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32章 第 32 章
    团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李继试探的意思很明显,对方也没有跟他兜圈子,直接道:“我们并不认识,但你应该认识我大哥。”

  大哥?

  李继再次仔细打量了一遍对面的人,确认记忆中并没有谁和他长相相似。

  自己认识的人里谁有一个他没见过的弟弟?

  没等他想起来,对面的人紧接着讲:“我大哥叫大米。”

  “大米?”这个听起来朴素过头的名字唤醒了他的记忆。

  ……

  年长的乞丐喝完水,嘶哑着声音絮絮叨叨:“叫我大米就行,我姓多,全名是多米,因为排行老大,认识的人就都叫我大米,这孩子叫多糖,打小就喜欢糖葫芦,可我没用……这辈子也没让他吃上几次。”

  “我还有个弟弟,叫多麦,路上走散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一家人这个多那个多的,临了却什么也没有,家都散了……”

  ……

  “看样子你应该记得。”二麦一直观察着李继,见他似是在回忆,就明白他应该是想起来了。

  李继的神色暗了暗,怎么会不记得,多米和多糖这两个名字,不久前他亲手写在了墓碑之上。

  二麦向他深深一躬,郑重道:“你帮我大哥和侄子入土为安,我也不说什么感激的话,那都是空的,只一句,以后有事只管喊一声,我随时到。”

  然后将如何联系他的方式告知,李继看着他,不置可否。

  当初他带走大小乞丐,街上很多人都看到了,可两人蓬头垢面,根本看不清相貌,到医馆洗干净后也只能看到瘦脱了形的样子,以至于他在二麦开口之前完全没有将两边联系到一起。

  加上大小乞丐的身体上没有什么特殊体征,仅凭外貌找人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李继看了看二麦的身形,一方身材正常,一方饿得皮包骨,照对方报恩的说法,兄弟之间应该感情深厚,不该出现这样的天差地别,只能是走散得太早。

  难道他们很早就知道就知道有六阳镇这个地方?

  不然现在世道如此混乱,如果不是早就约定好在六阳镇见面,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找到他这里来的。

  二麦说完便准备离开,临走前他道:“我听说你和陈家村一个姑娘定了亲,上次去我好像吓到她了,在这儿向你道个歉。”

  他拱了拱手。

  “我当时没别的意思,只是看她戴的发簪特别漂亮……”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他恍惚了一瞬,不过很快便回了神,“对不住了。”

  说完便带着一群小弟走了。

  二麦转身时李继特意观察了一下他的耳后,的确有块红斑,他应该就是阿秀口中那个“盯着她的奇怪人”。

  确认二麦一方走远,李继才放下警惕。

  虽然对方说是要报恩,可人心隔肚皮,如果别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他坟前的草恐怕早就能埋人了。

  李继继续赶路,因为被打劫耽误了时间,将将赶在天黑之前回到了陈家村。

  “怎么这么晚?”陈秀皱着眉头给他开门,倒不是真的嫌弃他晚,而是此刻天色渐暗,就算李家村的任务已经结束,也不应该赶这一时,睡上一觉,明早回来才最安全稳妥。

  李继笑道:“本来应该早点到的,路上出了点小意外。”

  “意外?什么意外?”陈秀阖上门,两人往屋里走。

  等他把事情一说,陈秀猛地转头,忍不住抬高了音量:“这也算小意外?”

  她心中不禁后怕,如果第二帮人也是打劫的该怎么办?

  双拳难敌四腿,好汉架不住人多,他身手再好,三个人打得过,可三个又三个,还是并肩子上的呢?

  看她一脸担心,李继连忙道:“放心,如果没有胜算,我会想办法甩开他们的,不会傻乎乎站在那里等人围上来。”

  李继一再保证,陈秀才稍稍放心,然后注意了到他话中提起的二麦。

  原来那天是在看她的簪子吗?

  陈秀摸了摸头发,她今天戴的簪子正好跟那天戴的是同一支,这只木簪是李继亲手做的,由于他是初学并不熟练,干脆只在一端简单刻了几道花纹,只有打磨光滑的表面显出了几分制作人的用心。

  可要说它漂亮?

  说实话,哪怕她很喜欢这支木簪,也不得不承认它和漂亮完全搭不上边,如果不是因为送的人是李继,她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喜欢。

  陈秀摇摇头,算了,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了,纠结那么多也没什么用,继哥现在才回来,错过了饭点,肚子肯定很饿,赶紧去厨房给他下碗面才最要紧。

  ……

  又是新的一天,太阳在云后时隐时现,可灼热的温度并没有比昨日低上半分,同时空中还飘着毛毛细雨。

  这便是乡人常说的“太阳雨”了。

  陈家村所处的地区一年到头总会有那么几次,一向被人们奉为吉兆——寓意着庄稼既有阳光照耀,又有雨露滋润,孕育着丰收之喜。

  以往出现这样的吉祥景,虽说不至于大肆庆祝,可也足以成为村民们讨论的焦点,但此时的陈宗却完全没有心情关注。

  李继离开的这两天,他想了很多,镇上的变故,村子的未来,加上还有一个陈老头混在其中,立场并不明确,想得头发都掉了一大把,最终做出了决定。

  李继敲门进来:“村长,找我来是有什么事要交待吗?”

  陈宗抬头看他:“我决定让全村进山。”

  李继心中一凛,却并不感到意外,以村长的行事风格,的确不像是什么也不做,把村子的命运托付给天意的人。

  他没有说话,静静听陈宗说着他的计划。

  “我还打算开启村中的地道。”

  “当年兵祸幸存的先祖重新建村之后,第一时间开挖了一条地道,位置由历代村长口口相传,我也没想到还有用上的一天。”

  “如果陈家村真的守不住了,老弱妇孺便留在地道,自觉身体可以,还有一把力气的,就进山。”

  根据先祖记载,进山的老弱妇孺死亡几率太大了,不如留在村中的地道赌一把,赌不会有人发现村中的地道,而进山的人没了老弱的拖累,或许能多活下来一些。

  这样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陈家村薪火留存的几率也更大一些。

  “我多年没有劳作,也算是一把老骨头了,万一有事,留在村里的人也需要一个主心骨,我打算守在村里。”

  “而进山的人……”

  他想拜托李继进山多照顾一下村民,他自己身体羸弱,进山只是拖累,而李继身手不凡,是带队进山最好的人选。

  可同时他也清楚地知道这是他的责任,不是李继的,强人所难非君子所为,因而人都喊来了,话也到了嘴边,却始终无法开口。

  这可不是先前当教习一样的举手之劳,而是事关许多人生死的大事。

  李继猜到了村长的心思,却并未对他生出意见,和过去遇到的因利益而暴露的险恶人心相比,村长是已经难得的磊落人了。

  毕竟他答不答应先另说,可村长却连请求都无法直接开口,并且这个请求还不是为了他自己。

  李继在心中笑了笑,没有让村长受太多煎熬,承诺道:“如果大家不介意我管得太多,我会尽力护他们周全的。”

  话音刚落,陈宗就给他跪下了。

  李继面色一变,没想到村长会这么做,以两人的距离他也来不及阻拦了,只好向旁边闪开。

  “您这是做什么?”

  他赶紧跑过去扶陈宗。

  陈宗反手握住他的手腕,不肯起身,诚恳道:“以你的身手,就算六阳镇乱成一锅粥,也大可以离开,我也没什么能感谢你的,只好如此。”

  “我是小辈,担不起这一礼。”李继心中感叹,陈家村有个好村长。

  他其实并不是没有私心,他的确可以做到像陈宗说的那样,可一旦带上青松,便没办法再潇洒任意了,而且如果进山,阿秀一家肯定会跟着一起,他也放心不下。

  ……

  在陈宗的吩咐之下,全村竭力做起了保质期长的油饼,同时各家都出了一些粮食,默默运送到了地道。

  陈宗并不打算在地道放很多粮食,万一出事,他要做出陈家村人匆忙之下弃村进山的假象,而匆忙离开的人是带不走太多粮食的。

  除非穷凶极恶、喜好杀人者,在村中房屋有粮食和财产的情况下,没有人会吃力不讨好地进山追杀普通村民,然后只要地道不被发现,他们就成功了!

  李继最近经常往大伯那里跑,陈秀都看在眼里,加上大伯最近的吩咐,虽然只是一种预防,但她却莫名觉得暗涛汹涌,似乎有危险的气息在默默酝酿,随时等待爆发。

  ……

  上次镇上出了变故,还是陈明自作主张才恰好发现,祠堂会议时,村里人一致觉得,没有镇上的消息是不行的。

  而且,陈家村的大人总不能连一个孩子都不如吧,最后有好几人主动报名去镇上探听消息,陈宗从中选了两个机灵的。

  “李大哥在吗?”

  门口有人敲门,李继听见是喊他,和陈秀对视一眼,一起去开了门。

  是去镇上打听消息的两人,他们递过来一张纸条。

  “这个是一个流民给我们的,说是交给你,你看了就会明白。”

  “当时吓了我们一跳,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认出我们来的。”两人自认伪装得不错,心里纳闷得紧。

  乞丐?

  李继想,要说乞丐,只有那个自称要报恩的二麦他勉强算认识。

  打开纸条,他手上一紧,“嘶啦”一声捏碎了边角。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