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34章 第 34 章
    《穿书之背景板》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什么?!”陈秀眉心一跳,猛地站起来往村子的方向看,不过有前方树木遮挡,加上天色昏暗,只能看见隐约的树影。

  其他人也吓得不行,会爬树的赶紧爬树,不会的也在树底下围着,仰着头焦急地催促。

  “快点儿,快点儿,赶紧看看是哪里着火了?是不是我家?”

  陈安动作快,抢先找了颗树爬上去。

  陈秀手还伤着,不好动作,虽然她会爬树,也只得和李氏一起在树底下等。

  陈安一站稳,她就着急地抬头问:“爹,村子怎么样了?”

  陈安望着陈家村破口大骂:“天杀的陈老头,竟然真的在烧房子,简直不当人子!”

  这句话他听陈宗骂过,觉得不愧是读书人,骂人都不带脏字,一直记在心里,这会儿下意识用了出来。

  一位婶子听了,跌坐在地,捂住脸哭出了声:“粮食没了,房子也没了!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陈秀就站在这位婶子旁边,看她伤心哭喊的样子,心情不由得也低落下来。

  她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早已经把陈家村当成了第二故乡,如果是意外失火倒罢了,陈家村地广人稀,各种小巷小路也多,又大都是泥墙建的房子,哪怕不救火,也烧不了几户人家。

  就怕抢粮食的人是故意的,那陈家村就真的毁了。

  婶子的丈夫虽然也难过,但还是安慰道:“他们人这么多,如果我们不跑,恐怕手里的这些家产也保不住。”

  “是啊,如果现在不跑,明天起义军来了被抓去造反,那就更惨了!造反是要杀头的,听村长说还是杀九族的头!”

  “什么是九族啊?”旁边有人问。

  “就是……就是……”他也有点想不起来,“就是你自己家,你媳妇家,反正沾上点关系的人都要完蛋!”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渐渐都冷静了下来,虽然还是心疼气愤,却不像刚才那样,恨不得立马回村子跟人拼命。

  换一个角度想,如果陈家村真的被烧光了,地道应该会更加安全,起义军总不会对一堆废墟感兴趣,或许也算因祸得福。

  这样一想,陈秀心里好受了一些。

  毕竟就算陈家村真的难逃此劫,它的牺牲也并不是没有价值。

  接下来,爬上树的人一直紧紧盯着陈家村,好在那一团在视野上看起来很小的火焰并没有继续扩大,并且还渐渐缩小了,应该只是不小心失火。

  李继走向陈秀,递上水壶:“要喝水吗?”

  他把水壶放在火堆旁放了一段时间,现在里面的水是温热的。

  陈秀摇了摇头:“不用了,我暂时还不渴。”

  看她确实不需要,李继把手收了回来,只是在把水壶放回腰间的时候,他眼尖地看到了陈秀手上的伤痕。

  “这是怎么回事?”他托起陈秀的手。

  陈秀低头看了看,把摔跤的事情告诉他,然后笑了笑:“就蹭破了一点皮,没事儿的。”

  只是非常轻微的疼痛,她刚才关注火势注意力被转移的时候都快忘记自己手上还有伤了。

  李继坚持帮她处理,然后嘱咐道:“去休息吧,明天我们得早点起来赶路,小行山外围虽然安全,可也很容易被发现,不适合长期驻留。”

  “嗯。”陈秀点头答应,今晚如果休息不好,明天就没有精神赶路,的确该睡觉了。

  她找了块相对平整的地方躺下,用包袱当枕头。

  陌生的环境让她十分不适应,过了很久才睡着。

  ……

  第二日天刚破晓,陈秀就醒了,她总觉得自己昨晚是半梦半醒着的,睡得一点也不踏实。

  坐起来拍拍脸让自己清醒一些,陈秀爬起来洗漱。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大家陆陆续续都醒了,稍微填饱肚子后,就又在李继的带领下出发了。

  陈秀拿好包袱,望着幽深未知的前方,深吸了一口气。

  接下来他们将会踏进人迹罕至小行山深处,未曾被人类征服的山林不知道有什么危险,只能加倍地小心谨慎。

  赶路的时间无比枯燥,一开始大家还有闲心聊上几句,后来队伍就完全沉默下来,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陈秀一路上一直留意着李继,发现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拿出匕首在树上的隐蔽处刻下什么东西。

  路过的时候她凑过去看,是一个很小的弯曲的符号,如果不是她有意寻找观察,恐怕很难发现,就算见到了,也不会认为是有人刻意留下的,最多以为是一些虫子小动物路过的痕迹。

  继哥在标记走过的路线,是怕找不到回来的路吗?

  陈秀很好奇,但是现在并不是询问的好时候,她还是待在队伍原来的位置继续赶路。

  他们并不是一直朝着一个方向前进,有时候李继会让队伍停下,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然后带着他们绕过去,但总体上是在不断地深入。

  清晨的草丛树叶还带着水雾,随着时间的流逝,每个人的衣物多多少少被打湿了一些,与此同时,他们前进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老天爷或许觉得这些并不算什么、他们一路走来过于顺风顺水了,非要给他们来上一点考验。

  “嗷呜——!”

  突如其来的吼叫打破了队伍的沉默,有听出来的人惊呼:“糟糕,是熊瞎子!”

  陈秀面色一变,声音离得太近了,队伍完全来不及避开!

  李继也神色凝重,据他的经验观察,这里应该不是任何大型猛兽的地盘才对,怎么会突然出现一只熊?

  不过任何东西都有出错的时候,而且这时候也来不及计较原因了!

  “快!大家先找棵树爬上去!”李继大喊着指挥。

  陈秀手受了伤,用不上力气,是被陈安和李氏半推半拉着上去的。

  很快,一只棕色的熊出现在了她的视野当中,它的体型偏小,看上去不是一只成年熊,而且它对他们似乎并不感兴趣,直接从队伍的前方加速冲过去了。

  跑得这么匆忙,后面是有什么在追他吗?

  陈秀的疑惑刚冒出来,下一秒便知道了原因。

  “嗡嗡嗡!”

  蜂响由远至近,她瞪大了双眼,赶紧拿起包袱挡住头脸。

  这或许不是最好的应对方式,可情急之下她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李继此时也有些狼狈,如果只是对付刚才那只熊他还有把握,谁知道最后危险竟然来自于蜜蜂这样的小东西。

  他无奈地躲闪着,枝叶繁茂的树木限制了他的发挥,最后跳下树才算彻底摆脱了它们。

  好在这群蜜蜂更在乎袭击蜂巢的罪魁祸首,只在他们这群被殃及的池鱼这里停留了一小会儿便离开了,算是有惊无险。

  众人心有余悸地踩回地面,十分庆幸自己逃过一劫。

  “还好这群蜜蜂的目标不是我们。”

  陈秀也是庆幸的人之一,哪怕她是被殃及的倒霉蛋——本就受伤的手又被叮肿了,但这并不妨碍她觉得自己幸运。

  大家高高兴兴地收拾东西,准备继续上路。队伍中陈铜正和同伴有说有笑,突然,他毫无预兆地倒下了!

  “你怎么了?!”他的同伴吓了一跳。

  陈秀连忙围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陈铜的同伴及时扶住了他,没有让他直接摔倒在地上,但这样似乎对他的情况并没有任何帮助。

  他一只手紧紧抓着胸前的衣服,鼻翼扇动,嘴巴大张,明显呼吸困难,并且他的眼神也渐渐开始涣散,很快便神志不清,无法对外界做出任何回应了。

  “你怎么样了?怎么回事?你别死啊!”扶住他的同伴不知道该怎么办,慌乱之中使出自己唯一知道的治疗手段——掐人中,但很显然,这样简陋的办法并没有什么作用。

  陈秀突然注意到陈铜的手上有跟她一样的肿包,稍微一联想,她失声道:“难道蜜蜂有毒?”

  陈秀举起自己红肿的手,心里有些害怕。

  听到她的话,所有被蜜蜂蛰到的人都慌了,纷纷开始检查自己的伤口。

  陈秀却冷静了下来,现在没办法将人送医救治,不管她的猜测对不对,随便做点什么都比干站着要强。

  她走过去蹲下,刚想取出自己包袱里的剪刀,面前就有人递过来一把匕首。

  “用这个吧。”

  她抬头一看,是李继。

  他原本在前头观察前进的路线,听到有人晕倒,便急匆匆赶了过来,见到陈秀蹲下,大概猜她要做什么,便递上了自己的匕首。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陈秀点点头接过匕首,用划十字的方法挑出了陈铜手上所有的蜂刺,并用自带的凉白开冲洗伤口。

  幸好她伤的不是惯用的右手,处理得还算顺利。

  等她弄完,李继掏出一个瓷瓶,往上面撒了一些紫色的粉末,然后用布条系好。

  他解释道:“山林里危险很多,所以我带了一些伤药,解毒的药丸也有一些,但他现在昏迷不醒,硬塞很可能会窒息。”

  陈秀点头表示了解,守着昏迷的陈铜。

  他和她同岁,是家里的老来子,父母年事已高,留在了村里的地道,家里只有他一个人跟着队伍进了山,如果他最后没有醒过来,就是一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

  但她也没办法做得更好了。

  人事已尽,接下来,就看天命了……

  陈秀叹了口气,看向自己红肿的手掌,她也被蜜蜂蜇了,不知道会不会像陈铜一样,下一秒就昏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李继也看着她的手。

  昨天他才刚处理过,今天就又受了伤,这只手还真是多灾多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