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38章 第 38 章
  李继仿佛知道她要问什么,沉声道:“是被人打断的。”

  陈秀看他神色有些不对,迟疑道:“是……村子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不过也不对,那么短的时间,他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到村里走个来回。

  陈秀看向跛脚汉子,那么……问题应该出在他身上。

  看人饿得不行,李氏赶紧捞了一碗肉汤,挥手招呼:“耀祖,过来吃吧,小心烫着。”

  陈秀有些惊讶,娘认识他?

  然后下一秒就反应过来,看年纪这位叔和娘一辈,又是一个村子的,肯定认识,说不定还是小时候的玩伴。

  “是啊,过来吃点东西吧。”

  “肯定饿坏了。”

  众人纷纷开口招呼。

  看来认识这位耀祖叔的人还不少,陈秀想。

  李耀祖一瘸一拐地走过去,颤抖着双手捧过竹碗,抬头看到众人关心的眼神,鼻头忍不住一酸:“我有半个月没见到人了,没有人跟我说话……”

  嘶哑的嗓音让人听得忍不住心疼。

  像是要把半个月来的压力一股脑发泄出来,他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一开始还有些结巴,后来越来越顺溜,语速极快:

  “食物没有了,草根树皮,看见什么吃什么,腿也疼得厉害,没有碰到李继,我就要撑不下去了,我宁愿在村子就被叛贼打死,好歹死在村里……”

  等等,被叛贼打死?

  陈秀大惊失色,他是从起义军手底下死里逃生的?起义军在村子里杀人?!

  那舅舅和姥姥呢?舅妈和两个小表弟呢?

  “村子里的其他人呢?”陈秀忍不住打断道,“你有看到我舅舅和姥姥他们吗?”

  进山前他们派人给李家村报了信,但舅舅和姥姥说什么也不肯过来,坚持要跟村里的人一起行动,地道的事情不好宣扬,她虽然担心,却也没办法强迫他们接受自己的安排。

  好在他们村长同意了进山避难,并且李家村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村中适合耕种的田地少,选择成为猎户的人多,他们熟悉山林的生存规则,只要小心着点,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陈秀当初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李耀祖苦着一张脸,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陈秀焦急地追问,“你没有和他们在一起吗?最后一次见到他们是什么时候?进山之后往哪个方向去了?”

  一连串的问题扔出来,李耀祖不知道先回答哪个,只好从头讲起:“你们送消息来之后,我们就上了山,可第二天我们没有继续赶路……”

  陈秀一楞:“什么叫没有继续赶路?”

  难道?

  她想到了一个可能,瞪大了眼睛:“你们又回去了?”

  李耀祖如今想起来还是满心悔恨,恨不能扇醒半个月前的自己,还有同意留下的所有人,他闭了闭眼,沉痛道:“对,我们……回去了。”

  李家村人接到消息,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粮食搬运到山上的猎人小屋,这是村中猎人合建的歇脚地。

  他们没有地道需要掩护,没那么多顾虑,粮食搬完就上了山,杜威手下人来的时候,村庄早已经人去楼空。

  摸不准人去了哪里,连追都没有方向,李家村人逃过了一劫。

  第二天醒来,看着满当当一屋子的粮食,他们实在是舍不得,便没有第一时间出发。

  纠结犹豫了很久,突然有人发现山下迟迟没有动静,于是心存侥幸,以为起义军不会来了,胆子大起来还派了人下山查看情况。

  事情就是这么巧,李耀祖和几个同伴刚进村,起义军就包围了六阳镇,后来发生的事情就完全不受控制了。

  “他们发现了我们,原本以为他们要征兵,应该会留一条命,可他们只要看见有人反抗,就下死手,他们就是一群疯子!”

  随着回忆,李耀祖的情绪渐渐失控,泣不成声:“我的二妮啊……她才四岁,他们是一群畜生!一群畜生……”

  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这个月遇到的突变,终究击垮了这位五尺男儿。

  陈秀没能得知亲人的去向,但她也没有了再问的勇气,照李耀祖话里透露的信息,答案很可能是她承受不起的。

  她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沉甸甸的,喘不过气来。

  如果不是早有准备,这恐怕也是他们的下场。

  李继轻声叹道:“路上我已经问过了,李家村的人混乱中四散而逃,他只看到你舅舅和姥姥他们逃进了山,具体去了哪里,他也不知道。”

  陈秀知道李继是想安慰她,勉强露出一个笑来:“不用担心,进山之前我或许还心存幻想,可自从陈铜……之后,我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这样已经很好了,不是什么坏消息。”

  只是想着他们还算顺利,起码比曾经逃亡的先祖要好得多,推己及人,以为别的村子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却没想到别人根本不听他们的。

  果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

  翌日李继再次出发,不比昨天的期待,如今营地的每个人都十分害怕,害怕李继带回来的是他们无法承受的消息。

  叛军,是的,现在他们已经不称呼起义军这个名词了,自从在李耀祖口中得知叛军的暴行,村民们仅存的那点物伤其类的同情早已消泯。

  他们同情叛军,谁来同情他们呢?

  六阳镇是个小地方,各村之间多多少少都有通婚,谁没有几个住在别村的亲戚?

  他们进山前送出去的消息不知道有几个村子收到了,又有几个信了,如果什么准备都没做,遇上了穷凶极恶的叛军……

  “这群该下十八层地狱的,老天爷怎么不早收了去?求老天爷开恩,保佑我可怜的女儿……”妇人一边咒骂,一边哀声祈祷。

  “我表弟住在镇上,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我朋友……”

  每个人都有挂念的人,而有了李家村的前车之鉴,下场几乎可以预料。

  这个夜晚许多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包括陈秀在内。

  再次醒来,她眼下一片青黑。

  如果是以前,她肯定在意得不得了,慌里慌张地到处找鸡蛋清或者黄瓜片敷上。

  但她现在完全没这个心情。

  心不在焉地洗漱、干活,除非必要基本不说话,整个营地都是如此,沉默得可怕。

  等待的时间漫长而又煎熬。

  一直等到红霞漫天,金乌西坠,人还是没有回来。

  继哥出事了!

  陈秀脑海中不由冒出了这样可怕的猜测。

  从她意识到大事不妙开始,继哥就像一根定海神针稳住了所有的慌乱,就算后来事情发展急转直下,他也一如既往的可靠,带领所有人顺利安顿了下来。

  但现在他失了音讯,李耀祖带来的消息让她不由自主往最悲观的方向想:继哥独自一人遇上了杀人不眨眼的流匪……

  巨大的恐慌瞬间占据了她的心灵。

  “恒哥,你说怎么办?”小喜小心地问陈恒。

  他现在比陈秀也好不到哪儿去,李继大哥那样在他心里顶顶厉害的人都出了事,六阳镇在他眼中已经彻底变成了龙潭虎穴。

  陈恒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说到底他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能有什么办法呢?

  走了小喜一个,后面还有更多,都是来问主意的。

  李继在的时候,大家以他为中心,陈恒平时就和大家一样,听李继的吩咐干活儿,没什么特殊。

  但现在群龙无首,陈恒的身份就凸显出来了,他毕竟是村长之子,村里唯一的童生,也是现在唯一能统领大家而不会引起过多异议的人。

  陈恒只好赶鸭子上架,当了一回领头,组织起一队人回村探情况,经过积极争取,陈秀成为了其中一员。

  她不想再被动的等待结果了。

  他们沿着李继做的标记出发,可树上的刻痕实在太不起眼,只跟了一小段路,他们就找不到下一处标记了。

  大家商量了一下,干脆直接往反方向走,他们进山时差不多是在朝着一个方向前进,出去的地点应该不会偏离太远。

  不用寻找标记,他们的速度更快了。

  路上还算顺利,只碰到了一头落单的野猪,他们人多势众,僵持几秒野猪就跑走了,没有造成人员损伤,反而是不小心踩空的一处斜坡摔伤了两个人。

  他们走出小行山时天早就黑了,方才最后一小段路都是摸黑走的,如果不是月光够亮,他们恐怕还要在山上露宿一晚。

  “爹,这是哪儿?”陈秀半趴在草丛后,看着前方的村子悄悄询问陈安。

  陈秀知道她爹经常到各个村子收猪,人或许认不全,但地方是哪儿一定知道。

  黑灯瞎火的,陈安也不能肯定,小声道:“先过去看看,这么黑我也认不出来。”

  怕叛军没走,陈安领了两个人悄悄从最外围一处房屋的墙根摸过去。

  “骨碌碌——,啪!”

  他们一不小心将一块石头踢到了墙上,清脆的声响在寂静的夜晚如此明显,三人顿时都僵住了。

  踩到石头的人更是吓得脑海一片空白。

  万一这个村子还有那些听着杀人不眨眼的叛军……光是这么一想,他的双腿就忍不住颤抖起来。

  陈秀也暗自着急,为他们捏了一把冷汗。

  可过了一会儿,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没哪家点灯说话,也没人过来查看情况,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陈秀逡巡着眼前寂静无比的村庄,缓缓皱紧了眉头。

  村子有点不对劲,有什么东西被她忘记了。

  “是什么呢?”陈秀喃喃自语。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