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43章 第 43 章
  没了庆哥,之后的战斗再无疑义,敌人死的死,逃的逃,陈家村一方取得了胜利。

  陈秀却没有想象中开心。

  ——被他们救出来的人死了近半,陈家村人也有六人阵亡,受伤的更是不用说。

  她双眼恍惚,缓缓扫视四周,被叛军肆虐过的街道本就破败不堪,此时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尸体,尚且温热的血液肆意流淌着,一摊摊红得刺眼。

  自从得到消息他们便步步领先,天灾引起的人祸早早就避开了,除了陈铜那次意外,他们从未出现减员。

  六这个数字不大,对于他们所属的家庭而言却是所有,是山峦崩塌般的沉重!将来他们家里人问起,她该怎么回答?

  喉咙似被无形的异物哽住,她缓缓坐到角落,抱紧了双膝。

  没过多久,身侧有人坐下,是小喜。

  他安慰道:“阿秀姐,你不用这样,来之前李继大哥已经和我们说清楚了,是我们自己要来的,六阳镇是我们大家的,看到她重新变好,他们地下有知也一定会开心的。”

  陈秀闻言一怔,伸出右手摸向脸颊,温热的泪水沾到手指上,微风一吹,带起丝丝凉意。

  她以为自己情绪控制得很好,原来眼泪已经出卖了她。

  陈秀扯了扯嘴角,低下头来:“我是不是很没有用?这种时候还需要你来安慰我。”

  她极力控制自己不去看小喜无力地耷拉着的胳膊,装作若无其事,但其实心里的负疚感已经快要把她压垮。

  同行的人死的死,残的残,她却只受了一点小伤,就算明知道罪魁祸首是敌人,她心里那关却怎么也过不去。

  “阿秀姐你说什么呢?”旁边一个小点的少年拖着伤腿爬过来,不赞同道,“要不是你小时候接济,现在可没我这号人,谁敢说你没用?”

  陈秀:“我不过是偶尔给你一碗粥,然后派点活……”

  “这不就是了吗?”少年打断了她的话,语气认真,“我知道阿秀姐在内疚什么,但我们的伤又不关阿秀姐的事情,要报仇也该找那些吃人鬼!”

  小喜连连点头:“是啊,阿秀姐,那些吃人鬼才是凶手呢!”

  陈秀心中涌起一阵暖意,她抹掉眼泪点头,露出一个笑容道:“嗯。”

  他们想让她高兴,那她就好好振作,总不能让他们受伤了还来担心她。

  李继一直在旁关注,见她情绪转好,松了一口气,他生怕她钻了牛角尖,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好在还有小喜他们。

  打扫完战场,陈家村人以镇子为中心,开始逐一收复各个村庄,出于无法言说的负疚感,陈秀在其中尤为积极。

  又一次制服村子的“吃人鬼”,陈秀按照惯例给被救者说明情况,询问他们所属的村庄。

  这样做是经验之谈,找到他们同村的人,把他们交由认识的人安置,他们会更容易配合,也能更快地从阴影中走出。

  陈秀问到一个穿着破烂、形似乞丐的老者时,他的反应十分激烈,像是遇到洪水猛兽,先是语意不明地大吼大叫,胡乱挥舞手臂,然后手脚并用地爬到角落逃离。

  陈秀都愣住了,她做这份工作已经有两天了,从未遇见这种情况,以前哪怕是状态最差的被囚者也只是对她说的话无动于衷而已。

  “他这是怎么了?”陈秀模糊地想起了前世的一个病症——创伤后应激综合征。

  她只记得大概称呼,应该不怎么准确,以她门外汉的浅薄了解,不由将老者的表现和这项疾病联系到了一起,心里有些担忧。

  现在他们连个普通大夫都找不到,更何况是现在大概率不存在的心理医生?

  只希望老者只是暂时受了刺激,而不是真的罹患了精神疾病。

  一个精神头还算好的枯瘦汉子回道:“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被抓来的时候他就是这个样子了,听人说是那些人给他硬塞了一块人肉,之后他就一直疯疯癫癫的,那些人嫌弃他的肉老,人又疯了,就没再打他的主意,一直关着他。”

  说着他同情地打量形似乞丐的老者:“我本来以为他是怕死,故意装的,但看他现在还是这个样子,估计是真的受不了自己吃了人肉,疯了吧。”

  “唉——”他想到自己如今变成了孤家寡人,比老者也好不到哪里去,又自嘲一笑。

  “或许疯了也是好事儿……”

  看枯瘦汉子悲苦的表情,陈秀心里也不好受,天灾人祸之下,多少家庭支离破碎,个人的努力在大势的洪流下显得那么微不足道,连苟全性命都成了一件难事。

  陈秀深吸一口气,收拾好心情,将从这个村子救下的人护送回镇上。

  听说一些精神受到刺激的人会变得富有攻击性,想起老者在她靠近时的激烈反应,陈秀特意找了一个力气大的照顾他,并将两人安排在离她最远的队尾。

  除了不想刺激到老者,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老者控制不住自己暴起伤人,旁边也有人能及时制止。

  回到镇上,她将人送到一处院落,这户人家前院打了井,主人家还没有找到,不过六阳镇的收复已经到了扫尾阶段,现在还没找到,估计以后也找不到了。

  她暂时安排人在这里工作,负责给新救出来的人烧水清洗,安排住处,同时做一些简单的心理疏导。

  因为这一批人中的老者状态有些异常,陈秀比以往更关注一些,回了家还想着待会再去问问情况。

  这时,门口突然有人喊道:“阿秀,你快去看看吧,小喜快要把人打死了!”

  陈秀大吃一惊:“出了什么事?小喜怎么会打人?”

  来叫人的婶子拉着她一边走一边说:“你不是送过来一批人吗?里头有一个老人家,看着可怜得紧,我们就先给拾掇清爽了。”

  “结果小喜一照面,不知怎么的突然就翻了脸,捡了棍子就要敲人家的头,急赤白脸儿的,我们好歹才给按住了。”

  婶子和她抱怨:“就算有仇也不应该这样啊,自己手上的伤都不管了,李继兄弟不在,我们只好叫你过去劝劝,他的手最要紧,因为其他人恢复不好,那就太不值当了!”

  婶子是被救出的“两脚羊”之一。

  显然,比起不认识的陌生老者,这位婶子更担心救了自己的小喜。

  陈秀心里也犯起了嘀咕,小喜什么性格她很清楚,内向重情,对一些事情分外执拗,如果只是一个没有交集陌生人,他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就动手。

  不过在这里凭空猜测猜也找不到原因,陈秀只能暂时将疑惑压在心底,加快了脚步。

  到了烧水的院子,眼前的景象和同行婶子说的别无二致,老者抱头害怕地躲在墙根,小喜被几人拦住正奋力挣扎,还试图把手里的棍子对准老者砸过去。

  “你们放开我!”

  陈秀连忙过去抢走他的武器:“你要干什么?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手臂好不容易有了知觉,你就不能爱惜一点?”

  “阿秀姐你来得正好!”小喜指着墙角的老者恨恨道:“你看看他是谁?我们就不应该救他回来!”

  在小喜这个角度能看清老者的侧脸,陈秀转头一瞥,惊讶道:“陈老头?!”

  她知道陈老头投靠了赌场的杜管事,可叛军一来,什么管事都不顶用,她以为陈老头早就死在了镇子的某个角落,没想到他还活着,还是她亲手救回来的。

  陈秀顿时神色复杂。

  “阿秀姐,你让他们放开我,我今天就要杀了他!”小喜手上沾过血,又经历了好友的离世,心里对破坏他平静生活的人正是恨得最深的时候。

  此刻看见陈老头,想起他带人来村子抢粮放火的事情,眼中杀气腾腾。

  “好了,你别乱动,小心胳膊!”陈秀立马喝止他。

  “阿秀姐!”小喜对陈秀的话还是听得进去的,虽然不甘心,但看她严厉的面色,还是克制着安静了下来。

  陈秀缓和了语气:“你先别管他是谁,不管是谁都没有你的胳膊重要,知道了吗?”

  “可是……”

  “嗯?!”

  小喜郁闷道:“我知道了……”

  稳住了小喜,陈秀这才考虑起怎么处置陈老头来。

  他当初带人来村里抢粮与“抢命”无异,大伯也因此将他逐出了宗族,对于想害死自己和亲人的人,陈秀可没那么大度地原谅,善心可不是发在这种人身上的!

  但他现在疯了。

  想起自己救人回来时还同情过他,陈秀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想必就是了。

  沉默了一会儿,陈秀开口道:“暂时先……”

  等等!

  陈秀止住话头,狐疑地看向陈老头。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陈老头被救时对她的靠近无比排斥,是不是因为认出她了?

  她判断他疯了的依据是他在安全的环境下依旧神智混沌,但他是陈老头,如果认出了她、害怕她私下报复,完全有可能装疯。

  她打量了陈老头三秒,很快便放弃了思考这个问题,她没学过怎么从外表判断一个人是真疯还是假疯,陈老头如果打定主意装疯卖傻,她也拿他没办法。

  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不过这个问题其实也不重要,看小喜就知道,乡人对他的仇恨不可能因为他疯了而消失,甚至他真疯了都会认为他是在假装。

  陈秀干脆让人把他绑起来,待遇和被俘虏的“吃人鬼”等同,至于以后怎么处理,等大伯他们商量过再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