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42章 第 42 章
  耽搁的这会儿,外头不甘心束手就擒的人,除非实在不能动弹,都各自开始思考对策。

  “大哥,我们怎么办?”一黑瘦汉子捂着肚子,满头冷汗,腹部还不断发出“咕噜噜”的响声。

  他们突破了人性底线,精神变得有些疯狂,但脑子还没有彻底糊涂,他们清楚自己的行为不容于世,两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没有投降的可能。

  “当然是跑啊!肚子拉得手软脚软,你能干个什么?也不知道是哪个鬼玩意儿下的药,噗——”大哥腹中绞痛,吐了一口血出来,小弟们吓得魂不附体,架着大哥匆匆逃离了镇子。

  另一边……

  “庆哥,咱们也跑吧。”一光头汉子小心建议,他虽然幸运地没有中招,但见其他人痛不欲生的模样,实在被吓破了胆子。

  “跑?”庆哥苍白着脸,转头阴鸷地瞪着他,一巴掌将他扇到地上,“老子亲弟弟被毒死了!你让我跑?吃两脚羊的时候怎么不跑,抢银子的时候怎么不跑?玩女人的时候怎么不跑?啊?怎么不跑?”

  说完又狠狠踹了一脚,光头汉子惨叫一声,扭曲着蜷缩起身体。

  庆哥犹嫌不足,恨声怒骂:“死的怎么不是你!”

  他的亲弟弟被毒死了,哪怕再不成器,那也是他唯一的血脉亲人了!他恨不能将罪魁祸首抓起来钉在墙头,生啖其肉,活饮其血,最好再刮上百千把刀!

  光头汉子倒好,没有中招就算了,还在他面前晃悠,撺掇他逃跑,在他眼里,这就是在阻止他报仇,满腔怒气自然撒在了光头汉子身上。

  “饶了我吧,庆哥,我不敢了,不敢了!”光头汉子的右脸迅速浮肿青紫,他忍着疼痛跪地哀求,心底却怨恨丛生。

  庆哥那个病鬼弟弟,干得最少吃得最多,最漂亮的女人,最嫩的肉永远都是他的!要不是庆哥护着,恐怕早就不知道在哪个犄角疙瘩被人弄死了,现在还要为了替他报仇去送命!

  光头汉子暗自咬牙,心里满是怨毒,他跟着庆哥是为了活命,如今庆哥不让他活,那就别怪他翻脸无情。

  庆哥中了招,身体不适,见他识相求饶,冷哼一声停手,不再在他身上浪费力气。

  他拉上能动弹的手下,又找了一些无大恙的散人,准备到关人的宅院堵人,以报杀弟之仇。

  他多少还有点理智,去之前先派了手下去打听来了多少人。

  李继他们从大道直接进镇,没有刻意避过人,消息很容易就打听到了。

  知道李继一方才二十来号人,庆哥放下了最后一丝顾忌,就这么点人,也敢来镇上撒野?

  他不再收人壮大队伍,直接带着四十多个手下出发。

  庆哥在路上就开始吩咐:“待会见着人就按老规矩来,男的宰了,女的留下,事后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嘿嘿,庆哥出手,肯定马到功成!”

  他撇嘴不耐烦道:“少给老子拍马屁,记住,最要紧的是问出那个下药害死我弟弟的人是谁,老子要亲手——”

  他在脖子上快速比划了一下。

  “宰了他!”

  他盯着李继他们所在的方向,咧开嘴,目露凶光。

  手下们心头齐齐一凛:“是!”

  李继这时刚动员完被救出来的人,让他们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帮点小忙,做些凑人数壮壮声势,找绳子,捆人之类事情。

  他们被关了很久,身体虚弱,其实帮不上什么忙,他最主要的目的是给他们找点事情做,让他们没空胡思乱想。

  他们的精神状态实在堪忧。

  李继原本还没想到这些,但还在一旁的妇人给了他提醒。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如果有人想复仇,他不会反对,但他希望他们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夺取仇人的性命或许十分痛快,但不能被复仇的快感所迷惑,觉得杀人是一件随便且轻易的事情,从而失去对生命的敬畏之心。

  “有人来了!好多人!”大门看守的人高声呼喊,语气惊慌。

  李继平静地望向门口,他刚才只是做出可能的假设,没想到真的有人打了过来,不过这也在预想之中。

  李继镇定指挥道:“不用慌,拿起武器,像狩猎时那样,跟在我身后,准备战斗!”

  说完,拿着□□率先走了出去。

  第一次要和人厮杀,陈家村人有些不知所措。

  而那些被救出来的人却红了眼睛,声嘶力竭地大喊:“报仇的时候到了!还等什么!”

  “杀了这群畜生!!”

  “杀了他们!”

  他们杀气腾腾地喊着口号,陈家村人被这样肃杀的气氛感染,一个个也战意高昂起来。

  总不能连这群被他们救出来的人都不如。

  “就当他们是山里宰的野兽,是野兽……”小喜给自己打气催眠,握紧了手里的锄头。

  庆哥带人围住院子大门,刚准备开口放狠话,让里面的人乖乖把凶手交出来,李继就带着□□冲了出来。

  庆哥走在中间,立于最前,其他人明显对他十分畏惧,在身后拱卫。

  谁是头领一目了然。

  擒贼擒王,李继右脚一蹬,握紧枪杆纵身提气,直奔庆哥而去,身后卷起滚滚尘土,如猛虎下山!

  他放开收敛的气势,仿佛又回到了尸山血海的战场,前方都是他的敌人,手中是熟悉的武器,只需要一往无前便是!

  庆哥手下的人只觉得无形无影的压力扑面而来。

  再一看,对方举手投足间似有煞气随身,摄人胆魄,根本就是勾魂阴差,哪里还有对阵的勇气。

  而这样的人物竟然是他们的目标?

  于是生生被吓退三步,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庆哥能当上头领,自然有几分本事,他咬着牙,想起死去的弟弟,悲愤填膺,大喝一声:“来得好,受死!”

  提起砍刀迎上了李继。

  两人一开始斗了个有来有往,铁器相交的铮鸣声不绝于耳,大开大合的缠斗使得其他人都不敢靠近,两人周围形成了一个空白圈。

  光头汉子心里有鬼,见庆哥如此勇武,对面又才出来一个能打的,靠人数也能堆死,胜利就在眼前,按下了心里的那点小心思。

  他拿起武器紧紧盯着两人,准备在关键时刻介入帮庆哥一把,好捞点功劳。

  但就在下一秒,陈家村人带着被救的二十多人冲了出来,两边人数瞬间被拉平。

  “我们拼了!”

  “杀了这群畜牲!”

  糟糕!

  光头汉子心里咯噔一声,感觉不妙,但仔细一看,认出对面大多是被关的“两脚羊”——手上酥软无力,连像样的武器都没有,又立马放下心来。

  这样的他一个能打五个,再来二十个也不顶用。

  谁知两边一交手,这群他最看不起的“两脚羊”却像疯子一样,完全不顾惜自己,用以伤换伤、甚至以命换命的打法拼杀。

  哪怕已经头破血流,也要拼上最后一份力气,抱腰抱腿,咬皮啃肉,用他们能想到的一切办法给敌人制造伤害。

  “放开!你是狗吗!”光头用力掰开一个人的牙齿,将自己的手背的皮肉拯救出来,“一群疯子!”

  他开始怕了。

  他们这样的人其实是最怕死的,怕死到丢掉良心,丢掉底线,不惜踩着同胞的尸骨血泪延续自己的生命。

  陈秀被陈安护着,又有不要命报仇的同伴,加上对面许多人已经被吓得心生退意,战意不高,暂时还能应付,但与人争斗不容分心,她虽然担心李继,却也抽不出精力关注。

  “嘭!”

  随着一阵沉闷的响动,庆哥一方的人手突然一哄而散:“庆哥死了!完了!”

  庆哥是谁?

  陈秀不认识名字的主人,但看情况大致能猜到,应该是正和李继打架的头领。

  不远处的景象证明了她的猜测。那位头领被李继一脚踢中,身体撞到到墙面又摔到地上,抽搐两下便没了动静,生死不知,有几人在旁边畏缩地喊着“庆哥”。

  陈秀从未见过李继这个样子,浑身杀气弥漫,带着冷酷和残忍的色彩,像是完全换了个人,她惊讶之余,又不禁被这样的李继吸引。

  对手已经落败,李继不再关注,视线扫向在场的其余人。

  他眼里还带着残留的杀意,被扫视到的人只感觉是冷冬被兜头一盆冰水,骨头缝里似乎都渗进了寒气。

  光头汉子脑海里叫嚣着逃跑,身体却像被控制了,完全不听使唤,僵硬着站在原地。

  这时,陈秀本以为死掉的庆哥突然动了动手臂,嘴里发出模糊的呓语。

  这么重的伤势,他还活着?

  陈秀有些惊讶。

  光头汉子的脑子在生命危机下已经乱作一团,见庆哥还能动弹,不知怎的,心里一直压抑着的怨恨突然冒了出来。

  “我现在这样都是他害的,如果不是他,我早就离开了,都是庆哥,他要害死我,对,都是他!”

  他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心里那点不满飞速生长蔓延,吞噬了他仅剩的理智,只余下满腔恨意主宰他的身体。

  他提刀扑过去,使尽全身力气砍向庆哥的脖子,生怕不能一刀毙命,好似解决了庆哥,李继就能当他从未出现过。

  陈秀吓了一跳,她见光头汉子激动地扑过去,以为他是想去救人,正想着这位庆哥有一手,带出来的手下如此忠心,却没想到恰恰相反,光头汉子竟然是去了结他最后一口气的!

  不过……他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

  陈秀想不通。

  以庆哥的伤势,就算不砍这一刀也死定了,莫非光头汉子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一定要亲手结果了对方才能顺意?

  她打量着光头汉子扭曲的脸庞和憎恨的神色,觉得自己大概猜得没错。

  庆哥中刀,眼睛倏地瞪圆,死死盯着光头汉子。

  光头汉子像是才反应过来,看了眼死不瞑目的庆哥,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刀,哆哆嗦嗦地松开刀柄,刃身和路面青石相触,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不……不是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庆哥你死了不要来找我……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他一屁股坐倒,双手撑地,害怕地踢脚后退。

  陈秀看得一头雾水,他们到底有没有仇?

  光头汉子没退多远,身后突然有四五个人喊着庆哥的名字一拥而上,胡乱地用棍棒将他的头颅敲得粉碎,脑浆混着血液和不知名的头骨碎片淌了一地。

  转折之快,她都没来得及反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