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36章 第 36 章
  “这就是陈二哥家的铁锅啊,真结实!要是我也有一口,我也要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说那么多干什么,李婶,满上水呗,我看看铁锅烧的水味道有什么不一样。”

  “哎!”李氏道,“就来!”

  陈秀没去管那边的热闹,不可思议地看向陈安:“爹,你竟然带着锅上山?”

  还背着这么重的东西走了一天的路!

  先前通知得比较匆忙,大家都是各回各屋收拾东西,她到现在才知道陈安带了些什么。

  陈安理直气壮:“带着锅怎么了?这可是家里的重要财产,你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陈秀无言以对,的确,房子带不走,粮食不能多拿,除了地契和金银首饰之外,家里也就铁器值钱,而他们家的铁器也就三样,锅,刀还有锄头,锅是用料最多的那一个。

  至于她的剪刀,上头就两片薄薄的铁片,还够不上铁器的标准。

  但是带上锄头还好说,深山老林危险无处不在,的确需要武器防身,刚才挖坑的时候她也看见了,不止她爹一个人带,但是铁锅……

  不是说没用,相反,铁锅的用处很大,但她从未想过逃亡还有人带上厨具的?

  陈安没管她在想些什么,打开包袱开始清点东西。

  “刀呢?”包袱已经完全摊开了,她仔细看了看,确实没有,爹总不能连锄头都带过来了,最心爱的刀却落在家里了吧。

  陈安动作一顿,渐渐敛了笑意:“刀我留给小景防身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聊起留在地道的陈景,陈秀也忍不住担心起来,不过她还是安慰陈安道:“应该还好,只是小景的生辰我们恐怕不能陪他过了。”

  而后又故意埋怨道:“先前我生辰吃面的时候,他还笑话我来着。”

  她那时还想着要还回去,谁又能预料到如今的情形呢?

  “你啊,还记着呢。”陈安好笑地摇头。

  说完两人都沉默下来,只有营火的那头还有几个年轻人试图活跃气氛,指着铁锅兴奋地说着什么,因为过于刻意显得有些假,但没有人拆穿。

  赶路的时候大家都累,就算有李继带路,森林依旧十分危险,需要随时注意脚下和头顶,没精力想那么多。

  现在可以休息了,陈铜去世的阴影重新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头,这几个年轻人强打起精神“作怪”也是出于好意,大家心里都领情。

  只是此时陈秀在想,进山这一步他们真的走对了吗?

  如果大家都躲进地道,陈铜就不会死,哪怕需要让人误以为陈家村人都进山了,等陈老头的人走了,他们再偷偷回去不行吗?非要进山赌命?

  想起陈铜死前痛苦的脸,陈秀的脑子有些混乱,她低下头,双眼无神地盯着地面。

  李继拿着热水和油饼走到她旁边坐下:“饿了吧,油饼就着热水吃会好一些。”

  说着把东西递过去。

  陈秀没动,闷闷道:“为什么我们要进山呢?”

  李继微微一愣。

  她转过头,视线有些涣散,沉重道:“如果不进山,他是不是就不会死。”

  李继知道这个“他”指的是陈铜,拿着水壶的手慢慢收回来,沉默了一会儿才叹道:“阿秀,你有没有想过食物的问题。”

  陈秀:“食物?”

  李继:“为了不让杜威和起义军的人怀疑我们藏粮,进村搜查,我们放弃了大部分的粮食,剩下的……根本不够我们这么多人消耗。”

  李继抬手轻抚她的发顶,看着她的眼睛:“如果我们不进山,恐怕躲不到起义军离开的时候。”

  他知道同乡在眼前突然离世对她冲击很大,她一时半刻还无法释怀,他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时候。

  两军交战的场地像是一个无形的血肉磨盘,肆无忌惮地收割着双方将卒的生命,而且似乎永远都没有被填满的那一天。

  才刚刚记住名字的战友转眼就少了一半,血液溅到身上的温热触感他至今还记得,所以他能理解陈秀此刻的心情,也愿意用更多的耐心开导她。

  陈秀的视线慢慢聚焦,转向陈安摊开的包袱,里头的油饼只够吃两天,她包袱里的也是,其他人的估计也差不多。

  就算他们放弃了大部分粮食,剩下的也绝对不止这些,至于粮食去了哪里她也清楚,都留在了地道里。

  他们这些青壮是消耗粮食的大户,如果真的留下,就像继哥说的一样,仅有的粮食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只有小行山人迹罕至,物产丰富又正值金秋,有养活这么多人的资源,毕竟他们这里并没有闹旱灾。

  “我只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沮丧地垂下头,抓了抓头发,感觉自己蠢透了。

  “我知道。”李继轻轻扯开她的手指,不让她再继续虐待自己的头皮,然后稍稍用力将她的脑袋按靠到自己肩膀上,强迫她休息,“关心则乱,担忧大家的安危与未来并不是什么错误,应该怪我,没有和你讲清楚。”

  “继哥……”陈秀心下一暖,抽了抽鼻子。

  这样的时候,他还在注意照顾她的自尊心。

  李继轻声道:“睡吧。”

  她没有再说什么,闭上眼睛将身体的重量完全交给李继,也不再刻意抵抗睡意,身体的疲惫让她很快沉入了梦乡。

  ……

  清晨,鸟鸣声将陈秀唤醒,叽叽喳喳的声音此起彼伏,有些离得远,有些特别近。

  “布谷!布谷!”

  布谷鸟的叫声?陈秀迷迷糊糊地分辨着。

  一般这个时候布谷鸟已经开始迁移了,倒是很少能看见它们的影子。

  她睁开眼,一只只飞鸟从上空掠过,没等她回神,一坨粪便从天而降,直冲面门,陈秀瞪大了眼睛,连忙撑起手肘往旁边一滚,险险躲了过去。

  还好没掉到身上,一大清早送这样的惊喜,她真的承受不来。

  转头扫视一圈,陈秀发现这片被草草收拾出来的空地上沾着粪便的地方竟然还不少,白色的粪便在底下绿叶的衬托下十分醒目,而她昨晚睡觉的地方旁恰好就有。

  陈秀:“……”

  她立马跪坐起来检查衣服。

  幸好,没有沾上。

  陈秀看向那处鸟粪痕迹,目测了一下距离。

  如果她晚上没有胡乱滚动,应该没有碰到。

  可一想到黑灯瞎火的,她差点睡到鸟粪上,脸色就有些难看。

  不收拾出一个住的地方是不行了。

  “阿秀!”

  “嗯?”听到有人喊她,陈秀抬头看过去。

  陈玉荷小跑过来,递给她一小截树枝:“这个给你刷牙,我刚刚试了,还挺好用的。”

  “谢谢。”陈秀站起来接过,不再去想这些糟心的事情,跟在陈玉荷后头一起去水源旁洗漱。

  可能是昨天太累,相较于以往,大家今天普遍起得有点晚,草草填饱肚子,他们便开始分工收拾这处选好的落脚地,重中之重自然是扩大山洞的容量。

  带来的没把锄头再次派上了用场,安上合适的树干就是顶好用的工具。

  陈秀和陈玉荷的工作是将挖下的土运出山洞,她们没有合适的工具,只好暂时先用包袱皮顶着。

  好在队伍中有人会编制畚箕,并且找到了能凑合使用的材料,等做出来了就能方便一些。

  清理山洞的过程中,陈秀发现这处山洞很可能曾经是动物的巢穴,或许还是比较强大的猎食者——她眼前这堆清理出来的土石中夹杂着一些中小型动物的骨头,应该是埋藏起来的厨余垃圾。

  不过她没有闻到动物腥气,这些骨头看起来也十分陈旧,山洞原本的主人应该已经离开很久了。

  陈秀抬起手擦了擦汗,拎起包袱皮将土石运出去。

  两个时辰后,畚箕终于送过来了。

  “用藤蔓做的?”陈玉荷摸了摸,有点担心,“感觉有点软,没个固定样子,缝隙也有些大了,能用吗?”

  陈秀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它两边都编了带子,可以两个人抬,我们先一起用用试试。”

  “好。”

  装上沉重的土石,缝隙间漏了一些下去,不过不多,同时它的中央开始向下凹陷,整个畚箕的形状都变了,不过因为有带子,还是比包袱皮方便。

  有了更合适的工具,两人的速度开始加快。

  等新的运土工具人手一个,有人干脆拾了结实的树干当扁担,一次两堆,运送土石的效率大大增加了。

  被解放出来的人手分了一部分去挖掘山洞,下午扩大山洞的速度快了很多,负责清理草坪的人也没有闲着,杂草被处理干净以后,他们用树枝藤蔓围了一个简易篱笆,还打算札了一扇门。

  “等山洞弄好,这个就放在门口。”

  陈秀听到做门的人这么说。

  他们用粗壮的树枝将藤蔓捆绑到一起,挤压,缠绕,打结的手法看得她眼花缭乱。

  这种结娘也会,虽然步骤繁琐,却是她知道的最牢固的结,曾经娘也教过她,但她好像并没有这方面的天分,知道步骤,也能做出成品,却丑得不行。

  这扇门应该会很结实,她想。

  经过两天的辛苦劳作,山洞的面积终于扩大到了他们需要的大小。

  因为山坡的宽度有限,朝里挖掘后很快便见了底,当然,他们没有把山洞挖通,只在上方弄了几个洞,便于空气流通。

  托这两日艳阳天的福,扔在山洞前的各种杂草也晒干了大部分水分,正好可以搬进山洞当垫子。

  有会手艺的人还想编个草席出来,不过速度太慢了,远远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需求,大家选择了直接铺干草。
    《穿书之背景板》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