿已经听到了。

  中野二乃眼眸少了一丝生气。

  “不过,其实这种事情在你心里早就有断论了。

  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不喜欢的人表白,就算憧憬感再高,你也会毫不犹豫拒绝掉的。”

  高杉原缓缓道。

  “相反,如果你提前知道有一个你喜欢的男生即将向你表白,你体内的多巴胺和内啡肽会分泌得更多更久,兴奋感和期待感持续时间更长,而不是被表白的那短暂一瞬间。

  而且,你也会更加从容地应对。

  相比起不知道突如其来的是未知惊讶还是惊喜,这种早知晓一切,尽情享受即将到来的事情的过程,不是更愉悦吗?”

  高杉原自圆其说地张嘴。

  舔舔嘴唇,中野二乃张开嘴巴,没好气地瞥他一眼:“诡辩派。”

  “有科学根据的。”

  两人对话结束,高杉原继续埋头做题。

  五分钟后,中野二乃放下腿,并拢而坐。

  “喂,干嘛这么认真?”

  高杉原停下手中的笔,缓缓抬起头,看向她,安静数秒。

  “在跟我说话?”

  “不然呢?只有你会日语。”

  中野二乃咬咬嘴唇,眼眸瞪大,闪烁着不满和疑惑的情绪。

  “为什么要这么认真呢?你只需要做好野泽埋布置的任务,乖乖看着我们完成作业就行了,为什么要买这么多的教材备课。”

  高杉原想了想,“家教老师并不是一个监控机器,而是一个辅导你们五人学业更进一步的职业。”

  “不要说得这么义正言辞。”

  “华夏和霓虹之间的教育存在着沟壑,单纯用华夏的学习思维对你们是不妥的,了解你们那边的学习方法和学习思路,才能更好的切入。”

  中野二乃安静下来。

  “华夏的思维是什么?”

  “看到那边的书没?”

  高杉原随便指了指一个学生桌面上的大堆习题。

  中野二乃点点头。

  “半个月内刷完它们。”

  高杉原淡淡看向她。

  中野二乃鼻尖呼出一丝热气,脸色顿时变得煞青,坚决摇头:“绝对不要!”

  “所以得从你们的角度,寻找适合你们五个的办法。”

  高杉原耸耸肩,想了片刻:“如果只是简单的监督你们五人完成任务,野泽埋直接在你们家安装一个监控摄像头得了。”

  中野二乃瞪他一眼:“那是犯法的。”

  “无论是怎么样,我都得对得起自己的这份工作。而且,我也得对你们五个人负责任。”

  高杉原认真的目光投来,中野二乃第一次躲避开他的目光。

  “当然,工资也是一大方面。”

  高杉原补充。

  “你做这么多,纯粹是为了钱来的吗?”少顷,中野二乃小声问。

  高杉原平静地点点头。

  “当然是为了能安心得到这份工作的薪酬。”

  中野二乃没好感地白他一眼。

  这家伙果然还是为了那五倍的薪酬。

  “不过,也为了你们。”

  高杉原停顿片刻,补充一句。

  他说这话时,中野二乃已经别过了头,看着窗外的风景。

  ……

  下午午休快接近尾声时,野泽埋来到了教学楼,手上还捎着一袋子洗好的菩提子,紫色的果皮上沾着晶莹的水珠。

  “小子,你的N1成绩出来了。”

  野泽埋和高杉原走在学校人工湖边,他有些自喜地宣布一声。

  高杉原平静地走在湖边,人工湖内的金鱼在结群慢游。

  “多少分?”

  “173!”

  野泽埋有点像看怪物一般看着高杉原,说。

  高杉原淡淡地点点头,“差7分才满分,有点可惜。”

  野泽埋眼角无语地一抽。

  N1日语考试包括语言知识和听力能力两方面,是最高级别综合考核一个人的霓虹语水平的考试。

  180分满分的日语N1考试,57分是及格分,100分是合格分,眼前的男生却考了一个他从未没听说过的分数。

  正常考过N1的人已经可以阅读广泛性霓虹报纸,听到大部分的日语对话。

  而这种接近满分的成绩,基本上和在霓虹本土土生土长的霓虹人语言水平没啥两样。

  “不得不说,你这家伙学日语的天赋还蛮高的。”

  野泽埋在阳光下放松身体,余光扫向身边的男孩:“看来家庭因素影响还是蛮大的。”

  高杉原扫他一眼,“还是你教得好。”

  “你这表情没一点感激模样。”野泽埋瞪白眼,责备一声。

  “你这是来找柳安泉?”

  高杉原望了望野泽埋手中的新鲜水果,问。

  野泽埋点点头,“但同时也是来找你的。”

  “我?”

  “周末二谷的游乐场搞开园嘉年华,安泉酱昨天约我一起出去那儿玩。这是很明显的约会吧?”

  野泽埋得意地看向高杉原,笑着的眼眉慢慢皱起:“但我一周前刚答应陪中野五姐妹去二谷游乐园逛。同一个游乐场……”

  “这不挺好的吗?”高杉原看向他:“一次性和六个女生一起出去玩。”

  “这好什么呢?虽然是同一家游乐园,但在照顾五胞胎和和安泉酱的约会的两个选择中,我肯定会选择后者。”

  野泽埋叹气着摇摇头,眼睛示意身边人。

  “说不定我可以帮你?”高杉原眼睛闪过一丝笑意。

  “等得就是你这句。”野泽埋笑着站到高杉原面前,递出六张门票。

  “所以,陪五个美少女逛游乐园的机会就让给你。”

  “不不不。”高杉原摇摇头,一脸正经地点头:“我是说我帮你陪柳安泉,你去陪中野五姐妹。”

  野泽埋的笑容凝滞住,我拿你当弟弟,你却想……

  高杉原瞅他一眼,“毕竟我和柳安泉相处得这么好,肯定会安静地度过一天的。”

  野泽埋一脸的不情愿,硬将门票塞到高杉原手中。

  “不行!这一张门票四百多的。门票里面还有四星级酒店的自助餐入场券和休息套房。当我请你了!”野泽埋略显心痛,“本来还想让你出个百分之五十的补偿费的。”

  高杉原呆呆地看着手上的票。

  “那天恰好有类似于万圣节的恐怖主题游园会,只要你表现得正常一点,一定能获得五姐妹的好感,这对家教来说不是很好吗?”

  野泽埋叹气一声。

  恐怖主题的大型游乐园聚会。

  从中午十二点到晚上十点。

  看着门票上的标题,高杉原沉思些许,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心头萌生。

  他从来没在除了家里以外的地方收集过能量。

  一是守墓人的叮嘱,警告他只能在深夜寻找能量,要在太阳拂晓回到身体里面,而且不能去人流密集的场所,不然容易出事。

  其中的原因守墓人缄口不谈,只把危险二字挂在嘴边。

  ‘我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只是,在墓地生活久了,冥冥中产生的一种危险感。我们不能见到太阳,那儿有恐怖的事情……’

  二是远离家里确实危险,高杉原对自己身体的放心不下。

  三是因为高杉原自家附近就有相当的能量补给。

  如今夜晚在家里被红衣女尸堵住,而自身身体有700多粒能量,高杉原心头一跳。

  不妨尝试一下,去人多的地方寻找能量。

  恐怖主题的游园会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说不定他能一次性收集到上千的能量。

  就算真的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700多粒能量,足够他接下来一个月活的了。

  总不能一直遵信守墓人的话,会一叶障目的……

  高杉原心里挣扎许久,点点头:“好。”

  “你果然还是经不住美少女的诱惑。”

  野泽埋哈哈一笑。

  高杉原白他一眼,转身离开。

  ……

  下午,自修室。

  野泽埋走到讲台上,发现中野二乃双手环腰,双眼紧紧地盯着他。

  “二乃同学,这是怎么了吗?”

  那双眼睛可真漂亮而犀利,野泽埋咽了咽口水,问。

  “野泽老师,为什么高杉原会选择当我们的家教老师?”

  中野二乃直入主题,微翘着脸蛋,问。

  “之前不是和大家说过了吗?”野泽埋微皱眉头:“在这间学校里面,他是最好的选择了。”

  “但是,同年级的家教老师,很奇怪。”

  中野二乃眨眨眼,脑里浮现今早高杉原在教室为五人备课的场景。

  野泽埋摇摇头:“不奇怪的。”

  “老师知道二乃同学和高杉原同学一开始有不少的矛盾,但老师是看重他的本事的才请他当家教老师的。”

  中野二乃默不作声。

  “老师,高同学家,是不是经济有困难?”

  窗边,中野五月似乎想起在食堂时高杉原点的那份素菜,看着野泽埋,小声问。

  四姐妹也慢慢望过去。

  野泽埋缓了缓,点头:“高杉原的家里在高二开学前的暑假里破产了,欠了下数额很大的债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