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49章 第 49 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日子一天天过去,瘟疫没有半点出现的迹象,但李继并没有放松警惕,定下的防疫措施依旧在严格执行。

  大到巡逻、值班,小到喝热水、注意卫生,不管哪方面都不曾落下。

  陈玉荷一家对这些十分注意,尤其是王氏,经历过一次险死还生,她对一家人的健康尤为看重。

  “水……烧开了……喝。”王氏结结巴巴道。

  几个月过去,她的身体恢复得不错,嗓子能出声了,手也能拿起筷子了,只是腿脚还有些不方便,走起路来一瘸一拐。

  “娘,我记得的。”陈玉荷放下碗无奈道,“您不用每次看见我喝水都说一遍,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你……记性……不好。”李氏道。

  这话陈玉荷没法反驳,可是……

  “壶里的水不是您看着我烧开的吗?”

  “你……记性……不好!”王氏还是这句话。

  陈玉荷吐出一口气,认输了:“……好吧。”

  她就不该反驳。

  王氏满意了:“去……给你爹……送饭。”

  陈玉荷看窗外的天色,心里估摸了一下时间,确实不早了。

  “我马上去。”她从柜子里拿出饭盒,熟练地将饭菜装进去,然后挥手和王氏告别,“娘,那我走啦!”

  王氏点头:“去吧。”

  目送陈玉荷离开,王氏回头一看桌子,筷子还在,拍腿道:“这……记性!”

  王氏一把抓起筷子追人,她腿脚不利索,速度慢,追出门时连陈玉荷的影子都没见着。

  怎么跑那么快?

  好在如今住的地方离值的地方不远,王氏决定自己去送。

  “你们快点走吧!我们这里不放人进来!”王氏刚到,就听见了丈夫的劝告声。

  有人想进来?

  王氏靠近,妇人哭求的声音越发清晰。

  “求求您了,我这孩子才五岁,才五岁啊!我们好不容易走到这里……”

  李继再三强调不能和外来人员接触,所有人都铭记在心,陈玉荷和她爹陈福是隔着墙和外头人对话的。

  说实在话,妇人的境遇十分令人同情,但他们自己尚且过得艰难,过冬的存粮还没有屯够,又怎么去帮别人呢?

  “唉……你们走吧,我真的帮不了你们。”陈福无奈道。

  话音刚落,墙外就传来了“砰”的一声重响和妇人的闷哼声。

  “怎么了?”陈玉荷吓了一跳。

  “娘?娘你醒醒!娘——”孩子无措的呼唤声响起。

  王氏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姿势别扭地挥舞着筷子大喊:“人……出事!”

  一阵慌乱过后,哭喊的孩子被接了进来,安置在离人群最远的一处房屋,他们不清楚这孩子的情况,暂时需要隔离。

  而他的娘亲则是撞石自尽了,那一声闷响是她在人世最后发出的声音。

  陈秀没想到有人会用这么决绝的方式迫使他们收下这个孩子。

  “她就不怕自己死了,我们也不管她的孩子吗?”陈秀忍不住道。

  李继大致能猜到妇人的心思:“或许她是知道自己带着孩子走也没有活路,干脆赌一把。”

  陈秀叹了口气。

  是啊,她的心肠还是不够硬,如今北风正寒,放一个才四五岁的孩子在外面哭,她实在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这不就赌赢了吗?

  “像我这样的,恐怕就是很多小说里写的‘圣母’了吧。”陈秀自嘲着摇了摇头。

  多想无益,既然做了决定,那就得担起责任。

  隔离时间暂定为半个月。

  男孩很乖,无论什么安排都照做,也不问原因。

  除了吃饭。

  不管怎么阻止,他都像是吃了这顿没下顿一样往嘴里硬塞,要不是食物比嘴巴大,恐怕都不会动用一下牙齿。

  陈秀还猜测他或许是来自书香门第——从他遣词造句的方式,以及手上练字形成的薄茧。

  她试过询问他的家庭情况,可只得到一个“全家都不在了”的回答,更多的男孩便不愿意再开口,为免勾起他的伤心事,陈秀只好作罢。

  ……

  男孩被允许在村里自由活动的这天,陈明领着一群小孩子跑了过来。

  这就是收留的那个小娃娃啊,好丑啊。

  枯瘦的身体不是半个月就能养回来的,哪怕之前是观音坐下童子般的相貌,两颊深凹、脸色蜡黄后也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不过既然进了镇子,那就是他罩着的人了!

  陈明这么想着,拿出做老大的气势,下巴一抬,问:“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见这么多人,个个都高高壮壮,心里有些害怕,捏着衣角结巴道:“我……我小名叫毛毛。”

  “毛毛?”陈明惊奇道,随即转身朝后方喊,“毛毛!他也叫毛毛唉!”

  “真的?”

  后方一个男孩拨开伙伴挤出来,伸手在男孩头顶比划了一下,兴奋道:“你比我矮!我是大毛!你是二毛!”

  孩子的小名总会有不小心起重复的,碰上了就直接在前头加次序予以区分,小孩子们都喜欢当大的那个,以年龄分大小还是以身高分大小总是他们争论不休的话题。

  毛毛一看新毛毛比他矮,就想赶紧用身高把大小定下来。

  男孩不在乎自己是叫二毛还是大毛,他只怕自己不同意,眼前这群人会不高兴,然后自己遭殃,于是立马揪着衣服点头。

  大毛开心地一拍胸膛,揽住他的肩膀:“以后我是大毛,你就是二毛,谁敢欺负你,你就来找我,我跟你说……”

  二毛被他的动作惊到,畏怯地缩起了肩膀。

  大毛强势带他走动介绍,认识新朋友,一群人玩笑打闹着,或许是感受到了周围人的善意,二毛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眼中也浮现出了对新地方和新事物的好奇。

  这无疑是一个好的开始。

  从头看到尾的陈秀欣慰一笑:“他们相处得不错。”

  李继颔首:“陈明一向机灵,毛毛的名字他早就知道,今天这一出应该是几分巧合加几分故意,不过不得不说,很有效。”

  陈秀深吸一口气,抱臂道:“所以说,对付小孩子还是得小孩子来啊。”

  李继和陈秀踱步往回走。

  李继想起自己最近听到的消息,侧头问道:“听说陈铜的父母想收养他?”

  “是有这回事。”陈秀点点头,“这孩子没了亲人,年纪也合适,如果性格上没什么大问题,他自己也同意,最后大概就是他了。”

  “其实选他也是最好的。”陈秀道,“谁家的孩子不是父母的心头肉呢?能同意过继的多半是一时内外交困,万不得已,往后富足后悔了,让孩子怎么办?万一孩子选择回到生身父母身边,收养他的叔婶又怎么办?”

  “不如直接选一个没有后顾之忧的,也省了这些可能的麻烦。”

  “确实。”

  陈铜父母这个年纪,已经承受不起再一次的变故了,收养之前就将风险降到最低是最好的。

  ……

  县城县衙内。

  “老爷,您看这么多天了,瘟疫也没个影子,城门总这么封着也不是个事儿啊。”一幕僚向知县道。

  知县愁眉不展,背着手来回走动:“我又何尝不知,可前任知县留下这么个烂摊子,若不是罗将军,我能否走马上任还是两说,眼下自然听他号令为好。”

  “可罗将军又不在。”幕僚轻蔑道,“不过一个传话的翊麾校尉……”

  “行了。”知县挥手打断,“此事本官自有分寸,无需多言。”

  考虑到幕僚也是一片拳拳之心,在外也一定程度代表了他的立场,知县提点道:“校尉一职确实低了些,可听闻罗将军对其勇武颇为欣赏,只等他立功便要提拔上去。”

  “小心,祸从口出。”

  幕僚一听,连忙正色拱手道:“是小人考虑不周,今后定当谨言慎行。”

  二人谈论的这位翊麾校尉,此时正坐在城墙边一处矮房中,拿着一张纸条低头细看,只见上面有简短的两行蝇头小楷:瘟疫已遏止,有小股流匪逃窜而回,注意警戒。

  校尉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因为瘟疫一事,赈灾粮的运送颇为艰难,哪怕是日日施清粥,他也快撑不下去了,至于后面的消息……一群乌合之众,不值一提。

  倒是城外因为缺乏管束,拉帮结派,乌烟瘴气,是时候整顿一番了。

  校尉想着,收好纸条,唤来门口的小兵:“传话给知县,瘟疫已不足为患,从今日起,便不必封城了。”

  “是。”

  小兵来到县衙,如实递话给知县。

  知县“唰”地从座椅上站起,近前询问:“当真?”

  小兵低头答:“卑职不敢假传军令。”

  “好!好!好!”知县大喜过望,拍着手连说了三个好。

  毕竟这不仅意味着局势好转,更代表着他今后能够正常治理县城,不必像前任知县般,必须在性命和前途中做一个选择。

  六阳镇这边尚无所觉。

  李继正思虑狩猎的问题。

  “这半个月,山里的野物越来越难找,也越来越难猎,我们已经损失好几个人手了。”

  丝丝缕缕的风从窗户缝隙窜进来,吹拂着带走皮肤的温度,陈秀不禁裹了裹身上的薄棉衣,思考起他们的未来。

  天气渐寒,猎物减少,托小行山物产丰富的福,如今哪怕不事生产,他们的粮食也够他们活上一个多月。

  当然,也仅够活着。

  李继又道:“接下来的日子,我们要渐渐收缩狩猎的范围,安全为上。”

  “我问过一位老人家,他说不久就会有一场寒流来袭,温度将会进一步下降,所以最多十天半个月,小行山就不能再进了,不然就不是我们狩猎,而是给山里的野兽投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