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31章 第 31 章
  一路走进来,他们没有看到陈明三人的身影,堂屋里只有陈宗,正坐着闭目养神,脸上是显而易见的忧虑。

  他听到动静,睁开双眼:“来问陈明的事?”

  半路遇见陈秀,陈明三人跟他说过了,对于他们二人的到来,他并不感到意外。

  陈秀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陈宗从头开始讲起。

  原来曾经有人提议,如果能乔装打扮混进流民中间,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村子可以提前做好防范,由于没有人主动请缨,提议最终作罢。

  陈明不够年纪参加祠堂的会议,事后偶然听人闲谈聊起,私下找了陈宗自告奋勇。

  他父母双亡,自小和奶奶相依为命,家中没了主要劳动力自然过得贫苦,人长得瘦弱,脸色发黄。

  后来大了些,带着村里的小孩到处给村里人干零活挣钱,割猪草、捡柴火,能干的都接,总算养好了一些,但往惨里打扮打扮,也是能蒙人的。

  ——就她刚才看到的样子,也的确很成功。

  陈宗自然一口回绝了,他们这些大人还在,怎么也轮不到一个孩子去冒险。

  陈明没有纠缠,陈宗以为他放弃了,就把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谁知道他竟然自己偷偷去了,还跑到镇上那么远!

  说起这个陈宗就头疼,按了按额角:“也不知道巡逻的人是怎么回事,竟然让一个孩子溜了出去,他家一脉单传,如今就剩他一根独苗,要是出了事,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他奶奶交代。”

  “万幸人平安,还意外带回了镇上的消息。”

  听到这里,陈秀和李继对视一眼,知道重点来了。

  陈宗抿了口茶水,润润嗓子,各看了两人一眼,问道:“镇上赌场的杜管事,你们知道吗?”

  李继回忆了一下,答道:“听人提起过,但不算了解。”

  陈秀点点头:“我也是。”

  她是通过陈老头才知道的杜管事,听说是陈老头的债主,手底下养了一帮打手。

  说起这个,她好像已经很久没看见陈老头了?

  陈宗面色凝重:“他带着手底下的人收拢了一些流民,控制了镇子,并且,陈明看见陈大河也混在其中。”

  “什么?”陈秀诧异道,“陈老……大河也在?”

  以她做过的事情,陈老头最痛恨的人中肯定有她的一席之地,万一他怀恨在心……

  陈秀的心揪了一下,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他们对待镇民的态度如何?会威胁到陈家村的安全吗?”李继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陈宗摇头:“他们只搜刮了粮铺和乡绅富户,对其他人倒是秋毫无犯,但我不知道这些粮食够他们吃到什么时候,届时会不会打周围村子的主意。”

  陈秀默默听着,心里泛起了另一层担忧。

  原书男主奉旨平乱,带着大军来到铭州,于是遇上了女主,这是不是侧面证明铭州也卷进了流民起义之中?而且看这杜管事在镇上闹出的动静,会不会是陈胜吴广一样的人物?如此一来,六阳镇岂不是成了风暴中心?!

  陈秀眉心一跳,连忙晃晃脑袋。

  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的“陈胜吴广”,还偏偏能让她给遇上,陈秀暗道自己想得太多。

  镇上出了大变故,但李继没有因此变更行程,下午依约启程去了隔壁的李家村。

  当初说好守望相助,如今镇上出了大事,就算李继没有事先答应去做教练,这会儿也得派人去通知一声。

  接待他的是陈秀的舅舅李成,他体格健硕,孔武有力,和陈婶并无太多相似之处,说是陈叔的兄弟反倒更可信些。

  没有过多寒暄,召集村民后,李继很快便开始了教学,有之前在陈家村的经验,这次他也算得心应手,要教的内容并不多,第二天便结束了,剩下的就是多练习,这个要看个人的天赋和努力,他帮不上忙。

  之后李继没有原路返回,而是赶去了他出生的李家村。

  村里人虽然和他同姓,五服内的亲戚却一个也无,从小长大的伙伴也多数和他同一年去服了兵役,地点各不相同,活着回来的至今只有他一个。

  至于李家村看着他长大的长辈……

  知道青松在村里被同龄人欺负,说没有怨过是假的,小孩子最是敏感,知道青松没有大人依靠,就喜欢抢他的东西,做错事也推到他身上,因为没有人会为他撑腰。

  只要大人管教一下,青松就能过得好一些,他们却只把这些当成小孩子之间的打闹,从不管青松受的委屈。

  所以他带着青松搬到了镇上,除了让青松换个环境,也是因为他暂时无法面对那些他曾经友爱敬重过的乡邻。

  可那毕竟是他长大的地方,在他回来前也是村长的提议养活了青松,他欠村长一份情,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他愿意去通知一声。

  一路走来,因为是往镇上的方向,李继遇到的流民越来越多,他在其中察觉到好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一直小心警惕,但可能是看他没带什么东西,一直等他走到目的地也没人出手。

  “站住!是谁?”李家村口有人拦住他。

  当初李家村村长对李继的提议不以为意,可上次村里被“讨”粮队光顾,晚上又有好几家被偷后,巡逻队还是建了起来。

  李继在远处停下,高声道:“是我,李继!”

  待对方认出他,李继才继续向前靠近。

  “李继兄弟,别怪我们拦你,实在是被抢过一次,不小心不行。”

  李继:“当然不会。”

  当初让李家村也建立巡逻队的意见还是他提的,足够警醒是好事。

  知道他的来意后,巡逻队派了一个人带他去见村长。

  李继把镇上的消息一说,村长道:“村子离得近,在你来之前我刚得到这个消息,正发愁呢。”

  然后拄着拐杖叹了口气:“赌场管事,说白了和我们一样,平头百姓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占了镇子他想干什么?造反吗?”

  李继打量村长的神色,看得出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显然并不这么觉得杜管事有这个胆子。

  于是李继把隔壁州流民起义的事情说了。

  “什么?”村长整个人都蒙了。

  李继没心思关注村长怎么想,消息他已经带到,更多的他也帮不了什么,于是起身告辞:“我得走了,这次来没赶车,路上需要的时间多。”

  村长这才回过神,连忙道谢,还亲自送他到村口。

  看着李继挺拔的背影,村长摇头感叹:“唉……多好的小伙子,可惜没留住。”

  两人都没发现,路边一个流民盯了一会儿李继离开的方向,悄悄走开了。

  李继赶了一段路,察觉身后有人跟踪,微不可察地顿了一下,然后保持着原本的速度前进,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是右手摆动的幅度收了一些,有意无意地触碰着腰间的匕首。

  他不动声色地观察,评估对方的实力。

  跟踪技巧十分拙劣,像是根本不想隐藏,脚步声轻浮凌乱,也不像是练家子,听动静也就三到五人。

  李继心中一定,威胁不大,可以解决。

  拐过一个路口,前方很长一段都是宽阔的空地,没有掩体,跟踪的人无法再掩盖形迹,当然,这也意味着逃跑的人无处躲藏,如果要出手,这里将会是最好的地点。

  李继悄悄将匕首拿到手中,垂下袖子掩盖。

  果然,他刚走几步跟踪的人就没了耐心,迫不及待地跳出来,伸出长棍指着他。

  领头之人恐吓道:“打劫!不想死就把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

  是三个男人,除了外表邋遢一些,怎么看都不像流民,和阿秀描述的“讨”粮队很像,就算不是,只现在拦路抢劫的行为,也足以让他决定送他们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而且看他们包围的动作如此熟练默契,恐怕不是第一次劫道,手上如果沾了人命……

  李继眸中厉色划过,他不介意亲手送他们上路。

  见他不动,带头的人挥舞了一下手上的长棍,骂道:“看什么看,快点把东西都交出来,别逼老子亲自动手,再不听话,老子裤衩都不给你剩一条。”

  三对一,认为自己胜券在握,三人都有些心不在焉。

  而在李继看来,他们武器握法不对,姿势别扭,又兼下盘不稳,简直全身都是破绽。

  他不想跟他们废话,手腕微动,正准备直接动手,劫匪身后突然冲出来一帮人。

  黑吃黑?

  李继眼中浮现一丝疑惑,看着围上来的人,小心地将匕首收好。这次来的人多,不适合硬拼,暂且看看来者何意。

  “二麦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劫匪领头人不满道,他也认为二麦是来黑吃黑的,“你想坏规矩?”

  两边的人认识,或许还不合?李继心想。

  二麦瞥了领头人一眼,面无表情道:“没什么意思,这个人我保了。”

  态度很是敷衍。

  李继闻言疑惑地挑眉。

  这个二麦他并不认识,为什么要保他?

  劫匪领头人都快气炸了,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不过看到二麦一方远胜于他的人数,他憋屈地妥协了。

  “呸!”领头人狠狠盯着二麦,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往后一挥手,“我们走!”

  于是现场就只剩下李继和二麦一方人。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对方既然释放了善意,李继也不会吝啬几句感谢的话,他拱手道:“多谢这位兄弟了,敢问是哪里人?我们见过?”
    团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