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24章 第 24 章
  这就是在问陈安了,但他又不是干这一行的,怎么知道到底赚不赚钱?

  陈安不想在儿子面前丢面子,干脆把这个问题混过去:“问这么多干嘛,哪有嫌女婿家底厚的?李继送这么多聘礼,证明他看重阿秀,这是好事,我们应该高兴才对,反正我们又不图他什么。”

  “大不了等他们两个成亲的时候,聘礼全加到阿秀的嫁妆里给他回过去,以后照样是他李家儿女的。”

  李氏点点头:“说的也是。”

  一家人把大堆聘礼搬进屋子,李氏拉着陈秀一起开箱清点,银子看一眼就过,点到红锦的时候,两个人简直舍不得挪开眼睛了。

  好的布料与好的丝线一样,对绣娘的吸引力是巨大的。

  李氏小心小心翼翼地摸着手下柔顺的布料,心里欢喜:“正好给你绣嫁衣。”

  她已经在想到底要用什么样的丝线和花样才能配得上这几匹红锦了。

  用这个绣嫁衣吗?

  陈秀想象自己身着嫁衣的场景,恍惚间入了神,直到耳边一句惊呼声响起。

  “阿秀!”

  陈秀回神来,转头问道:“怎么……”

  了。

  指肚大鲜红的宝石闪耀着璀璨的光泽,点缀在精致繁复的头饰之上,差点晃花了她的眼睛,旁边相应的耳环与手链也有着色泽如出一辙的小颗宝石,圆润小巧,相得益彰。

  只是如此绮丽华美的首饰就这样被摆在简陋的木匣子里,和着其它同款的匣子一起被塞在木箱底下,周遭除了一块软布外便没有了其它防护措施,足以看出原本的主人对它并不重视。

  陈秀与李氏对视一眼,一时间都怔了一下。

  最后是李氏率先反应过来,她紧张地左右打量,检查各处门窗,把所有能关的全部关上才松了一口气。

  “这女婿也真是的,这么贵重的东西就写了个‘首饰若干’,要是弄丢了怎么办?我可得找个地方好好放起来。”李氏嘴上看似在抱怨,可这就“女婿女婿”地喊上了。

  陈秀倒是没什么反应,她前世虽然不算富裕,但在各地博物馆见过的珍奇宝物不在少数,眼界算是开了,如今惊讶是有,但还不至于失态太久。

  她甚至还有闲心打趣李氏:“娘你别那么紧张,你这个样子,就差在脸上写着‘我家里有宝贝,快来偷’了。”

  “去去去。”李氏瞪她一眼,继续走来走去找地方藏东西。

  “你这屋子怎么也没个地方?”李氏左看右看,总觉得放哪里都不妥,“还是放我屋里锁起来,等你成亲那天再给你戴上……”

  “不不不”李氏又推翻了自己的决定,“戴上就算了,太招摇了,还是当私房好了。”

  她嘴里念叨着,将首饰盒子紧紧抱在怀里,去自己卧室小心地找了个地方藏起来,陈秀则是跟在后面偷笑。

  将最贵重的东西收好,李氏提着的心总算落了地,回来继续清点聘礼。

  只是还没开始,看着写得简单的聘礼单子,李氏莫名地叹了口气。

  陈秀动作一顿:“娘,怎么了?”

  李氏神情怅然:“我原以为除了金镯子,其它的聘礼最多也就五到十两,我和你爹给你存的嫁妆在村里也是独一份,够你在婆家挺直腰杆了,可今天这套首饰……”

  “虽然这证明女婿有能耐,可太能耐了也不是好事儿,娘书读得少,可也知道‘门当户对’的道理。”

  “原本给你相看的人里有一个读书厉害的后生,我和你爹都没考虑,就是怕你以后受委屈,没想到最后选中的这个女婿也是个能人,爹娘为你准备的嫁妆比着他的聘礼竟然有些寒碜了。”

  “不过你要记得,家里不图他什么,聘礼都会添在你的嫁妆里回过去,如果他以后对你不好,只管回家,爹娘为你撑腰……”

  李氏絮絮叨叨讲了很多话,陈秀也不觉得啰嗦,时不时点头回应,表示自己认真在听。

  虽然根据大凌朝的律法,她还有大约两年才能出嫁,嫁的地方也不远,可她知道娘是关心她、舍不得她,才会突然那么多话。

  最后是李氏自己意识到自己今天啰嗦了,笑了笑停下来,拍拍陈秀的手:“只剩一点了,我们继续吧,清点完好收拾。”

  陈秀点头:“嗯。”

  两人对照着聘礼单子继续,然后发现“首饰若干”并不是只有一套红宝石首饰,另外还有一些纯金银制作的,李氏却已经不想再算到底值多少银子了。

  她算这些只是想知道自己准备的嫁妆够不够,能不能让阿秀在婆家挺直腰板说话,可看到红宝石首饰的那一刻她就知道,算这些已经没有了意义。

  时间过得飞快,地里的粮食转眼就到了该收获的时候,今年老天爷的心情还不错,算是一个小丰年。

  这些天每逢陈安去镇上出摊,李继都会托他带一些小东西给陈秀,像是精致的木簪、漂亮的发带,偶尔还会有信件。

  陈秀也会做自己拿手的点心或者绣一些东西给他——已经定亲的男女就是准夫妻,相互接触倒是没有之前那么多规矩。

  对于这种增加女儿和未来女婿的感情的事情,陈安自然不会拒绝。这一点他倒不像别的老丈人,总觉得自家大白菜被猪拱了,看女婿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李继在村里的地没有卖,租给了一户还算照顾李青松的人家,地里的事情暂时和他无关,不过多了一些修补农具的订单,比以往忙碌一些。

  陈安收割粮食的那一天,李继架着牛车过来给陈安帮忙。

  村里陌生人来得少,他一进村就有人注意到了,一开始看他的样子大家还不太敢靠近,等到他主动打听并报出名字,才有人恍然大悟道:

  “哦,原来是陈二哥的女婿啊!”

  “鼻梁上有道疤,是他没错,看着是挺凶的,笑的时候好点。”

  李继惊讶地发现,陈家村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他。

  这其实并不奇怪,是他低估了他那份聘礼在村子里的影响力,二十两银子,仅仅显露出来的部分就是村里人十年都存不够的数目,怎么能不让人惊叹呢?

  就算是没有第一时间得知,也都在村里妇人或羡慕或嫉妒的口吻里听说了“李继”这个名字。

  知道他的身份后,村里人对他十分热情,李继跟着指点一路到了地方。

  这时陈安已经下地忙活了,只有李氏和陈秀在家。

  听到李继的声音,陈秀起初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等人喊了好几声才跑出去开门,李氏跟在后面。

  陈秀惊喜道打开门闩:“你怎么来了?”

  李继笑道:“听陈叔说这两天地里的庄稼要收割,我过来帮忙。”

  然后转头喊道:“青松。”

  陈秀好奇地看过去。

  青松?这好像是他弟弟的名字,听说人才五岁,有些胆小。

  车帘微动,一只小手扒开帘子露出缝隙,毛茸茸的袋怯生生地钻了出来。

  好可爱!

  陈秀想起他的身世,顿时起了怜爱之心。

  李继过去将他抱下车:“我不放心把青松交给其他人,就一起带过来了,来,青松,这是你阿秀姐,这是李婶。”

  可能是事先教过,李青松没有怯场,很乖巧地喊了人,虽然声音有一点小。

  陈秀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方糖递过去,这一招她用来对付小孩子从未失手过。

  李青松微微瞪大了眼睛,这个姐姐……给他糖?!

  是……是喜欢他的意思吗?

  李青松有点害羞,又有点开心。

  他没有长辈,同龄的小孩子知道他没有大人依靠,经常欺负他、抢他的东西,因此在他心里,只要和他分享东西,就是愿意和他玩、喜欢他的意思。

  他转头看向李继,目露期待,他可以要这个糖吗?

  李继点点头。

  李青松立刻开心接过小方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谢谢姐姐!”

  感觉更可爱了。

  陈秀看得出他被教得很好,是个很有礼貌的小孩子。

  见他们相处得不错,李继心下稍安。

  李氏一直没有插话,这时看准时机出声建议道:“你也不知道我们家的地在哪儿,不如让阿秀带你去吧,顺道儿让阿秀给她爹送点水,牛车交给我就行。”

  然后又看着李青松问道:“是让他和你们一起去,还是留在我这照顾着?”

  李青松不想和大哥分开,过去抓住他的衣角,摆明了要跟着。

  李继没有因为他是小孩子就忽略他的意见,认真问道:“现在还算凉快,待会儿还待在外面就会很热,而且我要干活,没时间陪你说话,这样你还要去吗?”

  李青松连忙点头。

  “那就去吧。”

  做好决定,陈秀带上装满水的葫芦,领着一大一小出发,远远看去就像是出门秋游的一家三口。

  路上她时不时地偷瞄李继,想着找什么话题聊才不会感觉尴尬,下一秒却突然对上了他含着笑意的双眼。,

  陈秀的脸“唰”一下红了,连忙把头转回去。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