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 60 章 第 6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李继赶过来时,连队正已经和阿莲交待完,正要转身离开。

  他大踏步走过去,喊道:“连兄弟!”

  连队正回头,诧异道:“李兄弟,怎么有空来这里?”

  照常理而言,李继这个时候应该正赶去上值,而不是跨过半个县城出现在北街。

  “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儿吗?”他以为李继是有公事。

  “算是吧。”李继偏头看向一旁的阿莲,“我来找她。”

  阿莲心里一慌,连忙低下头,只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受控制地发生了,但却不敢去想,拎着饭盒的手握得死紧。

  连队正满腹疑惑,但还是托路过的一个士卒为他告了假。

  三人进屋围桌坐好,李继接过阿莲倒的茶水,开门见山道:“你是陈家村的桃花吗?”

  阿莲瞳孔骤缩,飞快地低下头去,拿着茶壶的手一个不稳晃了晃,壶嘴里滴出两滴茶水,在桌面晕出一片湿痕,她慌忙拿抹布去擦。

  连队正茫然不解:“李兄弟,你这是……”

  李继道:“我的未婚妻认出她是儿时的一个姐妹,想要见一见她,她的亲姐也在,就是我们同行路上的那名丫鬟。”

  “原来如此。”连队正一拍腿,大笑两声,“那不是很好吗?”

  然后又感慨道:“经历了大灾大难,竟然能恰好遇上亲眷,这可真是再好没有的事情了!”

  他看向阿莲:“那不如就约个时间,见一面?”

  阿莲身体一僵,依旧低头一言不发,连队正这才发现,情况似乎和他想的有些不一样,阿莲并不像是情愿的样子。

  他小心地问道:“是家里人对你不好吗?”

  阿莲手指紧捏着袖口,扯得袖边的布料打了皱,但依旧没有抬头。

  连队正看不清她的神色,却明白她这样的态度大约是不肯,便安慰道:“若你不愿,只管说便是。”

  然后回头看李继:“李兄弟,我也不和你打马虎眼,阿莲已经赎身,自个儿能做自个儿的主,若是她愿意……”

  “我不愿意!我不是!”阿莲突然扔下抹布,捂头大喊,身躯颤抖着,语带哭腔,仿佛迟了一步就要独自一人去面对洪水猛兽。

  未等两人反应过来,她摇头踉跄着冲进房间,一旁的凳子被裙布带着倾倒,在地板上划出“次啦”的响声,异常刺耳。

  屋里静默半晌。

  连队正:“我本来想说如果她愿意就见一面,不愿意也绝不勉强的。”

  他皱眉质疑道:“你确定你未婚妻没有认错人?”

  李继低头抿了一口茶水。

  “本来还有两成不确定,但现在看来,应该就是她了。”

  连队看了看阿莲离开的方向,面色不豫:“她既然不想见,那就不见,别叫那些乱七八糟的亲戚来祸害人,难道还想再卖她一次?”

  李继抬眼看他,奇怪道:“乱七八糟的亲戚?你从哪儿听来的?”

  “我猜的。”连队正指了指椅子,“不然她能是这反应?”

  李继明白他误会了,将杯子轻轻放到桌上。

  “不愿意见面不一定是这个原因,她姐姐也是和她一样被卖掉的可怜人,恨谁也不该恨她。”

  连队正纳闷道:“那这是怎么回事?”

  李继摇了摇头。

  连队正叹了一口气,只觉得女儿家的心事可真是难猜。

  李继起身告辞,去了韩薇下榻的客栈,刚到敞开的大门口,便瞥见了大堂中等候的陈秀,旁边是他吩咐过来领路的士卒。

  略一思索,李继便明白了原因,韩薇一行人现在应该不在客栈,陈秀扑了个空。

  他大踏步走近,陈秀听见动静回头,惊讶地起身问道:“继哥?你没去上值吗?”

  李继走过去拉开凳子,示意她一起坐下。

  陈秀从善如流,半弯腰正要落座,却听李继讲道:“我去见了阿莲。”

  陈秀大吃一惊,倏地站直,没等她说话,又听李继道:“她可能并不想见你。”

  不想见她?

  陈秀瞬间忘记了先前想说的话,着急地追问:“为什么?难道她昨天是真的是在装病躲我?”

  李继点头道:“我看她今日气色不错,不像是病情加重。”

  “至于为什么躲你……”他顿了两秒道,“阿秀,你有想过她这些年过的是什么生活吗?”

  陈秀认真道:“当然想过,她这些年一定过得很苦,所以我才想早些与她相认。”

  李继抬头看她:“那你有想过别人怎么看吗?”

  陈秀一怔:“关别人什么……”

  话未说尽,她突然反应过来,妓馆在如今的人眼中是何等腌臜的地方,曾经爹娘都不想提起,怕脏了耳朵。

  那从妓馆出来的人呢?有几人能够真心接纳?

  陈秀手撑在冰凉的桌面,低下了头,艰难开嗓道:“总之我不会,其他人……”

  话到最后声音渐小。

  百样人百样心,就连开明的前世都还有人对二婚的女子存有偏见,更何况是风气保守的如今,何况是是桃花这样的情况,多少人能理解桃花也是身不由己?

  一旦相认,熟悉的人一个嫌弃的眼神可比什么话语都來得伤人。

  陈秀颓然坐下,突然泄了心气。

  “……我是不是不该去认她?”

  李继知道如果他默不作声,以陈秀的性格,想到最后恐怕真的会如桃花“所愿”。

  但他提起陈家村时,桃花脸上一闪而过的怀念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互不打扰真的是她希望的吗?恐怕不见得。

  李继劝道:“刚才我说的只是一种可能,并不一定就是原因,她有心结是肯定的,但这并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问题。”

  闻言陈秀心中又升起了希望:“是不是解了心结?她就愿意与我们相认了。”

  “什么相认?”韩薇领着护卫从客栈门口踏入。

  陈秀回头,避而不谈,脸上挂起笑容:“你们回来了。”

  她瞄向韩薇身后的桂花,心中早已经没了来时的兴奋,她不知道该如何将消息讲与桂花听,甚至不知道该不该将消息讲与桂花听。

  韩薇寻了一个凳子坐下,理了理下摆,解释自己的去向:“我刚刚去了县衙,知县已经答应帮我找人,如果绿柳的妹妹在这里,想必很快就会有消息。”

  陈秀明显看到桂花脸上洋溢着欣喜和期待,她深吸一口气,最终还是决定将消息告知:“其实……我已经找到桃花了。”

  桂花一时间怔愣在原地,过后便是欣喜若狂,直直上前握住陈秀的手:“真的吗?桃花在哪?”

  陈秀眼神复杂:“桃花就是连队正救下的那个女子。”

  在场众人都听过,连队正是从鸨母手中救的人,那么桃花之前流落到了何处,不言而喻。

  桂花并不在乎这些,眼中只有心疼,心中对连队正充满了感激,双手合十祝道:“连队正好人有好报,必定会长命百岁,福寿绵延。”

  讲完,她便迫不及待地询问桃花的位置,想过去与桃花相认。

  陈秀面有难色,欲言又止。

  桂花连声催促,见她迟迟不说,脸上激动的笑容渐渐消失,明白恐怕是哪里出了问题。

  最后是李继接过了话头。

  听明白缘由之后,桂花却不像陈秀考虑那么多。

  她斩钉截铁道:“整天顾虑这,顾虑那,我们姐妹恐怕永远没有见面的那一天,难道相认只有坏处?没有好处?谁要是敢在我面前说桃花半句坏话,看我不上去骂他/她个狗血淋头!”

  陈秀“噗嗤”笑了:“你说得对!”

  她也是关心则乱了,想那么多做甚,桃花昨天话里话外分明还惦念着她,那有什么天大的原因,连至亲好友都不能相见?

  于是一行人直奔连队正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