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37章 第 37 章
  陈秀站在山洞前看着大家合力的成果,感叹道:“总算有个像样的地方住了。”

  “是啊。”陈玉荷呲牙咧嘴的捶着肩膀,“这两天可累死我了。”

  陈秀笑了笑,也活动了一下自己酸疼的肩膀。

  除了地里抢收,她还从未有过日夜不停赶工的时候,不过看着眼前拓宽的山洞,陈秀觉得一切都很值得。

  陈玉荷想着自己仅剩下的两个油饼,叹了口气:“我们的食物不多了,虽然这两天吃油饼吃得想吐,可如果要让大家冒着危险去打猎的话,我宁愿吃一辈子的油饼。”

  “别担心,会没事的。”

  陈秀嘴上乐观,心里其实也有同样的担忧。

  这时候的人寿命本就不长,“人过七十古来稀。”,她从小到大见过最长寿的人也就活到六十出头,但这已经是高寿了,是喜丧,家中办丧事都挂红不挂白,子孙热热闹闹、敲敲打打地将老人送走,当寿宴一样办。

  总而言之,大多数普通人平均寿命也就五六十,再多就是稀奇了。可猎户这个职业的平均寿命更短,只有大约四十。

  他们在山林之中讨生活,可山林外围砍柴的、挖野菜的、摘果子的,活动的人很多,又大都会顺手做一些小陷阱,只在外围收获不大。

  为了养家糊口,获得更多的猎物,猎户们只能往山林深处冒险。

  这样猎物是多了,可同时危险也多,一旦遇上大型猛兽,谁是猎物谁是猎手可不由人说了算,一个不慎人就得陷在山里,“猎户短命”的说法也由此而来。

  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想靠打猎过活。

  据娘说当年舅舅想进山打猎的时候,姥姥拼死反对:“家里又不是揭不开锅,在村中甚至算得上富裕,何苦拿命去赌?”

  只是最后没有拗过他。

  好在舅舅只是对打猎本身感兴趣,并没有搭上自己的打算,家里不靠这个吃饭,他打猎时自然以自身安危为重,并不强求。

  也是了解到他的态度,姥姥和他约法三章后,才最终松了口。

  ……

  暴雨来得很突然,陈秀坐在洞口双手环膝,透过半掩的洞门静静看着狩猎队离开的方向。

  他们已经出发很久了……

  营地初步收拾好的第二天,李继就组织起了队伍狩猎。

  一开始的确比较顺利,可等到防蚊虫的香囊渐渐失效后,麻烦开始了——一种狡猾的长条虫子盯上了他们。

  只要出门狩猎,无法有效防护的双手和头颈就会遭到攻击,特别是后颈,尤其受到虫子的青睐。

  狩猎队对它们深恶痛绝,恨不能立刻让它们绝种。

  这种虫子体型小,弹跳力和跳蚤有得一拼,想捉都捉不到,被它们咬到的地方还会出现长条形的红色肿包,不抓痒得要命,碰了又疼得要死。

  有几个倒霉蛋被蜜蜂蛰的肿包还没消,这边虫子咬的又来了,简直雪上加霜。

  唯一能让人庆幸的就是它并不致命,伤口除了疼和痒之外,没有再出现其他症状,并且肿包起得快消得也快,一个晚上过去就只剩下一小点红色印记了。

  “哗啦——”

  雨水“啪啪”打在树叶上的声音很大,但这阵突兀的响动还是传入了陈秀的耳中。

  有东西在接近!

  陈秀心中一跳,抬头寻找来源,忽然一小截树枝从洞口上方掉落,就落在她身前不到三步的地方。

  原来是树枝被大雨打落的声音。枯黄的叶子被雨水冲得离开了依附的枝干,随着水流旋转着飘向模糊的远方。

  陈秀放了心,继续盯着洞口前方。在大雨的遮蔽下,她看近处的篱笆影影绰绰,人淋上一场,很可能会感冒。

  好在她并不是全无准备。

  陈秀往旁边简陋的土灶里添了把柴,又捡起一根树枝在里头挑了几下,让火势变得更旺。

  灶上的铁锅里烧着大半锅热水,里面是她问了一圈人才得来的姜,黄姜被她用剪子剪成了小块,正随着开水上下沉浮。

  水滚了有一小会儿了,已经被姜块染成了淡黄的颜色,随着上方氤氲的水汽散开,有些辛辣刺激的味道在空中弥漫开来。

  陈秀置身其中,想到外面被淋湿的人,只觉得这是安心的味道。

  “快点,前面就到了!”

  前方传来草丛灌木被踩踏的动静,伴着人声,是出门狩猎的人回来了。

  陈秀赶紧起身,挪开洞口半遮半掩的木门,很快,李继领着一堆人冲了进来,她紧贴墙壁站着,免得挡住他们进来的路。

  “这都是什么鬼天气,说打雷就打雷,说下雨就下雨。”说话人晃着湿哒哒的袖子抱怨道,“不过那些该死的虫子今天倒是没出现,可能是怕水的旱鸭子。”

  “比起淋雨,我宁愿让‘旱鸭子’咬,阿嚏——”

  听到有人打喷嚏,陈秀拿起锅里的竹制勺子招呼:“这里有我刚刚熬的姜水,大家都过来喝两口暖暖身子。”

  刚才打了喷嚏的赶紧拿了自己的竹筒跑过去:“我先来!”

  其他人也纷纷拿出自己的竹筒,排队等陈秀分发姜水。

  轮到李继的时候,他已经把发带扯了下来,墨黑的头发凌乱地披在肩膀,发稍正一点点往下滴水。

  陈秀第一次见他这么狼狈的样子。

  李继自己倒是没什么感觉,比起现在更糟糕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有过,无所谓地用手把头发往后一梳,露出了凌厉的眉眼。

  他这样一动作,显出几分潇洒的气派,好像刚才的狼狈好像只是她的错觉。

  他把杯子递过去,笑道:“辛苦了。”

  陈秀回过神:“……不辛苦。”

  等每个人都喝过姜水,她走到里面,拉上了用于分隔的藤席,将洞口的空间留给他们换衣服。

  ……

  经过半月摸索,还是没能找出摆脱条形虫子的办法,但他们却掌握了一个规律——只要出去没碰到虫子,当天就会下雨。

  因此每逢这样的天气,他们就会尽量回来得早一些,免得又淋雨。

  陈秀觉得这半个月还算顺利,山洞里的东西越来越多,虽然还是比不上家里的条件,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狩猎队在李继的带领下,除了打猎还会挖一些陷阱,他们还发现了一片板栗林和一片野柿林,大大缓解了外出狩猎的压力。

  人员伤亡方面,除了一次意外,队伍和过路的山羊群起了冲突,有几个受了伤,队伍没再出其它状况,他们算是初步适应了山林的生活。

  夜晚的篝火堆旁。

  “我有点想家里人了,你们呢?”

  “我也是……”

  “要不然……我们去村里看看吧,如果那些起义军还在,就把他们接过来,大不了在旁边再开一座山洞。”

  顺利占下一块地盘,他们已经忘记了路上遇到的危险,一时间有许多人意动。

  他们留在地道的食物算算应该还够吃小半个月,但人一直在地道待着,恐怕会闷出病来,如今他们也算站稳了脚跟,把人接过来的想法仔细考虑也不是行不通。

  陈秀很想同意,但他们全力赶了一天的路才走到这里,途中还折损了一员,就算是原路返回也难以保证路上绝对安全,更何况是带上身体素质更差的老弱。

  为了照顾小景他们的身体,赶路的时间肯定会拉长,遇上危险的概率也将相对增加,还是还是按计划来比较稳妥。

  ——他们计划的是在山上待一个月,一个月之后,那些人无论如何都该走了,六阳镇是个偏僻的小地方,除了粮食也没别的价值了。

  陈恒犹豫不定,询问旁边的李继:“李大哥,你觉得怎么样?”

  陈秀也转头看他,想知道他的决定。

  李继沉思几秒,开口道:“我们离开村子也有半个多月了,可以过去看看情况。”

  话音刚落,众人便踊跃报名。

  “我去!”

  “我也去!”

  李继抬手下按,示意大家安静:“这次我一个人去,主要目的是打探消息,我会速去速回。”

  狩猎队已经初步磨合,加上发现的板栗野柿,短时间内缺了他也不会出什么问题,是时候去探一下六阳镇的消息了。

  “继哥。”陈秀有些焦急地问,“你一个人去吗?”

  李继笑了笑,安慰她道:“不用担心,我一个人还可以走得快些。”

  陈秀无法反驳,他们是靠着李继才走平安到这里的,没有他们这些拖油瓶,他或许会更安全也说不定。

  翌日,李继背着简单的行囊出发了。

  陈秀原以为至少明天才能见到他,谁知傍晚他就回来了,后面还跟了一个跛脚汉子,看着有点眼熟。

  她迎上去:“继哥,你回来了!”

  虽然意外,但她还是很高兴。

  然后她望向李继身后,好奇地问:“他是谁啊?”

  陈秀盯着跛脚汉子的脸,就着那点似是而非的熟悉想了又想,却总是缺一点灵光。

  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任凭她怎么盯,跛脚汉子都没有丝毫反应,两只眼睛死死地黏在火堆的铁锅上。

  他们回来得正巧,营地正在做饭,今天陷阱里捉到了一只野鸡,陈秀添了点板栗,用铁锅炖上了,勾人的香味在草地上空飘荡。

  跛脚汉子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他已经很久没有闻到过肉味了。

  李继简短介绍:“他是李家村的。”

  可能是怕她理解错,又补充了一句:“是你舅舅在的李家村。”

  舅舅家?

  有了提示,陈秀又仔细看了跛脚汉子两眼,总算想起来他好像是住在在舅舅家村口的一个叔叔。

  他的脚怎么跛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