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26章 第 26 章
  李继慢慢靠近乞丐父子,一开始两人谁也没注意他,视线都胶着在摊位上的吃食上,随着他靠近到一定范围,大乞丐猛地转头瞪他,凶狠的眼神似乎在警告他不要靠近。

  李继摊开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以他现在的距离,能够清楚看见这对乞丐父子的情况——头大身小,眼窝深陷,肚腹与骨节突出,明明是正常大小的眼睛,嵌在脸上却显得奇大无比。

  寻常人说“瘦得皮包骨”或许只是一种夸张的形容,可放在他们身上却恰如其分,无一丝一毫的夸大。他们躺在地上直勾勾盯人的样子活像是地狱爬出的骷髅饿鬼,欲要择人而食,无怪摊主觉得“瘆得慌”。

  是饿成这个样子的?还是得了什么怪病?

  李继心中猜测着,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再次说道:“我只是想帮你们。”

  诚如摊主所言,这对乞丐父子几乎“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李继甚至无法确定现在找大夫还有没有作用。

  ——这恐怕也是摊贩选择回避而不是驱赶的原因之一,对于将死之人,尤其其中还有小孩子,人们还是能多些宽容的。

  李继看向小乞丐,目光中流露出些许不忍。

  他看起来还没有青松大。

  感觉到他的视线,大乞丐艰难地转动头部,看了看身旁的孩子,然后喉咙里发出一阵嘶吼声,似是自责悔恨,似是悲痛难抑。

  或许是考虑到孩子的情况,他不再浑身抗拒。

  李继趁此机会,喊了两个人帮忙,将他们送去了医馆。

  医馆老大夫将他们安置到里间,给他们搭脉仔细查看,李继则是在外面等候。

  半晌,老大夫掀开门帘出来摇了摇头。

  虽然早就有所预料,可真得到这个结果,李继还是难免有些失望。

  “真的没救了吗?”他忍不住问。

  老大夫再次摇了摇头:“我也不必骗你,他们两个身体损伤得厉害,不仅仅是因为饥饿已久,他们应当还吃了许多人根本无法消化的东西,如今全都积压在肚腹之中,甚至还有中毒的迹象。”

  他觉得两人能够撑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除了这些,一些有衣物遮盖的地方,伤口已经化脓溃烂,这比什么都要严重,恕老夫无能为力。”

  “这也不能怪您。”李继朝里间望了一眼,“他们……还有多长的时间?”

  老大夫叹息一声:“我给他们简单处理了一下,但情况随时有可能恶化。”

  也就是说,他们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李继心中一沉,拿出银子给老大夫付诊金。

  “唉,算了吧。”老大夫伸手阻止他,“我也没做什么,也帮不了他们。”

  说完提着药箱走了。

  李继走进里间,坐到大乞丐旁边,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还有什么愿望吗?”

  大乞丐没问结果如何,或许他自己心里也清楚,看着有些呆呆傻傻的小乞丐,大乞丐脸上宠溺和心痛交杂,显得有些扭曲,他用嘶哑的声音问:“可……以……糖……葫芦……吗?”

  李继满足了他的要求。

  这种时候已经无所谓身体是不是合适,能吃不能吃了。

  父子二人开心地分食了一根糖葫芦,第二天早上,医馆负责照顾他们的药童过来送饭,发现他们已经躺在床上相拥而逝了。

  按照大乞丐的遗愿,李继将他们父子合葬在了镇子北边的山上,这个位置能看到山脚往北而去的河流,据说他们的家乡也有一条差不多的,只是已经干涸了。

  与此同时,陈宗将村子里的人聚集到祠堂,将这些天和陈安一起打听的消息说了,并且建议大家不要卖粮。

  虽然他知道庄户人家就靠着卖了多余的粮食换来买盐油布匹的银钱,以维持一家大小最基本的生活,可他镇里的老友已经收拾好家当,准备去投靠隔壁县当官的亲戚了,还劝他也赶紧走。

  虽然没有明着说出来,可他知道,这是要出大事!

  但他能走吗?

  陈宗望着底下的一众村民,他的宗族在陈家村,就算考上秀才他也没想过要搬去镇上,他的根在这里,只要当着陈家村村长一天,他就有一天的责任。

  祠堂聚集的人一听村长不让卖粮,顿时就炸了。

  “不让卖粮?那家里靠什么花用?”

  “村长说了肯定有他的道理。”

  “再有道理,年尾的人头税怎么办?不卖粮哪儿来的银子交给官老爷?你帮我交啊?!”

  “安静!安静!”陈宗听得心烦,双手作势往下按,“这只是一个建议,不要卖粮,要卖也越晚越好,撑不下去了再说,实在不愿意的,就自己做主!”

  陈宗此刻十分无奈,只是“有很多粮商收粮”这样的消息根本说服不了大家,只有少部分人听了劝。

  好在粮价一直在涨,就算是想卖粮的,为了卖更多的钱也会把粮食放在手里多留一会儿,希望在他们卖粮之前,他能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陈宗结束了祠堂的会议,感觉比以往的哪一次都要疲惫,刚回到家坐下,水都没喝上一口,陈安就带着李氏急匆匆赶了过来。

  他们连家都没回,直奔陈宗而来。

  “大哥,我今天去见了钱娘子,也就是绣铺的掌柜。”李氏的面色苍白,似是受到了惊吓,“她说,她说乡长一家已经跑了!”

  “什么!”陈宗一锤桌子,猛地站起来,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

  老友只是普通的私塾先生,他走了不算什么,可乡长代表的是官府!

  连他都跑了……

  陈宗终于意识到即将发生,不,或许已经发生的事情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她还说了什么?”陈宗勉强冷静下来,现在他就是村里的主心骨,他不能慌,他慌了陈家村的人心就该乱了。

  李氏一五一十将从钱娘子那里得来的消息说了。

  “钱娘子因为做衣裳和李姑娘,也就是乡长外室生的女儿搭上了关系,乡长夫人之所以接受她入族谱,是因为要把她送给知县做妾,后来他们不知道从知县那里得了什么消息,全家连夜就跑了……”

  “大伯!”正在这时,陈秀带着李继气喘吁吁地冲进来,“继哥有事情要说!”

  陈秀现在心里很慌,她万万没想到现在就开始出现问题了,继哥昨天遇见的父子俩竟然是从北方逃难过来的,而且北方早在去年就开始干旱了!

  是了,她早该想到的,世道哪有说乱就乱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绝望,穷苦百姓哪会有这个勇气去做土匪,甚至拉起造反的大旗呢?

  她怎么会以为书里说明年就一定是明年呢?

  她就是一个傻子!

  陈宗抬起手,示意李氏暂停,转头看向李继:“这么匆匆忙忙的,有什么事情?”

  李继严肃道:“我昨天救了一对父子,他们是从北方逃荒过来的。”

  “逃荒!”陈宗惊呼,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二次这么失态了,“北方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继把知道的消息都说了出来:“去年北方大旱,地里颗粒无收,为了活下去,他们只得卖田卖地,卖儿卖女,乃至自卖己身,不过好歹也活了下来,日子勉强还能过下去。”

  “可等到年底,只下了一场小雪,开春播种全靠挑水灌溉,河水的水位却和去年一样依旧在下降,许多小一点的水源已经枯竭,各村为了抢水甚至还闹出了人命。”

  昨天他和大乞丐聊了很久,或许是感谢他送的粥饭和糖葫芦,对于他的问题,大乞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没有水,勉强出芽的庄稼在未长成时就全部枯死在了地里,好在听说朝廷拨了赈灾粮食下来,再苦一年,未必不能过下去。可等到粮食发到手里,却大半都掺杂了泥沙土块,于是……”

  剩下的话,李继不用说,大家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整个屋子的气氛逐渐沉重起来。

  “北方……已经这样了吗?”陈安喃喃道,声音艰涩无比。

  虽然杀猪比种田来钱快,可他从来不敢丢下田地,甚至留了几亩自己亲手耕种。

  他无法想象地里连续两年颗粒无收的情形,那该是何等的绝望。

  这是老天爷要断人后路,天要绝人啊!

  李继:“我今天又特意在镇上逛了一圈,发现了一些其他同样是逃荒过来的流民,我用吃的跟他们打听了一下消息,已经有很多人开始往乡镇四散了,因为秋收正忙,准备找一些活儿干。”

  “那应该还好吧……”李氏听到他们只是来找活儿干,放心了一些。

  陈宗却没有那么乐观:“那要是活儿干完了呢?”

  陈秀听懂了大伯的意思,心里愈发不安。

  秋收一过,种地的汉子就闲了下来,一般他们会去外头找点短工补贴家用,活少人多,有小半数人是找不到工作的。

  逃荒来的人一来,人就更多了,他们能全部找到工作吗?

  本地人找不到,好歹还有家里种地得的粮食,可这些逃荒来的人没有积蓄,找不到活儿干,是会饿死的!

  到时候这么多被逼上绝路的人聚在一起,他们难道会老老实实等死吗?!

  李氏很聪明,只是没想那么远,被陈宗稍微一点,立刻就明白了,面露惊恐之色。

  “他们还提醒我,流民中有专门成群结队挨家挨户‘讨’救济的。”李继在“讨”字上用了重音,众人顿时明白,这个“讨”救济恐怕不是他们知道的“讨”法,称之为强讨强要或许会更准确一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