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27章 第 27 章
  “这还有没有王法了?”陈安没想到当他沉浸在秋收的喜悦中时,外面竟然发生了如此之大的变故。

  没有人回答他。

  只有陈秀知道,抢粮算什么,未来的情况只会更加糟糕,大旱引发的灾乱波及多个州府,无数的人命将会消亡在动乱之中,就连前世的女主角也没有逃过去。

  她们这么偏僻的乡下地方会不会来土匪?

  这是当初发现自己身处书中世界时陈秀最想弄清楚的问题,如今已经有了答案。

  ——身处乱世,没有什么地方是世外桃源。

  陈秀送李继离开,心中无比迷茫,忍不住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接下来的情况更加糟糕,甚至比现在严重十倍,我们该怎么办呢?”

  她曾经想努力度过这次危机,可事到临头,却发现个人的力量在危机之前如此渺小,她能做什么呢?

  李继察觉到她的情绪,安慰地拍拍她的头顶。

  尽管大家都很担忧,可还是相信朝廷迟早会控制住事态,只要在这之前囤好粮食,轮流施粥,不把流民逼上绝路,如果遇上“讨”粮队,大不了给点粮食将人送走,就行了。

  所谓的“讨”粮队虽然披了“乞讨救济”皮,可谁都知道,这就是明抢,但这多少也证明:他们还不敢公然违抗律法。

  如果像阿秀假设的情况更加严重,只能是律法的威严已经荡然无存,而一旦冲破法理的约束,事情就不是给点粮食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那就只能进山避一避了。”李继考虑后回答。

  大家方才的确想得过于简单了,没有人能够预料来到六阳镇的流民会有多少,就算人数不多,一旦开始施粥,饥饿的流民闻讯肯定会蜂拥而至,届时要多少粮食才够?

  还有,所谓的“讨”粮队并不是真的只有一队,如果一队又一队地过来“讨”,陈家村能撑得住几轮?

  迟来一步的“讨”粮队会听别人说“自己也不够吃”、“已经给过了,没有了”,就和和气气地离开吗?

  恐怕不见得。

  他隐约觉得或许不是没人想到这些,而是只能把事情往简单了想。

  不然又能怎么样呢?

  既没办法变出足够救济流民的粮食,也没有足够的武力将流民拒之门外,就连唯一可以统合六阳镇的乡长都逃跑了,未来怎么看怎么灰暗,不保持乐观,天恐怕就要塌了。

  至于进山。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李继道,不到万不得已,他,或者说所有人都不想走到这一步。

  陈秀不明就里,只觉得这个提议十分可行,高兴地一拍手:“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带着粮食进山,小行山那么大,肯定没有人知道他们藏在哪里,大家忍上几个月的苦日子,大不了窝个半年,只要朝廷没有日薄西山,还想稳定自己的统治,再大的动乱都该平息了。

  李继轻声一叹:“这个不用你想,大家都知道。”

  “那刚才为什么没人说?”陈秀不解地问。

  李继没有立即回答,他极目远眺,望着远处被云雾笼罩的山峰。

  靠山吃山,对于山脚下的村民来说,小行山一向是任他们予取予求、无私无害的地方,可真要因此小瞧了小行山的危险,恐怕就大错特错了。

  李继回忆了一会儿才道:“曾经大凌朝有过一次兵祸,波及甚广,六阳镇也卷入了其中,无奈之下,各村村长只好带领村民进山避难。”

  陈秀听了愈发不解,先人早就有过经验,这不是很好吗?

  对上她疑惑的眼神,李继苦笑着道出结果:“最后活着走出小行山的村民,不足一半。”

  陈秀被这个结果吓到了,楞楞道:“不足……一半?”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怎么可能这么少?

  “是,不足一半。”李继却点头肯定。

  陈秀攥紧了衣襟,失声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进山避难,不可能停留在容易被发现的外围,可一旦深入……”李继顿了一下。

  “山路本就崎岖难行,更何况是根本没有路的深山,为了寻找适合的居住地,他们必须带着粮食不停地赶路。”

  “日夜颠倒,三餐不继,加上气候也与外界截然不同,只两日的时光,村中老弱便先病倒了大半,因为没有大夫,也缺乏修养的条件,痊愈的……寥寥无几。”

  他此刻的声音异常低沉,陈秀随着他的讲述似乎看到了那些艰难求生的先民们。

  “剩下的,便是无处不在的意外。”

  “误食毒草,被毒虫叮咬,中毒而亡。”

  “饮用了不洁净的水,腹泻而亡。”

  “看上去是落叶铺满的地面,一脚踩下,却成了深不见底的坑洞;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暂时栖身,却因大雨冲刷,天降落石……”

  “还有先行一步探路的村民,总有人不见回转,或许是迷失了方向,或许是遇见了猛兽,总之,生死不知。”

  他讲的这些例子或许有一些听起来很可笑,他当初听人讲时也觉得荒诞,但它们的的确确都是先人用性命换来的教训,不容忽视。

  “一半是算了很多村子的人数得出的结果,有些村子好一些,可相对的,也有村子……”

  李继犹豫了一下,还是讲了出来:“无人生还。”

  最后四个字砸得陈秀脑袋一懵,她不觉得李继会骗她,也没有人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她低下头反省:“是我想得太简单了,对不起。”

  李继怔住,继而无奈道:“不用说对不起,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什么?

  陈秀茫然地抬起头。

  李继看着她的眼睛,神情认真:“我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小行山远比你想象的危险,如果事态真的严峻到非进山避难不可的地步,不要放下警惕。”

  虽然只是假设,但他心中却隐有不安,像是一种预感。

  “继哥……”

  李继上前一手按住她的肩膀,一手抚她的发顶,低头郑重道:“我不希望你出事。”

  他们还是第一次靠得这么近,陈秀有些恍惚。

  她能闻到他身上的衣物散发着皂角的清香,干净而又温暖,高大的身形几乎笼罩着她,陈秀心中生出了难以言喻的安心感。

  一时冲动,她伸出双手抓住他胸前的衣服,低头埋进他怀里。

  李继微微楞住,手半举着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陈秀回过神本来有些紧张,然后就听到了耳边不断加速的心跳声。

  她轻轻将耳朵挪到他心口的位置,“砰砰”的心跳声愈发清晰,陈秀不由地莞尔一笑。

  原来不止她会紧张,陈秀一下子轻松了很多,她伸手从他的腋下穿过,抱紧他的腰身:“我会小心的。”

  李继看似镇定,耳后却悄悄红了一片,他掩饰般轻咳一声,手搭慢慢在她的后腰,低低应道:“嗯。”

  ……

  陈宗再次在祠堂召集村民,将北方大旱以及流民的事情告知了所有人,并且,这次强令所有人不准再卖粮!

  说是强令,其实只是看在大家心里他这个村长的话分量有多重而已,真要私下去卖,他也不可能能时刻监视蹲守。

  “大旱?流民?!我的粮食已经卖了怎么办?”

  再怎么警告,总有急缺钱用,不得不卖的。

  “还好我听了村长的。”有人暗自庆幸。

  “流民不是有官老爷管吗,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对啊,谁要是敢来抢粮食,看老子不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看着底下乱糟糟的村民,陈宗头痛不已,高声喝道:“安静!”

  声音顿时小了大半。

  “我知道大家都很气愤,可你能打得过一个两个,打得过十个百个吗?更何况流民可不止十个百个!”

  “那我们就乖乖把粮食交出去?”

  “是啊,我们辛辛苦苦种了一年的粮食,凭什么?”

  陈宗苦口婆心:“我没说让大家交出粮食,那些‘讨’粮队也不一定会来我们村,我把大家聚集起来,是想商量出个以防万一的办法。”

  “人要饿死了,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你们不怕,你们的妻儿老小呢?你们能保证自己一直都待在家里?保证打得过一群亡命之徒?”

  陈宗一声高过一声,底下的声响渐渐平息。

  “那村长你说怎么办,我们都听你的!”忽然有人道。

  “对,听你的。”

  有一个人带头,其他人也跟着附和,一双双眼睛期待地望着陈宗。

  他见时机成熟,说出了和村老们商量好的方案:“我和几位村老商量过了,每户出一个男丁,分成两队,从明天起,白天和晚上交换着在村里巡逻,每四个时辰轮换一次,大家说这个办法怎么样?”

  “巡逻?这倒是个办法……”

  “我这边走不开啊。”

  “一户出一个,你家不是还有一个吗?”

  二叔跟几位村老站出来,对陈宗的话表示支持:“这次的事情非比寻常,希望大家全力配合,共同度过难关。”

  当年的兵祸他们都经历过,虽然那时候年纪小,现在人也老了,记忆力慢慢衰退,可逃难的记忆就像是在脑子里扎根了一样,想忘都忘不掉。

  ——熟悉的人一天天变少,不知那天就会轮到自己,肚子里像是长了钩子,一旦没有食物安抚,就在肚子里横冲直撞。

  于是渐渐的,陌生人变得危险,熟悉的人也不再可信,到手的食物最好的去处就是肚子,不然下一秒是不是属于你还是一个问题,更要小心别连人带食物都进了别人肚子!

  他们一点不想陈家村的后辈们将这些再经历一遍,可这该死的世道,偏偏怕什么来什么。

  他们活到这把年纪,立马咽气也够本了,可底下这群小辈还年轻,希望先祖保佑,他们只是想太多,瞎担心……
    团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