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林言小说免费阅读 > 第二十章 杀意如海
  市中心。

  林振业穿着那件穿了好几年的老旧西装,走下人挤人的早班公交,来到腾京大厦门前。

  驻足在此,他心绪复杂。

  从十几年前做生意亏得血本无归开始,顶着一家生活重担的他就成了腾京办公室里的一位文员。

  光阴流逝,和林振业同期进入公司的人要么被猎头高薪挖走,要么在公司内步步高升,成为骨干或者领导。

  只有看不透办公室关系,只会低头工作的他一直在原地踏步,等不到半点升迁的希望。

  半生时间走过,林振业心里的冲劲和棱角逐渐被现实磨平,习惯了日复一日的埋头做着最基础的工作,碌碌无为。

  只要生活平静,一家人过得开心,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可林振业怎么也没想到,厄运还会降临到他的头上。

  他深吸一口气。

  不论如何,他都是家中的顶梁柱,他不能让以他为支撑的孩子受苦,更不能再让相濡以沫的妻子绝望。

  今天,他不会低头!

  林振业迈步走进大厦。

  他乘坐电梯来到第二十七层,穿过明亮走廊,来到杨启华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

  “进。”杨启华的声音响起。

  林振业推门而入。

  宽阔办公室内,装潢格调虽然简约,但却处处透露着奢侈,杨启华坐在宽大办公桌边,身侧是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助理。

  她叫沐雨晴,林振业见过她几面,能力出众,仅仅用了几个月,就从小职员成为了杨启华的私人助理。

  高高在上,恍如明月。

  “原来是林先生。”杨启华深深看了一眼林振业:“可真是好久不见。”

  “...杨总。”林振业沉声问好。

  自从杨启华将他栽赃为侵吞集团资产的罪人后,腾京就停了他的职,时至今日,已经整整一个月。

  “你不用拘谨,毕竟我们共事了这么多年。”杨启华幽幽开口。

  这是他第一次将林振业放在眼中审视。

  可不论他怎么看,眼前的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浓浓的穷酸和低贱,只让他觉得脏了眼。

  杨启华眼前又浮现出林言的模样,眉宇间确实和林振业有几分相似。

  可这种一事无成的小角色的儿子,到底是哪来的胆子,敢众目睽睽之下找他的难堪?

  杨启华眼中渗出几分冷意。

  他长身而起,向林振业走去:“林先生,你可知道为什么我们两个年纪相仿,地位却截然不同吗?”

  林振业身形一僵:“我不清楚。”

  “因为眼界不同。”

  “眼界限制了你的想法,也限制了你的成就。”杨启华轻笑一声:“所以我高高在上,你却一事无成。”

  “杨总若想羞辱我直说就是,我担得起。”林振业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羞辱?”杨启华摇摇头:“不,我这是在教你做人。”

  “但凡你有些眼界,我昨天给你机会的时候,你就该牢牢抓住,毕恭毕敬的打电话过来告诉我,你愿意认罪。”

  “而不是自视甚高,不知好歹的站在这里,妄想和我掰手腕。”

  “杨总,我兢兢业业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做出过对不起公司的事情。”林振业直视杨启华道:“我问心无愧,又为何要顶下这欲加之罪?”

  “呵呵,说的倒是颇有气势。”杨启华拍了拍手,不以为意:“可惜,我在董事会上想听的,并不是这些。”

  他来到林振业面前,递给林振业一个手机。

  “好好看看,看完之后,你就能明白你今天应该做些什么。”

  林振业接过手机。

  屏幕上,正在播放着一段视频。

  林雪被反绑住双手,倒在一张老旧沙发上。

  她胳膊和膝盖鲜血淋漓,身上血迹斑斑,一名身形壮硕的西装男人正站在一侧,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她的脑袋。

  几乎是一瞬间,林振业就红了眼睛:“杨启华!”

  愤怒冲破理智,他抓住杨启华的衣领,只想和杨启华拼命!

  沐雨晴迅速上前,视线余光似乎想趁机扫过手机屏幕,但却并未看清屏幕上的内容。

  她皱了皱眉,迅速拽开林振业,冷声道:“放开杨总!”

  “杨启华!你欺人太甚!”林振业脸色涨红,额角青筋凸起,死死盯着杨启华,愤怒道。

  “这不怪我。”杨启华整整衣领,摇头轻笑:“弱肉强食,从来都是硬道理。”

  “你能让我这么下功夫对待,也算是你的荣幸。”

  “而在我眼里,你所关心的那些人其实一文不值,只要我一句话,就能结束她的人生。”

  话到这里,杨启华立在林振业身前,居高临下的拍拍林振业的肩膀。

  “现在,你应该知道要在董事会上怎么做了吧?”

  林振业愤怒的浑身颤抖,双眼通红,可面对命悬一线的林雪,他此刻能做的却只有选择低头。

  良久,他沙哑着嗓子开口:“...只要你能保证小雪没事,我愿意承担你的所有罪名。”

  “不,不是我的罪名。”杨启华轻笑一声:“挪用公司资金,本来就是你做的,这一点,我希望你能记清楚。”

  “董事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跟我过来吧。”

  他越过林振业,向着办公室外走去。

  ...

  同一时间。

  林言坐着韩妃的白色宾利,来到了碧水华庭七号别墅。

  “你吃早饭了吗?”韩妃边走边问:“没有的话,我让苏姨给你准备点,她手艺很好。”

  “今天吃过了。”林言回答。

  他以前倒是没有等在家里吃早饭的习惯。

  不过今天林雪开学,林父和林母都起得很早,早饭也是提前准备好的。

  一向温柔的林母似乎对林言和林雪昨天双双逃饭的行为十分不满,几乎是硬按着两人吃了这顿早饭。

  对此,林雪还颇有微词。

  林言倒是乐在其中。

  能和家人坐在一起吃饭,不管吃什么他都欣然愿意。

  几人走进别墅,看到了在客厅等候已久的顾逸晨,还有接他进来的陈旭。

  “腾京的企业文化是早到吗?”韩妃饶有兴趣的问。

  “韩小姐说笑了,这只是我的个人习惯。”顾逸晨笑着摇摇头:“况且我也想早点结束在杨启华手下的工作,把妹妹从中心医院转移。”

  昨天在名伦会所,几人简单讨论过如何安置顾逸晨的妹妹这件事。

  韩妃的意思是想直接以韩家的名义强势入股中心医院,让中心医院归到韩家名下,一切也就迎刃而解了。

  但林言并没有立即支持。

  在他的记忆中,杨启华虽然明面上只接触了中心医院的院长,但暗地里还接触了不少中心医院的骨干。

  如果韩家贸然对中心医院有想法,除非以雷霆之势高调镇压,否则免不了会惊动杨启华,到时候也容易发生一些意外,所以先将顾逸晨的妹妹转移出来才最为稳妥。

  “我已经把杨启华境外账户的流水整理了出来。”

  “根据这些流水,我还准备了一份杨启华近年来经手的所有项目里不正常资金流动汇总文件,每一笔资金都可以对的上。”

  “比如去年五月和百胜餐饮的餐厅合作,有七十四万的资金异常,同月,他的境外账户就多了一笔七十多万的流水。”

  顾逸晨打开一份文件夹,递给林言几张表格和报告,轻声介绍道。

  “这份文件要是公布出去,腾京怕是就要自顾不暇了。”韩妃简单看了一眼报表,微微赞扬道。

  林言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顾逸晨在这方面的能力确实出众。

  但也就在这时。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林言放下报表,拿出手机,看着屏幕上虎爷的来电显示,皱眉按下接听。

  一瞬间,虎爷焦急话音就是从听筒传出:“林先生!出事了!”

  “刚刚我正在托人修复您家的那件瓷瓶,突然看到有人开着一辆老款迈腾从十字路口冲出,正好撞上了伯母和您的妹妹!”

  “伯母被撞的昏了过去,不知道伤势怎么样,我已经让随行的小弟留在原地照顾伯母,等待中心医院的急救。”

  “但那辆车上下来的人还带走了您的妹妹,我现在正在追那辆车,车牌号是云C·37...轰!”

  虎爷话到一半,手机听筒里就是毫无征兆的爆出一声轰鸣巨响,通话直接断开!

  路上。

  驱车疾驰的虎爷紧紧追在银色迈腾车后,正要和林言汇报车牌,却没有注意到前方路口处又冲出来了另一辆银色迈腾。

  他毫无防备,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那辆半路冲出的银色迈腾狠狠撞在黑色别克的车身上,让黑色别克瞬间失控!

  伴着一阵刺耳的轮胎摩擦声,黑色别克在惯性的冲击下重重撞在路边的围墙上,发出低沉轰鸣,车头瞬间变形!

  巨大的冲击伴着安全气囊一并炸开,撞得虎爷七荤八素,只觉得脑袋一痛,便陷入到一片漆黑之中。

  手机从他手中甩出掉落在车窗歪,放在口袋里的奇异黑色碎片也掉在了副驾驶的座位缝隙中。

  碧水华庭。

  林言听着手机里断续的忙音,原本平静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顷刻之间。

  杀意如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