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 58 章 第 58 章
    《穿书之背景板》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就是这儿?”陈秀跟着士卒停下脚步。

  从外头看,这里分明是一处宅院。

  士卒解释道:“如今的世道你也知道,城中空了许多房子,为着快些开始,校尉没有另外修建,从中直接选了一处作制衣坊。”

  陈秀点了点头。这就难怪了。

  士卒上前推开房门,里头布料、棉花、方桌、各种工具一应俱全。

  毕竟是县城,哪怕遭了难,这点东西还是凑得出来的,只是……

  “其它绣娘呢?”陈秀转头问。

  她一个人可做不来这么多。

  “这里是县城收集的一些材料,更多的要靠去别处抽调,明天才能到,加上许多人是刚到县城,孙校尉体恤,想让她们先休息一日。”

  “也就是说明天才能开始动工。”陈秀在房里走动,点准备的工具,摸布料的材质,看棉花的质量与数量。

  士卒跟在她身后,点头道:“是的,今天主要是带你找找地方,看看材料,有哪些需要的尽管提,我们会尽快备好的。”

  既然如此,陈秀也不客气,指着房间的一面墙道:“有没有那种上了深色漆的木板,我需要把它钉在这里,然后找一些可以留印的石块……”

  工具备得很齐,她用过没用过的都有,现在只差一个教学用黑板。虽然大概率许多绣娘大字不识一个,但画花样和步骤图解时还是能派上用场的。

  士卒听懂了:“你是想做一个挂在墙上的‘沙盘’对不对?”

  “嗯……作用差不多,你这么理解也可以。”

  “黑色木板行吗?”士卒想了一下,“至于能留印的石块……县城外的路边就有,我见过白色、黄色和棕红色的,应该能满足你的要求。”

  黑底白字正是她想要的,陈秀点了点头。

  士卒速度很快,立马给她找来了一块黑色木板,只是看样式,莫不是刚从门框上卸下来?

  见她眼神奇怪,士卒大概猜到她在想什么,一边安装一边道:“不用怀疑了,这就是一块门板,我刚从隔壁宅子里拿过来的。”

  陈秀:“……”竟然还真是。

  士卒却理直气壮道:“你说说,黑漆、木板、钉在墙上,哪样不符合你的要求?”

  陈秀看了一眼“黑板”,好吧,完美符合,她无法反驳。

  黑板钉好,士卒充当解说员陪了她一上午,帮她将不大的制衣坊里里外外了解了个透彻,陈秀算是心里有了底。

  午时一到,士卒领着她去食堂吃饭。

  “一人一天算一斤粮,可以去食堂吃,也可以领粮食回家自己做。我们这些手糙的军汉,厨艺还不如食堂的大锅饭呢,一般都在食堂吃。”

  士卒抬手一指:“喏,到了!”

  不用士卒说,陈秀也能看出哪里是食堂——看人流汇集的地方便是。

  食堂也是由宅院改造而成,饭菜的香味从里头飘荡而出,勾住陈秀空空如也的胃。

  她饿了。

  不过陈秀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排队打饭,祭自己的五脏庙,而是找人。

  食堂就这一个,继哥和舅舅应该也会过来才对。

  人来人往,环境嘈杂,饭菜腾逸而出的蒸汽四处流窜,陈秀环顾一圈,没能找到熟悉的身影。

  士卒见此,问道:“是找李队正吗?他们下值的时间晚,没有找到人,说不定是还没来呢。”

  陈秀一怔:“这样啊。”

  “还是先跟我过来吧。”士卒引着她来到全是女子的一处队伍,“本来军营里全是男人,后来招了厨娘和帮工,男女有别,孙校尉就我们让另开一个饭堂,但是上个厨娘辞工了,没办起来,暂时就在这里对付着。”

  “现在你和你手下的绣娘也在这里吃饭,人数是多了些,但是厨娘昨儿个招到了,很快就不用挤……”

  “咕——”

  讲解被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士卒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陈秀顿时明了,善解人意道:“你陪了我一个上午,人也累了,先去吃饭吧,剩下的我自己来就行。”

  士卒连忙反对:“那怎么行呢?李队正可是交待过我的。”

  “继哥是让我有不懂的就去问你,但我现在没什么不懂的。”

  见他还想再说,陈秀直接打断道:“好了,继哥可没让你饿着肚子陪我,放心,有什么事情我会去找你的,继哥如果怪罪,你只管找来我就是。”

  士卒腹中确实已经饥肠辘辘,他犹豫了一下,指着不远处一根柱子,再三嘱咐:“那我待会儿就坐这里,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一定要来找我啊!”

  陈秀再次保证道:“放心,万一有事,我一定会去找你的,赶快去吧!”

  士卒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陈秀长吐一口气,也不知道继哥是从哪里找的人,太听话了。

  “这位姑娘?”身后有声音响起。

  “嗯?”陈秀回头一看,是一位三十左右的妇人。

  她迟疑地指了指自己:“是找我吗?”

  妇人点头,看着她小心地问:“我刚才听那位士卒说‘你手下的绣娘’,请问……你是制衣坊的管事吗?”

  似乎发觉这样问有偷听的嫌疑,妇人又立马焦急地摆手:“我没有偷听你们说话的意思,只是恰好路过……”

  陈秀闻言笑道:“没事儿的,大庭广众之下讲话,哪有拦着别人不让听的理儿?”

  见她确实不在意,妇人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又问道:“那……姑娘你是管事吗?”

  不等陈秀回答,她先介绍起了自己:“我是制衣坊招来的绣娘,说是绣娘,其实平日里就给自家人制过几次衣裳,针脚勉强算齐整,根本没绣过几件东西。”

  “这次要不是家里断了粮,营里说我这样的也可以,我也不敢厚着脸皮来接活儿干,我那一手家里使使还行,哪里见得了人!”

  妇人忐忑道:“我就想问一下制衣坊是个什么章程,需要多高的手艺,我这样的,会不会被赶出来啊?”

  陈秀不清楚招人的标准,但按照李继和她说的话,她都做好从头教起的准备了,一个有过制衣底子的,她又不是吃饱了撑的,自然不会拒绝。

  陈秀先回答了第一个问题:“我的确是制衣坊的管事。”

  “至于制衣的章程……款式我会教,照着做就行,主要是针脚,你既然做得齐整,只要注意再严密牢固些,想必是能做好的。”

  被陈秀一通安慰,妇人还是信心不足,不过倒没有那么紧张了。她热情地带着陈秀打饭找座,聊各种听来的趣事。

  只是陈秀没想到,她会从妇人口中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名字。

  “……坊里的莲姑娘竟然让人赎身了!当年她得罪了鸨母,鸨母可是放话出来要留她到死的。”

  陈秀动作一顿:“你说的莲姑娘是被谁赎身的?”

  人有相似,名自然也有相同,“阿莲”这种听着清丽的雅名在青楼妓馆已经烂大街了,虽然名称和经历都对得上,但谨慎起见,她还是又求证了一番。

  结果不出所料,赎身的人是连队正,因为“连”姓和“莲”姑娘的名同音,妇人记得很清楚。

  “你是怎么知道她的?”

  “我和她是一个地方来的,自然知道。”

  妇人又道:“要说她不是头牌,我和她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没道理会认识她,但当年出了一件事儿——嫖客竟然被妓子阉了!几乎成了全鲜花镇的笑话,我也是那时候知道她的。”

  陈秀没想到阿莲看着柔弱,脾气竟然如此烈性。

  只是……鲜花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