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百诡夜宴 > 497 人情作废
    《百诡夜宴》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胜利号运货至巨瀑城时遽然遭遇袭击,不论是遇袭的地点还是面对的敌人都让人感觉十分意外。想来想去,我还是认为这件事情的背后黑手极有可能仍是扬言要讨伐冥港的地府阴军。

  不过,在没有抓到真凭实据之前我也只能这样子瞎猜,到底事实是不是如此,暂且还没有定论。但不论如何,在没有摸清巨瀑城的意图之前,我只能暂时中断两地之间的商业往来了。更谨慎一点,派往其他阴城的货船也应该尽快通知回港。

  另外,我之前就在河道中沿途布置了一些耳目,为的就是第一时间获知阴军来袭的消息。或许从他们口中能得到其他相关的情报。

  三刀对我道:“港主,这一点我在回程中就已经想到了。胜利号甩开追兵后,我沿途又找到我们的暗哨询问情况,但他们都对此一无所知。所以,我悄悄地派出了两艘快艇,让几名比较机灵的手下假扮成附近的渔民开船返回巨瀑城去打探消息。他们的船快,估计用不了几日就会有更详细的消息传回来。”

  我点点头,道:“那就好。我们现在能做的除了等消息外,就是赶紧把胜利号送进造船厂里维修,争取在敌人来进攻前修好它!”

  “是,港主!”

  十天之后,三刀派出的探子果然回来了。他们从巨瀑城得到确切的情报:地府已经决定要讨伐冥港,只是因为路远,阴军又同时在别处追剿鬼帅残部,无暇直接派兵前来攻打冥港。阎罗王便派钦差送了一批武器装备和阴元充当军资到巨瀑城,授权巨瀑城派兵去来剿灭冥港!

  或许阎罗王认为我们这里只是一个刚刚成立的小海港,还不值得阴军千里迢迢地派兵远征讨伐。又或许阴军认为远征冥港是杀鸡用牛刀,小题大做,还不如假手于人,稍事惩戒。

  而巨瀑城的城主权衡利弊之后,决定遵从地府的旨意出兵进攻冥港。当然,这其中必定有他自己的私心考虑:如果能占领冥港,就可以向地府讨要冥港的管理权,然后巨瀑城就顺理成章地拥有了第二个良港,并增加数千人口。这对于巨瀑城的实力来说绝对是一个莫大的提升!

  只是不曾想,地府与巨瀑城之间的谈判细节还未敲定,前些天胜利号就自己送上门来,于是才有了匆忙之中采取的截船行动,而且还失败了。这也给冥港争取到了一些准备时间,否则等巨瀑城的部队兵临城下时我们还被蒙在鼓里,那样的话恐怕为时已晚。

  按照探子们收集到的情报汇总分析,我认为巨瀑城此时很可能已经整军完毕,正在开拔前来冥港的路上。快则二十天,慢也不会超过一个月,敌军便会到达。

  事不宜迟,我立即召集冥港的头头脑脑们开会,商议接下来的备战计划。若是前面半年的一系列工作还只是处于筹备阶段,那这时就正式地转入到临战状态了!

  动员会议上,柳寒和三刀却就迎战计划形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

  柳寒道:“冥港的建设才刚刚起步,军队数量少,船也肯定不如巨瀑城多,因此不能贸然主动出击,只能继续加紧建造防御工事,据城死守!”

  三刀则建言:“冥港不同于其他的阴城,这里海面宽阔,港口区无险可守。巨瀑城兵多船多,只有在狭窄的水面上才能限制他们的进攻。我们不如派出水军,提前在河道中埋伏,与之决战!”

  “冥港离河道还有一天的航程,如果作战地点远离本港,那我们就失去了背靠大本营的优势。太冒险了!”柳寒依然表示了不赞同。

  但说起来,三刀毕竟当过几年的水贼二当家,水战经验还是要远远胜于柳寒。它解释道:“离本港近固然是好事,但若是错过了最好的伏击地点,我们后面就很被动了,只能一味地死守,毫无回旋余地。我建议先予以伏击,给他们当头一棒,如果效果不佳,我们再撤回冥港来死守。”

  “第一仗就是遭遇战,对于整个战局来说非常关键,所以只许胜不许败。一旦伏击失败,再匆忙逃回本港,就会大大地打击部队士气。我还是认为让水军提前出击太冒险了!”

  “水军提前出击的确是有些冒险,但同时也可以阻止敌军走陆路。我的陆军人数更少,如果退回本港死守,我们就有可能面临两面夹击的困境!”

  “那也比孤注一掷强!”

  到最后,他们俩终究谁也说服不了谁,便把目光投向了我。我作为港主,自然是要承担最大的压力,在这种两难的问题上做出抉择的。

  我心中也早就将这两个选择来来回回进行了比较,此时才开口道:“你们俩说的都有道理,但其中还有一个变数需要加入考虑。如果这个变数成为我们的助力,我认为三刀的计划或许可以一试。”

  “什么变数?”

  “河口镇!”

  柳寒和三刀顿时恍然大悟。没错,别忘了冥港的附近还有一位老邻居,位置刚好就卡在河道与冥海之间的出海口处,进可攻,退可守。在这场冥港与巨瀑城的战争中,河口镇的立场至关重要!

  三刀的河道伏击计划完全漏算了河口镇的态度。如果河口镇加入巨瀑城一方,我们的船队再贸贸然地主动进攻,就等于把整个大后方都交给了河口镇。一旦河口镇与巨瀑城前后夹击,出击的冥港水军主力就成了夹心饼干。而水军被歼灭之后,冥港便几乎失去了抵抗之力。

  反过来则不然。如果河口镇愿意与冥港结盟,共同抗击巨瀑城,那么冥港的水军就可以与河口镇的水军合二为一,像之前合力阻击水贼那样选择在河口镇外伏击巨瀑城的船队,胜算就比我们自己出兵要大了一倍!

  “那你认为河口镇会愿意帮我们吗?”柳寒问。

  我勉强一笑道:“河口镇的镇长还欠我一个大人情呢!”

  第二天,我派出汪守以副港主的名义持着三年前河口镇镇长林淼写给我的亲笔信,尝试去说服河口镇与冥港结盟,共同阻击巨瀑城。

  当然,我也不是那么天真的人,完全将希望寄托于对方的一纸承诺。出发前,我还细细交待了汪守,充分授权他与河口镇进行谈判。

  冥港这边所能给出的条件,一是承诺礼尚往来,两座小阴城结成同盟后就可以守望相助,河口镇在遇到危机时冥港也会再次出手相助。二是在平时的商业贸易上,冥港可以给予河口镇更大的优惠,其中还包括了冥港的造船厂可以帮河口镇造大船,提供技术援助。

  河口镇虽然建城比冥港早几十年,但一直受限于港内的船只偏小,不敢深入冥海捕鱼,所以在渔业收入上反而还不如冥港发展得快。现在冥港主动提出帮他们建造能够出远海的大船,对于河口镇来说绝对是一个无法抗拒的诱惑。

  可是,哪怕我的如意算盘打的再响也无济于事。汪守这一来一去竟用了五天时间,最后带回来的却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原来,河口镇的镇长林淼从一开始就对汪守避而不见,只是派了一位同等级别的副镇长出面接待,然后与汪守在驿馆里私下密谈。

  从副镇长的口中,汪守得知:其实巨瀑城也派了使者过来当说客,也想说服河口镇加入巨瀑城一方,共同出兵剿灭冥港。因此,在那几天里,实际上冥港和巨瀑城的使者都同时滞留在河口镇上,私下里想尽一切办法来拉拢河口镇。

  这其实与我之前的判断是完全一致的。河口镇一向与冥港关系不错,镇长林淼还欠着我一个人情,断然做不出那种背信弃义的事情。但是,他对于冥港的实力还存在很大的疑虑,不确定结盟之后河口镇和冥港这两座小阴城能否抵挡得住巨瀑城的进攻,更别提巨瀑城身后还有地府撑腰。

  于是,在犹豫和踌躇了三天之后,林淼才又派人分别知会了冥港和巨瀑城的使者:河口镇决定在这场战争中保持中立!

  这个结果对于巨瀑城来说其实是很满意的。拉拢河口镇只不过是他们的一个策略,即使不成功,只要河口镇同意开放河道,不阻止巨瀑城的船队借道前往冥港征讨,就已经算是得利了。

  而冥港这边失去了唯一一个潜在的盟友之后,抗击实力强大的巨瀑城就完全只能靠自己了。

  我接过汪守又原封不动带回来的那封林淼的亲笔信,不禁心头火起,一把将其撕成碎片,抛入烛火之中焚为灰烬。

  “我们已经别无他选,只能是据港死守。”我面色铁青地对几名属下连续发布命令道:“今晚就以港主府的名义发布通告:告知全体城民,巨瀑城即将派兵前来侵略冥港。从即时起,冥港开始进入全民战备状态,夜里子时到辰时施行宵禁!同时,严查出港船只,只有外来船只、外来人员可以离港!另外,在城中招贴告示,征召新兵,抗击外敌!”

  “遵命,港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