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41章 第 41 章
  李继:“不用了。”

  “嗯?”陈秀不明白,“为什么?”

  李继随手拿起一个瓶子,拔出瓶口的木塞,将它倒过来。

  “继哥你干什么?”陈秀紧张地去抢药瓶。

  这些药如果倒掉,照现在的情况根本没办法补充。

  可瓶子一到手上,她立马愣住了。

  “空的?”她低头朝里头看了看,又翻过来倒了倒,想到刚才李继是从镇中心朝外走的,脑海中灵光一闪,抬头问道:“继哥,难道你已经……下过药了?”

  “嗯。”李继笑了笑,给出肯定的回答,“明天我们就去救人。”

  ……

  翌日,李继确定药物起效后,带着陈秀他们直奔关人的宅子。

  一路上他们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

  ——大部分人都中了毒,身体已经支撑不起剧烈的活动,更不用说拿起武器反抗。

  他们撞开大门,打晕那些被药物效果折磨得虚弱不堪的看守者,然后找出各种能当绳子用的东西将他们绑起来,随意丢在前院的一角。

  刚解决完这些人,负责找人的小喜他们跑过来报告:“李继大哥,被抓的人找到了,在柴房里!”

  李继点头:“你在前面带路,阿秀,我们一起过去。”

  “好。”

  陈秀和李继来到柴房,此时大门已经被打开,门口有他们的人看守。

  她朝里看去,里面被关的人双手双脚都被捆绑着,一个个面黄肌瘦,神情呆滞。

  他们不关心来的是什么人,又要对他们做什么事情。

  无非是抓出去被人玩弄,或者洗干净了下锅,没有第三种可能。长久的囚禁加上不断消失的同伴,他们已经不再抱有被拯救的期待。

  陈秀视线转到最里,那里有两个孩子,害怕地蜷缩在墙角,隐隐被所有人护住。

  哪怕是这种时候,只要良心未泯,保护幼小依旧是刻在基因里的天性。

  想到他们可能都被当成了储备粮,包括这两个孩子,甚至在这之前已经有人遭了殃,陈秀的心头便是一紧。

  她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绪,开口道:“大家不用怕,我们是来救你们的。”

  来之前她想了很多宽慰人的话,到头来却只记得这么干巴巴的两句。

  被绑的人依旧无动于衷。

  说再多的话也不如实际行动,陈秀带人给他们解绳子,反复说明来意,他们这才终于有了点反应,绝望的眼中升起一丝不那么明显的希冀。

  “你们……真的是来救我们的?”声音颤抖着,想相信却又不敢相信。

  得到希望后再失去,比从未拥有过更痛苦。

  好在陈秀并不是逗人玩的,认真答道:“当然,外面的人已经被我们制服,你们自由了。”

  “是啊,都捆起来了,我打的结可结实了!绝对跑不掉。”

  得到肯定的回复,沉寂的气氛瞬间被打破,好些人喜极而泣,嚎啕大哭。

  “得救了!”

  “我们不用死了,不用死了!”

  话里满是得见天日的喜悦。

  与此同时,陈秀蹲下身帮一个妇人解开双脚的绳子。

  妇人低头抽噎着:“我的儿……如果也能等到今天就好了……”

  陈秀本就十分同情他们的遭遇,听着妇人的哭诉,心里更是沉甸甸的。

  这世道简直就是要将人逼成疯子。

  等妇人听到恶人全被捆起来时,她全身突然顿住,猛地抬头抓住陈秀的肩膀,神情疯狂地摇晃:“他们在哪?他们在哪?”

  力度之大,陈秀怀疑自己的肩膀已经被抓出了红痕,她吃痛道:“这位大嫂,请你冷静一点!”

  陈秀试图掰开妇人的手,可妇人看上去虚弱不堪,双手却偏偏抓得死紧。

  妇人还在不停追问:“他们在哪?他们在哪?”

  李继及时过来,握住妇人的手腕一掐。

  “啊!”她疼得松开了手。

  即便这样,妇人还是没有放弃,趴在地上恳切地哭求:“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

  妇人被关了多久就有多久没有打理自己,干黄枯燥的头发乱成了稻草堆,额前的头发结成一缕缕垂下,遮住了大半张脸,上面还沾着一些脏污,也就一双眼睛还算明亮,此刻正含着泪水,哀哀地看着她。

  陈秀心下不忍,道:“他们就在前院,放心,跑不了的。”

  妇人得到答案,当即拍地大笑:“哈哈哈,跑不了好啊,好啊!”

  说着神色骤然一变,面容狰狞得像是厉鬼欲出,要择人而噬,她一把扯开解得差不多的绳子,起身踉跄着冲出去,喉中还不停发出地诡异的笑声,让旁人听了心里直发毛。

  “你去哪儿?”陈秀没料到她会这样做,来不及伸手阻拦,由于挡在妇人前进的道上,还被撞得失去平衡,倒进了旁边李继的怀里。

  “继哥,这位嫂子……”陈秀并不生气,反而担心妇人起的状况,她那个样子明显不对劲。

  李继将她拉起来:“不用担心,外面有我们的人看着,不会有事的,你先去帮其他人解开绳子。”

  陈秀又看了看门口,又看了看屋子里剩下的人,吐出心头莫名憋着的那口气:“好。”

  听大嫂话里的意思,她的儿子应该是已经遇害了,或许还是最糟糕情况——进了那些外面那群人的肚子。

  她激动到有些疯癫的情状陈秀完全可以理解,她问那么多,冲出去要做些什么,陈秀也能猜到个大概。

  ——无非是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她手上从未沾过人命,面对一群失去反抗能力的匪徒,纵然心中十分憎恨,也没能下的了手。

  但这样一群失去人性的匪徒在她心中是没有半点分量的。

  把他们绑起来等待秩序恢复后来自百姓的审判,让他们多活一段时间,已经是她最后的仁慈。

  至于这次的中毒能不能熬过去,苦主又要对他们做些什么,陈秀并不在乎。

  天理昭彰,报应不爽,自己种下的苦果,总要自己尝的,不是吗?

  陈秀察觉到自己的心肠正在渐渐变得冷硬,但如果是对着外面那群罪徒,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只是她没想到,妇人的报复来得那么猛烈而又血腥。

  陈秀和李继得到消息来到前院,第一眼就看到了地面肆意流淌的鲜红血液。刺鼻的血腥味弥漫了整个院子,冲击着陈秀的嗅觉,黏稠而又令人作呕。

  源头是两个早已经断气的男人。

  ——脖子被砍断了半截,应该是昏迷中就丢了性命,甚至来不及呼喊出声,只是死前那一刻的痛楚足以让他们感受到、并表现在脸上,因而他们的表情都是痛苦且扭曲的,其他的肢体也有些被斩断了,像是死后鞭尸的泄愤。

  跪坐在旁的妇人顶着一身血迹,手里拿着还在滴血的斧头,不断地砸着一只臂膀,间或“咯咯”笑上两声,为眼前典型的凶杀案现场平添了几分诡谲。

  看守的陈家村人从未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一时间被骇住,不敢近前,他们见到陈秀和李继就像是见到了救星,连忙过来汇报情况:“她从我们后头冲出来,抢了我的斧头就对着这两个人砍,像是疯子一样!”

  “我们只有两个人在,砍的又是这些人渣,所以我们犹豫了一下,没去拦住她,然后……然后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李继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陈秀身后跟着被救出来的人,有几个认出了地上的两具尸体,恨恨地骂道:“就是这两个畜生把阿清的儿子拖出去的!”

  “死的好啊!阿清也算报仇了!”

  “还有小布,也有他们的份!这边两个死了,那边还有!”

  “打死他们!”

  “打死他们!”

  众人细数他们的罪行,心中怒气上涌,群情激愤之下,他们拿起凳子桌子,石头土块,视线中一切能搬动的东西,奋力砸向这群“吃”人凶手。

  “饶命,饶命啊!我们也是没办法啊!”被重物砸中,再怎么昏迷也该醒了。

  当然,不排除有见到疯狂砍人的妇人,为避免引火上身选择假装昏迷的,但他们毕竟没有受过专门的训练,面对劈头盖脸砸下来的重物,没办法按下身体本能翻身抵挡的反应。

  而且这次是大范围伤害,人人有份,已经成为尸体的两人都没有躲过,假装昏迷也不起作用。

  就像默认妇人的复仇一样,陈秀也纵容了这场报复,她在一旁听着这些人的求饶声,心里只觉得可笑。

  虽然她见到的不是眼前这群人,但吃人时的疯狂残忍想必如出一辙,那些死在他们手中的人生前肯定也挣扎过,或许就像他们此时一样向他们求饶过。

  眼前这些人放过他们了吗?

  这些人半点也不值得同情!

  她先前在丰收村定过决心——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可不是单单指的叛军,如今眼前正是报应。

  等他们的怒火宣泄了一些,李继阻止了他们继续:“我们虽然下了药,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中了毒,敌人并没有完全失去行动的能力。”

  “如果他们联合起来,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那怎么办?”

  “那就和他们拼了!”

  “活撕了这帮畜牲!”

  李继抬手下按:“那就还请大家听我安排。”

  陈秀见李继三言两语就控制住了场面,调动起所有人的情绪,让他们按照他想要的方向走,心里十分崇拜。

  这样的掌控力是她渴望却做不到的,哪怕是完全相同的话,由她说出来效果恐怕也会大打折扣。

  但想到这样优秀的人是她未来的丈夫,陈秀心里只剩下与有荣焉。

  有了更多人人手,李继的计划总算能初步开始实施。

  ——他打算一举整顿整个六阳镇。

  若果叛军还在,他不会生出这个念头。个人的勇武在整个军队面前,就算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也没有纪律可言,能起的作用还是太小。

  哪怕叛军不在,他身无官职,连小吏这种沾点官面的身份都不是,一旦出头整顿六阳镇,在这种敏感时期,很可能会被当成有心(造反)之人,就像前头的杜管事。

  因此放任不管,等待朝廷出手恢复秩序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但现在他不想做这个聪明人!

  现在每过一天就有更多的人死于同类相食,而朝廷的人还不知道多久能到。

  如果是力有未逮,他可以说服自己袖手旁观,但现在明明只要再踏出一步,就可以还六阳镇一个清平,就这样放弃?

  说他自大也好,逞英雄也罢,他做不到。
    《穿书之背景板》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