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 55 章 第 55 章
    团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李继率先起身。

  “我出去看看。”

  “继哥……”陈秀喊住他。外面情况不明,他一个人出去,她实在担心。

  李继回头笑道:“放心,我去去就回。”

  “不如一起吧。”刘护卫站出来。

  李继一想,点头道:“也好。”

  两人一道出门,陈秀心下稍安。毕竟能做女主护卫,身手应该不错。

  不消片刻,两人折返。

  怎么如此迅速?

  陈秀正疑惑,门口又进来一人。

  此人满身白雪,形容狼狈,先清理了满身落雪才乐呵呵地与众人见礼:“赶巧了……”

  原是和李继一样负责运粮的队正,姓连,正好也要回县城,附近能落脚的地方不多,恰巧撞到了一起。

  两人之前见过一面,李继认出了对方,这才解除了警报。

  双方相识,这位队正也就没有另寻地方,直接让人住在隔壁,自己过来打个招呼。

  陈秀闻言侧耳细听,隔壁动静响个不停,兼有人声指挥,应该是想趁天黑前多做些准备。只是这位连队正倒悠闲,留在这儿和李继几个认识的聊起了天。

  可过了一段,陈秀敏锐地察觉到……他似乎并不受人欢迎?

  其他人并不接他的话题,只敷衍地用“嗯,啊,噢”应付着,几乎只有他自己动嘴,像是在表演一场没有观众的独角戏。

  就这样他们竟然也聊了下去,还聊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这位队正不感觉尴尬?还是单纯不会看人脸色?

  李继话少,性格如此,看不出什么。其他几个兵丁却排斥意味十足,几乎是写在脸上叫人去看!换作是她,恐怕一时半刻也待不下去。

  终于,隔壁有人来喊,连队正依依不舍地告辞离开,似乎还没有尽兴。

  “总算是走了!”

  见人影消失在门口,周围的气氛明显缓和下来。不用陈秀去问,几个兵丁已经你一言我语地开始了吐槽。

  “这位连队正还真是脸皮厚,竟然还敢过来?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在外面是什么名声?”

  “就是,我脸都拉那么长了,他就当作没看见似的!”

  旁边一人劝道:“不用这样吧,不过是爱占些小便宜……”

  “什么小便宜?这年岁粮食多重要,他倒好,连吃带拿的,还到处找借口克扣底下人!幸好我不在他手底下当差,不然这日子得多憋屈!”

  听了一段,陈秀总算明白为什么这位连队正不受欢迎了。

  就算是太平光景,普通百姓家也不兴饭点去拜访人的,而这位连队正却恰恰相反,专门挑着这个时候去!

  一次两次大家都忍了,毕竟是队正,据说和上头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次数多了,大家也就恼了。

  有次他又在饭点上门蹭饭,人家忍不住脾气将他赶了出去,那家的媳妇儿还冲出门阴阳怪气地骂,附近的人几乎都知道了!

  大家一聊,这才发现他几乎每一户认识的都去蹭过饭,是个最不要脸皮的人物,对手底下的兵丁也严格,时常找他们的错处罚粮。

  那之后这位连队正算是出了名,就连不在一处的李继都认识了他。

  陈秀对他的印象霎时一落千丈。这样的人能混到现在还没人套他麻袋,也是个奇迹了。

  天黑得很快,大家没有聊多久便各自找地方歇息了。

  伴随着窗外“呼呼”的风声,陈秀盖着李继给的厚棉衣,轻轻阖上了双眼。可能因为昨晚没有休息好,又走了一天,身体很是疲惫,哪怕条件比昨晚更加简陋,她却很快酣睡入眠了。

  隔日清晨,大雪已经停息,只是寒风依旧刮着,甚至比昨晚更加猛烈。陈秀收拾好踏出房门,不禁打了个哆嗦。

  “好冷!”

  地面的雪厚了一指节,他们昨日留下的痕迹已经完全被白雪抹去。雪地里站着正准备出发的队伍,陈秀快步走过去和他们汇合。

  “嘎吱——”

  隔壁的房门被打开,连队正探出头,热情地同他们打招呼:“李继兄弟等等,待会儿一起走啊!”

  不等人回话,他自顾自地决定:“就这么说好了啊,我们很快就收拾好!”

  说完就回头朝里喊:“大家快点儿,别让人等急了!”

  陈秀:“……”

  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人……挺没脸没皮的。

  李继最终还是等了。

  风雪颇大,行路不易,只领先一小会儿,后头如果真的想追上来十分简单。加上他们目的地一致且不剩多少路程,也不存在换路的说法,不如等等他们。万一遇上不怀好意的匪徒,人多也是一种威慑。

  就这样,他们一起上路了。

  这位连队正肚子里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一路上就没停过,跟枝头叽叽喳喳的喜鹊似的,天南地北什么都能聊,听着都还挺有意思。

  那些原本对他有成见的兵丁竟然也有一二放下成见,开始跟他“兄弟长兄弟短”起来。

  这么快就打成一片了?

  陈秀有些吃惊,如果不是听说过他做的那些事情,她对他的第一印象恐怕会是幽默风趣的大头兵。

  可陈秀转而又想,那些消息会不会是以讹传讹呢?只是别人的一面之词,她以此断定一个人的好坏是否太过武断?

  而且比起别人说的,她更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前面有座凉亭,过去休息一下!”前头忽然有人喊话。

  陈秀抬头去看,狂风吹得她眯起了眼睛。

  确实有一座凉亭在不远处若隐若现。

  “能休息了?”原本有些疲惫的众人精神一振,脚上似乎又生出了力气,加快步伐往前走,很快便到了地方。

  凉亭还算大,但茅草顶塌了一半,被皑皑白雪覆盖,亭柱上也满是斑驳的痕迹——杂乱的刻痕、朽蚀的坑洞,彰显它已经不轻的年岁。

  原本作为休憩的亭椅更是有一小段断裂得彻底,尖锐的木刺朝上挺着,完全不能坐人。

  这并不能算是一个休息的好地方。

  不过大家并不在意,只要能休息就好。

  放下行李,众人随性地坐在地面,揉腿攀谈,气氛开始活跃起来。

  一些人悄悄离开队伍,往旁边的矮木林走——人有三急,半路休息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需要解决个人问题。

  连队正也加入了去矮木林的队伍,有人趁机凑到手下的兵丁旁,拍拍他的肩膀,好奇地问:“哎,听说你们队正对你们特别严苛,动不动就罚粮,是不是真的?”

  其他人都竖起耳朵听热闹。

  虽然多少听过连队正的光辉事迹,可那毕竟不知道是转了多少道的消息,哪有听当事人说来得真、来得刺激?

  “这……你们是从哪儿听来的?”被问的兵丁摸着头,有些为难。

  “没事儿,你就大胆说,我们不会告状的!”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就是,就是。”

  “……没有的事情让我怎么说?”兵丁皱起眉头,“队正是有罚我们粮,可那是因为我们犯了错!队正不罚粮,上头处罚更重!”

  竟是如此?

  陈秀十分诧异,一腔对手下的维护之情竟被传成了苛待,这可真是谣言误人!

  出口询问的人听到这回答,神情有些愣:“啊?不是啊?那他到处蹭饭吃这件事……”

  陈秀正想着这说不定也是误传时,那兵丁尴尬地摸摸头,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这个……倒是真的……”

  陈秀抬起头:“???”

  然后那兵丁又立马着急地补充:“我们队正收养了三个孩子,都是兵祸里失了父母的,我们队正是好人!”

  “本来孩子队正是养得起的,但是那个时候有个孩子病得很重,队正又从鸨母手里买了人,一时钱财不凑手,这才……”

  听到前面,陈秀尚觉情有可原,到了后头……从鸨母手里买人?这算什么理由?

  陈秀满脸问号,其他人的反应也如出一辙。兵丁发现自己造成了误会,急得都结巴了。

  “不……不是……鸨母,救人!”

  另一个兵丁见状,伸手把他拉到后头,摇摇头,哭笑不得。

  “算了,他嘴皮子笨,还是我来说吧,也不知道我们队正在外头都被传成了什么样子。”

  他解释道:“严格来说,我们队正是从鸨母手里救人。那个姑娘瘦骨伶仃,病得很重,也伤了身子,鸨母却怎么也不肯让她休息,命她接客。如果我们队正不把她买下来,那个姑娘恐怕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这样一说,陈秀倒觉得这位连队正像是个圣父了,褒义的那种。

  她转头看向李继,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想来是知道自己误会了。

  “继哥?”陈秀喊他。

  李继坦然承认自己犯下的的错误,摇头道:“我素来讨厌以偏概全之人,却不曾想自己也被流言先入为主,以偏见视人,冷漠相待,果然是当局者迷。”

  连队正一回来,李继便向他真诚致歉。

  他先是一惊,随即摆手摇头表示没有关系。

  “这是人之常情,我其实也知道这件事情,只是没想到这么严重,我在外面的名声已经成这样了吗?”

  他苦笑一声:“其实他们也不算冤枉了我,哪怕是逼于无奈,我也确实去蹭饭了。”

  李继问道:“连兄为何不向外解释缘由呢?”

  他叹气:“我可怜,谁不可怜呢?而且我这还是自找的可怜——孩子是我收养的,那姑娘也是我主动买下的,没有谁逼我。要是澄清诉苦,岂不就是跟说‘我这么可怜,你要给我吃喝,不然就是心不好’一样。”

  俗称道德绑架,陈秀在心里补充。他倒是想的挺明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