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23章 第 23 章
  听到陈秀的反问,李继有些意外,他仔细观察她的表情,特别是最能泄露情绪的眼睛,试图看穿她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结果一无所获。

  她眼底只有纯然的疑惑,仿佛他真的是再普通不过的长相,如果不是刚刚摊主抬头和他对视时表情突然僵硬了一下,然后立即选择和身后的她搭话,他几乎都要信了。

  “阿秀姑娘,如果不考虑父母,你对这门亲事满意吗?”李继半垂下眼帘,“如果你不愿意,不用勉强自己,今天见面的事情我不会到处宣扬,如果以后有人拿这个为难你,你可以说是我先拒绝的。”

  不会毁了你的清誉。

  陈秀在这一刻感受到了他的尊重。

  他的言下之意她自然懂,这也正是她之前最担心的地方,现在他愿意把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她就算拒绝也没有了后顾之忧,但这反而让她坚定了同意的决心。

  这么绅士的人,错过了,或许就再也遇不到了。

  陈秀突然不想考虑自己的行为是不是矜持,是不是符合大众眼中“姑娘家应该有的样子”了,她朝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直言道:“我很满意啊。”

  满意他的长相,也满意他这个人,愿意尊重她的意见,不把她当做谁的附庸的人。

  或许没想到刚才还“不敢”说话的姑娘能突然间变得如此大胆,他惊讶地看着她,一时间没有说话,两个人就这样沉默地对视着。

  陈安夫妇看似已经走远,其实是在后面悄悄地跟着,再怎么千挑万选的人,让女儿单独去接触,心里总归是不放心的。

  李氏看他们不动,推推陈安的手臂:“他们怎么不说话,也不逛庙会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

  陈安也紧紧地盯着,头也不回道:“我一直和你待在一块儿,你不知道原因,我也不知道啊。”

  两人一着急,又靠近了一点。

  李继早就发现他们了,想着这是做父母的人之常情,没有戳穿,反而带着陈秀慢悠悠地逛,保证自己待在他们的视线范围之内,好让他们安心。

  现在他们再次靠近,李继自然也发现了,不着痕迹地往那边瞥了一眼。

  或许是他跟阿秀姑娘待的时间太长了吧,李继心想。于是拿出一早备好的金镯,外面包裹着藏青色的绸布,上头用同色的丝线绣了一个“李”字。

  李继用拇指在上面轻轻摩挲,眼里有着怀念:“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我娘让我交给我未来的妻子。”

  从他拿出来她就在猜测里面放了什么,听到是要送给未来的妻子,陈秀大概猜到了什么,耳边一红。

  是给她的吗?

  李继抬起头,将绸布包递到陈秀身前,笑道:“既然阿秀姑娘不嫌弃我,这个自然是要给交给阿秀姑娘的。”

  陈秀看看他又看看绸布包,伸出双手小心地捧着接过来,点头认真道:“我会好好保管的。”

  四舍五入,这也算是求婚了吧?

  不远处的陈安夫妇看他们有了进展,终于松了一口气。

  看来是成了。

  随后两人对视一眼,又感觉有些不是滋味,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就要嫁去别人家了,心里空落落的。

  陈安:“家里存下的好木头,拿出来给阿秀打一张床吧,也该备嫁妆了。”

  李氏:“嗯,我记着呢。”

  “儿孙自有儿孙福啊……”

  ……

  既然两家都不反对,提亲的事情自然应该准备起来,李继带了礼物上门,请媒婆吴婶帮忙。

  两家是她牵的线,按规矩接来下的事宜也合该请她出马。

  “成了好,成了就好。”吴婶抚掌而笑。

  继而揶揄道:“怎么样?听老婆子的没错吧,不找怎么知道成不成呢?坐在家里,媳妇儿可不会从天上掉下来!”

  “您说的对。”李继晒然而笑,向吴婶拱手一礼,“提亲的事还要继续麻烦您了。”

  说起自己的老本行,吴婶拍着胸口道:“这个你放心,包在老婆子身上,保准给你办得妥妥的。”

  首先就是挑一个黄道吉日。

  这个月底就有一个合适的日子,虽然匆忙了一些,可下月田地需要收割,错过就得等到九月,问过李继的意见后,最终还是定了月底。

  准备的时间一晃而过,吴婶打头领着几个挑夫,一路热热闹闹地将盖着红布的聘礼抬到了陈家村,吸引了一堆过来看热闹的。

  “阿秀这是定下了?”

  “看样子没错,他家也没别的姑娘了。”

  “东西不少啊。”

  一矮妇人看着满院子的东西,酸溜溜道:“还不知道放了什么呢,别就是个面子光。”

  旁边人都知道她的性格,爱酸人又胆子小,不理她也就过去了,要是气不过和她理论,她立马就能吓哭,架都吵不起来。不明就里的人一看,还以为是别人先挑事欺负她,大家只好对她敬而远之。

  惹不起还躲不起了?

  结果她还觉得是大家先排挤她。

  现在老毛病又犯了,周围没人接话,别人家有喜事,多个哭闹的岂不是添晦气?

  “聘礼白银十两,红锦三匹并首饰若干……”吴婶眉开眼笑地将聘礼单子交给李氏,嘴里不停地说着吉祥话,接连十几句都不带重复的,俏皮又有趣,逗得李氏直乐。

  “十两?!”矮妇人听见这两个字,双眼瞪圆,惊呼出声,脑子里除了白花花的银子,再也想不起其它了。

  十两啊!她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十两银子堆在一起是什么样子,一样都是村里的姑娘,为什么陈秀就能有这么多的聘礼,她就一袋粮食、一匹棉布?

  看热闹的人也讨论开了。

  “我就说嘛,阿秀那么漂亮,又有手艺,就是个会走路的金娃娃,她大伯又是秀才,肯定嫁得好!”

  “啧啧,光聘礼银子就有十两,那个什么红布……”

  “什么红布,人家那叫红锦!”一长相富态的妇人打断道。

  随即压低了声音,周围人也配合地将头凑过来听:“我上次在布庄里见过,人家掌柜摸都不让摸的,然后我打听了一下价格。”

  富态妇人伸出两个手指头。

  “两百文?”旁边有人猜测道,普通的粗布十几文一匹,好一点的白棉布要四十多文一匹,红锦贵点两百文,总不能再高了吧。

  “不对,”富态富人得意摇摇头,面上的神情像是在说自己才是见过世面的人,慢悠悠地晃了晃两根手指,“是二两银子!”

  “我的老天爷!这么贵啊!”

  众人看那些聘礼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矮妇人却觉得这一声声一句句,像是有人看穿她在想什么,然后特意讽刺她一样。

  每个人都在看她的笑话!

  她猛地转头,推开围过来的人挤出去,满心委屈地跑走了,中途还撞到了好些人,引了一路的抱怨声。

  但事实上,这么多聘礼在村里可是难得一见,大家都在瞧稀奇,哪个有那么多的闲工夫故意凑一起演戏讽刺她、看她笑话呢?

  “咦?她占了个这么好的位置,怎么就走了?”

  “整天神经兮兮的,酸这个酸那个的,估计是被自己酸死了,准备回家灌水冲冲味。”

  “啊?”

  李氏散了点吃食,又说了些场面话,一时间氛围很是喜庆,等众人散了,关起门只剩自家人,李氏面上才显出吃惊来。

  “他怎么送了这么多聘礼?”李氏又惊又喜,喜的是李继重视她闺女,他们没有看错人,惊的是,他哪来那么多银子?

  红锦别人不认识,她经常和布庄和绣铺打交道,怎么会不知道价钱?别看只有三匹,这种镇上一般人用不着的布,布庄每样最多只进三匹,怕不是布庄的所有红锦都在她家院子了!

  加上他早前给阿秀的金镯子,粗粗一算,就是二十两打底了,这孩子,别是傻乎乎地把家底掏空了吧?

  “我也不知道啊。”陈秀也很意外,她原以为七夕给她的金镯子就是最贵重的聘礼了,没想到今天又送了这么多。

  二十两,就算是爹也要存上好几年,毕竟能赚多少和能存多少是两码事,铁器铺子很赚钱吗?

  陈景也有和陈秀一样的疑问,不过他直接问了出来:“娘说未来姐夫是开铁器铺子的,铁器铺子很赚钱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