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22章 第 22 章
  陈秀懂一些成婚的风俗,男女双方被通知见面的时候,父母一般已经谈妥,如果没出什么大问题,见面结束后男方就该挑个黄道吉日上门提亲了。

  她离十八岁还有两年,娘怎么这么着急?

  李氏这么做自然是有原因的:“过两天就是七夕,未婚的姑娘家出格一些也不会有人说闲话,是个难得的好时候。”

  “你们两个不止可以见一面,还能相处一段时间,如果最后觉得不合适,反正没有正式定亲,不要委屈了自己,娘再为你相看相看。”

  陈秀抿了抿唇,扑进李氏怀里:“娘,你真好。”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句话在如今是主流,太多的父母根本不听儿女意见,通知一句就决定了婚事,将选择权交给她可以说是对世俗传统的挑战,李氏对她的疼爱可见一斑。

  ……

  吴婶按要求递了话,对方没有拒绝。

  事关她的终身,但不知道为什么,陈秀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仿佛是在听陌生人的故事,好或坏都与她无关。

  就这样到了七夕,小景去了大伯家,听说要晒书、拜魁星,娘和她则是坐上了爹赶的马车,去织女庙参拜。

  每年的今天,织女庙总是人头攒动,商人们自然不会放过赚钱的大好机会,一个个都过来支起了临时摊子,日久天长,织女庙形成了一个固定的小庙会,每年今日都会灯火通明直至夜深,十分热闹。

  陈秀透过车帘的缝隙,遥望着织女庙的方向。

  如果不是这场“相亲”,她本该喊上堂妹苗苗和玉荷,带着自己做的一些小东西摆个小摊子,等到入夜或者东西卖完,就跟爹娘一起到处逛逛的,今年却需要换一种过法了。

  织女庙越来越近,路上的人也越来越多。

  “你也是去拜织女的?”

  “对啊,你呢,求什么。”

  “哈哈,这不是带闺女去,求织女娘娘赐个好姻缘嘛。”

  陈秀听着路边行人讨论声,忽然想起来在有些地方的习俗里,织女除了能让人心灵手巧,还能庇佑男女姻缘,甚至有时候还兼了送子娘娘的职能。

  她虽然年年跟着娘乞巧、来织女庙参拜,但只是因为本身来历有些玄幻,所以宁肯信其有罢了,并不是虔诚的信女。

  织女如果真的存在,会庇佑她的姻缘吗?

  陈秀将车帘掀开,前方已经能隐约能看见织女庙的影子了,她盯了两秒钟,倏地放下帘子。

  她突然就有了“要相亲的那个人是我”的觉悟。

  迟钝的反应神经在历经多天的断线后终于被重新连上,累积的紧张一窝蜂涌上心头。陈秀深呼吸一口气,试图平复骤然出现的紧张,可惜并不起什么作用。

  李氏注意到她的异常,关心地问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陈秀摇摇头:“没有,就是……就是有点紧张。”

  不出意外,今天要见的这个人将会是她未来的丈夫。

  是的,她已经决定早点把自己的婚事定下来了,只要相亲对象不是像陈老头一样酗酒嗜赌还家暴的烂人,她今天就打算同意了。

  她不是一个勇敢的人,无法和整个社会的制度对抗,她也很爱如今的家人,不想他们因为自己承受外界的流言蜚语,所以她不会当世人眼中“嫁不出去的老姑婆。”

  这次见面娘说得轻松——如果她不愿意,绝不要勉强。

  但就像她说过的那样,这是订下婚约前的最后一步,基本等同于走个过场。

  ——见面前就得打听好对方的情况,答应见面就等同于满意这场婚事,事后反悔肯定会招人闲话。

  反正对她来说成亲对象是谁并不重要,只要没有陈老头那些恶习,知道对家里人好,别说只是面相凶恶一些,就算身无长技、吃她的软饭都行。

  苦练了十几年的绣艺就是她的底气!

  为了这份底气,她付出了自己所有的心力,上辈子高考也就这个程度了,而且她还坚持了十几年。前世上学的时候要是有这个劲头,“大学选清华还是北大”对她来说恐怕就不会是一句调侃的话了。

  而这个李继的情况,听起来完美符合她的要求,甚至大大地超过了,现在就看他的长相到底是怎么个“凶”法了。

  吓哭过小孩子?

  陈秀想起李氏转述的话,实在无法在脑海中勾勒出具体的形象。

  李氏握住她的一只手安慰道:“不用想太多,你就只当是见见,剩下的有爹娘在呢。”

  “你娘说得对!”陈安道,“要是有人想欺负你,爹就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砂锅大的拳头!”

  这是什么比喻?

  陈秀被陈安逗笑了,不过心里的紧张感确实少了很多。

  车子摇摇晃晃到了地方,给钱请了人看车后,三人穿过热闹的庙会小摊,进了织女庙参拜。

  陈秀觉得他们来得已经够早了,可供桌上香炉却都已经挤得满满当当,她粗粗一看,竟然找不到可以插线香的空隙,最后她们的香是陈安使蛮力硬塞进去的。

  参拜结束,李氏带着陈秀往庙外走,方向十分明确,陈秀知道,今天的重头戏来了。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调整自己的状态。

  走到约定的地方,陈秀第一眼就被松树下的人吸引了,身姿挺拔,面容刚毅,鼻梁上的疤痕非但无损他的气质,反而平添了几分阳刚,虽然不是时下人最爱的谦谦君子的模样,却正好戳中了她的审美!

  陈秀想起她爹娘跟她描述的特征,尤其是那道疤痕,跟树底下的人都对上了,心跳不由地快了两拍。

  他……就是她的相亲对象?

  凶?

  陈秀突然感受到了两个世界巨大审美鸿沟。

  似乎是发现了他们,他转身走了过来。

  陈秀在心里对自己说,冷静,一定要冷静,要留个好印象。

  李继率先和陈安夫妇打招呼,举止温和有礼,看上去十分沉稳,陈秀对他的评价顿时又高了不少。

  他将视线移向陈秀,刚好她正偷偷看他,两人的视线瞬间对上了。

  陈秀:“!”

  她立马慌张地垂下眼眸,方才的心理暗示完全不起作用。

  想着要多留点时间给他们相处了解,陈安夫妻交待了两句,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只剩下陈秀和李继。

  这下她更加不知道手脚要往哪里放。

  李继看着不知所措的陈秀,笑了一声:“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还是个小姑娘啊。

  他以为她也和其他人一样害怕他的相貌,自觉保持着合适的距离。

  “不是,我没有觉得你会对我怎么样,我只是……”

  陈秀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直接说她对他的相貌十分满意,所以害羞了?

  这也太不矜持了。

  李继理解地笑笑:“我知道,我们去旁边逛逛吧。”

  “啊?”陈秀愣了一下,回过神立马点头同意,“好。”

  李继带着她在附近的小摊上转悠,两个人一开始都没有说话,走了一阵,他停在一个摊子前问道:“你喜欢这个吗?”

  那是一个举着荷叶的小泥偶,身上穿着也是用荷叶做成的小衣裳,大家管它叫“磨喝乐”,一般是给小孩子玩或者妇人用来供奉,以求生子的。

  小时候爹娘给她买过几个,已经很久没有玩过了。

  陈秀正想说不用,摊主却越过李继,举着磨喝乐热情地向她推荐:“夫人来一个吧!早生贵子,图个吉利!”

  陈秀脸上一热,扭头看旁边的地面,把刚才想说的话全然忘了个精光。

  李继没听见她拒绝,一口气付钱买了三个,把其中两个给了她。

  陈秀楞楞地接过来:“买这么多干什么?”

  “一个送给你,一个送给你弟弟,我这个给我弟弟。”

  这个分法……是不是如果她刚才拒绝了,就没有她的份了?

  陈秀失落地抱紧了磨喝乐。

  她还以为他是想专门给她买礼物,看来是自作多情了。

  李继眼尖地看见了,垂眸想了想,带她走到人流稍少的地方,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你怕我吗?”

  一个害怕他、对他唯唯诺诺的妻子并不是他想要的。

  陈秀疑惑道:“我为什么要怕你?”

  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爹娘所说“凶”在哪儿,只觉得他浑身上下,连头发丝儿都符合她的审美,不然以她的性格,不至于主动找个话题都做不到。

  怕他?

  怕他太好看吗?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ensotemple.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