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 53 章 第 53 章
    团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绿柳犹豫道:“绕远路会不会不安全?”

  “不会。”刘护卫道,“改道从六阳镇走,的确多了一小段路,但因为偏僻,可能会更安全。”

  知道不会添麻烦,绿柳这才对韩薇道:“小姐,如果可以,奴婢想回去看看。”

  “那就去吧。”韩薇答应得爽快。她主动提出来,本就是想随桂花心意的。

  ……

  翌日依旧艳阳高照,气温高得不似冬日,凛凛寒风也已止息,是个出门活动的好日子。

  陈安卧床养伤十多天,实在憋闷得紧,指挥儿子找了两根棍子当拐杖,想出来散心。

  李氏担心他的伤势,只许他在院子里逛两圈,还得要两个儿女看着才行。

  陈安答应了,李氏这才放他出门。

  沐浴在阳光之下,陈安畅快地伸个懒腰,表情夸张地感叹:“出来一趟可真不容易!”

  把李氏都逗笑了,道:“我拘着你到底是为了谁?尽会耍嘴皮子!”

  陈安讪笑讨饶。

  在院中慢悠悠地转了两圈,陈安无聊,和两个儿女闲话:“从六阳镇到县城只要两天,算算日子,他们也该从县城回来了。”

  陈秀想了想道:“如果只赶路,的确两天就够了,但他们还要负责运粮,肯定会拖慢行程。”

  她也想继哥和舅舅早些回来,可也知道急不来。

  陈安点点头,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情:“官差不是让你大伯清点人头登名造册,到时好依据册子放粮,我怎么没看见有动静?可别耽误了!”

  陈秀笑道:“爹你在家里养伤,自然不知道。我们家里有多少人,大伯一清二楚,就没有特意过来跑一趟。只有那些不相熟的,大伯才挨家挨户地问了名字和家中情况,逐一登记,名册前日已经弄好了。”

  “那就好。”

  陈安话音刚落,门口突然有人喊他:“陈二哥!你快出来看,桂花回来了,还带了贵人,正要找阿秀呢!”

  “桂花?”陈秀惊讶道,“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贵人又是谁?”

  陈秀和陈安对视一眼,决定出去看看:“爹,你腿脚不便,我自己去就行。”

  “那你小心路滑。”陈安叮嘱道。

  “嗯。”

  交代好陈景看顾陈安,陈秀走出了大门。到了地方,却没见到桂花和所谓贵人的影子。找人问了才知道,原来大伯已经请他们去家里喝茶了,她来迟一步。

  陈秀只好又转道去大伯家。

  院门大敞着,她一只脚刚跨进去,院子里站着的十几个人齐刷刷转头看她,右手摸上腰间的武器,眼中是十足的警惕。

  “!”陈秀身体一僵,脚步顿住,手死死抓紧门框,完全不敢动作,生怕到刺激到他们抬手给她来上一刀。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

  好在对方看清只有她一个,很快便放松下来,手从武器上挪开。领头的还猜出了她的身份,十分客气道:“是陈秀姑娘吗?”

  危机解除,陈秀松了一口气,赶紧点头道:“我是。”

  “阿秀!”激动的呼唤声同时响起,甚至盖过了她回答的声音。

  陈秀心中一喜,循声望去。

  刘护卫侧身让开路,让她看见了被挡住的桂花。

  多月未见,她还和离开时一样,脸颊红润,体态匀称,看得出这些日子并未受苦。

  旁边还有一位十分年轻的姑娘,五官精致,肤白无瑕,打扮得不算华丽,却自有一股矜贵的气度,此刻正有些好奇地打量她。

  陈秀骤然福至心灵,该不会是女主吧?

  “阿秀。”桂花高兴地拉着她过去介绍,“这是我家小姐。”

  竟然真的是女主!

  陈秀连忙收敛外露的情绪,和韩薇见礼。

  “阿秀姑娘,你方才见我似乎有些惊讶,是我身上有什么不妥吗?”陈秀调整表情的动作虽快,但韩薇还是注意到了。

  “并无不妥。”陈秀连忙摇头否认,“我听桂……绿柳提起过您,说您待她极好,却没想到您的相貌也如此出众,宛如姑射仙人,一时间看呆了。”

  “是么?”韩薇心下狐疑,但面上不显,掩唇轻笑道,“阿秀姑娘的嘴真甜,你这样说,我可是要当真的。”

  “本就如此。”她震惊的原因不是这个,但夸赞韩薇容貌的话确实出自真心。

  容颜清丽,气度雍容,恰似五月怒放的白牡丹。单论相貌,比她前世见过的明星也不遑多让。

  只是……女主这个时候应该出现在这里吗?

  涉及穿书,陈秀心里纵然有千般疑问也不敢开口。

  简单客套几句后,女主便放桂花和她二人单独相处了。

  和女主短短的交谈过程十分愉快。如果不是两人之间始终有种淡淡的距离感,她几乎要以为韩薇是前世与她投缘的小姐妹,而不是封建社会的官家小姐了。

  二人走到一旁,陈秀迫不及待地问道:“桂花,你们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桂花便将来龙去脉和她细细说了一遍。

  陈秀惊讶于女主对待桂花心愿的重视,却也着实为她欣喜。桂花小时生活可谓坎坷——忍饥挨饿,父无担当,只想将儿女发卖换钱,用以酒赌。

  如今有女主照拂,桂花后半生想必能够顺遂,也算苦尽甘来。

  随后,陈秀也将六阳镇发生的事情从桂花走后开始一一道来,包括陈老头的下场。她觉得桂花有知道的权利,哪怕桂花不见得会在意。

  果然,听到陈老头被驱逐,桂花只冷冷道:“做下这样的事情,就这么放了,还便宜他了!”

  待听到六阳镇如今只剩下几百人,她不敢置信道:“怎么会这样?”

  桂花处在韩府的庇佑之下,哪怕知道外面闹了灾,却也不知道严重到何种程度。一路跟着韩薇赶路过来,虽然人烟稀少,她也只以为流民是被聚拢救济才离了家乡。

  直到此刻,本该热闹的故乡只剩眼下几百人的荒凉。

  陈秀苦笑叹道:“我们好歹挺过来了。”

  她早已舍去了灾前的那些天真幻想,比起无声消亡、像是从未出现过的村镇,她已经知足了。

  二人静默不语。

  不久,李氏小跑过来喊人:“阿秀!小继他们回来了!”

  期待已久的消息冲散了沉闷的气氛,陈秀惊喜道:“真的?他们在哪?”

  “就在镇门口,刚来!”

  三人并肩往回赶。

  桂花调侃道:“婶子说的‘小继’就是你刚刚说的未婚夫了吧?我才离开几个月,你竟然就定亲了!”

  陈秀面颊微红,不客气道:“我也没想到,或许这就是缘分呢?”

  三人到时,运粮车队已经在镇口停下,只一眼,陈秀便从穿着几近相同的官兵队伍里找出了李继。

  只是继哥怎么身着军服?

  陈秀想上去问个明白,可官兵围在粮车旁阻挡,不允许闲杂人等靠近。

  或许是怕百姓哄抢。

  陈秀这样想着,为避免造成误会,歇了靠近的心思。

  没过多久,大伯同女主韩薇姗姗来迟。

  出面交接的却是李继。

  他面色严肃,并不叙旧:“名册和仓库准备好了吗?”

  陈宗虽然奇怪为什么是李继交接,但没有多问,点头道:“准备好了。”

  然后递上早已写好的名册。

  李继翻开大致扫了一眼,记下总计的人数便将名册交还:“往后放粮就按这个来,我们先去仓库。”

  “这边走。”陈宗转身引路。

  所谓的仓库其实是一户普通人家的宅院,主人家没了消息,地方够大,暂时被选作仓库,里头已经被陈宗命人清空。

  车队停在屋前,脚夫们麻利地卸下粮食,一袋袋扛进去。

  李继在旁监督,恪尽职守。直到大功告成,关仓落锁,李继才放松下来,解了头盔解释:“因为人手欠缺,曾经入伍的全都被临时征召,我因为任过校尉,手下管了一批人,往后负责运送附近几个镇子的赈济粮。”

  烈日当空,盔甲透气性又差,哪怕是冬日,李继也热出了满头汗水,鬓发湿乎乎地贴在耳前。

  陈秀递上手帕,好奇道:“继哥,校尉的事怎么没听你提过?”

  他伸手接过,随意地往额头一抹,笑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值一提。”

  “那你还走吗?”

  李继动作顿了顿,还是实话实说了:“前头几个镇子已经送过,六阳镇是最后一站,可以多留些时候,但最迟下午就得出发。”

  他本来打算离开的再提的。

  陈秀失望地低垂眉眼,神情落寞。

  才刚来又要走吗?

  李继无奈道:“大军正在外剿灭叛逆,后方现在人手实在不够,最多只能留到下午。”

  桂花却眼前一亮:“下午走?你们去哪里?县城吗?”

  李继没有接话,询问似地看向陈秀。

  察觉到他的视线,陈秀抬起头,立马会意,介绍道:“这是桂花,我和你提过的。”

  然后又对桂花道:“这是李继,我的……未婚夫。”

  当面这么介绍,陈秀有些羞,最后三个字说得又轻又快,不过在旁两人,一个着急打听,一个很高兴被如此介绍,倒是没有谁嘲笑她就是了。

  知道身份后,李继这才点头答道:“我们下午是要回县城。”

  桂花回头看向不远处的韩薇,眼神示意:“小姐?”

  韩薇一怔,旋即明白了绿柳的意思——跟着李继他们一道去县城,路上想必会安全许多。

  但她其实无所谓,护卫们的身手足以保护她的安全,哪怕不敌也能带她逃离。鲜花镇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若无韩妙收买人手从中作梗,他们完全可以顺利脱身。

  不过,绿柳一番好意,她不打算拒绝。

  韩薇慢步近前,询问道:“我们也打算去县城,请问是否能与贵军同行呢?”

  陈秀看向李继。她听桂花讲过她们的目的地,两边顺路,倒是可以一起走,只是不知道军纪是否允许。

  李继打量韩薇和她身后的护卫,疑惑道:“你们是?”

  桂花他听陈秀提过,可眼前这群人就是全然的陌生了。

  “小女子名韩薇,家父是铭州城知府,身后这些是我的护卫。”

  知府家的小姐?

  看她通身气度以及身后的一队好手,确实不像普通人,加上桂花卖身的人家阿秀和他讲过,倒不像是说谎……

  李继忖量后道:“我等任务已经完成,下午便要回城,若是愿意,韩小姐可携护卫一同上路。”

  他想起了一件事情。

  几天前和孙校尉赶路时,对于顶头上司罗将军,孙校尉曾提过一嘴,说罗将军同知府是血亲。若是这位韩小姐没有谎报身份,应当喊罗将军一声……表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