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35章 第 35 章
    团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他伸出手,示意陈秀把匕首给他:“我也帮你处理一下,不管那群蜂有没有毒,蜂刺都早些弄出来为好。”

  陈秀想到匕首的刀锋将要割开她的皮肉,手掌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别看她刚才挥刀的时候挺稳挺利索,那是因为不是朝自己的肉下手。

  可她知道李继说的对。

  咬着唇将匕首递过去,然后紧紧闭上眼睛偏过头,送上自己受伤的左手。

  见她这么怕疼的样子,李继用了最快的速度帮她挑出蜂刺,她被蛰到的两处几乎是刚感觉到疼痛,就已经被处理好了。

  其余被蜜蜂蜇到的人,李继也如法炮制。

  队伍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陈铜依旧昏迷不醒,气息还越来越微弱,眼看人就要不行了,李继也顾不上窒息的危险,将药丸化在水里强行给他灌了下去。

  可惜,人依旧没什么反应。

  大家都能看出来,陈铜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在他彻底断了气息的那一刻,同伴忍不住嚎啕大哭:“只是被蜜蜂蛰了一口,怎么就这样了呢?我可怎么跟婶子交代……”

  陈秀怔怔地看着,喉头似乎有什么堵着,张了张嘴,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她下意识求助般看向李继。

  李继一眼就看出陈铜已经断气,但还是蹲下身,伸出手探他的鼻息,又去摸他颈边的动脉。

  陈秀心中渐渐生出了一丝微弱的希望。

  万一呢,万一还有救呢?

  所有人都紧紧盯着李继,下意识屏住了呼吸,生怕打扰到他。

  李继每处都仔细探查了两次,可惜结果没什么变化。

  他收回手,心中不忍,但还是顶着众多人期盼的视线摇了摇头。

  一妇人失望地喃喃道:“他还没有娶媳妇,还没有生个娃娃,他还这么年轻……”

  可再怎么哀惜叹惋,人也不可能死而复生。

  他们选了一个可以照见阳光的地方用来埋葬陈铜的尸身。

  坑挖得很深,十分耗费精力和时间,但这里是山林深处,如果只挖一个浅坑,饥饿的野兽很可能将陈铜的尸身刨出来吃掉,他们只好尽力挖得更深一些。

  陈秀一捧一捧地撒着土,陈铜的尸身渐渐被泥土掩埋,她眼中积蓄已久的泪水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刚刚还那么鲜活的一个人,就这样突然地离开了,他还没有完成“到外面见一见世面”的梦想,还没有娶妻生子,还有双亲需要奉养……

  世事果真无常。

  李继拍拍她的肩膀,权作安慰。

  陈铜的好友埋下最后一捧土,手背一抹眼泪,用力锤地:“这该死的世道!”

  而另一边……

  “你们干什么!”杜威狠狠皱起了眉头,任谁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宅子被包围都不可能开心,尤其是包围的人里还有不少眼熟的人,正是不久前他收拢的流民,昨天还是他的手下,一夜的功夫就倒戈了。

  “清河起义军!从今天起,六阳镇我们接管了!”包围宅子的人喊道。

  杜威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虽然他还没有下定决心是不是要趁这个机会做出一番大事业,可主动放弃和被迫放弃是两码事!

  “我就说这群流民不靠谱。”杜威一个手下开始嘀咕。

  他倏地转头瞪过去,那手下见他手上青筋暴起,面目狰狞,想起先前隐约听过的传闻,身体颤了一下,立马低眉敛目,闭紧了嘴巴。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六阳镇的很多地方,许多人的宅子被围住,然后就是强制性的征兵征粮。

  一瘦弱汉子被拖出家门。

  “你们干什么!”

  “嘿嘿,加入起义军!给你一个好去处!”

  “我不去!”

  “爹,我要爹爹……呜呜呜……”

  “当家的!”

  瘦弱汉子的妻儿哭喊着。

  “我的儿!”老妇人扑倒在地上,抱住征兵人的小腿哭求,“军爷行行好,您行行好,我家的粮食你都可以拿走,他身子弱,连鸡都没杀过,当不得兵,当不得兵的!”

  “滚开!”征兵人拖着她走了几步,发现甩不开,直接一脚将她踹开。

  老妇人撞到墙跟,头一耷拉便没了声息,鲜红的血液从她灰白的头发中淌出,刺痛了瘦弱汉子的双眼。

  他目眦欲裂,朝老妇人的扑过去:“娘!”

  征兵人没防备他陡然增大的力气,被他挣脱了,瘦弱汉子摔在地上,三两下爬过去,颤抖的手指往老妇人鼻下一探,凄声痛哭:“娘!”

  “奶奶!奶奶!呜呜呜……娘……”

  瘦弱汉子赤红着双眼,用颤抖的手抄起墙角的锄头冲过去:“我跟你拼了!”

  俗话说:“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凭着一腔孤勇,瘦弱汉子跟身强体壮的征兵人拼了个两败俱伤,这时,妻子咬牙捡起墙角的半截砖头,狠狠朝着征兵人的后脑勺拍过去。

  “砰”一声,征兵人倒下了。

  见他不再动弹,妻子狠狠松了一口气,往后踉跄几步,顺着墙壁瘫软在地上。

  喘匀气后,她低头看了手里的砖头两秒,然后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她杀人了!

  瞬间,手上的砖头像是变成了烧手的火炭,她立马扔了出去,然后慌慌张张地带着两个儿女扶着丈夫躲进地窖。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征兵征粮无论哪一样都足以让村民们拿起自卫的武器。

  还有见色起意的,强抢财物的,这一天,血色染红了六阳镇。

  而这一切,远在深山之中的陈秀一行人暂时还不知道,这或许是一种幸运,也是陈宗先见之明的回报。

  经过一天的跋涉,临近傍晚的时候,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山洞。

  李继打量了一下,回头宣布:“我们就在这里落脚。”

  陈秀重重吐出一口气,立马放下包袱席地而坐,用手捶自己酸疼的腿。

  她从未走过这么远的路,还是崎岖难行的山路,身体实在有些吃不消。

  李继没有休息,而是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然后停下脚步侧耳倾听,很快便确定了方向。

  他选择这个山洞作为落脚处并不是没有原因,半路听到的水流声便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决定因素。

  拨开一路上的草丛藤蔓,没走多远,一块低矮的石壁出现在李继面前,细小的水流顺着石壁表面往下淌,石壁底下有多年冲刷形成的凹坑,只有脸盆大小,里面的水看着十分清澈。

  李继松了一口气,是活水就好,先祖中有人腹泻而亡,原因就是饮用了死水潭中的不洁之水。

  李继又观察了一下出水量,觉得还算可以,供应他们的日常饮用应该足够。而且小有小的好处,不会吸引过多的野兽,取水也更安全。

  他取下腰间的空水壶,先打了半壶喝掉解渴,然后灌满原路返回。

  山洞前的空地已经被清理出来,篝火也已经升起,陈秀坐在火堆旁,时不时朝着李继离开的方向看。人在夜晚的视力微弱,起码和拥有夜视能力的野兽相比是不如的,一个人摸黑在外面晃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临近傍晚这段时间过得很快,此时天边只剩一块红霞还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如果李继再不回来,天就要彻底黑了。

  继哥到底干什么去了?

  陈秀担忧的想着,直到再次看见李继的身影才松了一口气。

  他径直朝陈秀走过来,在她身旁站定。

  “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久?”陈秀抬头问。

  李继半蹲下来,递上装满的水壶:“我半路听见了水流的声音,所以想去找一找。”

  陈秀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接过水壶仰头就开始灌。

  因为冲洗陈铜的伤口,她的水壶早就空了,现在渴得嗓子都快冒烟了。

  接着李继站起身说道:“我找到了水源,离得不远,趁着天还没黑,需要打水的人跟我一起来!”

  为了减轻负重,大家带的水不多,差不多都已经喝光了,李继喊这一嗓子,乌泱泱站起来大半的人,如果都去,营地恐怕就空了,李继干脆只挑了一些力气大的,带上了所有需要打水的人的水壶。

  为了以防万一,陈秀他们还临时制作了几个火把给他们带上。

  山林里没有村子那么好的条件,做不出能够长时间燃烧的高质量火把,但做几个劣质的替代品还是可以的。

  李继再次离开,这次他身边跟了人,也带着照明的工具,陈秀不再像刚才那么担心。

  闲着无聊,她开始观察旁边的山洞,这个山洞的面积不够大,就算挤着也睡不下所有人,而且高度只到她的脖颈,要进去就必须弯腰,十分的不方便,刚才大家收拾只是把里面的地面稍微弄得平整了一些,估计还不如睡在外面的草地上舒服。

  不过她知道山洞是必须的,睡在外头只是权宜之计。

  她抬起头,看着头顶闪耀的繁星。

  能看到如此之多的星星,第二天一般不会下雨,但不可能每天都是这样的天气,一直睡在露天矿野,万一不小心淋了雨……

  他们可是没有大夫的。

  如果因此生了病,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老天爷看不上自己这条小命,所以明天的首要任务就是把山洞收拾出来,起码让大家能挤着睡进去。

  至于男女之别……

  如果在第一场大雨之前,他们没有让山洞扩大足够的面积,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李继他们是在天黑之后才举着火把回来的,水流比较小,装满所有人的水壶需要时间。

  陈安贡献出了他的铁锅,架在篝火上给大家烧热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