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30章 第 30 章
    《穿书之背景板》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消息是有滞后性的。

  信上说铭州没有受到影响,不代表真的没有受到影响。他这位战友收到消息需要一段时间,传到他这里又需要一段时间,如今战火蔓延到了哪里,他也无法根据信纸上寥寥几行字作出判断。

  而且,就算只有大批渴求和平的流民入境,如果无法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谁知道会不会又是另一支“清河起义军”?

  而生计问题如果能轻而易举地解决,乡长也不会选择连夜逃跑了。

  李继将回信收好,开始收拾东西。既然留在镇上的目的已经达成,他也没必要再继续待着了,当天便驾车离开了镇上。

  陈家村如今模样大变,村口挖出了深深的沟壑,围墙也正准备兴建,为此村里还启用了尘封已久的砖窑。

  这些是村长陈宗的提议,自从上次“讨”粮队出现,结合各种小道消息,他深觉危机四伏,恨不能将陈家村围成一个铁桶。

  村民们也同样如此,建议一出几乎是全票通过,村民们宁愿压榨休息的时间也要尽快围堵住各个出口,好在陈家村一面临山,一面有河,只需要守住两个方向即可,工程量不算巨大。

  等围墙建好,就不再需要不分日夜地巡逻,陈宗计划让腾出空的巡逻队成员跟着李继练习拳脚,不求练成多高明的功夫,只求能知道打哪里才能更快地让人失去反抗能力。

  到达陈家村,李继先去了村长家。

  听到有人造反的消息,陈宗沉默良久,额头上的皱纹仿佛都深了几分。

  “你明天就开始教村里人的拳脚功夫吧,有空的就去学。”陈宗道。

  “好。”李继答应下来。

  “隔壁李家村,也就是阿秀娘长大的村子也希望你过去教一下,可以吗?”

  李继点头:“如果有空的话。”

  “这就行了。”陈宗停了两秒,又道,“我和小安就两兄弟,你大伯母也是独生女,就阿秀娘亲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

  “妹妹嫁在镇上的旅店,这你应该知道,前些天还是你去给他们传的消息,本想着让他们回来避避,没想旅店掌柜早年结拜的兄弟开了镖局,这种情况还记得派人来接。”

  “这样也好,有个避难的地方。”

  “哥哥是隔壁李家村的,叫李成,是个猎户,也算有点底子,你过去之后,如果可以就多照顾他一下吧。”

  李继把李成这个名字记下,应承道:“既然是阿秀的舅舅,自然是我应该做的。”

  当天晚上,李继和李青松一起住的客房,当初建房时子陈安只留了一个空房间用于待客,如果想一人一间,只能把杂物房收拾出来。

  这样做,杂物房的东西往哪里搁暂且不说,由于多年堆放杂物不见天日,杂物房的空气潮湿沉闷,犄角疙瘩也里落了厚厚的灰尘,还不如和两个人合住一间舒服。

  ——客房的木床很大,躺下两个陈安都足够了,绝对不会拥挤。

  一觉睡醒养足精神,李继开始了他的教学计划。

  陈秀竖起耳朵,认真听着李继讲授的每一句诀窍。

  任何功夫都不可能一朝一夕之间练成,身体素质也不可能短时间内猛然增强,李继没有教拳法武技,这不适合现在的陈家村。

  他找了一个小伙子上去,逐一点出人体的弱点,示范如何才能让一个人迅速地失去抵抗能力。

  李继并没有真的打下去,被当做示范对象的小伙子却吓出了满身的汗,不过也因为被“手把手”地教导,他是学得最好的那个。

  示范刚结束,他便忘记了刚才的害怕,转而跟朋友炫耀起来:“这儿?看见没有,厉害吧,不对不对,这里才是……”

  陈秀也学着在自己身上比划。

  李继一直留意着她,见点的位置有些偏差,直接走过去,握住她的手腕,轻轻挪了一下地方:“应该是这里。”

  李继的手很快就放开了,陈秀却感觉手腕处似乎还残留着他手心的热度,悄悄在衣服上蹭了蹭,脸颊微红着点头:“嗯,我会努力的。”

  然后照着纠正后的位置继续比划。

  看她认真训练的样子,李继微微一笑,没有打扰她,转身寻找下一个需要指导的人。

  热火朝天地学了两天,这日训练时突然有人大喊:“砖出窑了!”

  “砖好了?”

  一瘦高个大笑两声:“砖烧出来了,总算不用再砌泥墙了!”

  旁边一人却道:“那么小的窑,能烧多少砖?泥墙怎么了?我们住的房子不也是泥墙?这么多年也没见塌。”

  瘦高个顿时黑了脸:“我就高兴一下不行吗?你非得这么扫兴?”

  陈秀看他们吵嘴,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对李继提议道:“我们去看看新出的砖吧。”

  他也有些好奇,便同意了。

  烧砖需要极高的温度,即便砖窑已经熄火一段时间,陈秀依旧能感受到周围残留的热气,

  但现场的气氛却是恰恰相反的冷凝。

  砖烧好了不应该是件高兴的事情吗?

  陈秀不解地看了一圈,最后视线定格在地面散落的砖上,弯腰拾起一块掂了掂。

  手感似乎有些不对?

  心里有了猜测,陈秀双手各拿住一边,往下稍稍用力一掰。

  “嘭!”

  砖头应声裂成三块。

  李继拉着她迅速往后退了两步,中间那块砸在她身前的地面,顷刻间碎成了渣。

  这样的砖怎么能用?

  陈秀正这么想,忽然听到有人说:“能用的就用上吧。”

  陈秀“唰”地转头看过去。

  竟然是大伯?大伯怎么会同意用这样的砖砌墙?

  旁边有人问出了她的心声:“这样一捏就碎的砖怎么用?”

  “是啊,这也太脆了。”说着捡起一块砖随手一搓,碎渣哗啦啦地往下掉。

  陈宗:“如果不是村里有现成的砖窑,我原本打算用泥墙就行了。”

  没等陈秀想明白为什么,陈宗解释道:“当身后有老虎追的时候,我们只需要跑在前头就行了。”

  不管围墙是什么做的,人无我有,陈家村就是跑得最快的那个!

  没有更好的方案,大家最终同意了村长的意见,路口的墙迅速被建了起来。

  建成的那天,大家欢呼着拍手拥抱,大声庆祝,李继却站在院中遥望着村口自语:“如果身后不止一只老虎呢?”

  若是朝廷没能及时疏散安置,泛滥的流民将会化身一只只饿虎,一旦别的村被抢光,陈家村也无法幸免。

  村长办法只能拖。

  朝廷肯定会管制流民,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只要拖到那个时候,陈家村就安全了,这也是如今最好的办法。

  如果没能拖到那个时候……

  李继的双眸一暗。

  村长未必没有想过这样的结果,所以才让他教村民一些简单的打斗技巧,流民原先也只是农户,谁也不比谁强,更何况他们现在还饿着肚子,学上一些技巧,一旦狭路相逢,自然是有备者胜。

  陈秀:“继哥,该吃饭了!”

  “就来。”李继暂时抽回思绪,转身进屋。

  日子就这么平静地过去,如果不是村口偶尔出没的流民,陈秀几乎要以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天下依旧承平。

  今天轮到陈安值守,因为陈家村的教学暂时告一段落,李继也跟着去了,等值守结束,他就该遵守承诺往隔壁李家村跑一趟,把同样的内容再给李家村人讲一遍。

  陈秀拎上食盒去给他们送饭。

  走到半路,身后突然有人喊道:“阿秀姐!”

  听声音……好像是陈明?

  她停下脚步回头,上下一打量便惊讶道:“你怎么弄这副样子?”

  陈明身上的衣物破烂不堪,完全就是扯了几块破布裹在身上,整个人也又脏又乱,像是刚从泥堆里打过滚,简直和外面的流民毫无二致,如果不是在村中,又是熟悉的称呼和声音,她绝对不敢认这是陈明。

  “这个待会再说,我们得先去找村长。”陈明身后的人打断道。

  她这才注意到跟着陈明的两个人,如果她没记错,他们今天应该值守在村子的另一面,这个时候带着陈明去找大伯,恐怕是出事了!

  想到这里,她连忙侧身让路:“好,你们先走。”

  三人没有和她客气,越过她匆匆离开,陈秀看着他们的背影,勉强压下了心底的担忧。

  多想无益,现在还是先去送饭。

  考虑到下雨和遮阳,值守的地方临时起了一个小亭子,中间有张不知道谁家贡献出来的长桌,上头放着一壶茶水,是值守人员吃饭的地方。

  陈秀将食盒放到桌上打开,端出里面的饭菜,由于心里想着事情,转身时手肘一不小心撞到了食盒的把手,一阵酸软从痛处袭来,手上的盘子差点没拿住。

  李继一把托住她的手臂,接过盘子放到桌上,关心道:“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陈秀揉揉手臂吐出一口气,把路上遇见的事说了:“看他们着急的样子,恐怕不是小事。”

  闻言,李继的眉头皱了起来,事情感觉又有些不妙。

  “阿秀,今天什么菜啊?”陈安上完厕所回来,远远地就开始发问。

  走近一看,发现两人神色不对,笑容渐敛:“怎么回事,一个个愁眉苦脸的?”

  陈秀又把事情讲了一遍,“我想去大伯那里看看情况。”

  李继:“我陪你一起。”

  训练刚刚结束,他今天暂时没有任务,值守是自发帮忙,随时可以离开。

  “安稳的日子总是长久不了。”陈安叹了口气,“你们去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