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 57 章 第 57 章
  “这个我倒是知道,他们那一队都住在北街,过去随便找个人就能打听到。”李成说着还给陈秀比划方位,她仔细看着,认真记了下来。

  逛完街回去,陈秀把该铺的铺好,该放的放好,然后站到屋子中间环视一圈,满意地点点头。

  总算像是个有人住的地方了。

  她揉着手腕走出门,抬头看看天时,已经到吃晚饭的时辰了,而且忙了这么久,肚子确实有些饿了。

  陈秀想该怎么解决解决晚饭。

  刚刚参观的时候,厨房分明是没有动过的样子,应该没有食材备用,舅舅能去军营,可她还没有找到工,不能去,怎么办呢?

  要不然……暂且凑活一顿?

  她回头看桌子上的包袱,心里有些抗拒。里头有剩余的干粮,将就着还能对付一顿,但吃了两天,她实在很想换个口味,吃顿热乎的。

  “阿秀,收拾好没有?该吃晚饭了!”李成走了过来。

  “舅舅。”陈秀笑着迎上去,“我正想问呢?去哪里吃啊?”

  李成一拍她的肩膀:“当然是出去吃,走,带你去吃好吃的!”

  陈秀好奇地跟着李成出门,七拐八拐到了一处小摊,摊主一见李成便乐呵呵道:“李大哥又来照顾小弟生意啦,还是大碗馄饨?”

  李成一挥手,动作豪爽:“没见着我旁边的人吗?再来个小碗的!”

  摊主立马应声:“好嘞!马上就给您上来!”

  摊位十分热闹,乍一看几乎没有可以落座的地方,还是李成看准一桌客人离开,忙带着她占了座位。

  他俩刚坐下,立马就有机灵的跑腿小二过来收拾桌子。

  李成抱怨道:“这家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找不到地方坐。”

  陈秀期待道:“那味道肯定不错。”

  就像前世校门口的卤粉店,粉味爽滑,卤肉入味,一到饭点,座位总是供不应求。

  小二听了,一边擦桌子,一边逗趣儿自夸:“客官您放心,我们这儿自开张以来,就没说不好的,都是这个!”

  手上比了个大拇指。

  陈秀笑弯了眼睛:“那我就等着了。”

  “包您满意!”小二拍着胸脯承诺。

  馄饨上得很快,小二将碗放到桌上,烟云似的热气飘着,周身似乎也跟着暖了起来。

  李成率先拿起勺子,招呼她:“来,吃!”

  陈秀先喝了一口汤,汤水看着清,入口却是鲜甜的味道,比着她前世吃过的也不差什么。再吃一个馄饨,皮薄肉嫩,浓郁的肉味伴着咸香在口中炸开,简直是人间美味。

  难怪舅舅喜欢吃。

  李成冲她挤眉弄眼:“怎么样?好吃吧。”

  没等陈秀回答,身后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什么好吃?”

  “继哥?”陈秀惊喜地转身。

  “嗯。”李继冲她点头,然后喊来跑腿的小哥,指着李成的大份馄饨,“给我也来一碗。”

  “好嘞!大碗馄饨!”

  陈秀:“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

  李继在她对面坐下,轻笑一声:“舅舅最喜欢这家的馄饨,一见你们不在,又是饭点,我就猜舅舅应该带你来这儿了。”

  李成把口中的馄饨咽下。

  “这店一开始还是他带我来吃的!”

  然后又问:“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李继点点头:“一切顺利。找工的已经安排了地方,韩小姐也由县衙安置了。”

  李成好奇道:“那个韩小姐是什么身份?我昨天就想问阿秀来着,后来不知道怎么着,忘记了。”

  “是知府小姐。”

  李成被馄饨呛了一下:“咳咳……你说什么?”

  李成的声音都飘了。

  “舅舅,小声一点。”陈秀小心地左右环顾,好在摊位热闹,各桌都在谈天论地,倒是没有谁注意他们。

  李成低声道:“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

  李成咽了咽喉咙,没再多问。他在军营训练的时候,有幸见过一次知县,那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官。

  知道往上还有知府是听别人吹牛说的,吹牛的人也只知道是很大的官,至于大到什么程度,他不知道,反正不是他该问的。

  “客官,馄饨来啰!您请慢用!”小二上了李继的馄饨,躬身离开。

  李继拿起勺子,转头看陈秀:“阿秀,你的事情我也已经安排好了,一个是厨房的帮工,一个是教人绣艺的绣娘,看你想去哪个。”

  “教人绣艺?”

  陈秀手顿在半空,有些犹豫,后者虽然是她擅长的工作,但家传的绣艺禁止外传,哪怕它的技法或许并不能算是高明。

  陈秀将自己的顾虑一讲,李继便解释道:“这个不用担心,只要教一些基础的裁衣缝合即可。”

  “设置制衣坊的目的是为了替士卒缝制冬衣,只要求针脚平整严密,大致合体。当然,最后还需要你把控一下成衣的质量。”

  听完要求,陈秀放下心来,这个难不倒她。

  “那我就选绣娘了。”

  然后开心地吃起了馄饨。

  李继:“其实如果你不选,我也会劝你选这个的。”

  陈秀从碗里抬起头,眼睛里写着疑惑:“为什么?”

  “你还记得给我们缝制的长棉衣和帽子吗?”

  军大衣?

  “当然记得。”当时为了避嫌,她并没有说是“军大衣”。

  “孙校尉对帽子和衣服的款式十分满意,想起成立制衣坊也有你做的衣服和帽子的原因。”

  陈秀会意:“你是说让我按那个款式做?”

  那可就变成名副其实的“军大衣”了。

  “是,孙校尉并不吝啬,若是你做好了,酬劳定然不会差。”

  李成开玩笑道:“那说不定以后家里工钱最高的就是你了!”

  陈秀“噗嗤”一笑:“那就借您吉言了。”

  陈秀歇了一日,次日清早和李继同去营地,办事处一个士卒发了个牌子给她。

  陈秀来回翻看,笑吟吟道:“继哥,和你那个还挺像的。”

  李继瞟了一眼。

  “同一处做的,自然相像。”

  “陈姑娘,跟我来吧。”士卒一引,欲领她去制衣坊。

  李继细细叮嘱:“我该去上值了,不能陪你,若是遇到不懂的,只管问领路的士卒,我都已经交代好了。”

  李继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实在不行,便去南街寻我。”

  “好。”陈秀忍笑点头。

  真是难得见他话这么多。

  士卒带陈秀离开,途中时不时偷偷打量陈秀,“好奇”两个字简直正正写在脸上。

  陈秀无奈道:“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啊?”士卒摸了摸耳朵,“有这么明显吗?”

  “你觉得呢?”

  士卒讪笑两声,厚着脸皮问:“陈姑娘和李队正是亲戚吗?头一次看李队正让照顾人呢。”

  陈秀很好奇李继是怎么介绍她的。

  “继哥和你说我们是亲戚?”

  士卒摇了摇头:“那倒没有,我是自己猜的。”

  陈秀失笑:“那你怎么不去问他?”

  士卒挠了挠头,“嘿嘿”笑了两声。

  “这不是不敢么……”

  陈秀没想到李继有如此威势,让人问个问题都不敢,不过他们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她便大大方方地讲了。

  “我们是定了亲的。”

  “定亲?”士卒瞪大了眼睛,像是听到了什么令人震惊的消息,随即看她的目光瞬变,像是在看……勇士?

  陈秀心下纳闷,这是什么眼神?寻常人家这个年纪定亲不是很正常吗?

  “怎么?我们定亲很奇怪吗?”

  士卒连忙道:“……没,没,很正常,非常正常。”

  陈秀:“……”她为什么感觉他在说反话?

  制衣坊所在的地方不远,两人没走多久便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