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40章 第 40 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欢呼过后,一人懒洋洋地拖着刀走出人群,来到尸体前上下打量,找到满意的地方后,他微微点头,熟练地手起刀落。

  ——尸体的大腿被砍了下来。

  他弯腰拿起来掂了掂,像是陈秀见过的那些买猪肉的客人,称称货物的斤两足不足。

  然后似是满意了,捡起两根早就削好的尖头木棍往两边一插,又剥去上头残留的碎布,随手架到另一个烤肉架上。

  腿骨上血液随着动作甩到了裤腿和鞋面上,布料是深色的,血液的痕迹在昏暗的光线下并不显出来,像是被掩埋的罪恶……

  陈秀终于意识到他们烤的是什么了。

  人肉,竟然是人肉?!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陈秀瞳孔皱缩,无法抑制的恶心像是蠕动的虫子,从胃底爬到心脏,又爬到喉咙。陈秀几欲作呕,弯下腰捂住胸口,费劲全身力气才没有真的吐出来。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吃人肉?!疯子!都是疯子!”

  “他们还是人吗?!他们怎么吃得下去?!”

  “该下地狱的魔鬼!”

  自白骨堆后,众人的心灵再一次受到冲击,队伍开始骚乱起来。

  这群人连自己人都吃,其他人的下场光是想想就叫人不寒而栗!

  他们闹出的动静有些大,好在那群人正在狂欢,十分喧闹,没有注意到他们。

  陈秀闭上眼睛,咽了咽喉咙,努力平复着来自胃部的冲动,等缓过来后,她强迫自己继续观察。

  她需要他们的情报。

  继哥下落不明,说不定就是撞上了这群人。就算毫无瓜葛,这样一群披着人皮的魔鬼,合该像其他人说的那样,送他们下地狱去!

  陈秀按了按腰间,那里放着她从未离身的毒蘑菇粉。

  她越过那些欢呼雀跃像是在为英雄加冕的人群,发现了三个蓬头垢面,穿着按这个时代的标准算是有伤风化的衣物的姑娘。

  她们一脸麻木,生气全无,任由旁边的人摆布,好像别人摆弄的不是她们自己的身体,而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傀儡。

  陈秀见到她们身上的伤痕,想起先前二麦叫人掩盖姿色的警告,大概明白了什么,心中怒意更甚。

  但小不忍则乱大谋,她告诉自己要忍耐:“等等,再等等……”

  现在还不是时候。

  “还等什么?!上去宰了这群畜牲!”

  有些高调的声音传入了陈秀的耳中。

  ——有人按捺不住了,提议陈恒行动。

  陈恒劝道:“他们具体有多少人?武器又有多少?这些我们都还没弄清楚,贸然冲上去非但救不了人,反而有可能会搭上自己。”

  “那我们就这么算了?”声音的主人压抑着怒火。

  陈恒也很想救人,但他作为这次行动的领头,必须为所有人的安全考虑,不能逞一时之气。

  “不是不救,而是要谋定而后动,就是打探清楚对方的情况,做好准备计划再行动,什么都不想就冲上去是最下乘的做法!”

  陈秀想了想,递上自己的药瓶。

  陈恒暂停劝说看过来,问:“这是什么?”

  “药倒王婶的那种蘑菇,你应该有印象吧?”陈秀道,“我跟大伯讨了过来,里头是用它磨成的粉末。”

  陈恒一点就透:“你想下药?”

  他接过药瓶转了半圈:“里面有多少,管用吗?”

  “树枝沾的一点,巴掌大的老鼠吃了,两息就死。”陈秀想起了她和弟弟做的实验。

  即便人的体型比老鼠大,这么点剂量不能致命,但药不死也够他们喝一壶的。

  陈恒沉思两秒:“也好。”

  他不能只一味拒绝,凉了大家的心。更何况,他自己其实也想做点什么,才不辜负读了十几年的圣贤书。

  陈恒开始和众人商量下毒救人的可能性。

  时间一点点过去。

  这伙人吃饱喝足,扔下一地狼藉,带着三个姑娘说说笑笑地离开了。

  陈秀他们小心地坠在后头。

  往里走,好几处房屋的灯都亮着,能够藏身的黑暗小巷少了,陈秀他们不敢跟得太近,免得露了行迹。

  她和陈恒小声道:“房子都亮着,看起来人很多。”

  “嗯,小心着点。”

  这伙人敲开一处宅院,里头出来了几个人,两边交谈了几句,那三名女子便被他们押着进入了。

  “那应该就是他们关人的地方。”

  想到有这么多人,陈秀正琢磨自己计划是否还能实施,旁边的围墙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

  有老鼠?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一个黑漆漆的人影便出现在墙头,没等他们开始戒备,人影就□□过来落了地。

  “谁!”陈秀压抑着惊喝,紧盯着不远处看不清面目的人影,然后越看越觉得熟悉。

  他是……

  “是我。”声音因刻意放小显得有些低沉,但陈秀还是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继哥?!”他没事!

  陈秀喜上眉梢,三两步跑过去握住他的手臂,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是李继!”众人放下心来。

  “李继大哥这么厉害,我就说他不会有事的。”小喜十分开心。

  李继拍拍陈秀的手,止住众人的讨论:“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离开。”

  他们小心地退到镇外,途中遇到了一些似乎是在巡逻的人。成员十分懒散,警惕心也差,就连走路都跟喝了酒一样东倒西歪的,但陈秀还是有些后怕,收起了心中的那点轻视。

  刚才他们顺利跟到老巢都没遇上一个人,看来是运气。

  李继带着他们进了附近的一个小村子,确认安全后席地而坐:“我下山后救了一个人,从他口中得知了一些消息。”

  “叛军进镇后抢人抢粮,肆无忌惮,一旦反抗便会惹来杀身之祸。后来朝廷的军队攻打了过来,叛军便连夜逃走了。”

  朝廷?

  陈秀若有所思。

  那应该就是原书男主所带的军队,平叛的进度和她记忆中有些出入,但她都穿越了,没什么不可能的。而且这辈子过去了这么久,是她记错了也说不定。

  李继叹了口气:“叛军带走了粮食和多数流民,如今镇上的可以说大部分都是原来的苦主。”

  陈秀轻声问道:“继哥,你是在同情他们吗?”

  不管之前如何,只要吃过人肉,在她眼中便已经不是同类了。

  李继摇了摇头:“他们被叛军欺压,受尽了苦难,等到解脱,却又把这样的苦难加诸于比他们更弱小的人身上,我只是觉得讽刺,有些感慨罢了。”

  他只伤感了一阵,很快恢复过来,然后问道:“你们怎么过来了,刚才的地方是他们集中的营地,非常危险,你们不该就这样贸然地闯进去,如果刚才的不是我,你们恐怕就要被包围了。”

  陈秀也知道他们莽撞了:“我们等了一天都没见你回来,怕山下出了什么大变故,连你都困住了,所以结队下了山。”

  “至于刚才是因为他们吃人,身边还带着三个可怜的姑娘,实在忍不住才……”

  李继并不意外,告诉他消息的人就是他在烤架前救下的,能够想象陈秀见到的是什么画面。

  跳过这个沉重的话题,李继交代自己这几天的行踪:“我救下的那个人是为了掩护妻儿才被抓的,跟他回了藏身地后,发现他的妻儿被另一伙人抓走了,我们找到人的时候,他的妻子为了保护孩子已经……”

  李继没有说下去。

  “不过孩子还好,只是被吓得不轻。”

  “这两天我一直在到处救人,找地方安顿他们,想查清楚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地方,所以才没有回去。”

  “到处都有?”陈秀皱起眉头,“我们在镇上见到的还不是全部?”

  李继摇头:“不是,据我这几天观察,他们大多是因为镇上条件好才留在这里,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住到了镇上。”

  “他们各自为政,十分随意,也很混乱。”

  难怪了,陈秀总算想明白了一点,他们自相残杀,原来是没有形成统一的组织。如果有领头者,哪怕再疯狂也不可能允许这样减弱己方势力的事情发生。

  陈秀也将打算给饭菜水源下毒的计划交代了。

  李继点点头:“可能是嫌麻烦,他们吃饭用水都在一起,想法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你们的人太多,很容易被发现,而且——”

  李继点了点她的小药瓶,“你这点药可不够用。”

  陈秀本以为只要对付跟踪的那一小队人,所以觉得自己的药足够了,可跟进去才知道人那么多,她沮丧地低头:“难道要放弃吗?”

  她还是有点不甘心,但如果下了药就出现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效果,只是平白打草惊蛇而已。

  李继笑了笑,没有回答,从怀里掏出几个大药瓶摆到地上。

  陈秀看看他,又看看药瓶:“这是什么?好像有点眼熟……”

  对了,是王婶的药!

  她突然想了起来。

  镇上的大夫给王婶开的药就是用这种瓶子装的!

  果然,李继指着瓶子一一答道:“老鼠药,泻药,□□,都从药店里找到的,还有我自备的药物。”

  陈秀眼前一亮。

  这么说来,继哥也打的和他们一样的主意?

  “继哥你……”

  李继猜到她想问什么,笑着点头:“我看过了,关人的地方既是囚牢,也是厨房,用的水来自两口大缸,如今都半满着,他们暂时还不会换水。”

  一群食人的匪徒将人关在厨房,李继有一些不好的联想,他不想吓到陈秀,没有多讲。

  “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陈秀激动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