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八零小说网 > 穿书之背景板 > 第19章 第 19 章
  陈秀惊讶地停下脚步,就这一愣神的功夫,陈安已经赶着牛车越过她们绝尘而去了。

  可能因为时间紧急,牛车的帘子并没有放下,陈秀匆匆一瞥,车里坐着的是玉荷的爹娘,还有玉荷家隔壁的一位叔叔。

  陈玉荷下意识跟着车子跑了几步,陈秀连忙扯住她的手臂:“我爹已经接到人了,牛车跑得这么快,你两条腿也跟不上,不如先去你家看看情况。”

  眼看牛车越跑越远,陈玉荷也知道自己根本追不上,只能暂时将担忧压在心底,跟着陈秀继续往家里跑。

  半路她们就碰到了李氏。

  “娘,你怎么在这儿?”她还以为娘还在玉荷家里。

  “李婶,我娘怎么样了?”陈玉荷抓住李氏的手急急追问。

  “别着急。”李氏安慰道,“你陈叔已经带着你爹和你娘去找大夫了,会没事儿的。”

  然后说出一个好消息:“我去了你家,你爹一直在掐你娘的人中,刚刚上车的时候,她人已经清醒了,只是还说不出话。”

  “真的?!”听到这个消息,陈玉荷几乎要喜极而泣,她多怕她娘这一倒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当然是真的,我也不会拿这个骗你。”李氏给出肯定的答复。

  “太好了,太好了……”陈玉荷笑得傻傻的,眼角含着的眼泪都被挤得掉了出来。

  陈秀也为王婶感到高兴,不管怎么样,醒着总比昏迷来得让人放心。

  三人并肩往陈玉荷家走,李氏拉着陈玉荷的手道:“你娘醒了以后,你爹实在等不及,背着人想走路去镇上,我们刚走到这里,恰好碰上你陈叔回来,怕车上太挤,我就没有上去。”

  陈秀这才明白娘为什么在这儿,不过她前世好像听过,有些晕倒的病人是不能随便移动的,但王婶已经醒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陈秀感觉脑子有些乱,她所有的医学知识都源自前世的道听途说,在这个世界过了十几年,又模糊混淆了一些,感觉什么用处都派不上。

  只能希望老天保佑,王婶生的不是什么大病,以及镇上的大夫医术够好了……

  突然有点羡慕小说里精通医术的女主角,起码在这种时候就不会像她一样被动。

  “姐姐!”陈小虎跑出来抱住陈玉荷的大腿,小脸上挂着两行泪,眼里写满了惶恐不安。

  亲人突然的倒下吓坏了这个尚且年幼的孩子。

  陈秀默默站到一旁,没有打扰他们姐弟俩说话,小虎这时候最需要的是亲人的安慰。

  而后屋里又出来一个人,陈秀转头一看,是大伯母沈氏,娘已经过去跟她聊起来了。

  陈秀侧耳细听,原来玉荷去大伯母家借车离开后,大伯母就赶了过来。

  此时屋里不止她一个,还有几个听到消息过来帮忙的村里人,娘到了以后,他们就商量着出两个人陪玉荷爹娘一起出发。

  考虑到半路有可能遇到爹赶车回来,算上了娘一个,还有一个是玉荷家隔壁的叔叔,想着万一碰不上牛车,路上可以和福叔轮替着背王婶,好在还算幸运,没有出村就遇上了爹。

  现在王婶已经送去镇上就医——人事已尽,接下来,只能看天命如何了。

  来帮忙的人家里也有事情,见没什么可忙的,也就都回了,临走前交代,如果有事可以再找他们,玉荷带着弟弟一一谢过。

  李氏和陈秀没有走,她们实在不放心陈玉荷姐弟单独待着,两人轮流回家解决午饭后,就陪着他们在家等消息。

  时间一点点流逝,周围的气氛越发沉重,好似随便一个火星就能点爆,陈秀连大气都不敢喘。

  保佑王婶平安无事,她在心里默默祈祷。

  就这样过了一个时辰,大伯陈宗、堂哥陈恒和弟弟陈景过来了,带来的消息打散了屋里的压抑。

  陈宗:“说来也巧,我带着他们两个访友后正准备回来,恰好碰上了我二弟他们进镇,于是就跟他们一起去了大夫那里。”

  “村长,那我娘怎么样了?”陈玉荷不等陈宗说完就着急地追问,她知道自己这样很没有礼数,只是已经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陈宗沉默了一下,在心中斟酌着措辞,最后答道:“大夫说,性命无忧。”

  性命无忧,那其他的呢?

  陈秀觉得大伯的沉默十分可疑,堂哥哥和小景也不像是高兴的样子,只是……

  她转头看向玉荷。

  听到大伯说“性命无忧”后,她双手抹着眼泪笑得那么开心,嘴里不停地感谢老天保佑,万一追问出什么不好的结果……

  陈秀犹豫再三,还是没问出口,说不定只是她想太多了呢?

  陈宗等陈玉荷的心情稳定一些后,继续道:“他们几个暂时要住在镇上,至少明天才能回来,让我转告你们。”

  陈玉荷不停地点头:“谢谢村长,谢谢,大夫有说我娘是得了什么病吗?”

  “说起这个,我还得检查一下你家剩下的蘑菇。”陈宗的表情严肃起来,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寻找应该还没有吃完的蘑菇。

  “蘑菇?”陈玉荷满头雾水,“我娘生病和蘑菇有什么关系?”

  陈宗摇摇头:“你娘不是生病,是蘑菇中毒。”

  蘑菇中毒?

  陈秀觉得十分不可思议,她把可能的病症都想了个遍,万万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蘑菇的问题!

  陈玉荷吓了一跳,连忙去厨房把蘑菇都拿了出来,只过了一天,这些蘑菇看上去还比较新鲜,只见陈宗蹲下身,随意扒拉几下,很快就找出了一个灰扑扑,看上去十分普通的蘑菇。

  不知道哪里来的印象,陈秀总觉得毒蘑菇的外表应该十分鲜艳,五彩斑斓,大红大紫的那种,如果真正的毒蘑菇都长成这样,那还真是防不胜防。

  陈宗把所有同样的蘑菇都捡了出来,不多,两篮子只有七八个的样子,他一个个倒过来检查。

  “竟然还有?”陈宗的手突然顿住。

  他拿起一个蘑菇站起来,指着菌盖底下的黑色细丝给大家看:“看见没有,这种蘑菇,底下如果出现黑丝就是有剧毒的,但是出现黑丝的情况非常少见,所以没几个人知道。”

  “而且,同一个蘑菇,除去黑丝周围这一圈以外,其它部分都是无毒的,你们全家估计只有你娘吃到了有毒的部分,以后小心一些,不要再摘这种少见的蘑菇了。”

  陈宗没有说不要采蘑菇吃,身为村长,说这种话是极度不负责任的行为。

  ——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餐桌上能多一道菜都是好的。

  而且说了也不会有人听,毕竟比起断粮,只是有可能的蘑菇中毒威胁性太低了。

  陈秀也摘了蘑菇,但她很珍惜自己的小命,摘的都是最常见的那两种,最后又和陈安一起筛查了一遍,哪怕长得差不多,太大或者太小,多了斑点或者其它,只要有一点不对劲他们都没有要。

  因此,听见王婶是蘑菇中毒,她也没有觉得害怕,只是想着要去提醒一下自己送过蘑菇的人。

  不过……以后,起码最近一段时间,她是不会再想着上山采蘑菇了。

  有了结果,众人从陈玉荷家离开,所有的灰蘑菇不管有毒没毒,陈玉荷都交给了村长,她是不敢再吃了。

  陈宗打算把蘑菇放在门口,让大家都记住它的样子,以后采蘑菇尽量避开。

  两家分开前,陈秀问道:“大伯,那我送过去的蘑菇……”

  除了二叔祖,她还给大伯送了一份,千万别好心办了坏事。

  “已经吃完了。”陈宗道,“蘑菇下锅前你大伯母检查过,没什么问题,不然我也不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至于二叔那里你爹交待过了,我离得近,待会儿顺路过去一趟,不用担心。”

  然后给陈景免了下午的课。

  李氏带着一双儿女回到家中,突然盯着陈景问道:“你大伯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说的?”

  原来不是她一个人这么觉得,陈秀也跟着看向陈景。

  他略低了低头:“是,我们在镇上商量好了,先瞒着玉荷姐和小虎,免得他们担心。”

  陈秀心里顿时“咯噔”一声,看来陈婶的情况并不乐观。

  李氏微叹了一口气,像是早就料到了:“他们不在,瞒了什么,都说出来吧。”

  陈景看了她一眼,犹豫着道:“大夫给王婶催吐后,又给她喂了药,说她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但是……”

  “但是什么?”陈秀追问道。
    团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ensotempl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