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 59 章 第 59 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陈秀觉得这个镇名似曾相识,思量片刻,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

  是女主和桂花追查到的那个镇子!桃花和杏花最终被卖去的地方!

  妇人还在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似乎以为她对这个话题感兴趣,搜肠刮肚地回忆自己知道的消息。

  “在我们鲜花镇,花名的寓意是最好的,说来也巧,这位莲姑娘原先的名字也是一个花名,好像是叫……桃花?对,就是桃花……”

  “你说她叫什么?”陈秀心头巨震,捏筷的手指紧攥,两根筷子交错碰撞,发出一声脆响。

  妇人一愣,以为是哪句话冒犯了,紧张道:“是问的莲……莲姑娘?”

  陈秀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地发问:“对,你刚刚说她的本名叫什么?”

  “桃花啊。”妇人小心翼翼地看她脸色,“有什么不对吗?”

  不对?岂止是不对!

  陈秀想起城门口阿莲看她的眼神,想起自己莫名其妙的一见如故,想起两个人的相谈甚欢,一时间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桃花是被连队正从鸨母手中赎出的,她为桃花这些年的遭遇而感到心疼,又为能重逢而欢喜。

  桃花认出她了吗?

  陈秀伸手摸摸自己的脸,她这张脸从小到大没变化太多,见过她小时候的模样,一眼就能认出现在的她。

  而且桃花那天应该听见继哥喊她名字了,有知道她姓氏的连队正在,确认她的身份应该轻而易举才对!

  那桃花为什么不与她相认?

  思及此,陈秀激动的心情顿时被泼了一瓢冷水。

  “阿秀姑娘,你怎么了?”妇人问。

  陈秀摇摇头,勉强笑道:“没事儿。”

  她重新拿好筷子吃饭,只是明显地心不在焉。

  妇人见她情绪不对,也识趣的没再说话,这顿饭吃得可谓是食不知味。

  妇人早早吃完,告辞离去。李继和李成找过来时,看见的便是眼下的情景。

  ——陈秀独自一人坐在桌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拨弄着手里的饭菜,半张脸隐在幽暗的光线下,一副有心事的模样。

  李继和李成对视一眼,齐齐走了过去。

  感觉有人挡住了光线,还久久不离开,陈秀收回思绪抬起了头。

  “继哥?舅舅?你们来啦。”

  两个大男人在全是女子的一角十分显眼,许多人已经有意无意地注意到了这边。

  陈秀不想引人注目,三两口吃完剩余的饭菜,将碗筷送还,随他们走了出去。

  到了僻静的地方,李成性子急,率先问道:“我看你样子不对,怎么,有人欺负你了?”

  说完他看向李继,眼神示意他这是怎么回事?李继安排人照顾陈秀的事情他是知道的,现在人呢?

  李继倒是猜到安排的士卒应该是去用饭了,但他不觉得陈秀是被人欺负了,她可不是什么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受了气只会一个人坐着伤心。

  果然,陈秀否认道:“没有人欺负我,只是我忽然知道了一个消息……有些想不通罢了。”

  李继道:“什么消息?如果是制衣坊有什么难处,尽管和我说就是。”

  陈秀摇了摇头:“不是制衣坊,是我儿时的一个姐妹……”

  她将来龙去脉讲清,也道明自己的疑虑,向两人求助:“桃花为何不与我相认?甚至可能还在装病躲我?”

  “呃……”这他哪里知道?李成摸摸鼻子,眼神飘忽,实在讲不出个一二三来,最后求救般望向李继。

  李继沉思片刻,道:“按照阿秀你的说法,你们两个情同姐妹,又分别多年,想来,她是近亲情怯吧。”

  陈秀恍然大悟,开心地一拍手:“应该就是这样!”

  她激动地问李继:“桂花她们现在哪里,我要去找她,如果她知道我提前找到了桃花,一定会很高兴的!”

  然后又得意道:“哈,桂花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我在城门口就遇上了,我们可真是有缘!”

  李继道:“他们就宿在县衙不远处的一家客栈,你要是想找她们,我下午让人带你过去。”

  李继地址给得痛快,心中却自有一番打算。

  一个分别多年、在三教九流中打混的儿时友人,虽然安慰陈秀对方是近亲情怯,心里却先存了一分提防。

  军营中也有军妓,他虽然没有去过,但恰巧见过一次崩溃的军妓是如何疯狂地抢过士卒的佩刀,不要命似的见人就砍,最后毙于乱棍之中的。

  他印象最深的不是她的疯狂,而是她弥留之际的眼神,麻木决绝,没有对人世的半分眷恋。

  事后他从同袍的议论声中得知,这位军妓原本也是好人家的女儿,因为家族连累沦落至此,并且之后也得知痴傻发疯的军妓不在少数。

  阿秀这位儿时姐妹的遭遇类同,还是被亲父发卖,不管她是因为什么不想与阿秀相认,想必已经不能回到儿时的心境。

  哪怕最后是他以己之心度人之腹了,他也要做好对方已经心性偏激的准备,提前替阿秀接触试探一番。

  ……

  北街一处宅院中。

  阿莲洗完衣服晾好后,坐在前院休息。

  并不是连队正要她一个病人做事,只是寄人篱下总该有寄人篱下的态度。她身份尴尬,又需要日日续着汤药,耗费银钱,若是连家务也不主动做,长此以往,就要惹人厌烦了。

  阿莲放下挽起的衣袖,出神地望着墙壁,又想起了昨天。

  她其实第一眼就认出了陈秀,但那时不敢肯定,只想着真像啊,像她的阿秀姐。

  于是便忍不住目光追随。

  后来交谈了两句,便觉得更像了,前头的凶煞男子一声“阿秀”一出,即便不问连队正,她几乎也已经肯定了,那就是她的阿秀姐。

  只是她怎么配呢?

  阿莲惨笑一声,闭上了眼睛。“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她这样低贱的人,怎么还配阿秀姐称呼一声姐妹呢?

  她已经不是以前天真单纯的桃花了啊!她有时候连自己都觉得陌生。

  阿莲伸出自己的双手,睁开眼睛低头看。

  当初她就是用这双手,在满心的慌乱害怕里阉掉了自己第一个客人,血液淌在指缝时她是害怕的,可同时又松了一口气,她逃过了一劫。

  但那只是她的错觉而已,很快,她便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被鸨母折磨的时候,她在想,姐姐呢?阿秀姐呢?为什么不来救她?是不是还在绣漂亮的花?给疯玩的小孩子发甜甜的糖?可那里面已经没有她了啊,阿秀姐没有发现吗?不然为什么不来救她呢?

  后来她开始怨恨,怨恨鸨母,怨恨人牙,怨恨陈大河,怨恨……阿秀姐。

  “阿莲!我给你带饭回来了!”

  阿莲如梦初醒,手上一抖,松开了不知何时戳进掌心的指甲,两处掌心各留下了四个半月形的凹痕,右手还有一个见了血。

  她不在意地用指腹扫扫,款款起身开门,用她最温婉柔弱的笑容迎接来人。

  ——这已经是她的本能了。

  打开门,连队正就站在门口,手里提着打包好的饭菜。

  他把手里的饭菜递给她,关心地嘱咐:“我待会还有事情,就不进去了,这个你拿着,别饿着自己。还有吃完饭以后,别忘记熬药喝,你的病还没好,千万不能断……”

  阿莲接过饭菜,静静地听他讲话,乖乖点头。

  见过世态炎凉,人心冷暖,方知晓这样啰嗦的真心有多难得。

  她曾经挣扎过。

  连队正是一个好人,她不该拖累他,可她这样低贱到泥地里不见天光的人,哪怕只是一根稻草都不舍得放手,又如何能够放弃这根将她拉出深渊的藤蔓呢?

  阿莲可悲地想,她可真是一个卑劣的人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