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39章 第 39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是太安静了!

  不管是哪个村子,总有养狗看家护院的,陈家村养狗的人就不少,她多少了解这些狗子的习性——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它们就会狂吠不止。

  像现在这样来了一大批陌生人,还弄出了不小的声响,看家护院的狗子竟然没有一点动静,这绝对不正常!

  就算恰巧养狗的人家都不住这边,甚至整个村子都没人养狗,鸡鸭鹅这些呢?养的猪和牛呢?

  她家后院养的家禽晚上偶尔都会弄出点声音来,放到整个村子,反而都乖巧安静了?

  陈秀不相信。

  她将自己的发现小声告诉了堂哥陈恒,但只是太安静而已,不能劳作的夜晚大多如此,代表不了什么,他们不可能因此就断定村中无人,贸然行动。

  这边陈安三人小心查看了几户人家,发现竟然都是空屋子,门栓都没落。

  “陈二哥,咱们……还接着看吗?我觉得这个村子有点邪乎。”一人害怕地凑近陈安。

  陈安迟疑了一下,咬牙道:“再看两家,再看两家我们就回去。”

  三人又探查了两家,还是空屋,最后一间他们有点着急了,手上力度有些失控,扶着的大门“哐当”一声撞到墙上又反弹回来!

  这么大的声音,陈秀都依稀听到了动静,但依旧没有在村中激起半点水花。

  这下傻子也能看出不对劲儿了。

  三人不敢再探,回去说了情况,加上先前陈秀的发现,陈恒决定大胆一点。

  ——所有人两人一组,分头行动,一刻钟之后,不管有没有发现,都回原地集合。

  陈秀跟陈安一组。他带着陈秀越过已经查探过的几家,小心翼翼往村中心走,一般村子的祠堂都建在这个位置。

  “啊——”惊恐的尖叫声划破了寂静的黑夜,陈秀下意识握紧了手里的剪刀,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是他们的人吗?被村民发现了?

  陈秀无法辨认出声音的主人,音调太高了,有些失真,她只能听出来是个男人的声音。

  不过不管是哪一方闹出的动静,现在肯定人尽皆知了,总要先过去看看。

  陈秀看向陈安,他点点头,两人默契地开始小跑起来,不再管是不是会被人发现。

  两人先后拐过一道墙角,映入眼帘的场景让陈秀一瞬间毛骨悚然!

  惨白的人骨散乱地堆砌着,一个骷髅头恰好正对着她的方向,黑洞洞的眼窝直勾勾盯着她,前方搭着疑似手臂的长骨,配着地面烧焦的漆黑痕迹,仿佛是心有不甘的厉鬼,挣扎着要从地狱深渊里爬出。

  白骨堆旁零星的几颗树木恍惚间也成了徘徊不去的冤魂,仿佛下一秒就会和她来一个贴面相会,一阵风吹过,树叶哗哗作响,月光下似有还无的影子摇曳不定,更是为眼前的场景平添了几分恐怖。

  陈秀面如土色,不敢置信地捂住嘴巴,贴着掌心的双唇无声翕动。

  为……为什么会这样?

  其他人也陆续赶了过来,见到如此仿若人间地狱的惨象,每个人心灵都受到了莫大的冲击。

  “我这边没发现人,这么大的动静也没人出来看看,该不会……”说话人指着白骨堆,声音颤抖,“他们……都在这里吧?”

  陈秀浑身发抖,有震惊,有恐惧,但更多的是愤怒。

  什么样的灾难才能让一个村子鸡犬不留?

  想到陈耀祖口中杀人不眨眼的叛军,陈秀很难作他想。

  他们竟然屠村?!

  “爹……”她转头看陈安,双眼赤红,面上有着不自知的狠厉。

  前世今生她都生活在和平的环境,哪怕上辈子从电视网络“耳闻”过别国战争地区的消息,但她从未亲眼“目睹”过,一时之间心神俱震。

  他们或许只是大街上毫不起眼的小摊贩,无数在田间耕作的农民之一,一辈子庸庸碌碌,无所作为,但即便这样,也不该白白被人夺去性命!

  汹涌的怒火冲破了她的理智,也打破了她心中的某道枷锁。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血债需要用血来还!

  陈安拍拍她的肩膀,心中也按捺着怒火。

  他们拿起工具在旁边挖坑,让这些“白骨”们入土为安。

  陈安也终于认出了这是哪里——丰收村,买陈老头房砖的人就是这个村子的。

  陈秀对那身形魁梧的几兄弟印象深刻,在大多数普通村民把全家温饱作为最高目标的现在,很少有人能吃得这么壮实。

  但如今——如果他们没能逃走,也不过是尸堆里较为粗壮的一具罢了。

  赶了一天的路,又挖了一个大坑,累极的他们随便找个了大屋子,直接和衣而睡。

  第二日养足精神醒来,许多被黑夜掩盖、从而被他们忽略的痕迹一一浮现。

  被打砸过的家具凌乱地躺在地面,破旧的大门摇摇欲坠,各处烧焦的痕迹,还有……墙角已经干涸的血渍。

  所有人沉默地看着,但陈秀知道,火山只是暂时沉寂在冰面之下,等待着喷涌的时机。

  再次搜索了一遍,确认村中真的没有活人后,他们等到天色昏暗下来,借着夜色掩盖行迹,朝陈家村出发。

  隐约看到熟悉的房屋时,大家终于忍不住激动起来。

  “那是我家!”

  “那是大福家!”

  大家兴奋地低声讨论着。

  陈恒最先冷静下来,伸手往下压,示意大家安静:“好了,先别聊了,我们按计划来,进去先看看村子里有没有人,再找找李继大哥在不在,大家都小心着点。”

  众人纷纷应下,两两组合进村。

  陈秀和陈安一起走,他们先重点搜索了家附近,最后才是家里。

  粮食不见了,这个陈秀早有预料,但木床柜子这些值一些钱、但是搬不走的大件竟然也遭到了破坏,其它东西更是不用说,每个房间都是一片狼藉。

  陈秀看着心痛无比。

  陈安则是望着后院的牛棚叹了口气,走之前他把家里养的活物都放走了,猪和鸡他倒是无所谓,唯独老牛跟了他许多年,为家中做了不少贡献,他还惦念着。

  希望它能活下来吧。

  陈安转身回了堂屋。

  所有人齐聚一堂,陈秀只勉强找出两个还算完好的矮脚板凳,根本不够用,大家干脆席地而坐了。

  “这个时候就不用太讲究了。”有人道。

  其他人也无所谓地点头附和。

  他们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了,不少人时不时地转头看,还都是朝的一个方向,那是村中祠堂所在的地方,也是地道的入口。

  陈秀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她也很想见见陈景和大伯他们,但没经过一致同意,她不敢贸然行动。

  毕竟进山前大家都商量好了——如果主动从外面开启入口,那就表示安全了。

  但现在继哥失踪,丰收村成为了白骨坟堆,沿路的流民不仅没有增加,反而直接消失了,叛军至今连个影子都没有见着,情况十分不明朗。

  陈恒能感受到其他人的期盼,他也想见一见父亲陈宗,于是道:“我们可以去地道,但为了安全,必须有人在外面守着,不能所有人都进去。”

  众人听到第一句都先是一喜,然后又听到了后面的条件,有些失望,但还是接受了陈恒的安排,他们也知道让所有人进去是不现实的。

  商量出进入地道的人选后,他们迫不及待地去了祠堂。

  陈秀四下打量。

  或许还算有点良心或是对先祖的敬畏,祠堂里的摆设只是有点乱,像是被人草草翻找过,但香火炉和没了排位的供桌倒是没落到和她家柜子一个待遇,保持了相当的完好度。

  当然,这可能也跟祠堂摆设一目了然,根本藏不住东西有关。

  陈恒点起一个灯笼,挪开香火炉,按照陈宗交待过的,拨开掩盖地道入口的香灰,用手指仔细摸索,摸到一根几乎和香灰融为一体细绳后,拽住向上用力一拉。

  “吱呀——”

  地板上露出了斜向下的阶梯,黑漆漆的入口看着有些渗人。

  陈秀跟着堂哥陈恒还有另外几个人没有犹豫,直接弯腰走了进去。

  婴孩们不会因为外界的危险克制自己的哭闹,为了不让地道的声音被地面的人听见,先祖们选择了将地道挖深,即便另做了通风,空气依旧十分沉闷。

  再往里,空气就不仅仅是沉闷的问题了,陈秀甚至闻到了排泄物的味道,并且随着他们的深入,味道愈发浓郁了……

  她忍不住摒住呼吸,捂住了鼻子。

  “谁!”警醒的看守者发现了外来的光源,这一声吵醒了不少人,他们慌张地拿起武器戒备。

  “是我,陈恒。”

  陈秀一行人报出自己的名字,地道里的人这才放下心来,转而兴奋地问:“你们怎么来了?外头难道安全了?”

  陈秀和表哥心虚的对视,支吾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陈宗看了看陈恒,又看了看陈秀,心里大概走了猜测,单独和他们走到一旁:“说吧,怎么回事儿。”

  他很想相信外面已经安全了,但理智告诉他如果真是这样,全村人恐怕早就敲锣打鼓地进来喊人了,不会只来了阿秀几个,还静悄悄的。

  陈秀:“是这样的……”

  待他们说明情况,陈宗面上还算镇定,心中却后怕不已。

  他已经尽量高估了叛军的危险性,却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做下屠村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

  然后听说他们要去镇上找李继,点了点头:“我们这里暂时不用管,你们路上小心着点。”

  “至于陈铜的事……暂时先瞒着吧。”

  他的父母年事已高,受不起更多的刺激了,能瞒多久是多久。

  众人各自跟亲朋好友匆匆聊了两句,很快便离开了。

  翌日晚,他们悄悄来到了镇上。

  陈秀远远就看见了大街上巨大的篝火堆以及上方不停翻转的烤肉,不少人在旁边大声谈笑。

  一切看起来还算正常。

  突然,其中有两人起了冲突,争吵着竟然抓起了武器开始搏斗,其他人不仅不阻止,甚至还在一旁起哄。

  “打!打啊!”

  “没吃饭啊?!用力啊!”

  打架的两人像是由着性子胡乱来,手上没有一丝章法,但更显暴力血腥。

  你来我往,很快,一方落败。胜利者一刀砍在对手的脖颈动脉上,血液喷洒而出,溅射到地面、衣物、甚至围观人的脸上,但没人在意。

  胜利者被簇拥着欢呼,所有人尖叫着,狂笑着,好像刚才死去的不是他们的同类,而是一头微不足道的野兽。

  “他们疯了吗?”陈秀只觉得眼前这一幕荒诞无比,像是最癫狂的梦境才会出现的怪异离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