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29章 第 29 章
  神经正紧绷着,突然,陈秀感觉自己的小臂被人抓住了!

  她顿时一个激灵,下意识想要甩手挣开,转头一看,发现抓住她的人是娘亲李氏,手上的动作立马停下了。

  还好停得及时,她手上抓着剪刀,差点就误伤了。

  李氏紧紧盯着前方,试图看穿前方的人墙,左手无意识抓住她的小臂,力度有些失控,让她感觉到了些许的疼痛。

  她知道娘是在担心爹,万一对方不再顾忌直接硬抢,爹作为领头人必定首当其冲,对面都是些光脚不怕穿鞋的流民,一旦打起来,结果实在难以预料。

  就算打赢了,村民出现任何伤亡都是他们无法挽回的损失。

  陈秀在心中轻叹,用另一只手覆上李氏的手背,无声地送上自己的安慰。

  两方僵持不下,不知道过了多久,“讨”粮队或许还是畏惧朝廷律法的威严,没有勇气撕下最后一层遮掩明抢,他们沉默地相互对视,眼中似有不甘,但终究选择了离开。

  陈秀听到凌乱的脚步声渐渐远离,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村民们也如释重负,不再死死围住每一个缝隙,她终于有机会看清了对面的样子。

  ——人数比她预料的要少,但几乎都是青壮。

  难怪巡逻队的人如临大敌,幸好冲突没有爆发。

  只是讨粮队走了,她心里却没有多少轻松的感觉,可能是杞人忧天,她总觉得对面的人走得太过安静,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蓦然,流民队伍的最后方有一个人回了头,直直对上了陈秀的视线,她心里顿时打了一个突。

  陈安恰好来寻陈秀,察觉到她的异样,回头狠狠瞪了过去,对方却仍旧面无表情地打量着陈秀,弄得她浑身都不自在。

  在彻底惹怒陈安之前,对方终于转了回去,陈秀注意到他的耳后有一块醒目的红斑。

  她见陈安依旧怒气冲冲,扯了扯他的袖子:“爹,我们回家吧。”

  对方的眼神意味不明,她心里毛毛的,但流民已经退去,此刻再起冲突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陈安也明白这个道理,强忍住心中的怒意,拍了拍陈秀的头顶:“回去杀头猪,让你娘给你做一顿好的。”

  愧疚于不能为女儿出头,他想好好补偿一下她。

  陈秀连忙拒绝:“不用了,家里的饭菜很好。”

  爹没有出摊,家里没有新鲜肉食,可以前没有卖完的肉被娘制成了腊肉和各种口味的肉干。现在天气炎热,娘怕放不住,餐桌上几乎每天都有,院子里的鸡每天也在努力地下蛋,她家的伙食在村里完全称得上是丰盛。

  陈安还没有回答,旁边有人耳尖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大声喊道:“陈二哥要杀猪?给我留半斤!”

  “我也要!给我留个猪腰子!”

  “你要猪腰子干什么?怎么啦?要补一补啦?”

  “补你个大头鬼,你才要补一补,我就觉得猪腰子好吃不行啊?!”

  “哈哈,行行行,你觉得行就行。”

  热闹间竟然订了半头猪出去。

  不年不节的,她头一次见村里有这么多人买肉吃。

  陈安笑了笑,理解道:“大家还是需要庆祝一下的。”

  陈秀意会。

  一群平日里只干过农活的村民,哪里知道什么是英勇无畏,死守不退,只不过粮食是他们的命根,家中的妻儿老小也指望着今秋的粮食过活,他们不能退,也不敢退。

  拿上“武器”对峙的时候,他们其实已经有了受伤甚至丧命的准备,心里的紧张和怯懦并不比她少上半分。如今顺利逼退流民,他们需要胜利的欢呼和发泄,对于朴素的村民们而言,没有什么比“吃上一顿好的”更合乎心意了!

  ……

  镇上李继收到消息,立马赶了过来,身边带着弟弟青松,他亲眼到陈秀一家没事才放了心。

  而后李继犹豫地看了看身旁的弟弟,开口道:“陈叔,我想让青松过来住,可以吗?”

  以他们如今的关系,提这样的要求是有些突兀的,可乡长不在,镇上完全是一盘散沙,最近已经有好几家失窃,昨晚甚至还闹出了人命,差役却连凶手都不敢找。

  他倒是无所谓,但青松还小,待在这样的环境委实太过危险,万一有个什么疏忽……他无法承受那样的后果。

  经过这段时间的通信相处,陈秀也算了解李继的为人,如非万不得已,以他的性格绝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是镇上出了什么事情吗?”陈秀猜测着提问。

  “嗯。”李继神情沉重,“今天一早有两家被偷空了,其中一家主人是独居,被发现……死在了卧房里。”

  陈秀一阵恍惚,发现动乱的端倪就好像打破了潘多拉的魔盒,事态每天都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愈演愈烈,现在甚至还闹出了人命!

  李继歉然道:“我原本打算将青松托付给村里,可村长并没有把我报的信放在心上,至今还没有组织起巡逻队。村中毫不设防,我实在不敢把青松交过去,只好过来麻烦陈叔。”

  陈安十分理解:“我们村的巡逻队也是这两天才像点样,打头那两天也跟闹着玩儿似的,还好没出什么事情。”

  然后低头看向青松,他好像知道大人们在商量他的去处,十分乖巧地坐在一旁,陈安点头道:“看着就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也就添一双筷子的事,安全要紧,就让他留在这儿吧。”

  李继是未来女婿,又对陈秀好,那就是自己人,而对自己人,陈安一向十分仗义。

  李继没想到陈安答应得这么干脆,连青松的花销都不问,连忙起身郑重拜谢:“我车上带了粮食,权作青松以后的花销。”

  陈安扶住他:“自家人还讲究这么多干什么?他一个小娃娃,丁点大的肚子,能吃多少?”

  听着他们的对话,陈秀觉得有哪里不对,继哥只打算送青松一个人过来,自己继续住在镇上?

  “等等。”她打断道:“继哥你呢?你不过来吗?”

  他们没有成婚,李继也不是上门女婿,住在老丈人家的确不成规矩,可现在是什么时候,讲规矩?那也要有命讲才行!

  李继知道陈秀是担心他的安全,笑着安慰道:“流民原先也只是普通农户,很少有人练习拳脚功夫,以我的身手就算敌不过也能安全离开,不用太担心。”

  李继话音刚落,陈秀就着急道:“就算你能应付,可待在更安全的地方难道不好吗?而且你都送青松过来了,一起过来岂不是更方便?少了你,青松他也会不习惯的。”

  “对不对?青松。”

  听懂了陈秀的话,李青松捏着拳头,仰头期待地看着他。

  他不想和大哥分开。

  陈安觉得这主意好,也来劝他:“我不介意家里再添两双筷子,而且如果你在,我出门就更放心了。”

  李继原本不打算答应,陈安的理由却让他心中一动。

  陈叔一旦出门,家里就只剩妇孺,今后还要加上一个青松,的确不够安全。

  李继考虑再三,最终答应了陈秀的提议,不过他没有立刻就搬。

  之前给邻县的战友去了信,如果一切正常,回信应该这两天就到,他决定再等等,同时收拾好家中的重要物品,随时可以离开。

  ……

  李继坐在前院,低头擦拭□□。今天是最后一天,不管有没有收到回信,他都会马上离开。

  “砰砰砰!有人在吗?”风尘仆仆的瘦弱汉子背着包袱,大力敲打李继的前门,整条街上或躺或坐的流民都有意无意地观察他。

  这几天进这家摸东西的全被打晕扔了出来,无一例外,流民们知道这里住的是个硬茬子,如今有了新情况,自然引起了众人的关注。

  瘦弱汉子在这样的视线下丝毫不惧,依旧大咧咧地敲着房门,他既然敢天南地北地送货送信,手上自然有两把刷子,一群饿个半死的流民还吓不倒他。

  “嘎吱——”李继打开了大门。

  见到他的身影,周围人立马收回了视线,但背地里却支棱起耳朵探听他们的对话。

  瘦弱汉子咧嘴露出个笑脸,不动声色地打量李继,确认和客人描述的外貌相同后问道:“是李继小哥吗?”

  李继点头:“是我,有什么事情吗?”

  他确定自己并不认识眼前的人。

  瘦弱汉子从怀里掏出个白色信封,双手奉上:“我就是个跑腿的,来,这是您的信。”

  李继一眼就看到了信封上写着的名字,是他等的战友回信,伸手接过来道:“多谢了。”

  如今这样的情况还能准时将信送到,恐怕费了不少心力。

  李继想着,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作为打赏。

  瘦弱汉子伸手挡了回去,以为他是想付送信的钱,解释道:“送信的银子写信的客人已经付过了。”

  李继:“那就算是我的赏钱。”

  瘦弱汉子这才高兴地接过揣进怀里:“多谢小哥!”

  随后乐呵呵地离开了。

  李继关上门回到家中,撕掉信封封条,打开折叠的信件,只粗略一扫,便死死地盯住了纸上的两个字。

  造反?!

  他神色一凛,从头至尾细读一遍,才发觉事态已严峻至此。

  最先举起反旗的地方已不可考,或许是一处,或许是多处,但短短半月就合流成了一股——“清河”起义军。

  起义军席卷了多个州府,蔚然成势,朝廷得知以后震怒不已,划拨了大军平息叛乱。铭州由于离得远,尚未受到影响,不过也因为如此,是逃难百姓的首选去处。

  李继放下信纸,算是解了心中的一个疑惑。

  难怪六阳镇这样的小地方也有如此之多的流民。

  不过对于信上所说,李继并未全信。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