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25章 第 25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阿秀姑娘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李继的视线移到陈秀头顶,乌黑的发间插着一支木簪,样式十分熟悉,正是他不久前亲手一点点打磨圆润送出去的。

  陈秀勉强压下羞窘,全当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反问着转移话题:“我们都定亲了,你还喊我阿秀姑娘?”

  “嗯?”李继一愣,没想到她会问这个。

  “是我不对。”他直接道歉。

  顿了两秒后试探着喊道:“阿秀?”

  “嗯。”陈秀应声,自觉扳回一城,胆子也大了,“那……我以后可以喊你‘继哥’吗?”

  李继笑了:“当然可以。”

  他觉得她在害怕,但她其实是在害羞,他觉得她在害羞,下一秒她却又主动大胆得出奇,反应总是出乎他的预料。

  不过他并不排斥,反而对未来相处的日子有了更多的期待。

  李继有问必答,态度和善,陈秀渐渐找到了两人用信纸交流的熟悉感觉,不再拘谨:“你来帮忙,那你自己的地呢?”

  “我住在镇上不方便打理,已经租出去了,如果你想看,我以后可以带你过去。”

  除了爹娘留下的那些地,他又添置了一些,只不过整块的地很难买到,分布得有些零散。

  陈秀点点头:“我们家的地也租出去了,只留了一点自己种。”

  “对了。”她有些好奇,“听说你原来是李家村的,和我娘一个村子吗?”

  “不是,‘李’是大姓,光是六阳镇就有三个李家村,最近的是李婶娘家的李家村,我出生的‘李家村’比较远,但离镇上近些。”

  一问一答间,两个人相处得愈发自然。

  最后快到地方了,李继停下脚步看了看她的头顶,忽然说了一句让陈秀感觉莫名其妙的话:“我也带着你送的香囊。”

  她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疑惑地顺着他的视线去摸头发,手刚伸到一半忽然想起,她今天戴了他送的发簪!

  手顿在半空,手指也害羞地蜷缩起来,陈秀慢慢放下手臂,好一会儿才细声细气道:“我……我很喜欢这支簪子。”

  李继轻声道:“收到香囊的时候,我也很欢喜。”

  两人都没再说话,气氛却更加圆融和谐,好似有什么无形无质的东西开始萌芽,在两人之间默默流转。

  ……

  陈秀家留着自己种的地本就不多,又有李继帮忙,很快便收割完毕,可粮食的处理又成了一个问题。

  按照以往,新粮一收,留下自家来年的口粮,多余的和陈粮一起卖了就是,没有什么可纠结的,可关键是就在这个时候,陈秀收到了桂花的来信,得知女主开始收粮了!

  这是一个无比危险的信号。

  虽然桂花在信上说女主只是想开一个粮铺,可在陈秀眼中,这就是旱灾预警,乱世开端。

  她这些日子有些松懈的神经一下子紧绷了起来。

  陈秀试图劝阻陈安:“爹,粮食我们不卖了好不好?反正现在粮价贱,也卖不了多少钱。”

  陈安不明白闺女为什么突然不想卖粮食:“新收的粮食还好说,不卖也行,可我们家的陈粮还剩下不少,放得越久,口感就越差,价格也越低。而且我们这里水汽多,陈粮我原本打算卖掉,很久没有晒过太阳了,再放很可能就要发霉了。”

  陈秀知道她爹的反应才是正常的,如果她不是提前知道剧情,恐怕也会同意他的做法,但现在没有如果,必须想办法说服她爹才行!

  “我又收到了桂花的信。”陈秀突然压低声音道,“她伺候的小姐正在大量收购粮食。”

  陈秀故作神秘,特意营造讨论秘密的氛围,陈安不自觉地也跟着放低声音,疑惑地问道:“府城的小姐收粮食,跟我们我什么关系?”

  “是没有关系,可府城还有其他人也在收粮食,而且收的量很多,连陈粮都要,府城的粮价都涨了一倍!”

  “真的?”陈安知道陈秀不会无缘无故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神情顿时凝重起来。

  陈秀连连点头,桂花信上的确说了这件事情:“当然是真的,说不定就是出了什么大事,府城的大人物比我们先知道消息,所以开始屯粮食了。”

  “而且,就算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按照这个收法,我们这里粮价肯定也会涨,过段时间再卖粮也不迟。”陈秀绞尽脑汁地想着理由。

  “这个事情你先别往外说,我要和你大伯商量一下。”陈安沉思后叮嘱道。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已经偏向不卖粮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哪怕消息有误,这批粮食他也损失得起。

  陈秀乖乖点头,她巴不得让大伯早点知道,最好动员整个村子的人都别卖粮食了,但也知道这件事情急不得。

  当天下午,陈安去了陈宗家。

  陈秀则是在家给李继写信,上次他说租地的人会给粮食当租金,打算只留下足够吃一年的粮食,然后把剩下的都卖给粮铺。

  她以同样的理由劝说他暂时不要卖粮,并附上自己绣好的荷包一个。

  信件靠陈安传递,他知道陈秀写了什么,把东西交给李继时嘱咐道:“好好看看阿秀的信。”

  以往陈安从未这样严肃的叮嘱过,李继觉得有些奇怪,预感到信里的内容可能有些不寻常。

  而陈安之所以如此严肃,是因为他和陈宗商量过后,决定先去打探一下情况,然后发现事情真的有点不对劲儿。

  首先就是粮价。

  现在正值秋收,按理说应该是粮价最低的时候,可刚才他去粮店看了,就和阿秀说的一样,粮价开始涨了,虽然涨的幅度不算大,可粮价不降反升就是最大的问题,陈安心里感觉十分不安。

  再有就是刚刚李氏去旅店找妹妹李铃时遇到了旅店掌柜,他早年外出闯荡过,还有些外地的人脉,也说最近情况有点奇怪,各处似乎都有人在收购粮食。

  消息联系到一起,颇有些风雨欲来的味道,由不得陈安不严肃。

  李继拿了信回房,拆开一看,发现满篇说的几乎都是粮食的问题,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对粮价不怎么敏感,如果不是陈安和陈秀的提醒,只会以为粮价是在正常涨落,恰巧这几天看涨罢了。

  可如果信上说得是真的——府城有很多人收购粮食,并且粮价上涨连六阳镇这样偏僻的地方都影响到了,那就很可能不止是粮价的问题了。

  府城来的信,也就是说,起码是半个月前的消息。

  李继的手指一下下地在桌面敲着,显示出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最后他起身走进书房,提笔给邻县一同回乡的战友去了一封信。

  这位战友的大哥是县城的一名小吏,如果真的有什么大变故,他那里应该会有消息。

  结果还未等到回信,他便偶然得知了原因。

  还是去旅店买卤肉的路上,热闹的街道边有一大一小疑似父子的两人正在行乞,行人都绕路而行,形成了一小片空白区。

  其实说是行乞也不准确,他们并未像其他乞丐一样在身前摆个碗具,嘴里说着“行行好”、“几天没吃饭了”之类的博同情的话。

  他们就躺在路旁,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摊位或者行人手上的吃食,眼中□□裸的渴望让人看得头皮发麻,过路人都相信如果不是他们已经饿得没了力气,恐怕早就扑上去抢了。

  “这两个人是什么时候来的?”李继询问旁边的摊主。

  昨天他也走过这条路,并没有见过这对“父子”,这么说倒不是因为他过目不忘,连路边多了两个乞丐都能发现,而是这两人的形象实在过于奇特,只要看一眼,都不用刻意去记,短时间内肯定也忘不了。

  摊主转头瞥了一眼,很快转了回来,脸上不知是同情还是害怕:“今天一大早我来的时候就在了,看得人瘆得慌。”

  卖早餐的摊主一向是天刚亮就出来摆摊了,这么一算,莫非他们天不亮就赶路过来了?

  李继和摊主道了谢,朝他们走过去。

  “哎,这位小兄弟。”摊主伸手喊住他,“他们看着有气儿出,没气儿进的,要是有个什么万一,赖上你了可怎么办?”

  虽然是乞丐,但好歹是两条人命,人没了差役也是要过问的,如果遇上的是普通差役就算了,要是碰上那种心术不正的,免不了就要破财消灾。

  李继再次拱手向摊主道谢:“多谢提醒。”

  摊主的话虽然凉薄了些,但世情如此,小摊贩们为了生存,不得不被迫学会一些“道理”,李继不会因此就忽略摊主的好意,毕竟要是真的凉薄,又何必多嘴提醒他这一句呢?

  但他却没有停下脚步。

  摊主见他执意过去也没再拦着,他提醒过了,至于听不听,那就是别人的事儿了。

  再说了。

  摊主打量了一下李继的背影。

  这位兄弟长得人高马大,穿着也不差,板着脸的时候他都有些不太敢搭话,保不齐就是个厉害人物,压根不怕那些差役,那他再拦可就惹人嫌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