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51章 第 51 章
  官兵走后,六阳镇喜气洋洋,就跟过节一样热闹。不管是不是认识,只要路上遇见了,总能就官兵带来的消息热烈讨论一番,然后不停地对当今圣人歌功颂德。

  “圣人仁德!”

  “圣人万岁万岁万万岁!”

  为了庆祝,大家齐齐凑份子办了一场流水席。

  “大家敞开了吃!”

  席面上热闹十足,足足吃了三个时辰,天擦黑大家才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离席,消耗掉的食物是往常的两倍,但没人觉得心疼。

  官兵两天后就要来带走报名的青壮,这两天正是该吃好吃饱,养足力气上路!

  两日后,空中飘起了鹅毛大雪,为陈秀平生仅见,纷纷扬扬,盖住了屋顶和地面。整个镇子银装素裹,显得统一而整洁。

  将要出发的人早早就候在了路旁,身上穿着陈秀同其他妇人赶制的厚长棉袄。样式类似现代的军大衣,或许不够美观,但绝对保暖厚实。

  帽子也是不同于现在流行的款式,两边都加上了包耳的棉布,往下巴处一扣,整个人都被包裹得严严实实。

  “跟裹着被子似的。”有人这样形容。

  但只要不逾制,官兵并不在乎他们穿成什么模样,见他们穿得暖和,甚至乐见其成。毕竟人要是冻病了,耽误任务不说,重新招人也是个麻烦事儿。

  四位官兵放下板车,其中一人扫了一下人数,笑了,指着道:“你们人还挺多!先说好,我们是招人运粮,手上得有力气,其他人耐心等着便是,朝廷很快就会来放粮了,说不定还是你们自己人运粮回来呢。”

  说这话并不是多此一举,昨儿个别处就有滥竽充数的,七老八十就要进棺材了也跑来报名。

  虽然不知道老人家是怎么平安活到这岁数并且挺过叛乱的,但这都要活成祥瑞了,他兄弟哪敢要人干活?走几步路都怕把人磕碰着,恨不能当成祖宗供起来!

  那老人家只抹泪说苦,家里娃都饿得不成人形了,听说报名当即就有一份粮发,只得如此,也是可怜。

  有些地方甚至还闹出过不分男女老少、康健病弱,齐齐报名的情况,就为了提前发放的那一份粮食。

  然后上头就多派了些人手,按照各地人数先酌情送一些粮,他们拉过来的板车上就是。就当提前熟悉任务了。

  “军爷放心便是,绝不敢糊弄的。”陈宗赶紧回道,“我们镇上的儿郎都有一把子好力气,打头这位还当过几年兵呢。”

  “噢?”后边一位官差来了兴趣,仔细打量李继。

  服兵役的不少见,近几年没什么战事,一年兵役结束后返乡的人也在增多。反倒是李继这种当了好几年兵,胳膊腿儿都好好的却选择返乡的人很少见到。

  毕竟平安在军营里待了好几年,算是有了资历的老兵,在军营的前途可比返乡种地好多了。

  他走过来拍拍李继的肩膀,见他站得笔挺,纹丝不动,可见底盘稳固,于是满意地笑道:“不错!叫什么名字?先前是哪位将军帐下的?”

  这种自然而然抢过话头的姿态……再看看被抢话头的官兵,面上也没有不快之色,李继心中有了猜测。

  大概这位才是四人之中主事的。

  李继余光瞥了暼搭在肩膀上的手,不动声色地拱手道:“不才李继,在宋将军手下任过校尉一职。”

  拍李继肩膀的官兵,也就是如今县城主事的孙校尉笑容一顿。

  那岂不是跟他一样的职位?

  孙校尉咳嗽两声,尴尬地收回手,很快又重新挂起笑容道:“我是罗将军帐下,忝为校尉,姓孙,你可以称呼我为孙校尉。”

  “我没去过宋将军驻守的地方,不过有听闻那边和南方不同。一碗水放在外头,半柱香的时间就能结冰,是不是真的?”

  李继回道:“这倒是夸张了……”

  随后孙校尉又询问了一些北方军营的情况,两人看似聊得投机,实则孙校尉一直在试探。如果李继哪一处答不上来,或者与实情不符,恐怕就会被当即拿下。

  前两日过来的官兵可不仅仅是通知招运粮力士的,除了表明朝廷已经重新接管了地方,安抚民心,还有打探消息的任务。

  食人者将引天罚!

  一路扫荡过来的他们对此深信不疑,就连朝中也有传言,瘟疫乃是食人者引下的天罚之一。

  如发现疑似迹象,传令官兵根本不会现身,直接上报异常。今日迎来的也不会是他们,而是直接亮刀的先锋队,审讯之后再做处置!

  不过六阳镇虽然被确认为安全,他们存活的人数却还是让孙校尉起了疑心。

  几月奔波,他算是见识了何谓文书说的“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六阳镇的情况比别处好上太多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为确保万无一失,他今日特地带人跑了一趟,整整一队人就候在外头,如有情况,便会立刻一拥而入。

  如今看来,原因大概就是这位当过校尉的李继了,孙校尉心想。

  他犹豫了一下,收起笑脸,歉然拱手道:“李继兄弟莫怪,我这也是为了上头交代下来的任务。”

  从这位小兄弟知无不言的态度看,想必是知晓了他的用意。都是当过兵的兄弟,索性把话说开,免得在人心里留下疙瘩。

  李继微微一怔,看他眼神中带了奇异,他竟然就这么直接说出来了?

  “校尉多虑了,我也曾是行伍中人,自然知道什么是任务为重。”李继摇头笑道,带了几分真心。

  这位校尉说话直爽,待他这样没了职位的归乡人也十分有礼。如此一来,李继对他的性格大致有了了解。

  或许朝廷对“处决食人者”这件事的态度如何,可以从他这里打听一二。

  李继问:“校尉的任务是否方便告知?”

  他知道有些任务需要保密。

  “那倒没有。”孙校尉打断道。

  随即面色一肃:“食人者格杀勿论!”

  任务的字里行间透露着浓浓的血腥气。

  李继心中一动,问道:“如果杀了食人者呢?”

  孙校尉看他一眼,以为他手上沾了这些人的血,无所谓地挥手道:“自然是无罪。”

  “无论多寡?”

  “无论多寡。”

  经此一役,南方地区元气大伤,需要稳定人心。食人者犯下人伦大罪,罪无可赦,不像起义军——大多是求生无路的农夫、有百姓物伤其类,正是泄民愤的最佳对象。

  在朝廷接管之前,杀过食人者的不但无过,反而有功。不过之后如有发现,就必须交由朝廷处置了。

  得到“无罪”的肯定答复,在场众人都松了一口气。陈秀也像是挪开了头悬利剑,整个人如释重负。

  世情重归安稳,她最担心的就是朝廷会因为他们擅自处决食人者而问责。如今没了这样的顾虑,真是再好没有了。

  不过……继哥以前是校尉?以前怎么没听他说过?

  陈秀疑惑地看着李继的背影。

  孙校尉看了看越来越大的风雪,又估算了一下时间:“李继兄弟,这天不怎么好,我们还要去别的地方接人,赶路去县城也需要时间,往后再聊。”

  李继点头:“好,往后再聊。”

  旁边的小兵十分有眼色,当即高声喊道:“好了,大家抓紧时间道个别,该上路了!”

  孙校尉对李继另眼相看,小兵对六阳镇人的态度也和以往大不相同。要搁在别处,虽说不至于欺压百姓、恶声恶气,可也是公事公办、点清人数便走的。

  毕竟在他们来之前有那么长时间,什么道别的话说不完?

  李继走到陈秀身前,为她拂去头顶的落雪,轻声道:“我要走了。”

  “嗯。”陈秀闷闷道,“我会好好照顾青松的。”

  明明之前已经做好了分别的准备,可真到了这一刻,心中还涌出了许多不舍。

  “嗯。”李继应道,本想再说点什么,身后却有人在催了。

  “快点儿!我们要走了!”

  李继最终只是碰了碰她冰凉的脸颊,叮嘱道:“也照顾好你自己。”

  “嗯。”陈秀认真点头,吸了吸鼻子,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不想让他临走前还看见自己哭丧着一张脸。

  板车上的粮食被卸下,足够他们省着吃上几天。板车没有留下,县城自己运粮的板车都不够用,自然不可能送给他们。官兵甚至还从村里征用了两辆板车,一辆算半个人头,能多挣一份粮食。

  李成也跟李氏和陈秀告别,然后跑进队伍,跟着官兵们离开。

  路上时不时有人回头,陈秀挥手高声道别:“路上保重!”

  出门在外,做什么都不方便,要照顾好自己,现在天又冷了,记得及时添衣,不知道朝廷管的饭有没有肉,肉干就放在包袱里……

  她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可最后还是没有开口,免得勾起愁绪,远行路上还记挂。

  人慢慢走远,在漫天的风雪中只能看见模糊的背影。李氏收回视线,拍拍陈秀的后背:“人都走了,我们也回去吧。”

  陈秀没有反应,李氏心中好笑,又有些无奈:“又不是不回来了。”

  “可那得什么时候?”陈秀喃喃道,依旧不舍地望着。

  李氏想起自己当年和丈夫的黏糊劲儿,摇摇头,由着她去了。

  直到连模糊的影子也淹没在风雪之中,陈秀才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