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28章 第 28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你那边怎么样?”陈宗靠坐在椅子上,轻轻揉着额头。

  陈安回道:“惠娘大哥那边我已经去过了,他们村长也打算组织一个村里的巡逻队,如果有什么消息,也愿意派人互相通知一下,妹夫那边是李继去通知的,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陈宗点点头,“万一有什么问题,就让他们赶紧回村子,村里人都同宗同姓,总比单独一家人待在外头安全。”

  陈安:“嗯。”

  “还有小景。”陈宗知道他还想问什么,“上学的事情,暂且停了吧,你让他好好在家温书,不要懈怠。”

  “这个当然,我一定好好督促他。”

  “那就没什么事情了。”陈宗闭了闭眼睛,“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今晚子时就该你去巡逻了,千万不要大意,注意安全。”

  陈安:“我会的。”

  他看着陈宗疲惫的神色,忍不住关心道:“大哥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有了巡逻队,村里的安全算是有了保障,你不用再那么操心了。”

  陈宗叹了口气:“再说吧。”

  没有看见切实的危险,这个巡逻队恐怕也只是闹着玩儿罢了,他特意让二弟陈安和儿子陈恒分开领着两个队伍,就是想每个队里起码有个警醒的人,只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情。

  陈安回到家中时,陈秀和陈景正跟李氏一起给陈安准备晚上巡逻用的灯笼,还有晚上带着吃的食物。

  陈秀无意间转头,正好看见进屋的陈安:“爹回来了!”

  三人齐齐一停,放下手里的活出来围上去。

  “小景读书的事大哥怎么说?”李氏问道。

  陈安摇头:“暂时先不去了。”

  “不去也好。”李氏道,照现在外面的情况,放小景一个人在外面走,早出晚归的,她也不放心。

  陈安先饱饱地睡了一觉,子时起床去约定好的地方集合,领着人开始了陈家村第一轮的巡逻。

  第二天,想着换班时间是辰时,就比平常早饭的时间迟了一点,留在家里的陈秀三人干脆推迟了吃饭的时间,等陈安回来一起用餐。

  到点的时候陈安的确回来了,可人却怒气冲冲的,陈秀连忙过去接过他手上的灯笼。

  陈安坐到桌边,越想越是生气,“啪”一下在桌上拍了一掌,震得桌面上的碗筷哐啷作响。

  李氏吓了一跳:“怎么回事儿?生这么大的气?”

  陈安虽然有些大男子主义,可也最护着家里人,轻易不会把外面的气带回家里。

  陈秀把灯笼放到架子上,心想爹这一整夜都在巡逻,估计是巡逻队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果然,陈安怒不可遏:“昨晚巡逻的时候,队伍就乱七八糟,我们没有训练过,这还好说。”

  “可刚才换班,竟然有三分之一的人不在!就连到场人里头也有刚从家里跑出来的,我还看见有直接就睡在路边的!”

  说着说着,他忽然垂头泄气,脸上流露出和陈宗相似的疲惫:“我昨天还劝大哥多休息,可巡逻队却是这个样子,一个个都不把交代的事情放在心上,怎么可能安心休息。”

  陈秀捏紧袖子,有些失望,没想到陈家村第一次巡逻会是这样,看来昨天还是放心得太早。

  吃过早饭,陈安抓紧时间休息,下午到点换班巡逻。

  可能因为被陈安训过,又休息了一段时间,加上守的是上半夜,再次巡逻结束,陈安的队伍总算没再出现大批人消失的情况。

  当然,总有人觉得巡逻无用,耽误休息的时间,巡逻着还时不时跑回家休息,到换班时才匆匆忙忙地跑过来集合。

  这种情况陈安也没有办法,大家分散巡逻,他有自己的任务,不可能一直监督,只能看见就多训多罚,让他们不敢懈怠。

  最后他找了一个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分任务的时候尽量让大家巡逻自家在的地方,这样就算他们偷懒回了家,至少还在负责巡逻这一片,总比在别处巡逻又偷偷跑回家,然后出现大片无人巡逻的空白区域要强。

  就这样过了两天,六阳镇的流民像是雨后的春笋一般,突然齐刷刷地冒了出来,就算是神经再粗大的镇民也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早先还有人见他们可怜,施舍一点粮食,现在完全没有了,每个路过的人都用警惕的眼神看着他们。

  流民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让人害怕!

  加上乡长离开的事情终于暴露,整个镇子一时间人心惶惶,出门都要拉个伴。

  消息传到陈家村时,陈秀其实是有些惊讶的,乡长不在的事情竟然能瞒这么久?

  虽然大伯说过这件事情要保密,能瞒多久是多久,可听说乡长每天都要处理公务,还留下一大批没有被带走的仆人,人多口杂,她当初甚至觉得事情第二天就会被发现。

  ——这次的消息也的确是其中一个仆人泄露的。

  也不知道怎么拖到的今天。

  这下不用陈安和村长陈宗一再强调,巡逻队一扫之前的懒散,积极巡查着每一处地方,再累也要叮嘱接班的人好好巡逻才肯回家休息,生怕有来历不明的人混进村子。

  这已经不是什么未雨绸缪了。

  现在每天晚上都有陌生人想偷偷摸进村子,巡逻队已经吓走了好几批,每次听到这样的消息,陈秀总会心惊胆战。

  万一真的被人摸进来……

  各种血腥的画面在脑海里浮现,她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不能坐以待毙。

  陈秀行动起来,她把装着毒蘑菇的瓶子找出来揣进怀里,又拿出以前买的铃铛手串拆下上面的铃铛,用黑色的细丝线将它们穿起来挂在窗前和门口,晚上一旦有人进屋,铃铛就会发出“叮铃铃”的响声将她吵醒。

  原本用来剪绣线的剪刀,她也时刻带在身边,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这些措施十分简陋,但总算让她增加了一些安全感。

  ……

  今天陈安忘记带上口粮,李氏让陈秀去“送饭”——拎着油饼包袱坐在门口,等陈安巡逻路过就交给他。

  “哔哔哔!”

  陈秀才刚坐下,就听见尖锐的哨声从村口方向传来,她下意识抓紧还未放下的剪刀,猛地起身。

  爹在家说过,连续三声哨响代表遇到了紧急情况,所有巡逻队的成员不管是否轮休,都必须前去集合。

  绝对是出大事了!

  “快!快!村口肯定出事了!”

  爹?

  听到陈安的声音,陈秀刚回过头还没来得及喊人,就只见到他领着一队人呼啸而过的背影。

  “阿秀!”李氏从房里跑出来,一脸的忧心忡忡,她也听到了哨响,“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秀皱眉摇头:“我也不知道。”

  她看了一眼村口的方向,紧咬下唇:“娘,爹刚刚带人过去了,我想跟去看看。”

  “这……”李氏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担心陈安的安危,“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

  然后回屋去拿锄头,顺道把陈秀手里的油饼放回厨房。

  她们出发晚了一些,到地方时村口已经聚集了一大批人,陈秀一眼扫过去,几乎人人都和她们一样,手上拿着或长或短“武器”——扫把,锄头,甚至随手在地上捡的石头。

  陈秀能听到前方嘈杂混乱的声音,却看不清楚情况,村民们组成的人墙将前方挡得严严实实。

  陈秀伸长脑袋,还是只能看见乌泱泱的人头,而且据她观察,大家似乎是刻意挡住村口的路的?

  陈秀不由地心生疑惑,和李氏一起找了个人少点的地方靠过去。

  忽然,周围一静,前方的人齐刷刷将手中的“武器”一伸,耳边听得有人大喊,像是她爹的声音:“离开!我们没有多余的粮食!”

  “离开!”

  “离开!”

  村民们举着“武器”一起大喊。

  陈秀突然明白了,是“讨”粮队来了!

  她握紧剪刀,心跳都停了一拍,“讨”粮队竟然“讨”到了她们村。

  她连忙踮起脚往外看,好不容易找到一处缝隙,看到了两个人影。

  除了破烂的衣物和油腻的头发,他们看起来就像是寻常的村民,半点看不出长期忍饥挨饿的样子,更不用说继哥曾经讲过的“皮包骨”。

  如果不是普通村民伪装的,那就只能说明他们“讨”的粮食足以填饱他们的肚子,可这同时也意味着不止一个村子被他们抢过!

  而且,他们手上拿的是什么?

  陈秀定睛一看,竟是足足半人高的袋子,他们打算拿这样的袋子来村子里“讨”粮?!

  陈秀双眼微瞪,掂得有些酸的脚往后一个踉跄。

  李氏扶住她,担忧地凑到她耳边问:“没事儿吧?”

  陈秀稳住身体摇头:“我没事,只是踮脚太久了,没有站住。”

  周围声音太大,李氏没有听清楚她说的话,不过看动作知道她没事,便重新将注意力投入到前方。

  陈秀也同样如此。

  能够让巡逻队吹出集合的哨响,恐怕对面的人数不少,如果每个人的手里都拿了那么大的一个口袋……

  陈秀算着心里一惊,这样的口袋装满,可是一个成年人整整一个月的口粮,这些人真是抢得明目张胆,难怪一个个都不像挨过饿的样子。

  在村民的大声呵斥之下,对方似乎有些退缩,不过还是没有离开,两方就这么僵持了下来,空气中仿佛有硝烟弥漫,一触即燃。

  陈秀感觉时间被无限地拉长,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难以言喻的煎熬,明明是夏日里难得的凉爽天气,她后背却硬生生沁出了冷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