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21章 第 21 章
    《穿书之背景板》来源:https://www.ensotemple.com
  两个人围在房间的角落做实验。

  老鼠吃掉加了蘑菇粉的食物后,下一秒便浑身僵硬,蹬腿升天了。

  陈景不自觉咽了咽喉咙,对陈秀手里小瓶子望而生畏,连说话的声线都颤抖了:“姐,你……你弄这个干什么?!”

  他就说她为什么突然拉他去捉老鼠,还一定要捉活的,原来是要试药,还是毒性这么烈的药!

  这瓶药是怎么来的?她给陈老头的酒下过东西,难道……

  陈景悚然而惊,脸色“唰”一下变白,猛地站起来喊道:“杀人是犯法的!”

  陈秀:“???”

  她什么时候说要杀人了?

  “陈老头再坏,他也不值得你这样,杀人犯法,你没必要为了他赔上自己。”陈景苦口婆心地劝,希望能打消她的念头。

  陈秀这才明白他的意思,小景以为她要去给陈老头下毒?

  “停!”陈秀哭笑不得,站起来伸手打断他,“你别说了,我看上去像是一言不合就要取人性命的人吗?”

  虽然有时候她也想过,可如果真让她下手……陈秀摇摇头,那也要她有这个胆子才行,她连鸡都没宰过一只。

  陈景没有说话。

  以前的确不像,他小心地瞄了瞄她手上的瓶子,现在他不确定了。

  陈秀注意到他的眼神,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搬出大伯陈宗:“这是从大伯那里拿过来的,就是那个毒蘑菇磨成的粉末。”

  陈景皱眉:“大伯?”

  陈宗不仅是陈景的大伯,还是教他读书的先生,在他心里的分量十分重要,如果是大伯同意的的,他的确不好说什么,可是这么烈的毒药……

  他怀疑地看着陈秀:“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陈秀宝贝地收好瓶子:“你爱信不信。”

  也不想想,他几乎每天都去大伯那里读书,随时可以问,她至于撒这样随随便便就能拆穿的谎言吗?

  她这样的态度,陈景反而信了,给她道了歉,然后凑过去好奇地问她:“你弄这个毒蘑菇的粉末干什么?”

  陈秀毫不犹豫地回答:“防身啊。”

  想想书里写过的背景,如果她没有记错,危机已经近在眼前了,她得多准备点东西才行,这个毒蘑菇粉末就非常不错,就算派不上用场,只要握在手里就能给她安全感。

  陈景问她是什么事情需要毒药防身,不过被陈秀岔开话题,糊弄过去了。

  ……

  镇上,李铃招待着李氏:“姐姐,我托的吴婶已经回信了,她说有三家合适的愿意相看。”

  “三家?这么多。”李氏兴趣来了,“说说看。”

  “一个是镇上木匠的儿子,一个是个读书人,一个就住在这条街上,开了个铁器铺子。”

  一听还有个住得不远,李氏干脆从他问起:“既然住在一条街,妹妹对他了解吗?”

  李铃笑道:“他比阿秀大四岁,这半年经常来我这里买卤肉,感觉性格不错,但他鼻梁上有道疤,是上过战场的,人不笑的时候……看上去比较凶。”

  “这倒没什么。”李氏和李铃是姐妹,她们在这一点上的看法倒是相当一致,男人看上去凶点算什么,对外越不好惹越好。

  李铃又补充道:“可他还有一个弟弟,才五岁。”

  就算她看好李继,可最终拿主意的还是姐姐李氏,优点和缺点她都得一一讲清楚才行。

  “五岁的弟弟?”李氏的眉头皱了起来。如果是带了一个儿子,那不用说,肯定不用考虑,后娘实在难做,好与不好都有人说,她闺女又不是嫁不出去,干嘛非得受这份罪。

  可要是弟弟的话……

  李氏纠结了,这人有个这么小的弟弟,妹妹竟然都给她留意着,人肯定不错,一时间她实在难以下决定。

  “那其他的两个呢?”李氏决定都听听再说,女方挑男方,男方也挑女方,也不是她说了就算的,接触之后,指不定是和哪家结缘。

  “镇上木匠家的儿子是个俊后生,十七岁,也继承了他爹的好手艺,就是身子骨弱了些,每次换季都要吃上几天药,还有他娘就这么一个儿子,看得紧,为人厉害了些。”

  李氏见过一些做婆婆的,简直就是把儿媳当做抢儿子的敌人,尤其是这种看得紧的,不知道这位的娘是不是其中一个。

  李铃继续道:“最后一个是个读书人,也比阿秀大四岁,已经考上童生了,考上秀才的可能也很大,家里有十几亩地,就是因为供他读书,花销很大,家里吃用条件不怎么好。”

  “童生?”李氏心里一动,陈安对读书十分重视,耳濡目染之下,她对读书人很有好感,童生这个身份是十足的加分项。

  可她家供了小景读书,知道供一个读书人压力有多大,就算大哥已经免了小景的束脩,平日里买书以及笔墨纸砚的银子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最好的一年收支等同,更多的年份是在消耗家里的积蓄。

  阿秀如果嫁过去,在他考上秀才之前,肯定是要过苦日子的,如果考不上,或者考上秀才之后不做营生继续考,日子更苦,如果飞黄腾达成了官老爷,他会不会像戏里的陈世美一样抛妻弃子?

  李氏一时间想了很多,李铃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姐姐?”

  “啊?我没事儿。”李氏又问了这三人的一些细节,就和妹妹告别了。

  回到家中,等丈夫陈安一进卧室,李氏就把三人的情况大致说了,然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别说我想得多,这么年轻就是童生,日后肯定有个好前程,可阿秀一旦嫁过去,肯定要先受累几年。”

  “当然我也知道,这世上没有白来的好事,等人家中了秀才,肯定也轮不到和我们相看,只是我不舍得阿秀受累,干脆就不图这个富贵。”

  她本以为按照陈安对读书人的重视,他会比较偏向已经是童生的人选,所以她才说了这么一番话,谁知道陈安听后却点了点头:“你说得有道理。”

  李氏惊讶地看着他。

  陈安:“他要是没考上,阿秀就得过苦日子,他要是考上了,如果阿秀受了委屈,我都不好给阿秀撑腰,还得去麻烦大哥,实在没有丈人的脸面。”

  如果再厉害点,中了举人,恐怕他大哥的面子也不管用,就像他大哥说的那什么来着,对了,齐大非偶,不好,不好。

  两人都否了这一家,之后又托人打听剩下两家的消息,除了一些小问题,基本没什么出入。

  然后两人又讨论了一个下午,却没有讨论出个结果来。

  陈安对开了铁器铺子的李继很有好感,手艺好,上头有关系,只是带个弟弟有什么,日后有了亲生儿子,还会对弟弟比儿子好不成?

  李氏也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可又怕阿秀觉得自己当了“后娘”委屈,再有就是小姑娘爱俏,他们觉得相貌不是问题,阿秀呢?

  相比之下木匠家的儿子就好一些,长得俊,也有手艺,只是换季喝几天药而已,算不上什么病,只要他的娘不把媳妇当敌人,就是最好的人选。

  陈安却觉得长得好有什么用,身体弱就是不行,就是小白脸一个,家里人被欺负了都没办法挺身出头,能有个什么用?

  最后李氏想起了她对陈秀的承诺,决定让她自己选。

  被李氏喊进房间时,陈秀还有些不明所以:“娘,什么事儿啊?”

  “有两家愿意结亲。”李氏一开口就给陈秀扔重磅炸弹,然后详细说了两家的条件,“你选哪个?”

  好在陈秀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只愣了一下就立马回了神,但还是走过去扯了扯李氏的袖子,想做最后的挣扎:“娘,我一定要选吗?”

  李氏握紧她的手,叹气道:“你这孩子,娘知道你舍不得家里,娘也舍不得你,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迟早都要嫁人的。”

  “那我选当过兵的那个。”陈秀很快调整好心情,做出了决定。

  面相再凶能凶到哪里去,她前世什么妖魔鬼怪的照片没看见过,她就不信能吓到她。

  至于有个弟弟,她最怕的就是碰上陈老头那样家暴又没有责任心的男人,能养着弟弟证明他人品好,有担当,嫁给这样的人,日子再怎么过也不会差。

  而且如果不出意外,混乱的年月即将到来,他当了五年兵,能在战场平安度过这五年,手上肯定有两把刷子,她也依稀记爹曾经提过李继这个名字,夸他力气大手艺好,如果非得选一个嫁,自然是选择武力值高的那个。

  她选得这么快,反而让李氏犹豫了:“你想好了?这可是关系你一辈子的大事,没有后悔的。”

  做出决定,陈秀一身轻松,笑道:“如果娘的消息没错,我就选他了。”

  “这是你的终身大事,我和你爹自然不会马虎,都反复打听过了,不会有错的。”李氏摸了摸她的头,眼里满是不舍,“那我明天就去你小姨那里,让她给媒人带个话,过两天你们就见一面。”

  “这么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