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余生我们不走丢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宋暮新番外之血洗博南诺
    《余生我们不走丢》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博南诺是女神国老牌的罪恶组织,他的创始人是个很神奇的人物,叫做约瑟夫博南。

  上世纪60年代,约瑟夫博南的社团事业正处于勃勃发展的关键时刻,但是他的后院最先起火了:先是牛姚省的手下胡乱地卷走了不少钱,接着他最好的朋友约瑟夫普罗法西死于非命。

  博南诺决定复仇,详细制定了谋杀牛姚省两个社团老大和黑熊国社团“教父“的计划,交给一个名叫哥伦布的杀手实施。不过,哥伦布把情报报告给了“委员会“。“委员会“打算质问博南诺,但博南诺藏了起来,“委员会“却也奈何不得。

  在博南诺“隐居“的这段时间,他遥控家族向叛徒势力和其他一些组织展开了大规模野蛮屠杀,牛姚的夜晚,天空时而闪过火红的子弹,每条大街在那段时间内几乎都爆发过枪战或谋杀。

  警车声不管白天黑夜响彻云霄,夜晚人们不敢出门,白天路人人心惶惶。这场大战轰动了全女神国,被称作是“博南战争“。

  1964年,博南诺和他的律师被自己的手下绑架了,并且被他的侄子在牛姚省的一个地下室里被关了19个月。

  最终博南诺被迫答应拱手让出每年20亿美元的社团产业,并被放逐到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但“委员会“内部仍然不肯放过他,还有人想取他的性命。

  结果,在接下来的数年间,当初跟博南诺作对的对手们一个接一个地神秘死去,“委员会“终于知道:他们赢不了博南诺。

  在博南诺大行其道的时候,亚青社的势力还非常微弱,完全抗衡不了博南诺的强势和燎原之火。所以当时的老爷子选择的是避其锋芒,暗地里扩张和发展。

  而博南诺本人活到了97岁,他死之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余威都在。后来一些年里博南诺的影响力在组织内部逐年下降,内斗内耗极其强烈,直到新世纪初期,博南诺的一位神秘的掌舵者掌控了全局。

  这个组织结束了长年累月的混战和内斗,开始重新嚣张跋扈起来。20年前,我才得以见到这位神秘人物,而他的生命终结在了我的儿徒林汉川的手里,也不算是丢人了。

  在我16岁的时候,我还完全无法预判这一生的走向,我只知道我是最年轻的白虎堂堂主,我得把汉人街这个地盘从博南诺手里抢过来,而他们的内部不统一则是我最好的时机。

  这种事情没什么谈判空间,老爷子让我去带着门徒谈判,本质上也不是让我用嘴说话,事关社团利益怎么可能会有所退让无论是博南诺还是亚青社,都不属于吃干饭的类型。

  有时候暴力是一种当机立断的解决方式当然还需要佐以辅助。

  我约请了所有汉人街的商铺的所有者们,请他们吃了一顿饭制定了“亚青金”这个专有名词,每年缴纳亚青金的商铺们除了会受到额外保护外还可以共享亚青社的人脉和资源。有些产业链条的整合会变得十分容易且轻松。

  不缴纳“亚青金”的商铺,就理所应当被归结为博南诺的保护范畴内,也就是说,在与亚青社为敌对待敌人我声明我不会心慈手软。

  商铺的所有者们当然更喜欢我的管理因为据我所知,博南诺会从商铺们的年净利润里面额外抽成,而我不会。

  有位50岁左右的在汉人街开餐馆的日本老板对我表示了他的担忧:“可若是我们缴纳了亚青金,博南诺的人为难我们怎么办?”

  我淡淡地回复了他一句:“那是我跟博南诺之间的事情,不是您需要去考虑的范畴。并且你们很快就会看到结果。”

  我给门徒们开会的时候说我要杀掉博南诺在牛姚省负责汉人街的首领阿道夫博南。门徒连连摇头:“那不可能的堂主,阿道夫出门安保的级别相当于一只小型军队他不仅有保镖,前后两辆车都是用来保护他的从来不会一个人出门。”

  我点燃了一支雪茄,学着老爷子的样子用雪茄剪剪断了开头然后吐了一个烟圈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你们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去做我负决策责任你们执行就可以。”

  白虎堂有30个门徒,最小的25岁,最大的40岁,他们看着我,就像看着一个小屁孩,只不过这个小屁孩是他们最敬重的老爷子派来的,我就好像狐假虎威的那只耀武扬威的狐狸。

  我不在乎他们现在怎么看我,证明自己总是需要一个过程,我不着急。

  三天之后汉人街上出了一起命案。整个女神国为之震动,博南诺的比较重要的人物,阿道夫博南死于非命。最关键的是,他死得比较特别。

  我用了三天的时间摸清楚了阿道夫每天的行动路线,提前在他要出现的那个路口的对面街道的公寓的2层架起了一支重机枪。守着重机枪的人是我别人我还是没能做到完全放心。

  其实原本可以不用这么麻烦,直接埋两个炸弹更加简单,但是那样会伤到跟这件事无辜的人,我需要为亚青社的发展留好口碑,同时,我认为多杀人是件十分不专业的事情,我无法容忍。

  早晨8点45分,阿道夫一行三辆车如往常一样开过来,我半点没犹豫,直接用重机枪轰了他前后两辆保镖的车,阿道夫满脸震惊地走下车的瞬间,被分秒不差的出现在他正西方向的门徒一枪毙命,这位门徒也瞬间被赶过来的保镖用枪筛成了筛子。

  这是预料当中的事情,死的门徒属于门徒中得敢死队,这种人一般有亲人遗留世间,亚青社会给他活着的亲人留下一笔想象不到数字的巨款。

  大街上的人们都作鸟兽状疯狂叫喊着四处逃亡,整个汉人街一片混乱。

  重机枪的弹夹都弹跳了出来,枪口还冒着刚才没有平息的硝烟。

  其实杀阿道夫不难,但是杀了他之后,我大抵会有段时间不大好过了,因为我比谁都清楚,接下来被满世界追杀的将会是我。

  老爷子当晚只对我说了一句话:“我让你谈谈,你谈的动静太大了,年轻人还是火气旺了些。”

  我不置可否,这人必须要除掉,怎么除掉都免不了后续的麻烦,不妨敲山震虎一下,也许,如果此后我能活下来,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