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 61 章 第 61 章
    团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门关上还没有半个时辰,就又迎来了旧客。

  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连队正看着桂花,竟然觉得和阿莲有几分神似起来。

  连队正主动开口道:“来之前李继兄弟想必和你们说过,阿莲并不想见你们,刚才我也在门外劝过,她还是不肯出来。”

  陈秀担忧地望向桂花。

  她怔怔盯着紧闭的屋门,眼泪倏地流了出来,走过去手放在门,虚停了一会儿才轻轻敲打了几声,声音足以让屋内的人听见。

  她抽噎了一声,吸了吸鼻子道:“我是桂花,我知道你在里面,我来找你了。”

  门内依旧一片寂静,仿佛只是一间空房。

  桂花挤出笑容,强打起精神,开始讲述两人小时相处的时光,讲陈家村,讲娘,想让桃花有所触动,可絮絮叨叨讲了一刻钟,还是不见半点回应。

  渐渐的,桂花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勉强,她停下讲述,挫败地放下手。

  陈秀走过去扶住她的手臂,轻声安慰了几句。

  已经做到了这个份上,桃花还是不肯开门,如果不采取暴力破门的手段,今天恐怕注定是要无功而返了。

  陈秀也放弃了,平静地对着门说:“我不知道你在顾虑些什么,明明只有一墙之隔,却不肯与我们相见,既然这是你希望的,那我也就不打扰了。我只想最后再对你说一句,不管你是什么身份,经历过什么,你永远都是我视若亲妹的桃花。”

  门内传来一声响动,仿佛是什么从高处掉落。

  桂花眼神一亮,以为找到了桃花心结的突破点,再接再厉道:“阿秀说的也是我想说的,你永远都是我的亲妹妹,我们血浓于水,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会改变这一点……”

  “够了!”

  “哐——”门被重重打开,砸到坚硬的墙面,门框似乎都跟着震了一下,桃花两眼发红,泪痕满面地出现在他们眼前。

  “口口声声说不管我现在是什么身份,发生过什么,永远都是你们的好妹妹!话说的好听,但既然一直在强调,不就是心里还在意吗?觉得我可怜吗?”

  “我需要你们的怜悯吗?我需要你们对我的施舍吗?!”

  桃花声嘶力竭的吼着,仿佛是心底压抑已久的话一下子喷薄了出来。

  陈秀愕然瞪大了眼睛,没想到桃花心里竟然是这么想她们的!

  看到她惊愕的神色,桃花似乎被刺激到了,眼神嘲弄,话语愈发尖刻起来:“怎么?高高在上的施舍没有得到感激,觉得被冒犯了?”

  桂花连忙解释,摇头道:“我没有……”

  “你有!”桃花捂住耳朵,忽然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哭声中有着无尽的委屈,仿佛刚才被指责的人是她一样。

  本来听到她的话,陈秀有几分伤心,可看到她这个样子,一下子又心疼起来。

  而蹲在地上的桃花此刻心中也充满了懊悔。她明明不想说这样伤人的话的,为什么却管不了自己的嘴呢?

  她们一定讨厌她了吧?就这样放弃她了吧?她为什么要冲动地打开门呢?如果她忍住了,她是不是还是他们记忆里的桃花呢?一时间,桃花脑中的思绪乱成一团。

  陈秀叹了一口气,半蹲下来,右手放在桃花的头顶,轻轻拍了两下,就像当年桃花跑来和自己讨糖吃的时对她做的一样。

  桃花身体一震,眼泪掉得更凶,但终究没有躲开。

  各自收拾好情绪,一刻钟后,几人安静地在同一张桌子坐下。

  桂花对桃花嘘寒问暖,陈秀偶尔也搭两句腔,桃花不太说话,脸上隐隐带着羞愧,两边都有意修好,气氛渐渐融洽。

  没有人再提起桃花刚才的口不择言。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吗?”陈秀问。

  桃花不知怎的,偷偷看了一眼旁边的连队正,然后才摇了摇头。

  桂花接道:“自然是和我一块儿了,小姐心善,允了我接娘在府城住,现在找到了你,等再找到杏花,就都接回去和娘一起住,娘看见你们,肯定会很开心的!”

  她脸上满是憧憬,仿佛已经看到了阖家团圆的景象。

  桃花却突然面色一白,闭上眼睛道:“不用找了。”

  桂花面露不解:“为什么?”

  陈秀看出了端倪,心里有了不安的预感。

  桃花睁开眼睛,心里痛得纠成一团:“杏花她……已经死了。”

  在桃花压抑的讲述声中,陈秀得知了前因后果。

  原来杏花和桃花被卖到了同一家妓馆,只是不知是否是水土不服,刚到妓馆,杏花身上便起了热!

  桃花六神无主,四处求告,可求医问药不是小钱,又没有认识的人,最终只从鸨母那里得了一副不知对不对症的药材。

  桃花跪地磕头,想尽了办法,好不容易求了厨房的人给她熬好,杏花却已经人事不省,完全咽不下去了。

  没等她想法子把药硬灌进去,杏花突然回光返照,含糊说了一句:“姐姐,我好想娘啊……”

  就闭眼没了气息。

  桃花悲痛的哭泣引来了鸨母。

  鸨母嫌院里死人晦气,迁怒于她,没等她消化妹妹去世的冲击,宁肯折了买人的本,也要给她二十棍子!

  她命大没有死成,只昏迷了一天,可醒来就不见了杏花的尸体。

  她装乖卖巧,好好训练,鸨母训诫了她一番后终于松口告诉她,杏花被埋在了城外四里的乱葬岗,若是她继续乖乖的,便遣人去将杏花的坟包修一修。

  为着这个承诺,她对鸨母几乎是言听计从。

  可后来她发现鸨母骗了她!

  ——当初妓馆的人将杏花的尸体随意扔在乱葬岗,根本就没有埋!

  后来为了让她好好配合,确实差人去过乱葬岗修坟墓,可他们根本就没有找到杏花的尸体,指给她看的根本就是一座空坟。

  乱葬岗经常有野狼出没,杏花的尸体或许早就……

  于是在愤怒和害怕的支配下,她阉了她的第一个客人。

  听过这段往事,陈秀和桂花对桃花愈发心疼起来,只是想着桃花刚才说过的话,没有刻意表现出来。

  又想着年幼夭折的杏花,三人一时悲从中来,抱头痛哭。

  ……

  第二日清早,陈秀从床上醒来,眼睛酸胀不已,只想闭上再睡一会儿。

  她揉揉眼旁的穴位,总算舒服了一些。

  “昨天哭得太厉害了。”

  昨日她们聊完,桂花将桃花接回了客栈,并且将桃花的赎身银子以及医药费、住宿费都还给了连队正。

  连队正一开始还推辞不肯收,后来桂花提起他收养的孩子,他还是收下了。

  陈秀其实看出了桃花的不舍,但如今已经找到了亲人,自然是要跟着离开的。

  陈秀强忍着疲惫起床洗漱,上工第一天,她这个管事可不能迟到。

  稍稍用脂粉掩盖了脸上的疲惫,陈秀径直去了制衣坊。

  她在众多绣娘之中找到了昨天和她聊天的妇人,不过因着时间,只是稍微打了两句招呼。

  待她大致调查过众多绣娘的本事后,心里松了一口气,总算不是安排的从未接触过针线的人来当绣娘,让她从头教起。

  派给她的这二十几位绣娘有一小半是在家制过衣裳的,其他人多少也缝补过衣物且针脚不错,比她想象中好上很多。

  为了快速制作出需要的衣服,陈秀决定采取流水线式做工,制过衣物的负责打版,给普通绣娘分配工作。

  她再稍稍指点一些技巧,负责协调整个制衣坊的工作,就这样,整个制衣坊便全力开动起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