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50章 第 50 章
    团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这无疑是一场困境,失去了狩猎的食物来源,他们应该如何度过没有足够存粮的漫长冬季?

  在座众人都沉着一张脸,气氛异常凝重,没有人说话。在经济生产力落后的现在,普通人能做的实在太少了。

  半晌,陈宗打破了寂静。

  “好了,大家不必如此,粮食还够我们撑一段时间,‘车到山前必有路’,会有解决办法的。”

  也只能这么想了。

  陈秀暂时压下了心底的忧虑。

  ……

  “嫂子!阿秀!”一群人慌张地扯着嗓子喊,闹哄哄地冲进院子。

  陈秀心中奇怪,这时候有谁找她?

  转头一瞥,整个人瞬间如遭雷劈,面如土色。

  “爹!”陈秀失声惊呼,手腕一软。原本打算摆上桌的碗碟从手中滑落,“哐啷”一阵脆响后,碎成一地不规则的陶片。

  陈安被人用担架抬着,一身衣物已经被鲜血染红,血液甚至还在不停地往地面滴落。如果不是他眼睛还睁着,一眼看过去,恐怕会以为被抬着的是一个死人。

  李氏和陈景听见动静从厨房跑出来,一瞥之下也慌得六神无主。

  陈安面色苍白,因为伤处的疼痛,脸颊的肌肉还在偶尔抽搐,但他还是勉强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笑容安慰他们:“放心,死不了……”

  “爹你快别说话了……”陈秀颤抖着打断他的话,小跑着领人去陈安卧室,慌张加速的心跳快得像是要从胸膛里跳出来。

  李氏和陈景也慌忙跟上。

  陈秀撞开卧室门,让出路,一群人避开伤口,小心翼翼地将陈安安置在床上。

  陈秀见陈安神志依旧清醒、状态尚佳,这才勉强捡回了一丝理智,观察他的伤势。

  伤口在腿上,范围不算大,没道理会流这么多血。而且抬人过来的叔伯兄弟虽然面色担忧,却没有谁十分伤心的。

  陈秀心里一定,握紧了拳头。

  希望是她想的那样……

  陈秀找到平常和爹走得近的一位叔叔,开口问道:“叔,我……我爹这是怎么回事?身上怎么那么多血?”

  虽然心中有了猜测,她也在尽量调节情绪,可话问出口还是打了磕绊。

  “你别着急,你爹身上的血不全是他的。”这位叔叔轻声安慰道,“我们回来的路上遇上了大虫,干了一仗,最后一刀是你爹砍的,那些都是大虫的血。”

  猜测被证实,陈秀悬着的心这才彻底落了地。

  幸好不是最坏的情况,否则这种程度的失血量,就算华佗在世,恐怕也回天乏术。

  “爹,你感觉怎么样?”送走帮忙的人,陈秀端了一杯温水过来。

  “没事儿,嘶……就是有点疼。”陈安按住自己受伤的腿,呲牙咧嘴地坐起来。

  李氏连忙扶住他的胳膊:“哎,你别动,小心着点。”

  待他坐稳当,李氏接过碗给他喂水,眉心皱得紧紧的:“阿秀,小大夫什么时候能过来?”

  就算知道这身血不是丈夫陈安的,可看着还是让她心里发慌,得让大夫检查一下她才能放心。

  陈秀记得刚才那位叔叔说他们只是稍微处理了一下爹伤口,怕有什么看不出的妨碍,所以已经派人去喊小大夫了。

  陈秀估算了一下时间:“应该就快到了。”

  陈景:“要不然我去找一下小大夫。”

  话音刚落,门口就有人跑了进来,同时一道带着焦急的声音在屋中响起:“女婿怎么样了?伤得重不重?”

  “姥姥?”

  “姥姥?”

  “娘?”

  三人同时回头,没想到没等来小大夫,反而是姥姥先回来了。

  陈秀心里一跳。

  糟了!她们还没来得及给爹换衣服!

  姥姥带着孙子和青松在相熟的妇人那里做衣裳。一群人正聊着针法,没成想却听到了女婿受伤的消息,吓得她只交代了一句“帮我看一下孩子”就赶紧跑了回来。

  没等陈秀和李氏回答,姥姥就看到了一身血衣的陈安,顿时眼前一黑,双腿发软,身体也打着晃。

  陈秀赶紧冲过去扶住姥姥,大声解释:“那不是我爹的血!”

  “不是你爹的血?”姥姥虚着眼喃喃重复了两遍,这才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反手抓住陈秀的手臂,身体涌出了一点力气。

  她紧紧盯着陈秀问:“这话怎么说?”

  陈秀将情况如实相告。

  “娘,都是那大虫的,我没事儿,您别担心。”陈安也忍着痛出声安慰。

  没等姥姥再说些什么,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即三人推门进来,是李继、李成还有李氏刚刚问的小大夫。

  姥姥自然认得打头的小大夫,前些日子她害了心病,就是他给她开的药。于是眼前一亮,扶着陈秀站直了身体,高声道:“快!大夫!麻烦您快给我女婿看看!”

  不管刚才想说什么,姥姥此刻都抛在了脑后,只想让小大夫赶紧诊诊陈安的情况。

  救人如救火,小大夫也不客气,点点头快步走到床边坐下,开始查看陈安的伤势。

  李氏则是陪在旁边,紧张地说着自己知道的情况。

  一番望闻问切后,小大夫松了一口气。

  骨头无大碍,血也止住了,往后只要别让伤口化脓、注意修养即可。现在正好又是冬天,低温对伤口的愈合十分有利,问题不大。

  “小大夫,我爹怎么样?”陈秀迫不及待地问。

  小大夫轻松道:“情况还算好。”

  他打开药箱,准备处理陈安的伤口,不过腿上伤口的位置有些尴尬,于是清了场,只留下李氏和陈景帮忙。

  被赶到门外,几人也没有离开,安静站着等里面处理完毕。

  陈秀突然问李继:“你们以后还去吗?”

  这话问得没头没尾,李继却知道她指的是什么。

  沉默了两秒,他回道:“以后不会再分成两队人,一切以安全为先。”

  言下之意,狩猎还是要继续。

  陈秀心里顿时冒出一股冲动,催促着她张口,催促着她大喊:别去了!

  可是理智拉住了她。

  现下六阳镇处境就如孤岛一般,而且还不知道会持续多久。停止狩猎,断掉唯一的食物来源,这和自绝后路有什么区别?

  李继见她欲言又止、神色担忧担忧,低声叹道:“也就半个月了。”

  是啊,半个月。

  陈秀默然,望着结了白霜的墙角。

  她也不知道是该盼着这个时间长一点好,还是短一点好。

  ……

  寒流来得比想象的早,陈秀翻出了自己最厚的衣服裹在身上。可廊外寒风一吹,冷意却依旧像是从骨头缝里生出来的一样,让人直打哆嗦。

  这样的天气,别说打猎,就是出门都要在心里把想做的事情过上三遍才有抬脚的动力。

  陈秀往手里哈了一口气,忍不住向前倾身,离火盆更近了一点。

  “今年怎么这么冷?”陈安躺在床上,身上盖了两床厚被子,沉沉的,已经有些碍着他喘气了,但这才感觉刚刚好。

  李氏搓了搓手,庆幸道:“还好我们屯的柴火够,不然这个冬天可就难熬了。”

  然后她问陈景:“你姥姥那边炭火够吗?她可带着你表弟,老的老、小的小,最受不了冻。”

  “娘,你放心,我早早就给姥姥他们送过去了。”陈景道。

  “那就好。”

  因为烧了炭火,窗户特意留了缝,北风“呼呼”地刮着,声音尽从缝隙里传了进来。陈秀光是听着就能回忆起风吹在脸上时似是针扎般的痛。

  “娘,我们待会儿给有老人的家里送些厚衣服过去吧。”往些年入冬,总有老人在气温骤降的夜晚悄无声息地离世,今年尤其冷,陈秀实在放心不下。

  反正诺大一个镇子就剩他们这么点人,别的没有,衣服总是管够的。

  “好。”李氏点头,“看情况再送些被子过去吧。”

  两人正商量着,大门突然被人猛力推开,“哐当”一声重重敲到墙上。凛冽的寒风顺势涌进,吹散了屋中好不容易积蓄的热气。陈秀不禁打了个冷颤。

  “舅舅,你……”

  没等陈秀说完话,李成手扶门框大喘了一口气道:“官府来人了!”

  “什么?!”众人齐齐惊呼。

  陈安更是用力掀开被子,支起身体催促:“快!给我穿衣服,我要出去看看!”

  几人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妥当,扶着陈安出门,李成嫌走得太慢,一把将陈安背起来跑。

  到达目的地时,边上已经站了一些人。现场保持着十足的安静,封住的路口被拆了一半。一个官兵打扮的男人正站在路口处,李继和陈宗也在旁边,三人正说着什么。

  陈秀他们互相对视后也安静地站到一旁,看他们和交涉。

  “……天寒地冻,粮食需要一批青壮运送,不发工钱,但管饭。”官兵快速地说着上头的吩咐,和她见过的一些因为千篇一律的话说的太多而逐渐面无表情的前台工作人员一样。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接收到话里的重要信息。只最后两个字,哪怕寒风侵肌,也挡不住众人心头的火热。

  管饭!朝廷管饭!

  周围瞬间响起了压抑的讨论声,像是晚自习上窃窃私语的中学生,生怕引起老师的注意,却又忍不住和同学说悄悄话。

  “阿秀!”李氏激动地握紧了陈秀的双手,看上去也很想说些什么,只是顾着官差还在,不能失了礼仪。因而除了一开始忍不住喊了她的名字,往后便没了下文,但不住上扬的嘴角还是表明了她内心的狂喜。

  陈秀也如释重负,露出了入冬以来最灿烂的一个笑容。

  真好!

  她如今才确信自己挺过了一劫,没有作为一个背景板炮灰在动乱之中。

  陈秀兴奋地抱住李氏,眼角溢出了开心的泪水。不经意间抬眼,对上了李继的视线,笑得眉眼弯弯。

  李继看得一怔,一时间竟没能别开视线。

  明明今日并无阳光,他却觉得自己被晃了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