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48章 第 48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陈秀和李成送走有财,心情有些沉重,他们刚刚从有财口中听到了一个再坏不过的消息。

  ——瘟疫!

  旱灾之后,兵祸接踵而至,因此丧命的人不计其数,但并不是每一具尸首都有人收敛,而天气又是刚刚转凉,还不是能够抑制病菌滋生的严寒低温,腐烂的尸骨经过多日发酵,成为了瘟疫生长的温床。

  六阳镇的尸首要么被叛军焚毁,要么进了“吃人鬼”的肚子,剩下的也都被妥善葬进了坟墓,没有瘟疫诞生的条件,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高枕无忧,相反,正是他们这里“干净”,才更加需要防范外来的危险!

  金乌西坠之际,陈秀一家难得点起了油灯,除了生病的姥姥还有尚且年幼的李聪,所有人齐聚一堂。

  陈秀和李成如此郑重其事,众人大概知道要说的是一件大事,却没想到竟然是人人闻之色变的瘟疫!

  这个消息就像是一颗炸弹,炸得所有人的脑海都混乱不已。

  瘟疫是什么?在普罗大众的眼中,这个词几乎和阎罗王等同,所过之处鸡犬不留,十室九空绝不是胡话!

  李继最先理清思绪,出声提问:“他是听谁说的?瘟疫蔓延到了哪里?消息可靠吗?”

  陈秀早就问过有财相关的问题,立马回答道:“他是用杂粮饼跟一个流民换的消息,这个流民是从县城过来的,据他说因为瘟疫,县城紧闭城门,不再对外接收流民,救济粮的发放也由在临时大棚排队发放改成由城墙上的吊篮运送。”

  “没有了军队维持秩序,老弱病残挤不到城墙下,抢不到粮食,只好另寻出路,这个流民也是其中之一,机缘巧合之下流浪到了我们这里。”

  李继的指头在桌子上点了两下,分析道:“连县城都有救济粮发放,还有军队驻扎,证明朝廷已经开始维护各地的秩序。”

  “由此可见,叛军应该已经被镇压下去,最起码我们所在的县城不用再担心叛军的问题,这是一个好消息。”

  在李继冷静的分析声中,众人渐渐回过神来,仔细倾听。

  “同时,这也证明我们的决定没有出错,只要撑到朝廷来人,一切都能好起来。”

  “如果不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瘟疫,想必再过不久,从县城来的救济粮就能轮到我们。”

  听到这里,陈安叹了一口气:“可惜……”

  本应该能走上正轨的日子眼看又变得遥遥无期起来。

  李继没有随众人陷入沮丧,他看向陈秀,继续询问:“那个流民和得过瘟疫的人相处过吗?有财和那个流民又是怎么接触的?这十分重要。”

  陈秀:“有财有过被熟人偷袭的经历,因此对陌生人十分警惕,那个流民也是同样,他们的对话是隔着一个拐角进行的,那个流民说他并没有得瘟疫,也没有和得过瘟疫的人相处过。”

  “他是怎么判断的?”李继紧了紧手指,“仅凭肉眼吗?”

  不是他想寻根究底,而是瘟疫这种东西根本不讲道理,只要接触过就可能感染,然后成为下一个传播源,为瘟疫的扩散添砖加瓦。

  陈秀能理解李继的言外之意,如果流民对于“感染瘟疫与否”的判断不可信,那么有财就十分危险,同时,和他接触过的所有人都不再安全,这其中包括舅舅和她自己,现在也包括了在座的所有人。

  不过幸好这种担心并不存在。

  陈秀道:“听那个流民说,县城的城墙外其实并没有发现得了瘟疫的人,只是城里的大人得到了别处的消息,不敢冒险,就直接封了城。”

  “也就是说,瘟疫其实还没有传到我们这里。”李继总结。

  “是的。”陈秀点头,这也是她没有立即采取行动的原因,如果县城外发现过病例,她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就会隔离一切和有财接触过的人,指挥其他人焚煮衣物,找石灰兑水撒遍整个镇子。

  她虽然不懂得治疗瘟疫,但在应对传染病上,隔离杀菌总是不会出错的。

  当然,对于她个人而言,还有一个不能说的原因——小说剧情!

  女主上一世虽然没能活到瘟疫爆发的时候,但她重生后刻意搜集过这方面的消息,知道大灾后必有大疫,提前提醒过男主,并且大凌朝的官员们也不是吃素的,女主搜集资料能得出的结论,他们自然也能够预料到。

  灾民叛乱触及了皇帝的底线,一番大清洗后,滚滚人头落地,底下人为平息皇帝的怒火每日都兢兢业业,对待灾区的事情更是不敢再出半点差错,瘟疫这种完全能够预料到的情况尚未扩散,就被掐死在了萌芽之中。

  确认过消息后,李继绷紧的肩背稍微放松了一些。

  还好,不是最糟糕的情况。

  “既然如此,我们照着县城的方法做就行,明天开始,用杂物堵住各个路口,镇子不再允许随意进出,如果遇到陌生人千万不要靠近,及时上报。”

  “这样就行了?”陈安嘟囔了一句,“我们镇子本来就很久没人来了,最近大家也不爱走动。”

  刚才听到消息,他感觉天都要塌了,但结果对他们的生活好像也没什么影响。

  陈秀不赞同道:“爹,千万不要掉以轻心,瘟疫传染性强,不小心放进来一个就会要了所有人的命!”

  现在可没有特效药,镇子里唯一会点医术就只有一个药馆学徒,药材也不够,小伤小病还行,稍微严重一些的就只能靠自己的免疫力硬抗,连发个烧都有可能烧坏脑子,更何况是瘟疫。

  而且她不知道大凌朝的官员是怎么迅速扑灭瘟疫的,是派遣太医到各地驻扎研究对策,还是像暗黑剧里演的一样——放火烧村?

  这种方法残忍至极,可她不得不承认这也是最行之有效的,如果朝廷选择这么做,她完全不会觉得意外。

  但她一点都不想成为被烧的对象!

  所以,哪怕结果是他们杞人忧天、白忙活一场,防疫工作也势在必行!

  之前她考虑到狩猎总会有人受伤,特意找了几个手脚麻利的,教授了煮沸消毒、出入洗手的基础知识,又找来药馆学徒给他们培止血包扎的手法。这样一来,只要有人受伤,回到村里的第一时间就能受到救治。

  陈秀让他们充当卫生员,给全村普及防疫知识,由于特意培训过,省了许多时间。

  与此同时,李继也没有闲着。

  六阳镇有许多已经毁坏的房屋,他指挥着幸存者们进入其中,搜集散落的砖瓦建材和其它杂物,并将它们送到镇中的各个路口。

  六阳镇久违地热闹起来。

  “我们搬这个干嘛?难道又有什么军要过来?!”

  “没有——”旁边的人不耐烦地敲了他一下,“你小子刚才不是在吗?在想什么呢?防瘟疫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听到!”

  “瘟疫?!”

  “你这么大声音干嘛?这不是还没传到我们这里来吗?”

  “哦,是这样,吓死我了。”然后反应过来,“等等,没传过来也很可怕啊,我们怎么就那么倒霉,日子才刚刚好一点。”

  另一人感叹道:“能活下来就不错了,比起那些躺进地底下或者进了别人肚子的,我们已经够走运了。”

  “好好干活吧,多检查几遍,堵严实一点,最好一只老鼠也别放进来,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地染上瘟疫,好不容易活到现在,可不能就这么交代了。”

  说完率先挑起一担砖头走在前面。

  “哎!等等我!”

  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之下,很快,路口被堆叠的杂物堵住,只有通往小行山的方向修建了一个可以打开的围栏,方便狩猎进出。

  六阳镇被彻底封闭之后,李继总算放心不少,他揉了揉眉心,放下自己手绘的六阳镇地图,向后靠坐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砰,砰。”门口传来敲门声。

  李继睁开没闭上几秒的眼睛:“进来吧。”

  陈秀推门进来,清晰地瞧见了他眼中的疲惫,这是多日辛劳的留下的痕迹。

  封闭整个镇子并不是一个小工程,他们物资有限,人力更是有限,如果一直耗在这件事上,仅靠存粮过活,过不了几天,所有人都得去喝西北风。

  为了缩减工程量,李继跑遍整个镇子手绘了一张地图,规划出了最合适的方案。

  事关性命安危,不用李继强调,每个人对分配到自己手上的工作都尽心尽力,有余力时还会去帮其他人干活,十分积极主动。

  但这并不意味一切就轻松了。

  再完美的计划,正式实施的时候也可能出现预料之外的状况,更何况是这样匆匆定下的规划。

  这里缺大件,那里缺土砖泥沙,这里因为操作不当砸到了人,那里干脆整个堆叠的杂物堆都倒了,需要重新来过。

  对整个工程最熟悉的人就是李继,所有的问题最后都压到了他的手里。

  李继每天忙得团团转,嗓子都喊哑了,就连梦里也在到处跑着解决问题。

  “我熬了甜汤,过来送一碗给你,先歇一下吧。”陈秀在桌上放下托盘,帮他点起桌上的油灯,“这么暗,怎么不点灯?”

  李继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闭眼揉了揉眉心:“刚开始的时候还好,没想到不知不觉已经这么暗了。”

  “下次别这样了,对眼睛不好。”成为了古代的绣娘,为了晚年不成为“睁眼瞎”,陈秀对眼睛的问题一向敏感。

  “嗯。”

  她瞄了一眼桌上的地图,问:“路口都已经封好了,还看它干什么?”

  李继:“路口是封好了,但外围有几间房子是矮墙,很容易被人翻进来。正好有人住在我们圈好的地方外,需要搬进来,我在考虑是让他们直接搬进去,还是把矮墙房子当成值守的地方轮流去住。”

  如果不是听李继说起,陈秀都没想过这方面的问题,这的确不容忽视,但她觉得他的身体同样重要。

  “那你安排完了吗?”然后不等他回答就又道,“就算没有安排好,也留到明天再说吧。”

  李继知道陈秀担心他的身体,笑着承诺:“放心,我不会再看了。”

  “真的?”陈秀把碗推过去,“那你答应我,喝过甜汤就去睡觉。”

  “好。”

  李继一向言出必践,得了话的陈秀放心地离开了,他们虽然定了亲,但毕竟还没有完婚,她在他房间不好久待。

  “吱呀——”门扉被轻轻掩上,李继低头看桌上还冒着热气的甜汤,目光逐渐放远。

  曾经他觉得阿秀这样能识文断字的姑娘配他可惜了,想着只要她提出要求,如果能办到,他绝不推辞。

  只不过没想到阿秀第一次略带强势的要求,竟然是让他喝完甜汤就去睡觉。

  李继轻声笑了笑,仰头闭上眼睛,这样被人管束着休息的时候……他已经很久都没有经历过了啊。

  过了两秒,他将甜汤端起凑到嘴边,一口一口慢慢饮尽,清甜的汤水伴着暖意在腹中化开,逐渐漫向全身,连日不休的疲惫也随之减轻了些许。

  等他们完婚了,这样的日子想必还有很多吧。

  李继忍不住畅想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