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33章 第 33 章
    《穿书之背景板》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陈秀带着收拾好的包袱,随着村中的青壮聚集在祠堂前,脸上看似平静,包袱带子上捏得泛白的指节却暴露了她心中的紧张。

  提心吊胆了那么久,终究还是躲不过。

  她恍惚的双眼望向祠堂,原本在她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供奉的祖先牌位,可此刻供桌虽在,上头却已经空空如也。

  ——村长匆匆上了几柱香后,将祖先牌位请到了地道。

  也就是此时她才知道,原来地道入口就在供桌之下,被巨大的香灰缸所掩盖,村长带着村中老弱进去后,李继将其恢复了原样,以她的观察力看不出有挪动的痕迹。

  陈秀转头看向前方的李继,他就这样沉默站着,什么也没做,却好似一根定海神针,在村长离开后重新成为了大家的主心骨。

  察觉到她的视线,李继转头望了过来,像是在询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只是一个眼神,陈秀却莫名感到了安心,她回以微笑,示意自己很好,不用担心。

  两人微小的互动并没有人发现,或者说所有人都沉浸在对未来的担忧之中,无暇关注其他。

  陈秀想到了今天接到的那张纸条,薄薄一张草纸,拿在手上轻若无物,却写着如此沉重的消息。

  ——赌场管事杜威接管了镇子,沉寂多天后,终于还是决定去各村“征”粮,时间就定在今晚。

  陈老头试图讨好杜威,主动请缨带队来陈家村征粮,杜威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然同意了!

  陈秀和李继向两位送信人打听了镇上的各种动静后,初步确认了消息为真,那一刻她心中的感觉复杂得无以言喻。

  再怎么看不上陈老头,她也没想过他会背叛生养他的村子!

  两人将消息告知了大伯陈宗,陈宗一开始难以置信。

  他一生都在为宗族着想,根本无法理解陈老头为何要背离宗族,可事已至此,由不得他不信。

  陈宗怒气勃发,和几个村老一起商量后,决定将陈大河除族。

  既然陈老头不将陈家村人视为同族,那么他们也没有必要再将他的名字留在族谱之中!

  陈秀并不在场,她不知道做出这个决定时二叔祖心情如何。

  他亲大哥唯一的血脉,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他试图拯救过、给过他希望、却又让他失望的人,在危难之际背叛了亲人,背叛了宗族,最终由他亲自提笔将名字从族谱上划去。

  他动笔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

  陈秀不敢想。

  纸上传达的信息还不止如此。

  二麦自曝身份,他竟然是清河起义军的一员!

  如果一切顺利,明天将有大批起义军到来,征兵征粮。他还委婉提醒军中纪律松散,貌美女子需要遮掩姿色。

  如果没有遮掩会怎么样呢?

  这是脑海里陈秀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

  然后越想越是心中发寒。

  二麦这样提醒,想必是见过后果的。

  什么起义军?不过一群匪徒罢了!

  就算是给他们报信的二麦,也是来他们村子“讨”过粮的,如果不是当时没有成功,双方的关系就不可能像现在一样友善了。

  ……

  时间一点点流逝,天色很快昏暗下来,大家点燃准备好的灯笼火把,将祠堂前的空地照亮。

  “各位乡亲!”李继一句话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各种窃窃私语瞬间消失。

  李继看着下方不够整齐的队伍,朗声道:“我们得到了消息,一旦入夜,控制镇子杜威就会派人来各村征粮,或许有人会问,既然这么早就得到了消息,为什么不早点离开?”

  的确有人有这样的疑问,只是他们信任村长,村长让他们在祠堂等待,他们也就照办。

  “因为明天还有起义军要来。”李继给出了答案,“他们不仅要征粮,还要征兵!”

  下方顿时一片哗然。

  李继没有理会,继续道:“我们必须让他们相信全村的人都已经进山了!”

  不能让他们发现村中的地道。

  这句话虽然没有说出来,却是在场所有人的默契。

  同时他们也清楚,所谓的起义军就是造反军,而造反是要杀头诛九族的,一旦有一个人掺和进去,全村人都跑不掉!

  多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村民们十分认可当今圣人的统治,没人认为起义军能造反成功,他们宁愿进山赌一把也不愿意掺和进去。

  李继:“我们是可以提前离开,可那样他们会怀疑,会寻找。”

  地道就多一分暴露的危险。

  而在村长的要求下,他们连地道两个字都不会轻易提起。

  李继:“我知道半夜进山十分危险,可只有让他们亲眼看见,他们才会深信不疑。”

  而为了保护地道,每个陈家村人都愿意冒这个危险。

  陈秀抬头看着李继,心中的慌乱一点点平复,似乎他的声音有着安抚人心的力量。

  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之后,大家都静静地等待着。

  没有让大家等太久,半个时辰后,村口就传来了约定好的哨响。

  “哔——”整个村子顿时沸腾了!

  “快跑!有人打过来了!好多人!村子被包围了!”

  “快!我们逃进山!”

  尖锐的叫喊,慌乱的脚步,既是故意做给外面人听的,也是给村里人的信号。不过话里的慌张并不是作假,毕竟被这么多人包围也是报信人有生以来的头一次,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事到临头也很难不紧张。

  “听说这个村子从没被抢过唉。”

  “真的?那他们是不是还有很多粮食?”

  包围村子的人兴奋地讨论着,然后发现陈家村竟然建了围墙,瞪圆了眼睛不满道:“见鬼了!这什么破村子?跟个乌龟壳似的!”

  “村里的人都听好了!乖乖把粮食都交出来,念在乡亲一场,别逼我动手!”陈老头见暂时冲不进去,只好先喊话威胁,颇有些高高在上的意味。

  他似乎觉得自己是“衣锦还乡”了,还学着村长的样子负起了双手。可他整日里缩肩塌背,此刻虽然尽量挺直了,可还是微驼着,看起来不伦不类。

  “真不知道杜管事怎么让他领头,看他那个得意劲儿。”

  “反正就这一次,忍忍呗,他就是这个村的,说不定知道值钱的东西在哪儿,这个村子有他这号人也算倒霉,嘿嘿……”

  “我呸!”村口的吹哨人往地上吐了口唾沫,一脸愤恨不平,相信如果陈老头就在跟前,他恐怕已经一拳挥过去了。

  趁着陈老头带来的人被围墙挡住,陈秀跟着大部队有条不紊地上山,途中故意发出各种慌张的哭喊声,弄倒沿途的东西。

  听起来就像是一村人在睡梦中被毫无防备地吵醒,然后发现自己村子已经被包围了,还随时有可能被攻破,于是慌张地收拾东西出逃。

  “我的粮食!”

  “我的宝儿!”

  有人还故意学着婴孩的哭喊。

  陈家村人的表演天赋似乎被激发了,各种声音模仿得惟妙惟肖。看大家挤眉弄眼地发出各种奇怪的声响,即使是这样危急的时刻,陈秀还是忍不住被笑了。

  也算是苦中作乐了吧。

  村口的泥墙被攻破,陈老头一进村,发现村子已经空空如也。看着远处向山上移动的火把长队,陈老头气得心里直窝火。

  其他人也十分不满,觉得自己白跑了一趟:“人都跑了,值钱的东西肯定都被带走了!”

  “管他呢,粮食在就行,你看!满满一大缸,里头还有好多!”

  ……

  陈家村人停在约好的山洞,李继指挥着升起篝火,安排守夜的人选,一切都安排妥当后,大家围坐在篝火旁休息。

  现在本该是睡觉的时间,他们却不得不带着家当上山,精神十分疲惫,可因为惦记着山下的家和地道里的家人,再加上周围环境恶劣,只能幕天席地,没有一个人去睡。

  陈秀就着火光伸出左手看了看,有大半边被蹭破了皮,微微渗出一点血丝,伤口灼热地疼着,不过还能忍受。

  她轻轻吹了吹,凉凉的风拂过伤口,稍稍缓解了一下手掌的疼痛。

  陈秀无声地叹口气,即便带了火把,半夜的山路也不好走,刚才不知道踩到了什么,差点摔一跤,虽然扶着旁边的树稳住了身体,可粗糙的树皮纹路却刮破了她的掌心。

  “我家的粮食肯定被他们搬走了。”

  陈秀忽然听到旁边有人说话,转头看过去,是小喜,他沮丧着一张脸,半低着头,看起来很是低落。

  小喜旁边的伙伴似乎想安慰他:“如果不留下粮食,陈老头他们刚才肯定不会放过我们,明天要来的起义军也肯定会再来村子翻,看我们把粮食藏在哪里,毕竟一个村子的粮食那么多,我们是带不走的。”

  这样的话,地道很可能就会暴露。

  陈秀摇了摇头,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不然也不会主动把粮食留在村里,只是做了之后难免心疼。

  毕竟是辛辛苦苦种了一年的粮食,就这么白白便宜了别人,连同家里置办的东西一起,如果还有机会回来,也不知道能剩下几件?

  “我知道,就是心里难受。”小喜心里郁闷,干脆找了一棵树爬上去。他身手矫健,一看就是经常爬树的人。

  这里只是小行山的外围,爬高一点往下看,只要视线没被遮挡,就能看见村庄的位置。

  陈老头的人没有离开,村里还有火光。

  小喜对照着记忆,试图找出自家所在的位置,忽然,村中一角有火势冲天而起!

  小喜吓得差点掉下去,抱住树干稳住身体后他惊慌地大喊:“起火了!村里起火了!他们在烧我们的房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